山西汾阳:郭氏率人连续数日打砸强占东辉公司 - 鹰眼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鹰眼 >

山西汾阳:郭氏率人连续数日打砸强占东辉公司

        山西省汾阳市是中国古代历史上担任宰相时间最长、中兴之臣(唐代)郭子仪的封地,产自此地的杏花村汾酒香飘四海。不久前,这里发生一起令古老而又文明的汾阳人义愤的恶性事件。

       2018年7月25至28日,以郭建经为首的上百号打手、头戴钢盔、面戴口罩、手持镐把等凶器,连续四次对山西东辉新能公司(以下简称东辉公司)的一名保安大打出手。身受重伤的保安被120急救后住院,他们又砸毁轿车,强行违法用电,强占东辉二期企业。更有甚者,他们假借汾阳市委领导口谕“委托我调解纠纷”等一系列触目惊心的行为,在当地社会造成恶劣影响。

        在连续多次接到受害者痛哭失声的举报,并详细审阅他们提供的书面、录音和录像等证据材料后,遂于2018年8月4日派记者紧急赶往案发地进行调查。
 
        郭建经承包经营期间污染环境,拒不接受整改

        东辉公司地处汾阳,是一家规模特大、投资十几亿元的老牌焦化企业。

       2016年,东辉公司承包给他人经营。其中一期承包给郭建经,二期承包给孝义市红沟煤焦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红沟公司)。一期、二期焦化各自独立生产,厂内公共部分变电站、甲醇库区、洗煤厂、站台等由东辉公司管理。
 
         在承包合同履行的两年间,承包人进行了掠夺性生产,环保、安全等设施严重不达标,尤其是郭建经连续生产高硫焦炭,却不配置硫胺及脱硫系统环保设施,严重损坏焦化炉体,大大缩短焦炉使用寿命,因此多次被汾阳市政府、环保局下发环保整改文件。但作为承包商的两个单位拒不接受安装环保设备的整改,也违背与发包方东辉公司的约定(2018年7月20日,汾阳环保局下文停炉整改)。
 
        鉴于两个承包商的违约行为,东辉公司在2018年5月28日书面通知两家承包商撤场清算。

       因为东辉公司在与两家承包公司的合同第三条均是这样约定的:“在合作经营期间,任何一方均不得提前终止本合同,如果发生合同提前终止事由,应当由提前终止的一方提前一个月以书面方式通知对方,并配合做好清算结算工作。”

       一期承包人郭建经承诺抵押原煤6万吨,以保证因环保不合格造成的损失,并书面承诺按期治理环保。但二期承包人红沟公司,既不撤场,也不治理环保。无奈之际,东辉公司为了企业的形象并响应政府的环保号召,限制红沟的炼焦原料进场。后经过中间人说和,红沟同意退场并进行了交接。

        但在接下来,新的更大的麻烦却降临到东辉公司头上。
 
        郭建经带人打砸抢,却假借市委领导口谕
     
       按理说,作为一期承包商的郭建经,与二期承包商红沟公司是平等的且毫无关联的两个主体,双方井水不犯河水。
 
        但在2018年6月25日上午8点34分,郭建经给东辉公司董事长蔚石恩、二期承包商董事长某某发短信说:“某某某领导(汾阳市委领导)让我代表他,见一下你们,传个口信,让我负责从中协调一下你们的事情。”此信息有截屏为证。

       稍有社会常识的人都知道,一名市委领导,怎么可能委托一个为所欲为的人协调企业之间的纠纷?为此,郭建经的“协调”要求遭到了东辉公司董事长的拒绝。不曾料想,东辉公司就遭遇厄运。

       2018年7月25日,上百人手持镐把、头戴钢盔、面戴口罩突然冲向东辉公司,围攻保安,来不及逃跑的保安史慕强被打伤并被120急救后住院。东辉公司员工报警后,当地三泉镇派出所民警到场后转了一圈后离开,并没对犯罪嫌疑人采取措施。

       据报案人和知情人称,这些人都受郭建经的幕后指使。郭告诉行凶者:“谁出面,就给谁发双倍工资!”7月25日这天,东辉公司一辆五菱宏光面包车被砸,也是郭所指使。

       祸不单行。

       7月26日,躲在幕后的郭建经突然出现在东辉公司二期现场。他公然以受汾阳市委领导委托协调东辉公司与红沟公司民间纠纷为由,纠集社会上吸毒、有犯罪前科、社会闲散人员等100多人手持镐把,进入二期现场强占东辉公司二期焦化设备设施。

       东辉公司报警,警察到场后,没收40多把镐把,但对手持凶器的犯罪嫌疑人,未做任何处理,也是让他们离开了之。

       如此这般,更助长了这些人的气焰。接着,郭建经指挥几名手下将二期进煤口用钢板焊死,不让东辉公司装煤,以此威逼东辉公司同意他接管二期焦化设备。与此同时,他命令众打手将东辉公司驻场管理人员赶出生产场地,随后亲自给二期焦化工人开会,说他是受汾阳市委领导委托来处理红沟公司向东辉公司移交企业之事,命令工人听他指挥赶走东辉公司工作人员。
 
        由于警方涉嫌不作为,郭建经等人的打砸抢行为变本加厉。7月27日下午6点20分左右,郭建经纠集250名手持镐把、头戴钢盔、面戴口罩的打手,冲进东辉公司生产区。当时现场秩序混乱,事态急剧恶化,东辉公司总经理康进再次报案,汾阳市公安局派出马副局长、贾副局长两人带队来到现场,在办公楼里询问了现场情况。

       报案人不解的是,此次汾阳市公安局出警,竟然连郭建经纠集人员的凶器都没有没收。警察在现场待到凌晨三点,只要求双方撤离现场,其他的次日再说。此时,东辉公司所有高管已经被赶离生产区,警察走后,郭建经将东辉公司二期焦化强占。

       对于以上一系列违法犯罪事实,东辉公司均有报案记录,警察也有出警记录却无任何现场处置措施。在录像记录下来的肇事现场,郭建经气焰嚣张地辱骂、威胁警察:“你们算个屌,我一个电话随时能免掉你!”

       东辉公司为了能执行环保局39号文件精神,现场对粉碎机电源进行了控制。但在7月28日早上,郭建经指挥几十个打手冲进东辉公司35KV变电站并撬窗入室强行进入,拆除配电柜保护装置,违规送电。对这种由严重安全隐患的违规送电行为,汾阳电业局工作人员特别震惊和气愤却敢怒不敢言,任凭郭建经率人肆意践踏法律尊严。

       郭建经打伤保安、强占企业等行为,都被监控录像完整纪录下来。这些证据和照片已经交到了公安局手里。
         
       汾阳市公安局信息,“此案正在调查”

       到2018年8月6日,郭建经等人制造的连续数日打砸强占企业,涉嫌寻衅滋事、破坏生产经营、毁坏财物等违法犯罪行为已经过去了近10天。
   
       这天,记者来到汾阳市公安局采访一位到过打砸现场的副局长。当记者询问是否了解此案时,他说“知道”。当记者问他将怎样处理时,他说“此案正在调查”。
   
      “根据《刑事诉讼法》、《警察法》和公安机关办案相关规定,发现正在犯罪的应当及时采取措施制止,并立案调查,至少应该根据《治安处罚法》对涉嫌违法者及时带回公安机关应该训诫、教育;构成犯罪的,依法立案侦查,移送检察机关。郭建经连续数日每次带上百名打手打砸和强占企业的行为难道不够立案标准吗?”记者问。

       这位副局长的回答是:“我们公安机关有规定,对外宣传需要到我们的政工科联系。”

      接下来,记者来到汾阳市公安局政工科王主任的办公室。他并未安排采访,而是说:“此案我听说了,我们的调查组,已经到东辉公司去调查了,什么结果还不知道。”

      记者又来到了汾阳市政法委,办公室主任接待了记者。他详细看了材料后说,分管涉法涉诉的副书记休假了,待下周上班后,我们立即汇报,有什么新情况,及时反馈给记者。

      在记者暗访过程中,只有个别人知道记者所住的宾馆,但包括记者的住处和行踪,很快都被郭建经等人知晓。他们不知从哪里获得记者的手机号后,便不停地拨打并发送短信,要求见面说明情况。

      汾阳市新闻办主任药利斌及时将记者采访的内容汇报给了有关领导,并说“领导表示,如果查证属实,将依法处理,同时表示,郭建经已经答应将强占来的二期企业退回给东辉公司”。

       截止到2018年8月9日,记者尚未收到情况反馈。同时,从8月7日起,网上已见到图文并茂的对此事件的报道,并附有大量照片等涉案证据。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