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转账给你”等于“你欠她钱”?石家庄裕华区法院判案遭质疑 - 鹰眼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鹰眼 >

“她转账给你”等于“你欠她钱”?石家庄裕华区法院判案遭质疑

本刊记者 佟威

       6月29日,石家庄裕华区法院产生了一份判决:在地点、款项来源、借贷双方的关系、经济状况等案件事实均不清楚的情况下,裕华区法院单凭未参加庭审的原告乔某提供的一张转账凭证,便认定被告杨少会与乔某存在借贷关系,并支持乔某提出的6%年利率。

       裕华区法院研究室主任张巧莲告诉《法律与生活》记者:“记者同志,你不懂法,如果当事人上诉了,我们(裕华区法院)只是做出了一份无效判决!”

       蹊跷的60万元转账

       6月29日,石家庄市裕华区法院做出了(2018)冀0108民初1093号判决,认定了一起借贷关系案件。据判决书显示:2011年4月3日,原告乔某向被告杨少会转账人民币60万元,经多次讨要但被告拒绝还款。而被告杨少会辩称,原被告双方并不相识,转款是因为款项直接关系人杜文青与收款方何俊昆欲合作生意,但是杜、何二人并不熟悉,便委托二人共同相识的杨少会为何俊昆的信用背书,代为转出合作款。
 
        对此,杨少会委屈地表示:“我与乔某素不相识,而且乔某也未曾向我主张催要款项,未提供任何证据予以证明。时隔七年,我从未收到过乔某的任何主张。”

       据了解,原告乔某与杜文青为夫妻关系,而杜文青与杨少会是清华研修班的同学,双方结识较早,但乔某与杨少会并不相识。杨少会接收的60万元转款,是杜文青向本案案外人何俊昆购买字画,双方请杨少会为何俊昆的信用背书,并提供一个担保的作用。杨少会告诉记者:“在转款的当天,我就把钱转出到何俊昆指定的账户上了,如果是借贷关系,怎么可能连利息也不说清楚,欠条也不打呢?”
 
        7月31日,记者电话联系了杜文青,杜文青对记者说:“杨少会是我清华研修班的同学,我现在正四处找他呢,他除了跟我借钱,还有好多同学也都把钱借给他了。”当记者问及能否提供其他向杨少会借钱的同学名单或联系方式时,杜文青表示可以搜集一下。

       8月3日,记者再次拨通杜文青电话,询问是否找到向杨少会借钱的同学和联系方式时,杜文青表示正在忙,稍后会给记者回过来。但随后几天均未接到杜文青电话,记者多次主动拨打杜文青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无奈之下,记者联系了案外人何俊昆,何俊昆也向记者证实,杜文青和他之间有购买字画的生意往来。他说:“杜文青当时还请我吃过饭呢,也曾向我购买字画,但时间有些久远了,具体作品和作者有些记不清了,因为杨少会跟我们两个都比较熟悉,所以钱从他那里转过来双方都比较放心,杨少会在我与杜文青的交易当中只是起了一个信用背书的作用。开庭的那天因为距离比较远和家里有事情,我没有出庭作证,但这个事情我已经给法院写了情况说明,并且按了手印。”
 
\
(何俊昆给法院写的情况说明)
 
       一张转账凭证赢得借贷官司 

       2018年2月1日,乔某拿着转账凭证一纸诉状将杨少会告上法庭,裕华区人民法院受理了案件,并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在2月12日立案,6月29日作出判决:被告杨少会一次性偿还原告乔某借款本金60万元,并按照年利息6%计算支付原告自2018年2月12日起至本金还清之日止的利息。
 
        对于这份判决和审理过程,杨少会代理律师胡长华表示很难认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八条规定,若乔某不能出庭且现有证据无法确认案件主要事实为借贷,应不予认可其主张之事实。一审法院仅凭转账凭证认定存在借贷关系,属于适用法律错误。”

       同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七条规定,杨少会已抗辩发生转账的原因系代收款人,并非借贷关系发生的转账。杨少会提供证据证明不是借贷关系之后,乔某应当就借贷关系的成立承担举证证明责任。但是从判决书中可以看出,裕华区法院不但没有让乔某承担举证责任,还把杨少会提供的电话录音和何俊昆手写并按手印的情况说明,全部不予采信。

       杨少会压抑不住不满的情绪,对记者说:“按照常理,乔某也负有证明借贷行为、借贷金额、支付方式等案件基础事实的责任,应当出庭参加诉讼便于法院查清事实,我也期望法院能公正处理本案。但本案事实不清,乔某可能涉及恶意诉讼,一审法院仅凭转账凭证就认定存在借贷关系,严重损害了我的合法权益。”
 
       “领导说了,这个案子的判决是无效判决”

       7月31日,记者来到石家庄裕华区人民法院,希望了解本案的相关情况,但是单在裕华区法院门口,记者在室外温度近40摄氏度的情况下足足等待了近两个小时,记者在门口拨打了十几通电话,政治部让记者打电话到办公室,办公室又让打到民事法庭,民事法庭再次让记者打给办公室,然后又被推到了研究室,最终研究室主任张巧莲答应接受记者采访。
 
        当记者向张巧莲主任说明了案号和案件基本情况后,张主任对记者表示:“记者同志,你不懂法呀!当事人已经上诉了,我们裕华区法院只是做了一个无效判决,我建议你不要发稿,在二审没有判决之前,你的报道会影响司法公正的。”当记者表示媒体只对一审判决进行报道和解析后,张主任让记者手写了一份采访提纲,称会联系法官了解情况,便派人将记者送出了裕华区人民法院。

       北京都城律师事务所主任桑圣元对记者说:“裕华区人民法院的判决不能称之为无效判决,只能说是未生效判决。因为我国是二审终审制,在二审判决没有出来以前,我们不能确定一审判决是否有效无效。”
 
        截至发稿,记者多次联系裕华区法院研究室,前几次工作人员都让记者等电话回复,最后,一位研究室工作人员对记者说:“领导说了,这个案子的判决是无效判决,不能接受你的采访。”

       对于本案的进展情况,本刊将保持关注。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