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辜被关妻离子散 郭利向雅士利索偿4000万美元 - 鹰眼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鹰眼 >

无辜被关妻离子散 郭利向雅士利索偿4000万美元

  《法律与生活》综合报道,2017年4月7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郭利敲诈勒索案再审改判无罪。郭利是三聚氰胺奶粉事件中“结石宝宝”的父亲,此前因与奶粉企业交涉赔偿问题,以敲诈勒索罪被判有期徒刑5年。

\
郭利向(蒙牛)雅士利香港递交公开信

  事情还要从2008年9月说起,“施恩”牌奶粉部分批次被认定含三聚氰胺。据媒体报道,事件波及婴幼儿近三十万人。因女儿曾食用过该品牌奶粉,郭利带其到医院检查,结果显示:双肾中央集合系统内可见数个点状强回声。之后,他将家中剩下和新购买的部分奶粉送检,检出两个批次奶粉三聚氰胺含量较高。

  2009年6月13日,施恩公司和郭利达成和解协议,施恩公司补偿40万元,郭利不再追诉并放弃赔偿要求。

  郭利恢复正常生活没多久,雅士利集团再次找到他,希望重新讨论赔偿事宜。在双方沟通的过程中,郭利提出要求对方再赔偿300万元。

  在双方谈判的第二天,雅士利向潮安县公安局报案,称郭利“以接受媒体采访报道,造成无法控制的局面相威胁”,向雅士利集团进行勒索。

  2009年7月,雅士利集团与郭利约定在杭州当面交付赔偿金,提前守候的潮安县警方与杭州警方,将郭利抓捕。第二年,潮安县法院一审以敲诈勒索罪,判处郭利有期徒刑5年。

\

  2014年,郭利刑满释放后,开始持续翻案和维权。

  2017年4月7日,广东省高院判决书显示,法院认为,原审裁判认定郭利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威胁、要挟的方法,强行索取财物行为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根据现有证据证明的事实评判,不能认定郭利构成敲诈勒索罪。

  10年了,“结石宝宝”事件仍余波未平。

  据报道,“结石宝宝”父亲郭利日前发布《致雅士利(国际)乳业公开信》,要求雅士利集团兑现1000万美元的赔偿协议,另提出追加对其本人和家庭造成的伤害综合(精神)赔偿金3000万美元。

  4000万美元,如果换算成人民币,就是将近3亿元,这的确是一笔不菲的赔偿请求。

  如果按照《国家赔偿法》的规定,像郭利这种再审改判无罪的情况,“每日赔偿金按照国家上年度职工日平均工资计算”,根据最高人民法院于今年5月16日下发的通知,涉及侵犯公民人身自由权的赔偿金标准为每日242.30元,也就能获赔40余万元,即便加上精神损害抚慰金,数额也极为有限。

  法院终审判决郭利无罪,并可依法申请国家赔偿。

  这笔侵权赔偿应该是多少呢?根据《侵权责任法》,“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财产损失的,按照被侵权人因此受到的损失赔偿”,如果“明知产品存在缺陷仍然生产、销售,造成他人死亡或者健康严重损害的,被侵权人有权请求相应的惩罚性赔偿”,“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还“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

  除了诉讼渠道外,侵权“损害发生后,当事人可以协商赔偿费用的支付方式”。

  根据报道,郭利与雅士利集团之间曾“达成40万的和解协议”,在“重新讨论赔偿事宜”中,郭利要求对方“再赔偿300万元”,这都可以视为双方协商赔偿费用的过程。

  但是,随着郭利的被捕和入罪,这一过程并未完成。也就是说,在郭利与雅士利集团之间,仍可以根据《侵权责任法》进行充分“协商”。

  在事件旁观者的眼中,这一幕简而言之,就是一个曾经的民事侵权者通过公权力的不当追究,让一个所谓的“敲诈勒索者”付出了过于惨重的代价。

  此前,郭利在与雅士利集团的赔偿交涉中,他不仅失去了5年的宝贵人身自由,失去了社会地位和高薪工作,在监狱服刑期间,郭利的妻子提交了离婚协议书,他与女儿长达一年半的时间没有见面。而且失去了妻子和孩子。

  郭利现在一条腿患上了周围性神经系统损伤,走路不便,需要拄拐。5年的监狱生涯,让曾经从事同声传译的郭利感到与时代脱节,智能手机他不会用,道路方向也搞不清楚,坐车总会下错站。

  身体的残疾,判刑履历,以及对维权的强烈渴望,让郭利找不到工作,没有任何一个单位愿意要他。

  郭利说,从出狱到现在,他主要靠中国残联的补贴,以及北京市的低保生活,维权还要花钱,只能啃老,或者请朋友资助。

  一番人生的“过山车”,制造了一连串人生悲情,足以让任何人为之痛惜。

  与狼狈的郭利相比,如今的雅士利集团“如日中天”,已发展成为一家以婴幼儿奶粉为核心产品的现代化大型企业。

  至于这笔赔偿费用该多少,并没有法定上限。赔偿4000万美元,只要“你情我愿”,都在法律允许的范围。

  4000万美元,表面看似不少,可如果站在一个孩子受害、无辜被关、妻离子散的父亲角度,郭利要求“不菲赔偿”的心情,并不难于理解。

  问及今后的打算,郭利表示他有可能会申请国家赔偿,会按照法律程序一步步来。

  面对一个相对弱势的公民,这样一家以价值和质量作为“金字招牌”的市场巨头,如何对自己曾经犯下的“错误”作出回应,依法赔偿对方损失,不仅体现公司的法治素养,也检验着企业的社会良心。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