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执行我“速冻”,迁西法院怎令玉田胜诉企业欲哭无泪 - 鹰眼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鹰眼 >

你执行我“速冻”,迁西法院怎令玉田胜诉企业欲哭无泪

本刊记者 李漠
 
        河北省迁西县地处燕山南麓,长城脚下。

       2018年6月4日,刚从迁西县法院大门出来的玉田县正银饲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正银公司”)代理人张兴满脸沮丧:他向法院提出执行异议的申请又被拒绝了。

       “张某等拖欠我公司的饲料款不还,我公司将其起诉到了玉田法院。玉田法院依法将‘迁西县潘大水库网箱养鱼清理工作指挥部’(以下简称“指挥部”)应发给他的310万元奖补款首轮查封,指挥部也接收了玉田法院的《协助执行通知书》。此后玉田法院判决支持了我公司的诉请,张某不服上诉至唐山中级法院被驳回。为阻止执行,有人串通起来搞了两个诉张某的案子,于是迁西县法院在该笔款被执行前十几小时将其冻结了!我公司随即向迁西县法院提出了‘执行异议’,竟被该院所答非所问地驳回了‘复议请求’!如今,我方没有得到一分执行款!”张兴气愤地告诉赶往迁西县采访的《法律与生活》记者。

       “为了进一步阻止执行,张某等还向迁西县公安局报假案,但让我们震惊的是,公安局在没有检验报告的情况下,竟然以我公司涉嫌非法销售伪劣产品的名义立案侦查,这导致我公司全面停产、损失惨重。公安部三令五申不许公安插手经济纠纷,他们怎么还有这么大的胆子啊?!”张兴说。
 
\
(张兴讲述案情)
 
        “首轮查封;赢了官司;执行时查封款被冻结”

       据记者了解,正银公司是玉田县的一家生产、销售饲料的个体企业。在迁西县潘大水库从事网箱养鱼及饲料销售的迁西县汉儿庄乡的张某等人,从该公司购买了饲料。

       “从2015年4月起,张某等人陆续从我公司购买鱼饲料,至2016年5月16日,他们共欠我公司近300万元的货款。经多次催要,他们一直拒付。”张兴叹了口气说:“无奈之下,我公司于12月5日,将张某等起诉至玉田县法院,我公司还申请了财产保全。12月8日,玉田法院以(2016)冀0229民初第4330号《民事裁定书》依法查封了指挥部应发放给张某的养鱼清理奖补款310万元。指挥部亦依法接收了玉田县法院的《裁定书》及《协助执行通知书》。”
 
        查看《河北省玉田县人民法院送达回证》,记者看到在受送达人一栏注明的是“迁西县潘大水库网箱养鱼清理工作指挥部”,在送达地址一栏注明的是迁西县政法委,签字的是尹副书记。
 
\
(《河北省玉田县人民法院送达回证》)

       “尹副书记是迁西县政法委副书记,按指挥部各职能部门的分工,由迁西县政法委代表指挥部接收法律文书。”张兴解释道,“以上过程表明,玉田法院完成了对张某名下的养鱼清理奖补款的首轮查封!”

       查阅相关法律文书记者得知,财产查封完毕后,玉田县法院对该案进行了审理,并于2017年7月12日作出(2016)冀0229民初4330号《民事判决书》,判决被告张某等给付原告正银公司货款291.25(4舍5入,以下同)万元及利息。张某等对该判决不服,提起上诉。唐山中级法院于2017年11月30日作出(2017)冀02民终8258号《民事判决书》,驳回其上诉,维持原判。
 
        “《判决书》发生法律效力后,我公司申请执行,案件进入执行阶段,但让我们震惊的事情发生了!”赵华(化名,正银公司员工)称,“2018年2月13日15时35分,指挥部通知玉田县法院那笔奖补款已通过迁西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营业部发放至张某名下。执行人员于次日上午到迁西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营业部对该笔养鱼清理奖补款进行冻结时发现,迁西县法院于2月13日13时15分以冀0227财保40号《裁定书》(申请人河北某某饲料有限公司,被申请人张某)和(2018)冀0227财保41号《裁定书》(申请人尹某,被申请人张某)将张某的800余万元(含那310万元)全部予以冻结!”
 
        “要知道,在2月12日迁西法院才接受两份对张某财产诉前保全的申请,他们在当天就作出了《民事裁定书》。更让人不解的是,第二天即2月13日上午10点多,尹某和河北某某饲料有限公司的人就急慌慌地拉着张法官和李法官到营业部坐等钱款到张某的账户。尹某等人是怎么知道的?难道有内鬼吗?”张兴激动地说:“下午1点多钱款到账了,在1点15分左右两位法官就完成了冻结,而在下午3点35分指挥部才通知玉田法院这笔款到账了,这时候,我公司只有哭的份儿了!”
 
        “主张相关权利均无果”

        “发生了这样的情况后我公司和玉田县法院都向迁西县法院依法主张了相关的权利,但都无果!”赵华无奈地说:“玉田法院依法向迁西法院提交了相关法律文书及指挥部出具的相关证据,明确了玉田法院对张某名下的310万元奖补款的首轮查封的法律地位,并要求迁西法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的相关规定,保证玉田法院首先查封的法律地位,保证对该笔标的款享有优先受偿权,但无人搭理!”

       “迁西县法院做出(2018)冀0227财保40号和(2018)冀0227财保41号《民事裁定书》后,我公司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财产保全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以‘案外人’的身份向迁西法院书面提出了执行异议申请,希望获得提起异议之诉的权利。可是,迁西县法院却利用张冠李戴的手段,引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作出了(2018)冀0227财保40号和(2018)冀0227财保41号《民事裁定书》说我公司不是案外人,驳回了我公司的复议请求!我公司提出的是‘执行异议申请’,你为什么驳回‘复议请求’? 难道你连我们请求的是什么都没搞清楚吗?” 

       “迁西法院赵副院长告诉我们其中一案进入了执行程序,我们再次提起了执行异议申请,希望获得提起异议之诉的权利,可是迁西法院却依然不予受理。我公司这次依据了《民事诉讼法》第227条的规定提出了执行异议,这也是法律给的我们案外人对执行违法行为提出诉讼的权利,可是迁西法院仍然没有任何理由不予立案。”赵华称,“他们这样做的目的,就是非法剥夺我公司依法提起执行异议之诉的权利。他们害怕我公司依法参与到侵犯我公司权益的河北某某饲料有限公司诉张某和尹某诉张某的案件中来,害怕我公司揭开两起虚假诉讼的面纱,从而导致他们阻止玉田法院执行到那笔首轮查封款的目的泡汤!”

       “现在,让我们从整体来看看迁西法院以冀0227财保40号《裁定书》诉前保全的案件,2月12日诉前保全,2月13日冻结张某到账的补偿款,然后立案,3月9日调解结案,4月10日快速强行划拨480多万元。无论是保全时间,还是结案执行速度,都让我们怀疑案件真实性!”张兴气愤地说:“需要说明的是,迁西法院并没有随案向执行庭移送玉田法院主张首轮查封地位的相关证据,也没有向执行庭告知玉田法院提出的首轮查封地位的情况,迁西法院执行大队就将480多万元直接划走了!我们可以看出,迁西县法院根本就没想解决玉田县法院的首封地位问题,无视玉田法院的首封地位、无视法律事实和法规,强行违法执行。”
 
        “目前,迁西法院正在审理‘尹某诉张某民间借贷案”,如果继续无视玉田法院的首轮查封地位,继续使用上述强行划款的手段,我公司的权利将无以保障。”张兴称。

       “没有检验报告,迁西县公安局立案侦查”

       “不仅利用在迁西法院搞虚假诉讼来阻止对那310万元的执行,张某还双管齐下到公安局报假案,想利用公安来彻底搞垮我公司,达到他自己的目的。但让我们震惊的是在没有检验报告的情况下,迁西县公安局以涉嫌非法销售伪劣产品罪对我公司立案侦查!”张兴手指《立案告知书》称,“这下子把我公司搞停产了!”
 
\
(迁西县公安局立案告知书)
 
        查看该《立案告知书》记者看到了这样的内容:正银饲料厂非法销售伪劣产品案,我局认为符合立案条件,现已立案。
 
        “迁西县公安局的行为严重侵害了我公司的合法权益,不仅把我公司搞停产,而且,他们的行为还可能对我公司与张某等人的民事官司的后期执行造成障碍,使我们公司的权利得不到保障。我们强烈呼吁迁西县公安局立即停止这种行为,切实维护我们这些个体企业的合法权益,还我们一个健康的发展环境!”赵华称,“迁西县公安局是以我公司涉嫌销售伪劣产品案立的案,那么,他们有什么依据?为什么连检验报告都没有就立案?”

       “近些年来,包括公安部在内的国家有关部门三令五申严禁公安机关插手经济纠纷,最近,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公安部联合下发的《关于公安机关办理经济犯罪案件的若干规定》明确规定:公安机关办理经济犯罪案件,应当坚持惩罚犯罪与保障人权并重、实体公正与程序公正并重、查证犯罪与挽回损失并重,严格区分经济犯罪与经济纠纷的界限,不得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张兴称,“那么,迁西县公安局为什么还强行插手这一明显的民事纠纷呢?是有利益关系,还是迫于权力压力?”
 
        玉田法院执行大队:《协助执行通知书》等已送达给迁西县政法委

       没有执行到相关查封款项的主要原因是什么?带着问题,记者来到了玉田县法院。

       在县法院相关人员的安排下,执行大队的樊姓工作人员接待了记者。

       尽管他告诉记者,接受采访须经唐山中院批准,但此后还是与记者进行了交流。

       他告诉记者,《协助执行通知书》等早已有效送达给了迁西县政法委。玉田县法院查封的那笔款项被冻结后,玉田法院也向迁西法院主张了权利。

       随后,记者带着正银公司一方所反映的问题,赶奔迁西县。
 
        迁西法院对记者采访反应消极

       记者来到迁西县法院后,负责安检的同志拨通了该院办公室的电话。

       接电话的一位女同志让记者去县委宣传部。记者告诉她来法院之前已与县委宣传部新闻科的梁主任见过面了,而且,梁主任已查验了记者证看过了介绍信,他让记者直接来采访。

       她告诉记者,需要宣传部打电话发通知。

       “打电话是否可以?”记者问。

       她说,那他打电话我们也无法证明他是我们县里的同志啊!

       她坚持让记者拿到通知。

       记者问她的姓名,她只是坚持让记者找宣传部拿通知。

       记者只好立即拨打了梁主任的电话。梁主任一听说要通知,情绪立即激动起来。他与法院办公室进行了沟通,他让记者等会儿与法院再联系。

       1小时后,记者给法院办公室打了电话。听声音接电话的是此前与记者对话的那位女同志。

       她让记者过会儿再打,她要请示领导。

       过数分钟后,记者给她拨打了电话。

       “领导外出了,正联系呢!”她说。

       记者告诉她,正在法院门外等着呢,记者请她联系领导后给记者回电,被她拒绝。她让记者继续等。

       记者等了一阵子,再次拨打了电话。

       “领导说了,案件正在审理不宜接受采访。”她说。

       “这个案子不是在审理,而是已经执行完毕。”记者告诉她。

       “领导就是这么说的!”她坚称。

       “看来领导不了解情况,见个面你把材料复印交给他。领导做决定总得先了解情况吧?!”记者说。

       “领导就是这么说的!”她坚称。

       “你再跟领导说明一下情况,这个案子已经执行完毕。”记者说。

       “领导说了,案件正在审理不宜接受采访。”她依然坚定地重复这句话。

       “案件正在审理不宜接受采访这是常识,但此案已经执毕,你们领导对记者所要了解的情况不了解,请你把材料复印交给他!”记者又一次提出了要求。

       “领导外出了!”她说。

       “不能所有的领导都外出了吧?”记者问。

       “我们办公室不接受案子。案件正在审理不宜接受采访,我们领导就是这么说的!”她回答。

       记者只好终止了与她的无果沟通,直奔县政法委。

       迁西县政法委:玉田法院怀疑有圈套没证据

       迁西县政法委办公室的宋主任接待了记者。

       此后,政法委尹副书记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尹副书记告诉记者,指挥部由县委书记、县长分别出任总指挥和副总指挥。指挥部下设若干个组,由他牵头组成了法律保障组。

       对于为什么接受《协助执行通知书》等法律文书,尹副书记说,因为养鱼企业欠饲料款,法院来迁西执行,哪个部门也不管,指挥部一副总指挥就临时交给法律保障组。

       “我们把《协助执行通知书》等接收后,就给后勤保障组去函。这个组也是临时性的,是负责发钱的,主体是财政局。他们要发钱的时候,通知我们。为了规避风险,怕出现钱发下去了没通知我们的情况,我们还给后勤保障组去了风险提醒函。我们也完成了任务。”尹副书记说:“在这里面,(我们)没有任何私心杂念!”

       “为什么出现这个情况?2月13日咱们通知玉田法院,他们过来了,因为另一个案子钱被迁西法院保全了。玉田法院找咱们说这个事儿。迁西法院没向法律保障组报备,没要求法律保障组协助执行。如果他们也申请协助执行,我们先通知迁西法院导致他们把钱执行了,那是我们的责任。但是,他们没有。”尹副书记说:“他诉前保全合不合法?你玉田法院怀疑这里面做了个圈套,没证据啊!”

       记者随后将去迁西县法院的遭遇向尹副书记进行了叙述,并请他对此予以关注。

       迁西法院终于受访并回应:他们反映的问题不存在

       离开迁西县政法委,记者再次来到了迁西县法院,并如愿以偿地进了法院办公室的大门。

       “领导不在!”一位女同志接了材料说。

       听声音,记者判断她即为此前与记者沟通过的那位女同志。经询问记者得知她姓杨。

       记者请她联系相关领导对投诉做出回应。“领导什么时候做决定我不清楚!”她告诉记者。

       “如果领导想做出回应,请在3个工作日内联系记者。”记者回应后离开。

       2018年5月31日,迁西县法院以《关于玉田县正银饲料有限公司反映我院有关问题的函》为题进行了回复。现将主要内容摘录如下(篇幅所限,不能全文照登):

       一、 案件的基本情况

       2018年2月13日,根据3位申请人的诉前保全申请,县法院以(2018)冀0227财保40号、(2018)冀0227财保41号、(2018)冀0227财保42号民事裁定书,依法查封被申请人张某、李某在迁西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营业部的账户的存款合计1686.76万元。各申请人均向迁西县法院递交了诉前保全申请书、唐山易信通非融资性担保有限公司的担保函、债权凭证、保全费票。

       2018年2月14日正银公司提出异议,认为玉田县法院在审理其他案件中查封了张某、李某在迁西县潘大水库网箱清理工作指挥部补偿款张某310万元、李某39万元。该查封与迁西县保全裁定为同一标的,请求迁西县法院解除张某名下310万元、李某名下39万元存款的查封。迁西县法院认为,诉前保全裁定系经申请人提供合法担保后,经严格审查,依法做出,裁定正确,异议申请理由于法无据,应予驳回。于2018年2月23日做出裁定,依据《民诉法》第108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民诉法>的解释》第171条、第172条的规定,驳回了正银公司的复议请求。

       为依法保护各方当事人的合法权益,防止执行错误,2018年3月5日,迁西县法院召集涉此类型案件的5名承办法官会议,提出要求,一是严格依照法律规定审理,防止虚假诉讼;二是查封的款项在审理环节不能执行,待审判结案后,交由执行机构依法处理。

       二、需要说明的问题

       迁西县法院诉前保全裁定依法有据,并无不当。

       举报信中反映将查封款划拨给迁西县某某饲料公司,系执行机构的执行行为,并非举报信中所述的“县法院审判法官”行为。

       4案中已有3案审结,1案未结。已结的案件未发现有虚假诉讼情况。
 
        在迁西县法院诉前保全案件中,正银公司不具有案外人资格。
 
       再求证,迁西法院挂断记者电话

       玉田法院是否对诉前保全的张某名下的那笔310万元补偿款具有首轮查封的法律地位?迁西法院在回复中为什么回避了这一关键问题?迁西法院在回复中称“在诉前保全案件中,正银公司不具有案外人资格”,那么,是利害关系人吗?是当事人?还是第三人?迁西县法院为什么不予明示?为了求证,记者再次拨打了迁西法院办公室的电话。

       接电话的是一位男同志。

       “你是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吗?”记者向他说明意图后,询问他的身份。

       “是!”他迟疑了一下答道。

      “您贵姓?”记者问。

       “你什么意思?”他问。

       “请你转告领导就就疑问作出答复。”记者答。

       “不是已经答复了吗?”他问。

       “还有几点疑问请回答。”记者答。

       这时,电话中断了。

       记者再打电话,接听电话的是一女同志。

       记者刚正向说明意图,电话就中断。

       记者第3次打电话。据声音判断,接听电话的是上次与记者通话的那位男同志。

       他让记者给法官打电话。

       “答复是法院作出的我找法官干什么?我们沟通点情况这么难吗?”记者说。

       此后,记者于当日下午的4时26分,通过邮箱给迁西法院发了求证材料,并立即拨打了县法院办公室电话予以告知。

       连打3次,都出现了通话中断的情况。

       记者并不死心,于是第4次拨打了电话。终于完成了电话告知。据声音判断,这次与记者通话的是此前与记者通话的那位男同志。

       5点半左右,记者接到了迁西县法院副院长赵福利的电话。

       他对正银公司一方所反映的问题予以回应:正银公司提出质疑的3个问题,应在诉讼程序中由有权机关决定。

       “不给媒体做正面回应了?”记者问。
 
      “这个案子的问题正在程序中,需要等法律结论!”他答。

       “这个案子已经执行完毕了。”记者说。

       “案件正在程序中。”他说。

       “如认为是虚假诉讼,可带证据向有权机关申请司法救济。”他说。  

       迁西县公安局:未予回应

       带着正银公司的投诉,记者于5月25日来到了迁西县公安局求证。

       政工监督室的朱主任礼貌地接待了记者。

       他告诉记者:立案要有先决条件——鉴定结果。

       因为主管领导外出不具备当日答复的条件,记者请朱主任联系相关人员,在5个工作日内予以书面回应。

       直至发稿,记者未得到来自迁西县公安局的任何回应。

       张某:未予回应

       为了求证正银公司的投诉,6月8日下午5时许,记者拨打了张某的电话。

       电话拨通后,立即中断了。

       记者再次拨打。

       拨通后,始终无人接听。记者只好给他发短信,请他回电。直至发稿,也未收到他的电话。

       张某未予回应,并不在预料之外,迁西法院对记者的采访有抵触情绪,也不难理解,只是他们对正银公司所质疑的问题不予正面回应,让人难免打问号。

       对于这起执行案的最终结果,本刊将保持关注。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