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房地产商投资青海门源称遭强取豪夺 - 鹰眼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鹰眼 >

一房地产商投资青海门源称遭强取豪夺

本刊记者   李漠
 
        祁连山系东端的青海省门源县城有个高档小区——花海中央城。几个月前含泪离开的江西省吉安商人温清平再回小区时,他的眼中瞬间溢满泪水。

       “作为门源县的招商引资商人,我投入巨资用了4年时间开发建设了花海中央城小区,但就在2017年9月小区即将售卖完毕,我即将获得3千多万元利润回报的时候,我被当地的人大代表杨某义等人逼走了!我一分利润未得,只落个倾家荡产、妻离子散、负债近2000万元的下场!在这4年间,我屡遭杨某义的敲诈勒索,在他的操纵下,我还受到了殴打、围困、威胁!”2018年2月8日,温清平气愤地对赶到当地采访的《法律与生活》记者说。

\
(温清平向记者介绍相关情况)
 
        投资青海门源
 
        “2013年10月,我的老乡袁某通过朋友找到我,说他可以通过关系以招商引资的方式在门源县以每亩16万元左右的价格搞到位于门源县城黄金地段的一块160多亩的房地产开发用地,而且还有每亩7万元左右的地价返还,返还后实际地价也就是每亩9万元左右。如果我想跟他合作开发,就要借给他该项目运作成本14%即560万元左右的资金。我考虑后决定与他合作开发该项目。”温清平称,“2014年1月20日,我和他签订了《合伙协议书》,约定共同出资开发位于县城锦绣大道以南、龙驹路以东、晨光路以西、外环北路以北名为花海中央城的房地产项目。我们在该协议书中还明确约定,在项目合作期间公司不得增加新股东。”

       说罢,温清平向记者出示了《合伙协议书》。

       记者看到该《合伙协议书》中有“在项目合作期间不得增加新股东”的约定。
 
        “2014年1月22日,我以江西金盛置业有限公司(温为股东,下称:金盛置业公司)的名义与门源县政府签订了《招商引资项目投资协议书》。4月,我与袁某协议共同出资设立了青海方达置业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方达置业公司),我和他作为公司的原始股东,分别占股51%、49%。但在公司注册登记时,袁某与门源县人大代表杨某义串通,违背《合伙协议书》中‘不得增加新股东’的约定,以杨有人大代表身份、协调政府及相关主要领导关系能力强为由要强行使其成为股东,并由他代袁持有15%的公司股份,我提出反对意见,袁不予理睬。2015年3月25日,方达置业公司进行注册时,袁强行加了杨某义的名字。因为当时我已投入700多万元拆迁款和购地保证金等相关费用,即使我不同意,也无法退回这笔钱,如果我把关系闹僵,恐怕造成严重后果;另外,我也没想到这是他们布局的第一步,也就同意了。”
 
\
(《招商引资项目投资协议书》)
 
        “杨未投入一分钱股本金如愿成为3股东之一,我的噩梦就开始了。”温清平称,“最终我被赶出了公司,离开了门源县!” 
 
        “公司财产被勒索”

       “我是一步一步地被杨某义等逼走的!”温清平称,“在2015年至2017年9月的2年多的时间里,他采用多种手段,使我在经济上逐步陷入了绝境,任由他摆布,最后只能无奈地离开了门源离开了青海!”
 
        “他敲诈勒索公司财产、利用公司财产行贿门源县地方领导,并向公司发放高利贷侵吞公司财产,这3项总计高达2000多万元!”温清平称。

       “杨某义说他可以为公司搞到150至160亩建设用地,他要求公司给他470万元好处费。2016年5月20日,在公司取得90亩《国有土地使用权证》后,他向我和袁索要470万元好处费,因公司账上暂无资金,袁要求我先从个人账户向杨转账支付了人民币100万元。”温清平称,“我有通过建设银行转账这100万元的记录,随时可供调查。”

       “根据公司与当地政府签订的招商引资协议,县政府要在2016年6月20日前退还我公司约650万元土地款,但迟迟未能退还。到了10月,县政府终于将其中的约350万元退还到我公司账上。杨某义立即逼迫公司转账给他170万元好处费。”温清平称,“此外,在他的逼迫下,公司不得不以超低的价格用住宅和商铺抵顶其剩余的200万元好处费。公司还按照他的要求将该房产登记在其子女名下。”
 
        “以什么价格给他的?”记者问。

       “住宅按2200元/平米,商铺按5000元/平米。”温清平答。

       “当时的市价?”记者问。

       “住宅是每平米最低2800元,商铺是每平米最低8000元!”温清平答。

       “《刑法》第274条规定:敲诈勒索公私财物,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敲诈勒索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条规定:敲诈勒索公私财物价值30万元至50万元以上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274条规定的数额特别巨大,杨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直接逼迫要求方达置业公司及股东向其支付470万元好处费的行为是否构成敲诈勒索罪呢?”温清平表示。

       “杨某义还逼迫公司与其签订高于市场价20%左右的工程承包协议,否则,他就逼迫公司按每栋楼10万元(后又口头威胁按每栋楼15万元)的标准向他支付不明不白的款项。我不同意,他就指使政府相关部门及城管环卫部门在工地大门口、售楼中心大门口堆放大型垃圾桶,或责令工程停工、唆使他能够操控的陈某、唐某的施工队工人及其他人员闹事,逼迫公司将所有附属工程及部分建筑工程以不合理价格发包给他,这给公司造成了数千万元的损失。”温清平称。
 
        “在2014年至2017年期间,杨某义为了个人目的经常以办事或过年过节送礼为由,向公司索取钱财给门源县相关领导行贿。少则几千,多则几十万元不等,累计达80万元至100万元!”温清平称,“杨的个人行为是否涉嫌构成行贿罪呢?!”
 
        “杨某义还向公司发放高利贷,总计收取高利息800多万元!”温清平称,“在公司已取得《商品房预售许可证》的情况下,他故意阻挠公司进行楼房销售,阻止已购房户来交款和办理合同、按揭业务,从而阻断公司的资金回笼;同时他唆使他能够操控的施工队无理取闹索要工程款,其实我都按期付了工程款,但他就是以讨要工程款为借口闹事儿,逼迫我就范。于是,我被他安排的工人多次围攻、殴打,加之我无力也不敢再投资,这就导致公司财务极度紧张。于是,他就趁机提出以月息8分及1角的砍头息向公司提供900余万元借款,在这种情况下,我只好照办。在短短几个月里,他以此手段就至少收取了800余万元的高息!”
 
        背负巨债泪别门源

       “在杨某义的强取豪夺下,我个人的身心和经济状况都到了崩溃的边缘。2016年11月,为了公司能正常运营,我被迫出卖了20%的股权给夏某、陈某。”温清平称,“实际上夏与陈只付了约10%即300万元的股权投资款。”

       “在夏某和陈某提出转让股权时,袁某同意从公司拿出480万元利润给夏某、陈某当回报。我知道后就决定不退股了,这时,夏与陈也威胁逼迫我退股!我所面对的压力太大了,我的身心也逐步地被打垮了!”温清平称。

       “2016年9月的一天早上,杨某义叫我到售楼中心办公室。到了之后,我遭到了他操控的施工队的十几个民工的围殴。此后,他多次带民工到西宁我住的酒店围堵我。11月8日,他还安排其手下的工人及社会人员以要工程款为由,强行把我从门源火车站带到工地上。我被他们围堵了五六个小时。对我下手的这些民工,都是他能够控制的两个施工队的人,我早已经按约定付工程款了,但他们就是听杨的,只管闹事儿,不讲理。”温清平称,“我还多次遭到了黑恶势力的威胁,我真的撑不住了,被逼无奈,在2017年9月,我以极低的价格将我在公司的股权全部按原价转让给了袁某,而我只得到了投入的1580万元,未得到任何投资回报!”
 
        “2017年9月20日,我含泪离开了门源县,在车上我情不自禁泪水长流,一方面因为4年心血白费了,没有得到应得的3000多万元回报,另一方面我不知道如何面对家乡父老!”温清平称,“这1580万元投资款均为亲戚、朋友的借款及我用自己、父母、兄弟姐妹房产向银行贷的款!4年来,仅仅还利息就高达1000多万元,我欠外债就接近2000万元!”

       “回到老家后,我被人起诉,房产被法院冻结拍卖,我无家可归,妻离子散,亲朋好友不相往来,更可怕的是,我背负着近2000万元的债务,以后的生活将如何继续呢?我还有未来吗?!”温清平悲愤地说。
 
        杨某义:温清平所控内容全不属实

       为了求证温清平投诉的真实性,记者于2018年2月5日来到了门源县人大,请人大办公室的马主任联系杨某义就温的投诉做出回应。

       此后,记者接到了杨的书面回复。现将其回复的主要内容摘录如下:

       近期得悉有人实名举报我“敲诈勒索、行贿、发放高利贷”,现将有关情况做个说明:
   
       关于温清平控诉我以公司股东名义,大肆敲诈勒索公司财产、利用公司财产行贿门源县地方领导,并向公司发放高利贷、侵吞公司财产2370万元的问题。
   
       首先,本人并不存在敲诈勒索公司财产470万元的事实。理由是:2015年9月3日,方达置业公司袁某(甲方)与杨某义(乙方)签订了一份“协议书”,协议中袁某、温清平自愿聘请我为花海中央城项目顾问,并且约定顾问费为470万元,协议中3人均亲笔签字确认,根本不存在敲诈勒索等现象,其次,温清平所述的我侵吞公司财产根本不存在,也是温清平胡编乱造(协议书内容详见下图)。
 
\
  
        关于控诉我敲诈勒索逼迫公司与其签订不平等的工程发包协议问题的说明:

       2015年9月3日,甲方(方达置业公司)与乙方(杨某义)经协商一致,就乙方承包花海中央城附属工程建设、施工的相关事宜在双方自愿、协商一致的情况下签订了一份“协议书”,此协议经公司法定代表人袁某及股东温清平亲自签名确定,而不是温清平控诉我敲诈勒索逼迫公司与其签订不平等的工程发包协议等情况(协议书内容详见下图)。 

\
 
        关于控诉我为个人利益使用公司财产向门源县相关领导行贿达80至100万元的问题说明:1、我认为,温清平转股后,为了达到目标,想方设法故意报复,栽赃我而编造出这些不符合事实的事情来;2、是否属实,我恳请媒体查明真相,不要冤枉一个好人,也不要放过一个坏人。
 
        关于控诉我向公司发放高利贷,侵吞公司财产,逼迫温清平转让公司股权,以及我涉及黑恶势力等情况,均不符合事实。

       ……

       那么,关于这起招商引资事件,到底谁是谁非呢?看来,这需要门源县相关部门给出一个公正答案。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