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民举报开发商五证不全和民警插手经济纠纷均无果 - 鹰眼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鹰眼 >

村民举报开发商五证不全和民警插手经济纠纷均无果

        河北石家庄正定县教场庄村,拆迁前约有270户人家,现在,只有约40户的房子还在。3栋33层的高楼矗立在村北头。

       “我实名举报开发商借城中村改造之机,五证不全搞商品楼开发并公开销售,因相关部门包庇袒护而没有任何结果!开发商不仅把楼盖好了还卖掉了,到现在《土地证》也没办下来啊!”2018年5月8日,张和新指着村北头的三栋高楼,气愤地对《法律与生活》记者说:“公安部明令禁止警察插手经济纠纷,车站派出所民警高某等却插手我与承建商的经济纠纷,我实名举报,至今也没有任何结果!”
 
\
(张和新手指天逸城三栋楼向记者介绍情况)
 
        “车站派出所民警插手借款纠纷”  

       “要说清我举报的问题,得从6年前说起。”张和新掸了掸身上的灰,开始了他的叙述。
 
       “2008年教场庄村委会以城中村改造为名与某房地产开发公司签订协议开发建楼。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当楼盖到了10层左右的时候,工程被搁置下来。2012年,村委会与河北阳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阳泰房地产’)签订了合作协议,由阳泰房地产接手搁置的房地产项目,项目更名为天逸城。”张和新称,“温某是天逸城项目的承建商,他陆续向我借款520万元,但到期却没有如约还款。于是,我们产生了矛盾。2015年4月30日,温某给我写了《保证书》。”
 
\
(《保证书》)

       记者看到该《保证书》有这样的内容:温某保证在2015年5月还张和新借款130万元。5月10日前还30到50万元,不含息。6月还100万元,不含息。7月、8月各还100万元,不含息。如违约,张和新可随时到工地停工停电,造成的一切损失均有(由)我承担。
 
        “但温某并未按照《保证书》去做。在我数次催款之后,他仍然不予还款。于是,5月11日,我就手持《保证书》到工地停电催讨借款。”张和新说:“开发商陈某出面调解,承诺一定兑现《保证书》里的承诺,我就离开了。但温某还是不履行《保证书》。10月7日,我们再次到工地停电催要借款。陈某的妹夫赵某报警,城区派出所出警并做了记录,还向温某的亲弟弟小温了解矛盾产生的原因,小温称,‘确实把借来的钱用于建造天逸城了’。所以,民警认为这是双方的经济纠纷。”

       “后来,赵某带领8人进场,将我家人推出大门外。”张和新称,“迫不得已,我们拿车堵住工地门,让温某履行在《保证书》里的承诺,还我钱款。10月13日12时许,认为我们双方属经济纠纷的城区派出所安排了郝警官到现场维护秩序。郝警官警告我们双方‘不许打架!’”
 
        “10月14日上午9点,温某一方将我妻子苏小娥的头部、腰部砸伤。我们拨打110报案,城区派出所出警,但未给结果。”张和新称,“我妻子住院治疗了13天,花了约3800元的医药费至今没人管!10月18日晚9点,有3人乘坐两辆轿车来到了堵门现场。这3人戴口罩、戴帽子,手持洋镐等作案工具。他们首先进入天逸城施工视频监控室将监控关闭,随后出来就将我牌号为冀ABN303的日产天籁汽车的前挡风玻璃、左侧车门、后备箱等砸坏。我们拨打110报警,城区派出所出警。我们提出要求调取道路监控追查凶手,但民警没有调取,理由是追查难度大。县物价局给我被砸车辆定损共计3500元,我不认可,因为4S店维修更换费用至少在7000元至8500元之间,因此我提出异议,至今没有结果。此事目前还处于搁置状态。”
 
        “伤害了我妻子,砸了我家的车还嫌不够,他们对我下手了!10月21日上午9时许,赵某带人在天逸城工地大门口将我打伤并毁坏我的手机、旅游帐篷、照明灯具、视频收录机等物品,给我造成数千元的损失。”张和新称,“我们拨打 110报警,城区派出所王警官出警。当时打人凶手在现场,但他并未对赵某他们采取控制与驱离措施,反而将我带到派出所进行询问。当时,我头昏、头疼得要命,就拨打急救电话120,我被拉到了医院,而王警官到医院对我这名受害人录口供,却依然不对打人凶手采取任何措施!而且,我花费的1万余元医疗费至今没人给我解决。”

       “2015年10月22日下午4点左右,车站派出所的高警官到现场告诉我们教场庄村于当日划归车站所管辖。他让我们自动离开现场,否则后果自负。”张和新称,“这是开玩笑吧,辖区怎么可能说换就换?另外,我们这是经济纠纷,你们警察怎么可以插手?我们都没当回事儿。谁想到第二天8点30分许,车站派出所的高警官等6人到现场未出具任何手续就将我儿子和亲属苏某强行推搡进了警车,接着就弄到车站派出所。高警官将我儿子独自关在屋内,扣了他的手机,切断了他与外界的联系,但对他不做任何询问。他被他们一直关押到下午4点以后。”
 
        “就跟商量好的一样,车站派出所民警刚带走我儿子和苏某,赵某就带人对我放置在工地西门口的车辆进行了打、砸、抢!”张和新称,“他们砸碎了我车牌号为冀A3770D的雪佛兰轿车的右前门玻璃和车牌号为冀ABN303原装进口天籁轿车左前门,还抢走车内对讲机一部,还抢走了3个摄像头,给我造成近万元的损失!我们拨打110报警,但没人出警。”
 
        “10月28日上午,车站派出所高警官不出具任何手续,就将我妻子苏小娥带到所里。直到晚上10点半才放她走!”张和新称,“当晚7点,车站派出所民警与赵某等数人,用事故拖车将我家放置在工地大门东侧空地的福克斯汽车拖走。10月30日9点,高警官将苏小娥及其两个亲侄子带到派出所。直至晚上7点左右,才放人离开。赵某及他的同伙,用事故拖车将门口的天籁汽车和科鲁兹汽车拖走。11月1日11时,派出所高警官将我妻子、儿子带到派出所,直到晚上才放人。后来,他们将龙工牌50铲车开走。我们拨打110报警,没人出警。”
 
        “举报无果”
 
        “公安部三令五申不许警察参与经济纠纷。”张和新称,“12月24日,我将他们参与经济纠纷的情况举报到了河北省公安厅信访处。接访人员要求车站所汇报情况,车站所韩所长、高警官就连同开发商找到我说只要承诺不上访,立马解决问题。我就写了‘暂缓上访’承诺。之后,车站所拿去交差,而解决问题的事情则被搁到一边去了。”
 
        “2018年3月28日,我与高警官通电话,希望他们解决问题!”张和新称,“韩所长、高警官都表示尽快解决。4月16日,车站所再次联系温某,但至今未果。”

       “我家的损失谁来管呢?”说着,张和新给记者算了一笔账。

       “自2015年10月22日起至2018年5月,我家的3辆轿车被违规扣押共计31个月,龙工50铲车被扣押27个月。按现在人人车交易平台估车计算3辆轿车损失如下:天籁汽车的损失在12.11至12.42万元,科鲁兹汽车的损失在7.35至7.51万元,福克斯汽车的损失在6.95至7.10万元,共计26.41至27.03万元;另外,龙工50铲车一个台班按1500元,全年按35%出工率计算,即1500(元)X27(个月)X30(天)X35%=  42.5 万元。他们共给我家造成70万元左右的损失。”
 
        “我与温某之间完全属于民事纠纷,车站派出所民警为什么采取粗暴野蛮的方式介入?为什么民警将我儿子和苏某强行带至派出所?为什么派出所将他俩带走后,赵某等人随即就开始打、砸、抢?我和我妻子苏小娥被打伤住院,我家的汽车被砸坏,3个监控摄像头被砸坏抢走,我均已报警,但至今派出所为什么不出警?后来,我都报案了,为什么至今没有结果?”张和新称:“希望有关部门能对车站派出所的相关民警进行查处,以维护我的合法权益。”
 
        “我实名举报开发商无证开发销售商品楼还是无果!”
 
        “天逸城项目,本为城中村改造项目,但开发商以城中村改造为幌子,在五证不全的情况下,建造商品住宅并公开销售。”张和新称,“我在2015年11月10日前后,向县土地局、城建局实名举报,谁想到,负责城乡规划、城乡建设、城市管理等工作的孙副县长却指示正定县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立案查办!”

       “综合执法局并没有真抓实管采取强有力措施,而只是书面通知天逸城停工,但事实上人家却是断断续续地干着,你执法人员来了就停工,一走,就开干。”张和新称,“ 11月27日,我找到孙副县长反映这一情况。孙副县长作出第一个批示:‘综合执法局落实情况,严格执法!’”

       “但孙副县长的这个批示只是一张纸,综合执法局依然未采取强有力措施让天逸城的施工彻底停下来,他们依然断断续续地干着。我请求综合执法局对天逸城进行查封,但他们不予理会。”张和新称,“2016年3月,我再次向综合执法局任局长反映情况,任局长竟然说天逸城有县长办公会议纪要,完全合法,他不作停工处理,也不给我书面回答。”
 
        “任局长的回答让我很愤怒:你说天逸城有县长办公会议纪要完全合法,作为综合执法局的局长难道不知道县长办公会议纪要不能当法律条文用吗?!难道搞商业楼盘开发不需要五证齐全吗?!天逸城连最基本的土地证都未办理,哪里来的其他证?没有这些证,天逸城如何合法?”张和新气愤地说:“5月20日,我再次找到孙副县长,孙副县长作出了第二次批示。”

       说罢,张和新将孙副县长的批文递给了记者。
 
\
(孙副县长第二次批文)

       记者看到,在该文的中部有“请综合执法局依法依规按照政策严格执法”这样的文字。

      “但孙副县长的这个批文还是一张纸,还是不管用,任局长继续以会议纪要为借口,拒不严格执法!”张和新称,“后来,天逸城不但完工,而且已经销售完毕!”
 
        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城管管市容市貌没权管盖楼
 
        张和新反映的问题是否属实?孙副县长为什么把张和新所反映的天逸城的问题交给城管去查处?带着诸多疑问,记者于5月8日来到了正定县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办公室马姓工作人员把记者领到了执法监督科,一位女领导正在打电话。

       记者问她姓名,她不予回答,只是让石科长接待记者。

       石科长一边看张和新的投诉材料,一边对记者说:城管是管市容市貌的,没权管人家盖楼啊。

       “那县长为什么批到这儿来了?”记者问。

       “他就是批到这儿来了,可城管管不了盖楼啊。”他答。

       “他(张和新)反映五证不全搞商业楼盘开发而且售卖,为什么批给了城管?”记者表示了疑惑。

       “就是说这个呢!”他应道。

       记者向石科长要县长办公会议纪要。

       他表示没有了。

       “科长换两任了,局长换3个了。”他说。
 
        国土局:两个月前土地使用手续批下来了正公示呢

       带着张和新所反映的开发商没有土地审批手续搞开发等问题,记者于5月8日来到县国土局求证。

       耕地保护科的王科长告诉记者,两个月前,土地审批手续下来了,正在公示中。
     
       “什么时间能核发《土地证》?”记者问。

       “还要转供地科,之后才由不动产科发证。何时发证,不好说。”王科长答。
 
        公安局:婉拒采访

        为了核实张和新所反映的问题,记者于5月8日14时21分来到了正定县公安局政治处。

       110指挥中心朱副主任告诉记者,接受采访须经县委宣传部和市公安局批准。

       记者找到了县委宣传部。

       成副部长接待了记者。“我们哪里有权批准公安局接受采访啊!”成副部长说。

       记者与成副部长进行沟通后,与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朱副主任取得了联系,再次提出采访要求。她说:“我们是双重领导,县委宣传部和市局都要同意。”

       她告诉记者,已经向主管领导包括局长汇报了,领导挺重视的。
 
        温某:未予回应

       为了求证张和新所反映的问题,记者于5月22日拨打了温某的电话。

       电话拨通,没人接听。

       记者再次拨打,依然没人接听。

       记者给他留了语音信息,请他务必在当日下午下班前回电话。
 
       但直至发稿,记者未得到他的任何回应。
 
        开发商:有手续

       为了核实张和新所反映的问题,记者拨打了陈某的电话。

       他告诉记者,天逸城不是他开发的。

       他还告诉记者,2016年年底他就离开了。

       他向记者表示,这些问题去找开发商问。

       “投诉人反映赵某打、砸、抢!你是否知道赵某的手机号码?”记者问。

       他答,不知道。

       记者随后拨打了天逸城开发商王某的电话。

       记者向他求证张和新所反映的“开发商五证不全搞商业开发并卖楼”问题。

       他说他有手续。

       “有《土地证》吗?”记者问。

      他说,拆老百姓的房子,是城中村改造项目。

       “搞建设时有啥手续?国土局说,你们的土地手续两个月前才下来。”记者对他说。

       “是啊,是啊!”他应道。

       随后他告诉记者,楼是村里盖的,他与村里签的协议,后接手的。

      因为他的口音,记者听不清楚他所说的话,担心产生误解,便请他加微信,以便获取准确信息。

       记者将自己的微信号告知对方,但等了20分钟左右没有音讯,记者拨打他的电话催促,但无人接听电话。记者发短信请他加微信,但未得到回应。

      发稿前,张和新给记者打来电话称,“媒体到公安局采访后,车站派出所的韩所长找人捎话说,如果我再举报投诉,就直接对我采取措施!我真的不明白了,我们连实名举报和投诉都不行了吗?!”

      对于这起经济纠纷引发的举报事件,本社将保持关注。(《法律与生活》深度报道组)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