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马一企大宗经营款去向存疑 报案后警方建议调解惹议 - 鹰眼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鹰眼 >

侯马一企大宗经营款去向存疑 报案后警方建议调解惹议

        “我厂财务常某、销售武某等人利用职务便利,将厂里大约600万元经营款转移、侵吞,当我们发现后向公安机关报案,办案单位却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以证据不足为由不予立案!”侯马市尚栓机械加工厂法人代表尚栓告诉《法律与生活》记者:“遭遇公安机关的不立案,我厂又向侯马市检察院申请了监督办案程序,而该院仍然支持了侯马公安局不予立案的决定。”
 
        如果该案证据确凿,警方为何不支持立案?对于尚栓机械加工厂法人代表尚栓反映的问题,记者于2018年2月2日赶往实地展开了调查。

       事起:甩手掌柜引祸端
 
        尚栓早期从事模具加工生意,因其效益可观,在良好的市场环境下,尚栓于2007年投入大笔资金建造厂房,购入生产设备,生产设施完善之后,信心十足的尚栓在2009年以其个人的名字命名成立了侯马市尚栓机械加工厂(以下“尚栓机械”),并出任法人代表。同年,尚栓又聘请了多年老友,某机械厂退休人员武某为尚栓机械加工厂技术员兼销售。第二年,在武某的推荐下,尚栓又聘请武某儿媳妇常某为尚栓机械加工厂会计兼出纳。
 
        尚栓称自己对销售财务及经营管理风险,不太明白,“我没有文化,更不懂财务,厂子要做大必定得有个专业的会计。武某是我多年的好朋友,行业销售还有一定的人脉,我相信了他,因为还有别的生意要做,所以厂子里的一切事务都交由他翁媳管理,我一概都不过问。”
 
        尚栓甚至不知会计与出纳不得兼任。“那时候不懂会计管账出纳管钱,会计与出纳不得兼任的法律规定,这是我厂‘后院起火’的主因。”

      时间一晃儿到了2014年10月,尚栓机械一直没有生产效益,并一度出现资金链断裂的情况,需要购入的新生产设备也无钱支付,尚栓告诉记者:“厂子里工人每天埋头苦干,业务量稳中有升,干了这几年,我原本估计账户上怎么着也得有个几百万,不曾想账户里只有3000元钱,已经到了无法经营的地步。”
 
        报警:《审计报告》揭真相

        正当尚栓对厂子的经营状况百思不得其解时,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发现了答案。据尚栓讲:“我无意中看到厂子销售经理武某手机上的信息,多条信息显示我尚栓机械加工厂的对公账户与销售经理武某、会计常某、武某强(常某丈夫)、吕某(武某妻子)一家四口的私人账户有直接或间接往来款情况。随后,我又发现武某在侯马市农业银行、工商银行的私人账户还有收取我厂子对外加工及销售款的情况。”
 
        尚栓告诉记者:“武某、常某肆意侵占我厂子的经营款,并搞起了体外循环,导致厂子几年来经营每况愈下。”

       2014年12月2日,尚栓机械加工厂以常某、武某涉嫌职务侵占、挪用厂子资金罪向侯马市公安局报案。
 
\
(侯马市公安局出具的聘书)
 
        据悉,该案由市公安局经侦队具体承办,经办案人员初查后,于2015年2月委托山西侯马曙光会计师事务所进行审计,该会计师事务所于2015年3月24日向侯马市公安局出具了【关于对常某涉嫌职务侵占侯马市尚栓机械加工厂财务的[侯马曙光财审(2015)0022号]审计报告】(以下简称“审计报告”),审计年限为2010年1月1日至2013年12月31日。
 
        尚栓向记者出具该《审计报告》时强调说:“因为财务常某拒不出具2014年至2015年的财务报表及凭证,所以只审计了2013年之前的情况。”
 
\
(侯马市曙光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审计报告》)
 
        查阅《审计报告》,该报告在审计过程中显示有如下问题(篇幅所限,有缩减):

       一、固定资产的购置及资金来源
 
        会计常某在账面虚列购置固定资金借款1800000元人民币。建厂后没有从单位账面支付过与固定资产购建的任何相关费用……合计套取加工厂现金463180元人民币;

       二、银行账与银行对账单记录不符
 
        该厂存在多笔银行日记账记录与银行提供的对账单记录不符,2012年3月至2013年11月共有收入1857260元人民币,十笔银行支出计1857260元没有在银行记账上反映,款项来源不清,去向不明;

       三、工资支出

       工资支出部分和会计核算要求,工资表存在无造表姓名或无领款人签字的情况,即作为现金支付记账凭证的编制依据。尚栓机械加工厂投资人尚栓于2015年提供给我们的情况说明中否认了工资由常某支付给员工的事实,工资都是由尚栓本人用现金支付给员工。账面记载尚栓机械2010年至2013年共发放工资总额783100元,其中有480000元人民币有领取人签名,是否由本人领取无法做出判断。
 
        据尚栓介绍,报告中还涉及电费支出、其它应收往来款等多处侵占、挪用行为。而据公安已经掌握的武某个人笔记本复印件证明,其2009年8月至2010年6月即利用吕某个人账户收取尚栓机械销售给河北省徐水兴华铸造厂货款多达64万余元。
 
        尚栓表示:“该《审计报告》充分说明,销售经理武某、会计常某侵占厂子公户资金的行为,铁证如山。”

       尚栓还告诉记者,“我厂对公账户多笔资金直接或间接分别流向常某、武某、武某强、吕某等人的私人账户,这一点公安机关始终未提及。”

       期间,尚栓向记者出示了与《审计报告》有关的报表、凭证及说明。

       无奈:有证据难立案
 
        钱到底去哪了?《审计报告》出来后,尚栓松了一口气。本以为在铁证如山的情况下,一切可以“顺理成章”地进行时,天平却并没有处在它应有的位置上。

       2015年7月,侯马市公安局向尚栓机械下达了《不立字(2015)000009号不予立案通知书》,该书显示“我局经审查认为没有犯罪事实”。尚栓机械随后提出复议,该局于8月再次下发《刑复字(2015)000001号复议决定书》维持了原决定。

       随后,尚栓机械向临汾市公安局提交了刑事复核申请书,临汾市公安局于同年10月下发了《临公刑复核字(2015)22号刑事复核决定书》,撤销原复议决定。该书显示:经审查,认为侯马市公安局刑复字(2015)000001刑事复议决定书认定的主要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
(临汾市公安局下发的 《临公刑复核字(2015)22号刑事复核决定书》)
 
         原复议决定被撤销后,此案一拖就是两年时间,期间侯马市公安局主要领导及办案民警均已更换。尚栓告诉记者:“厂子遭遇资金挪用、很明显的职务侵占行为,居然还是不予立案。无奈,我厂向侯马市检察院提交了《关于临汾市公安局撤销侯马市公安局不予立案侯马市公安局仍久拖不立案》的申诉。”

       据悉,侯马市检察院向侯马市公安局送达了相关文件,要求该局说明常某职务侵占、挪用资金不予立案的理由。随后侯马市公安局复函侯马市检察院不立案的理由依据,侯马市检察院于2017年12月向尚栓机械加工厂法人下达了《侯检控申控复字(2017)1号答复函》,该函件回复到:“公安机关不立案理由成立”。

       至此,尚栓机械加工厂开始走信访程序,侯马市公安局又向侯马市信访办出具了《侯公发(2017)63号关于尚栓信访事项的核查报告》。

       面对该核查报告,尚栓机械加工厂一方认为,“该核查报告与事实不符、认定不清,严重违反了《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的有关规定。企业法人报案不能认定为法定代表人个人报案,法定代表人不能与所经营的法人企业划等号。”

       侯马市公安局:属于财务管理不规范 不具备立案标准

       涉案人常某、武某不予立案的理由依据是什么?事情是否如尚栓机械加工厂所述,公安机关在办理此案中有违规之嫌?2018年2月3日,带着这些问题,记者对侯马市公安局进行了采访,该局办案民警给出了解释。
 
        该局办案民警首先表示,关于尚栓机械加工厂职务侵占案件由来已久,主办该案的警官已经更换了几波了,由于尚栓一方一直在投诉,所以该案查了又查,最终认定该案没有犯罪事实。

       针对尚栓机械对公账户与财务常某个人账户之间的往来账,该办案民警介绍道:“这个是常某的工作需要,每笔钱都能说出用途,且经过调查,没有发现公款转向武某、武某强、吕某等私人账户。”

       关于常某向审计部门出具的财务报表有虚开工资清单(无签字、冒充签字、无盖章,违规盖章),虚假账务往来、虚假购置固定资产账务等情况,办案民警认为,“ 这只说明涉案人做了虚假账务,证明不了涉嫌犯罪。”

       对于银行财务报表与银行流水账单记录不符等多种违规违法情况,办案民警认为,“财务做了虚假账务,只说明财务记账是假的,与银行流水不符说明不了有犯罪嫌疑。”

       当记者提及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审计报告》中发现的一系列账务问题时,该办案民警解释道:“这个《审计报告》因为缺少2014年和2015年的审计,不具备真实性,所以不予采纳。”

       记者问:“该报告在2010年至2013年的审计中发现了问题,虽然缺少两年的审计,但据此就可以否定它的法律效力,不予采纳吗?”

       该办案民警表示:“不能否定,但这个事主要还是他们之间的经济纠纷,希望他们还是以调解为主,或走司法途径解决……。”

      侯马市检察院:领导不在,联系不上

       围绕整个案件始末,尚栓机械加工厂一方认为侯马市公安局有故意包庇涉案人之嫌,而侯马市检察院作为该起案件的监督单位,也被质疑未尽到监督之责,为了了解事实的真相,倾听办案单位的声音,记者提前联系了该院主要负责领导,于2月3日下午驱车前往。

       来到侯马市检察院,该院工作人员已经等候在收发室,并告诉记者,“接受采访需经山西省检察院政治处批准。”
该院工作人员以“负责与省检察院对接的外宣领导不在单位,联系不上”为由,拒绝了记者的采访。

       常某武某电话无人接听

       随后记者联系当事人常某、武某,试图倾听他们的声音,但电话均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经过与侯马市公安局、检察院两家单位的对接,记者将了解到的情况反馈给了侯马市主要负责领导。随后,侯马市委一秦姓副书记与记者取得了联系,并表示,“对此事已经知晓,目前正在调查当中,稍后将给予答复。”

      截至发稿,记者暂未收到任何侯马方面的回复。关于该案的下一步走向,本社将保持关注。(《法律与生活》深度报道组)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