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拖十五年,嘉善“省级中心镇”违法占地难善后 - 鹰眼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鹰眼 >

一拖十五年,嘉善“省级中心镇”违法占地难善后

        2017年7月,《法律与生活》接到浙江省嘉善县姚金平、田菊珍等村民投诉,称当地一块上万平米耕地被违法占用,查处收回后却不退还原承包人,而且一拖就长达十几年之久。
 
       《法律与生活》记者即前往嘉善实地调查,之后推出报道《浙江嘉善:违法占地不退还的背后》。报道过后,虽然在社会上引起了很大反响,但据村民反映,地方政府和国土部门仍然反应消极,至今在善后遗留问题的解决上没有实质进展。
 
       2018年4月12日,记者再次赶往当地追踪调查。
 
       “东西找回来十几年了,却不还给原失主”
 
       见到记者,嘉善县天凝镇洪福村姚金平、田菊珍等村民情绪激动,再次向记者讲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
(村民姚金平【左】、田菊珍实地向记者反映情况)
 
        “2003年嘉兴市德鸿管桩有限公司占用我村五组村民的承包田一万五千平米建造厂房,作为条件,嘉善县社保局随后对5组的14位村民上了社保,其余没得到安置的村民,得到了承包面积尽量不受影响的承诺。谁知,2004年县国土局确认这次占地违法,并强令他们退还所占耕地。而违法占地虽然被纠正,但这一万五千多平米土地却未还给我们这些原承包者。”姚金平告诉记者。
 
       田菊珍接过话茬气愤地说:“最令人不能理解的是,我们被占的土地面积比别人多,却没有得到丝毫安置与补偿,而那些得到安置的人,也不被纠错,县社保局也不终止这14位村民的养老待遇。自从2004年起我们就逐级举报投诉,相关部门推诿扯皮,甚至对我们进行打击报复!”
 
       “去年报道发表后,在当地引起很大反响。我们又去国土局社保局和镇政府讨说法,他们不仅不理不睬,而且态度更加蛮横,让我们去找记者解决问题,对我们反映他们的违法行为极度不满。作为合法权益受到侵害的当事人,我们至今得不到任何说法。”
 
       随行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情况反映人对记者说:国土局和镇政府的做法,相当于“东西找回来十几年了,却不还给原失主”。
 
        嘉善县国土局:领导挂牌在岗,却不肯见人

       就姚金平和田菊珍再次反映的问题,记者首先来到嘉善县国土局进行调查采访。据村民反映,主管查处违法占地的是陆川根副局长。记者来到该局长办公室,公示牌显示“在岗”,却敲门无人应答。记者只好来到局办公室,一位姓任的办事员接待了记者,让记者等下领导,过了好长一会,主管局长没露面,而上来一位严主任,她非常严肃地告诉记者,采访要请示,层层报批,不能保证接受采访。

\
(嘉善县国土局公示牌显示局长在岗,却找不见人)
 
       已经等了近一个小时的记者,没有等来请示结果,于是将情况通报函留给国土局办公室后离开。

       天凝镇政府:联席会议开了,还在研究中

       记者随后来到有着“省级中心镇”之称的天凝镇。
 
\
(事发地位于“省级中心镇”天凝镇)
 
      据当地新闻报道,嘉善县天凝镇近年来积极推行农村土地综合整治项目,实施“低小散”企业腾退整治,大大增加了土地复垦面积,大幅提高了节地率,有效保障了城乡统筹发展所需的建设用地。其中成果就包括村民投诉的洪福村。报道称,实施“低小散”产业腾退后,节余23亩土地,破解了农村土地整治资金“瓶颈”,这笔环境与经济双丰收的账,让洪福村对未来充满期待。
 
    实情真的如当地报道那样么?为什么还会出现十五年无法善后的情况?难道这种发展和整治是以牺牲个体村民的利益为代价吗?
 
   带着一连串疑问,记者找到镇政府大楼。

      镇宣传办李主任对记者的到来起初表现得比较热情,召集了镇国土所路所长、司法所冯办事员,还有社保所等人员,集体接受了记者采访。
 
      路所长向记者介绍说,嘉兴市德鸿管桩有限公司经批准合法用地面积25968平方米。根据我县相关文件精神,天凝镇洪福村经统筹安排,对符合条件的34名社员进行了安置,包括洪福桥村5组的14个村民。另,嘉兴市德鸿管桩有限公司涉及违法用地面积15245.13平方米,国土局已于2004年5月30日立案查处,并于2004年12月17日做出了行政处罚,2005年11月11日土地行政执法执行完毕并已结案。
 
       收回的土地为何不返还给原承包人?

      面对记者的提问,路所长说:这些问题我们已召开过联席会议,现在仍在研究中,没有给出最后解决意见。

      记者继续提问:现在复耕土地为何没返还村里,而是由镇里收回发包给了别人?多少土地被规划为基本农田,那一万五千多平米被非法占有的土地,规划为一般农田还是基本农田,该不该交到村里村民手里?

       路所长回答,你说的那块地,因为没有到达实地指认,我无法确定。当记者拿出实地拍摄的图片,请路所长确定这块复耕土地的性质时,路所长难辞一问,但仍不置可否。
 
       至于那14位社保村民的事后处理意见,社保所的一位女同志说,自己刚来,不了解情况。记者不解,问这位社保所同志:不了解情况,是否就可以不理旧账?
 
      见场面尴尬,镇宣传办李主任出来打圆场,又严肃提出采访程序问题,于是记者的提问被迫中止。

     洪福村委会:我们当然支持村民维权,但爱莫能助

     记者来到洪福村村委会,村委会主任陆国强接受了记者采访。
 
     他表示,村委会知道这件事,那块地已经归镇政府管理,不在村委会职权范围内了。
 
      当记者问及,村委会是否支持村民诉求。陆主任答道,当然支持村民合法权益,但是村委会已经爱莫能助。

      谈到这片地的管理,陆国强告诉记者,这片地几经易手,当年工业用地时都争着管,而今成一般农田,却因涉及善后补偿等麻烦事无人愿意接盘,成了烫手山芋。
 
       显然,管理和利益利润挂了钩,一切都变得微妙甚至扭曲了。好处人人捞,责任成负担,人人避之不及。所以,出现违法占地十五年无人善后也就不足为奇了。
 
        学者说法:应依法按征地给予补偿

       上海法律学者黄业华对农民失地问题一直保持关注,对于嘉善这起事件,日前接受记者采访,发表了如下看法:
 
        在本案中“德鸿公司”违法占地虽然已被纠正 ,“德鸿公司”将土地还给了基层政府,基层政府却将土地扣留,未交给土地使用人,此土地系农民田菊珍、姚金平于1998年村里分得的耕地,至今还有40年的使用权。土地已被非法侵占了15年,经过几年的“告状”终于替政府讨回了土地,赶走了非法占地人。但其合法利益被侵害的状态丝毫没有得到任何改变;失去的土地没有追回,一分钱的补偿金也没有得到。基层政府也不给任何说法。根据国土资源部办公厅关于防止违法违规征地的规定,“对违法违规征地,侵害农民利益的行为,要按照有关规定对有关责任人严肃追究责任”。农民土地不能强占强扣,应当严格履行征地的法律程序,切实维护农民群众合法权益。在本案中嘉善基层政府将追回的违法占地未交给农民,另做了他用,未按照土地法及政府的相关规定履行法律手续,显然是违法的。
 
       如何对本案进行公正处理?黄业华认为:根据《土地法》、《民法》的相关规定,收回违法占地应当返还给当事人田菊珍、姚金平,并赔偿15年非法占地的损失;如果政府将此地另作他用,应当依据法律法规按征地给予补偿。
 
        田菊珍、姚金平:我们还要继续依法维权

        田菊珍、姚金平对记者表示:嘉善县国土局、社保局,天凝镇政府推诿扯皮,对我们的正常诉求不予理睬,影响政府执法部门的社会形象。我们还要继续依法维权,向国家有关部门反映情况,不能让农民冤情、官员懒政继续下去。
 
        他们的诉求最后将得到怎样的结果?本社将对此继续关注。(《法律与生活》深度报道组)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