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婚妈妈朋友圈卖女 钱到手后10天挥霍一空 - 鹰眼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鹰眼 >

未婚妈妈朋友圈卖女 钱到手后10天挥霍一空

  《法律与生活》综合报道,4月10日下午,杭州一24岁女子因涉嫌拐卖儿童罪在法院出庭受审。2017年,她与男友吵架后,携三个月大的女儿负气出走,并在朋友圈发“送养女儿”的消息。几经辗转,她将孩子送养给他人,并收取18000元的营养费,但很快将钱挥霍一空。孩子父亲获知后报警。

 

    4月10日下午,杭州萧山法院审理了母亲贩卖亲生女儿的案件,同时还审理了一起她偷窃苹果手机的案件
 

  案件梳理:

  24岁的小芹是江苏人,2015年底来到杭州萧山。她没什么固定工作,平时靠家里人接济生活。2016年时,小芹认识了王某。两人同居后,小芹很快怀孕,并于去年初生下了一个女儿。和王某在一起后,小芹依旧没有工作,就靠王某给的钱维持生活。

  因为孩子和工作等琐事,小两口一直吵个不停。去年夏天又一次大吵后,小芹发了条朋友圈:“跟老公又吵架了,这日子过不下去了,女儿谁要谁领走吧……”

\

 

(网络图片)

  发完朋友圈,小芹便带着才3个月大的女儿离家出走,住进了萧山一家酒店。

  小芹微信里的一名好友果果(化名),正好看到了这条朋友圈。果果的姑父姑妈结婚多年一直未育,她便盘算把孩子介绍给姑父家,正好让他们领养一个。

  果果在微信上试探性地问小芹。小芹也表示是真的。不久,果果便先赶到小芹母女俩住的酒店拜访。这一次,小芹想了想,舍不得,便回绝了果果。

  没几天,果果不死心,再次带着姑父姑妈登门拜访,并且想看一看孩子健康与否。这次,双方谈了些送养的细节,但小芹最后还是没舍得放弃孩子。

  几天后,小芹思来想去,见女儿的奶粉钱又没了着落,便在微信上主动联系果果,表明愿意把孩子送养,并和果果商量起了“营养费”。

  听说小芹答应送养了,果果的姑父姑母便再次赶来酒店,当天就从小芹手中抱走了才三个月大的女儿。在附近的餐馆里,大家一起吃了一顿饭。席间,小芹写下一份协议,自称没有能力抚养,故将孩子送给对方抚养,对方共支付营养费18000元。

  但这些钱,小芹10来天就花光了:去酒吧、高档餐厅、网咖…因为钱不够花,她后来还在萧山一家足浴店偷走了别人的一部苹果手机。

  事实上,小芹口中的老公,并没有和她登记领证,双方只是同居关系。

  而且,孩子被卖,小芹男友一直蒙在鼓里。小芹负气搬到酒店里去住后,小芹男友好几次赶去酒店,想要看一眼女儿,但都遭到了小芹的拒绝。小芹男友最后一次到酒店时小芹还大声说道,“你以后再也看不到女儿了!永远!”

  几天后,男友从朋友处得知,小芹已经将女儿送走。最终,在一家网咖里,男友找到了小芹并立即报警。

  近日,萧山法院开庭审理了这起涉嫌拐卖儿童罪的案件。

  庭审中,小芹表示认罪。“孩子生下来后,和老公经常吵架,而且老公一直玩手机,不带孩子。我公婆也都没了,我自己妈妈也没空带孩子,我就想送人了。”小芹说,她以为拿点营养费不算违法。

  “我从小出生在单亲家庭,缺少家庭关爱,年纪轻轻就草率‘结婚’……”她后悔地表示,“我很想念我女儿,非常担心她,也很对不起她。我希望出去后好好工作,努力赚钱养她……”

  案件审理:

  公诉人称:“在(丈夫)王某不知情的情况下,以人民币18,000元的价格将其女儿卖给薄某。2017年8月16日,被告人何某在明知(丈夫)王某报警后,和王某一起在瓜沥镇五福村汇德隆超市附近等待警察到来,到案后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被卖小孩被顺利解救。”

  而且在2017年7月15日,被告人何某还在瓜沥镇名都足浴店技师休息室偷取了一位员工一部价值4750元的黑色苹果7plus手机,赃物已追回。根据检察机关的指控,何某出卖亲生女儿以及秘密窃取他人财物,行为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应以拐卖儿童罪、盗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两罪并罚。鉴于何某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认犯罪事实,可以从轻处罚。

  法官提醒:

  买卖儿童一直是国家严厉打击的罪行,此类案件,随属双方自愿买卖儿童,但也属于违法,无论是买方还是卖方都触犯了法律。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