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律师”于琦:站在婚姻围城外的抚慰者 - 鹰眼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鹰眼 >

“离婚律师”于琦:站在婚姻围城外的抚慰者

本刊记者 / 吕佳臻
 
        “50后”校长因老伴儿与他人同居而决定起诉离婚,抑郁症患者因妻子藏匿孩子寝食难安,女性高知与出轨丈夫当庭对质,父亲以家族名誉为由干涉女儿婚姻……这些戏剧性的情节时不时地在于琦身边上演。于琦,律师事务所主任,上述那些人都是她的当事人。
 
        离婚案件冲突性强,当事人情绪波动大。站在他人婚姻围城外面,于琦已经可以做到冷静和理智。面对当事人抛来的问题和情绪,她习惯性地调动既有的知识储备,运用早已倒背如流的腹稿一边解决法律问题,一边安抚当事人的情绪;而这背后,是于琦十一年职业训练的结果。
 
        十多年前,刚出校门的她也曾迷茫过,也会因过分关注他人的感受而忽略自己的成长,并因一时的懈怠而自责不已。如今,35岁的于琦明白,她的目标是活成自己最喜欢的样子。
 
        在离婚案件中心与心碰撞

       “如果说将一只瑟瑟发抖的知更鸟送回巢穴是在行善的话,那么,如果能抚慰一颗受伤的心灵,帮助他人走出困境,也一定是在行善。”自从于琦从同行口中听到这句话,她便找到了作为一名离婚律师的价值归属。

       至今,仍有不少人觉得离婚律师有点儿“丧”,或者只是在处理一些婆婆妈妈的小事,甚至是在拆散别人的婚姻。但是,于琦却不这么认为。 “一开始听到这种说法,真的很气愤。

       其实,我们是帮助当事人尽量用和平的方式、以最少的代价解决问题。即使他们没有委托我,而仅是做一些咨询,能在他们人生最难的时候提供一些帮助,我也觉得有意义。毕竟,婚姻中很多人都曾有过分手的经历,也都希望得到他人的抚慰。当然,我能给予当事人的不仅是安慰,还有专业的指导。”她解释道。

       受撒贝宁、敬一丹、白岩松等主持人的影响,从初中时起,学新闻或做律师就是于琦的梦想。由于她来自内蒙古自治区,高考外语语种是俄语,可北京市招收俄语学生的高校很少。最终,于琦选择了当时北京市唯一一所拥有法学专业且招收俄语学生的高校—— — 北京科技大学。“当时的自己对北京有着一种盲目的崇拜,就觉得一定要来这里。现在来看,这仍然是一个正确的选择。”于琦回忆道。

       像许多律师一样,于琦在职业的起飞阶段也充满了纠结。她在自己写的一封流传较广的《致想退出律师行业的女助理》的信中如此描述自己执业初期的困顿: “外面,北京奥运会的烟花爆竹绚丽辉煌,而租住在小小阁楼上的我却因为没有客户上火,得了中耳炎也解决不了案源问题。”

       执业最初,于琦代理过各种各样的案件。后来,她近三分之二的执业时间都用来与离婚案件打交道。对于律师行业,她也不是没有动摇过;可每当受挫的时候,她总会想想自己是否还能进入其他领域。

       最近的一次纠结是在2013年,于琦打算尝试代理一起公司法领域的案件。当时,她协助同事负责一家国有企业的上市工作,不仅需要核查200多个股东的信息并在已有的模板上进行修改,而且需要在企业驻地进行尽职调查。

       一个多月后,于琦选择放弃,她发现非诉讼案件很少与人打交道,相对来说比较枯燥,不太适合自己。她最终明白,在律师行业,深入任何领域都不是想象中那么光鲜,任何领域都有烦心的事情。从那以后,她下定决心专做离婚案件。
 
        在于琦看来,沟通是离婚律师承担的最主要的工作,她经常一接听电话就长达一两个小时。“非诉律师面对的是厚厚的文件,而我们面对的是人,说服当事人,赢得客户信任,让他们愿意跟着我们制定的策略走,尽量促成调解,这是我们所做的最主要的工作。”于琦说。
 
        “这是一个心理疏导的过程,如果你是真心为别人着想,你所说出的话对方都能明白。只要你的诚意在,对方就不会不相信你。”于琦说。为此,她还阅读了大量心理学方面的书籍,学习如何在解决当事人法律问题的同时化解他们的心理难题。

        在经验分享中蓄力

        “假如今天是我生命的最后一天,那些原本今天要做的事我还想去做吗?如果连续几天的答案都是否定的,我知道我得改变一下了。”这是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史蒂芬·乔布斯在斯坦福大学演讲中所提到的关于死亡的故事。每当想到生命有限,人们才会发现那些对自己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于琦曾为自己写过一份遗嘱,当她在拷问生命还有哪些遗憾时,答案中除了感情,最重要的事情之一便是她还没有与他人分享那些盘旋在自己脑海里的所思所想。执业以来,讲课、写书占据了于琦很大一部分时间,两者的共同点都是分享。对她来说,这是在蓄力。
 
        2012 年,于琦参加了首届北京律师辩论大赛。

       她所在的海淀代表队获得亚军,而她本人则荣获十佳辩手奖。这场辩论赛对于琦的影响很大,虽说长达两个月的封闭式集训给她带来了极大的压力,但也为她日后讲课打下了基础。她开始有勇气站到台上,既不惧怕下面的观众,也不会因相机的闪光灯而产生困扰。
 
        “我从来不知道口头表达竟然能成为自己最大的一项优势。”对于这一长项,于琦表示之前自己从来没有认真对待过。不过,她的第一份课件用了一年半的时间才写完,不是因为难度,而是因为拖延。
 
        当时,赚钱是于琦工作的主要动力。在准备课件的过程中,她和大多数人一样,总容易被其他短期能创造利益的事情所吸引。“还好,对于重要而且长远的事情,我总是能坚持下来。”在接受采访时,她庆幸自己当时没有放弃。

       写完这第一份名为“家庭财富传承及婚内理财”的课件后,她开始在朋友中间练习讲课,后来也会主动去寻找一些免费讲课的机会。渐渐地,于琦总结了一套自己的演讲套路。
 
        除了对外讲课,在律师事务所内部,于琦也主张分享自己的工作流程,甚至是心理成长过程。“尽管出差、加班是律师工作的常态,但如果一名律师只是进行低水平的重复,不提高专业水平,更不去充分关注自己的心灵成长,是没有办法提升的。”她说。

       从2014年开始,于琦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了写作中。她在自己开设的微信公众号里分享办案经历、解析离婚案件中存在的风险、提醒读者注意保护财产权益等。在最近一年中,她常常在写作中解锁新的一天,这为她带来了极大的满足感和愉快感。

       “每当看到粉丝的留言,我都特别有动力。看到我的影响力在增加,用我的知识帮助到这么多人,这比挣钱都让我觉得有成就感。”于琦说。起初,她写的内容有些粗糙。经过几年的积累,现在她的写作水平有了质的飞跃,更加注重文章的修辞与逻辑关系。目前,她正在筹备自己新书的出版工作。

       在人生长跑中坦然接受自己

       “你还敢结婚吗?”几年前,经常有人如此问当时尚未结婚的于琦。作为一名离婚律师,她目睹了诸多破碎的家庭,看惯了一些在法庭上吵得不可开交的夫妻。但这非但没有让她对婚姻失去信心,反而使她更加珍惜眼前的家人。

        在传统观念中,工作出色的女性总是有些强势,特别是女性律师,由于职业需要,伶牙俐齿是她们必备的工作技能,这让她们在家庭中也显得相对有些强势。于琦周围也不乏这样的例子,加之自己代理的案件中也出现许多破碎的婚姻,因此,她常常以此警戒自己要顾及家人的感受。

       “以前,总觉得工作才是最重要的,整个社会环境似乎也是鼓励人们追求事业。每当看到其他律师拼命接案,而自己稍有懈怠时,内心便会充满自责。”于琦坦诚地说。然而,当她审视自己的内心时,才发现她的人生目标里,除了事业,更重要的是家人。现在,她能尽量放下这些纠结,因为她认识到人生是一场长跑,需要接受自己,而不是用他人的目标衡量自己。

       为了迎接孩子的到来,于琦有意识地开始阅读一些心理学方面的书籍。这让她获得了一些意外之喜:对于离婚律师来说,如果不了解当事人痛苦的根源,仅帮助他(她)斩断离婚的负累,并不能真正解决问题。

       婚姻牵动着一个人内心深处最隐秘的地方。于琦认为,只有打开当事人的心结,才能真正帮助他们走出痛苦的围城。如果内心无法改变,仅通过法律程序帮助他们离婚,并不能从心灵上帮助他们成长。

       根据民政部发布的《2016 年社会服务发展统计公报》,从 2007 年开始,中国的离婚人数就持续走高。2016年度,北京、上海、深圳、广州的离婚率保持在 35%以上,领跑全国。在这种情况下,离婚案件的数量也呈高增长态势。简单的“离婚”二字背后是人们情绪的波动和情感的纠葛。对此,于琦有着自己的观察。

       记者:离婚案件的难点在哪里?

       于琦:离婚案件所涉及的法律点并不难,最主要的特点就是当事人的电话多、情感波动大,他们常说“你就是我的心灵寄托”。一开始,我也会焦虑。但后来,我慢慢地觉得这也是一种缘分,别人在最痛苦的时候找到了我,我就尽力带着他们跨过这个门槛。

       婚姻之所以出现问题,往往不是单方面的错误造成的。但是,不少当事人不愿意面对现实,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甚至人生处于一种比较混乱的状态。面对选择,常常需要当事人两害相权取其轻。这时候,我就建议他们一定要有所决断。
   
        记者:在代理离婚案件前,你会做哪些准备?

       于琦:我会做充分的准备,但更重要的准备工作是针对当事人的。开庭前,我们会通过模拟法庭对当事人进行培训。
 
        一名助理模拟法官,另一名助理模拟对方当事人。模拟培训开始时,助理会按照对方的思路提出问题并尽可能用比较激烈的言辞攻击我们。之所以进行模拟培训,是因为如果法庭上出现突发情况,会极大地影响当事人的情绪。经过事先模拟培训,到了实际庭审中,如出现突发情况,我们的当事人就不会因受到刺激而口不择言,说出一些不利于自己的话。

       记者:调解离婚的律师费比法院判决离婚要低,您为何更建议当事人选择调解?

       于琦:即便代理费用低一些,我也愿意调解,因为调解至少对当事人双方及其孩子的成长是有利的。有的当事人不太理解,以为我是在帮对方说话。事实上,我们对一个案件进行分析后,诉讼风险一目了然,而调解只是在既有的目标上做适当的让步。

       调解能不战而屈人之兵,不仅节约了时间成本,而且为对方保留了足够的颜面,无论是对执行难度还是对孩子都是有益的。特别是在读了心理学的书后,我觉得调解能解开人与人之间的心结,让当事人更好地面对未来的人生。

\
(于琦)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