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药”治愈不认罪者 - 鹰眼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鹰眼 >

“良药”治愈不认罪者

\

文/ 郭曼       

        郭曼现为北京市监狱管理局清河分局柳林监狱八监区民警,负责监区内勤和狱侦工作。

       观察病症

       服刑人员王川刚转入我们监区,就成为我们关注的重点,只因他不认罪。

       2017年4月,王川因受贿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入监后,王川不服法院判决,认为法院对犯罪事实认定
不清,拒不认罪。为了深入了解他不认罪的原因,监区民警多次找其谈话。谈话中,王川坚决否认在向本案证人招标过程中通过个人邮箱透标底一事,还认为本案证人存在行贿罪却并未受到法律制裁,所以他拒绝认罪,并要求家人反复进行申诉。通过王川自己的表述,监区可以初步断定他的法律认识片面,对法律规定知其然却不知其所以然。
 
        除此之外,我们还发现王川存在两方面问题。
 
        一方面是处事冲动。2017年7月25日晚间,王川在水房内因琐事与一名服刑人员发生争吵。因他情绪异常激
动,又引来另外两名服刑人员开始与其对峙。值班民警立即上前制止。但是,王川不依不饶,对民警视而不见,直到值班监区长到来,他们才停止了叫骂。这件事导致包括王川在内的四名服刑人员被集体惩教处理。事后,监区民警找王川谈话时,王川说:“我就是做事太冲动,脾气一上来就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通过这件事,可以看出王川遇事情绪不稳定,处理矛盾时太冲动,服刑意识、守纪意识极差。

       另一方面是性格孤僻、固执。针对王川入监后的表现,民警对他进行了心理评估和16PF人格测试,测试结果显示他具有多重性格特点:孤独、冷漠,却善于推理;好强、固执,却独立、积极;冒险、敢为,却不易苟同等。一般来说,具有这类心理特点的服刑人员往往表现出惯性消极思维,认知偏差较大,不能管控自身的情绪,善于构建不合理认知框架以全盘否认犯罪事实,加剧破坏其心理状况。
 
        找准病因

       王川从小生活在单亲家庭,离异再婚的王母对王川过度溺爱。王川名牌大学毕业后担任过小学教师、某网络信息部主任等职务,后期自己创业,事业蒸蒸日上。婚后,王川妻子与母亲发生口角,婆媳关系紧张,致使王川夹在两人中间深感无奈。这样的家庭环境直接影响了王川夫妻的关系,也促使他心理和思维模式扭曲。
 
        由于王川心理上长期以自我为中心,加速了与家人的分歧:一方面,他入监后坚持不认罪,要求家人继续申诉,而他的母亲则主张其在监狱好好表现,争取早日回家;另一方面,他想通过母亲控制、挽救公司,而他的母亲认为自己身体状况不佳、文化能力有限,且公司已经名存实亡,实在难以胜任。这两方面的分歧进一步加深了他与母亲关系的裂痕,使他缺乏来自家庭的必要支持,情绪不稳、心情压抑却无处宣泄,只能通过坚持不认罪、违规违纪得到心理释放。
 
        对症下药

       针对王川的“病因”,我们开出四剂“良药”。

       一是法制教育优先。针对王川文化程度较高、接受法律知识能力较强的特点,监区民警与他共同学习相关法律法规及两级法院判决书的细节和容易被忽略的地方,帮助他认清自己对债权债务存在的模糊认识,矫正其对法院取证判决流程中存在的认知偏差。监区民警还向他释明了监狱的申诉政策以及不认罪对自身服刑生活及家庭带来的影响,帮助他算清刑期账、亲情账、经济账和对个人家庭危害账等。
 
        二是亲情帮教为辅。针对目前王川的家庭和事业现状,民警利用亲情接见的机会与他的母亲进行了坦率、真诚的交流,把王川在监狱各方面的表现及他不认罪的危害性如实告诉他的母亲,消除了之前家属对监狱不认罪服刑人员转化工作的疑虑,让王川的母亲能真正认同并积极配合监狱对王川的转化工作。
 
         三是刚柔并济一体。监区民警组织王川等服刑人员成立了读书兴趣小组,通过读书让他们陶冶情操,提高素养和文化底蕴,从中体味人生的哲理;成立了创业兴趣小组,由王川向大家传授创业经验,使大家掌握一技之长,出狱后能更好地回报社会。与此同时,监区民警还时刻关心王川的改造生活,鼓励他积极改造。王川感受到了来自民警的关怀与善意,开始敞开心扉真诚相待。

       四是做细心理矫治。针对王川COPA、16PF、SCL90等心理测试结果并结合他的日常行为表现,监区民警有针对性地对他进行心理矫治。首先,引导他自愿接受心理矫治,进而通过突破心理防线、满足心理需求、重建思维视角、调整负面情绪等一系列专业技术手段步步推进,引导他提高控制自己情绪的能力、学习人际交往的技巧、疏导内心的压力;其次,努力改变王川对生活遭遇诸多问题的错误认知,使其改善处理问题的方式,帮助他从过往的不良心理境况中脱身出来;最后,让王川找到自己的人生价值,激发积极向上的改造动力,使其能早日认罪悔罪,踏实改造。
 
        通过不断努力,王川的思想发生了变化,从他的日记里可以见证这些变化———

       9月初的日记:“或许,这次真的是我错了。”

       9月中旬的日记:“要以平常心态对待身边的每一件事,端正人生的态度。”

       9月底的日记:“不拿自己有病为理由逃避改造,别人能做到的我也要做到。”

       10月初的日记:“柳林监狱是一个很有人情味的地方,我想在这里重生。”

       10月底,王川主动递交了认罪悔罪书。在监区的教育大会上现身说法时,他讲道:“上天给我们出尽难题,但我们绝不放弃,因为柳林监狱的警官从来没有放弃过我们。是他们无微不至的关心感动了我,是他们公正执法的厚爱教育了我,没有他们的努力,就没有我的转变。我以前错了,但不会一错再错下去。”(文中服刑人员为化名)

        不认罪服刑人员一般都具有较偏执、顽固等特点,善于构建不合理认知框架以全盘否认犯罪事实,加剧破坏其心理状况,从而进一步提升其转化难度。所以,监狱民警单纯的政策宣教、泛泛的心理督导并不能对症下药,不能真正化解其不认罪思想。

        针对这一类不认罪的服刑人员,矫治工作要做到以下几点:一是要有足够的耐心,戒骄戒躁。个别谈话教育、真诚的关心、普及法律知识不会立竿见影,应该抓住他们在内心深处孤独无助的特点,找到突破口。二是要根据突破口深挖其不认罪的根本源头,了解其思维模式和真实想法,并根据其现实情况找到转化契机。三是要根据服刑
人员每个阶段的思想变化采取不同谈话技巧,如8 月中旬,王川的思想处于临近转化的边缘,这时候的谈话内容就不应该猛火强攻,而要循循善诱,谈论一些他比较感兴趣的话题。四是要综合心理矫治、思想矫治、普法教育、亲情帮教等多种措施,形成合力,真正转化不认罪服刑人员,并且做到已转化的服刑人员永不反复。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