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点重重的千万港元换购诈骗案 - 鹰眼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鹰眼 >

疑点重重的千万港元换购诈骗案

        \

文 / 王永杰 王常清
 
        疑罪从无、无罪推定是现代刑事司法的基础理念,也是依法治国、保障人权的基石。然而,在司法实践中,有些本应疑罪从无的案件,却变为疑罪从轻的折衷结果,让人痛心疾首。下面,我们将讲述这样一起案件。

        接受委托 会见阅卷

        2015年9月,来自岭南的当事人家属李尧慕名找到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让我们担任其兄李康涉嫌诈骗一案的辩护人。彼时,该案已由南方某市人民检察院公诉至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时,市检察院起诉书指控李康涉嫌两起诈骗罪:第一起诈骗发生在2010年5月,被害人林立想用人民币换购港币。他将此事告知李康后,李康称可以帮助其换购港币。之后,林立将现金交给李康。李康拿到钱后即失去联系。检方指控李康诈骗林立人民币1100余万元。林立多方查找后,于 2012年2月20日在一处工地上找到李康,让其写下借条,约定2013年春节之前归还林立900万元,其余钱款不用归还。但之后,李康未按约定归还此笔借款并再次失去联系。
 
        第二起诈骗同样发生于2010年5月,李康找到被害人韩军声称要和韩军一起合作开发一块土地,韩军实地考察后同意投资。2010年5月12日至5月17日,韩军将港币1000余万元分四笔转账到李康提供的四个银行账户。转账后,韩军即发现李康关停手机失去联系。后来,韩军在李康的住处找到李康。李康为了脱身向韩军谎称本人出了事情并先归还人民币61万元。之后,李康的手机再次关停,甚至变卖住房逃匿。
 
        李尧对我们介绍,他对哥哥李康的事情并不知情。李康在会见律师时,称检察院的指控并不是事实。李康彻底否认检察院的两项指控。
 
        李康对我们道出两起事情的原委:李康认识林立,但林立根本没有找李康兑换过港币,李康也从来没做过兑换港币的生意。李康在贵州做煤炭生意,林立听说后参与了投资。后来,由于贵州的生意不好做,李康陆续将林立投入的本金归还给林立。
 
       但是,林立带涉黑人员在工地上找到李康,索要本金利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李康写下了借条。对于韩军这个人,李康称两人之间没有任何经济往来,他没有向韩军提供过账户。

       此后,我们向受诉法院提交了律师手续并查阅了本案卷宗。经过阅卷,我们认为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检方的两项指控均缺乏足够的证据支撑。

       庭审直击 无罪辩护

       2016年1月,李康案在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庭审中,我们围绕着检方对李康的两项指控发表了辩护意见:

       一、检方指控李康诈骗林立人民币1100余万元证据不足,不能成立。

       检方用于支撑该项指控的证据主要有三项:被害人林立的陈述、李康书写的借条、李康与林立的电话录音。然而,林立是本案的报案人和被害人,与本案存在利害关系,仅凭其个人陈述不能认定事实。李康书写的借条能证明李康与林立之间存在经济往来,但借条上并没有写明借款的因由。因此,仅凭借条证明不了这1100余万元人民币的债务是因兑换港币而来。李康对借条的解释是李康在贵州投资煤矿时林立参与了投资,林立向李康索要利息引起的。李康的此辩解检方并没有提供证据证明不实。

       而电话录音仅是双方对账的录音,证明不了产生债务的因由。总之,检方证据只能证明李康与林立之间有债务纠纷,不能证明李康诈骗他人财物。

       同时,检方的该指控存在种种不合常理之处,如林立向李康兑换港币,金额达上千万元,但林立居然以现金交付而不是转账,这明显与常理不符。而林立向李康交付上千万元现金后,在没有支付凭证的情况下,不要求李康书写收条,这与日常生活经验严重背离。还有,林立筹集上千万元现金交给李康兑换港币,居然提供不出资金来源的证明。
 
        除此之外,我方还提供了李康不在场的证据。林立在笔录中称他是在2010年5月10日向李康交付现金的,但并未说明具体的时刻。根据我方调查取证,李康当天乘飞机自该市赶往北京,并在当日21时乘飞机回到该市。该市自飞机场到林立说明的现金交付地车程需要一个小时时间。因此,当天22时之前李康存在不在场的证据。然而,在法庭上,林立明确说交付现金的时间是在上午11时左右。此后,我方出示了飞机行程单,该证据有力地削弱了林立
陈述的可信度。
 
        二、检方指控李康诈骗韩军港币 1000 余万元证据不足,不能成立。
 
        检方证据中支撑该项指控的证据主要有:韩军的陈述、韩军向四个账户转账的凭证、韩军与李康的通话录音。但此三种证据证明不了指控事实。韩军作为本案利害关系人,其个人陈述需要其他证据相印证,不能单独证明事实。韩军向四个账户汇款,但检方并无证据证明这四个账户与李康存在任何关系。
 
         检方无法证明韩军将钱交给了李康,该项指控基本事实不清。至于韩军与李康的通话录音,只能证明二人曾有过来往,证明不了检方指控的诈骗行为。
 
        庭审中,控辩双方展开了激烈的辩论。由于本案检方第二起指控明显证据不足,双方的辩论主要围绕第一起指控展开。我们认为,本案检方证据不能证明李康确实实施了诈骗行为,排除不了韩军诬告李康的可能性。法院应当贯彻疑罪从无的法治理念,判决李康无罪。
 
        折衷判决 继续前行

        庭审后,本案几度延期。由于合议庭形成不了多数意见,因此将本案提交审委会讨论。2017年9月,几经波折,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为检方指控的李康诈骗林立人民币1100余万元一事成立,李康诈骗韩军港币1000余万元一事不成立。法院据此判决被告人李康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罚金十万元。
 
        对于法院的一审判决,我们认为这是一份疑罪从轻的判决。如果李康诈骗林立一事证据确凿,在诈骗数额过千万元、李康又不认罪的情况下,法院不可能仅判处李康十年有期徒刑、罚金十万元。归根结底,还是法院认为本案证据不足,才作出这样一份折衷的判决。然而,平心而论,一份疑罪从轻的判决难以避免冤案的发生。
 
        一审判决后,李康当庭提出上诉。作为李康的二审辩护律师,我们继续为李康辩护。我们期待二审法院能查明事实,给李康一个公正的判决。(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