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案两重审:扎旗法院两法官断案遭质疑 - 鹰眼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鹰眼 >

一案两重审:扎旗法院两法官断案遭质疑

记者 王武彬
 
        “我与赵某某对簿公堂,扎鲁特旗法院民二庭庭长青格乐图和审判监督庭庭长海山在审案过程中,不仅严重违反审判程序,甚至任意歪曲基本事实进行枉法裁判,这两次判决,都被通辽中院撤消了!”2017年10月12日,内蒙古扎鲁特旗人魏金山告诉接到投诉赶到案发地采访的记者。
 
        “因为他们的枉法裁判,既给我造成了数十万元的经济损失,又给我的身心造成了严重伤害!”魏金山表示:“现在,扎旗法院即将进行第二次重审,真不知道他们是否还会枉法判决!”
 
        从供货到诉讼追讨货款  

       “要说清我的遭遇,就要从2009年扎鲁特旗乌力吉木仁苏木保安砖厂(下称保安砖厂)承包给李某某说起。”魏金山叹着气,对记者说。
 
\
(魏金山在保安砖厂前向记者反映情况)
 
        “这一年的9月1日,保安砖厂的法人代表赵某某把位于扎旗查布嘎图苏木保安村的砖厂承包给了李某某生产经营,租赁期为10年。在此期间,李某某向我购买了总价为42万余元的生产所用的原材料,但货到后李某某拒不付货款。”魏金山称,“2011年9月19日,我将李某某诉至扎鲁特旗法院,并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法院查封了李某某的成品砖、砖坯、毛驴等财产。9月20日,赵某某以李某某为保安砖厂聘用厂长为由提出保全异议,请求法院解除对保安砖厂查封标的物的扣押。显然,赵某某在撒谎,他与李某某的关系明明是承包关系!”
 
        查阅10月10日魏金山向扎旗法院申请依法调取的保安砖厂的工商登记资料后记者得知,保全期间李某某仍为保安砖厂投资人。

       10月14日,赵某某撤回了申请。

       “一计不成,再生一计。11月14日,赵某某又以与李某某已经于9月1日解除了劳动合同,保全标的物在法院查封之前就已经归赵某某所有为由,再次提出诉讼保全异议。”魏金山手指(2011)扎鲁民初字第1276号《民事判决书》对记者说:“12月29日,旗法院民一庭经过4次听证会,下达了(2011)扎民初字第1276号《民事裁定书》裁定保全合法。此后,赵某某无异议,裁定生效。按理说,事情本该到此为止,但是,这只是开始!”
 
        假戏真做,变更投资人

       记者调查得知,李某某在参加完四次听证会后发现赵某某假戏真做,利用双方签订的、为躲避魏金山诉讼而带来的债务的假协议,将在工商局登记的投资人变更为赵某某,遂将赵某某诉至扎旗法院。

       “2012年3月7日,扎旗法院下发了通知保安砖厂正常生产经营的(2012)扎鲁法执字第42号《通知书》,此后,砖厂正常生产,但后来赵某某却不顾这一事实,向法院起诉我赔钱,而法院的法官竟然支持了他的诉请!”魏金山称,“3月12日,赵某某把保安砖厂的用工、生产等业务承包给了魏某某,并签订了承包协议。我与赵某某的纠纷还在,赵某某与李某某的官司还在打,魏某某又参与进来了,这使局面变得更加复杂。”

       据记者调查,3月16日,扎旗法院下达(2012)扎鲁民初字第196号《民事判决书》,李某某诉赵某某的请求未获法院支持。随后,李某某又上诉到了通辽中院。
 
        从文到武,大打出手  

       “2012年4月26日,我方人员去现场阻止赵某某一方的人私自使用、售卖由我申请保全被法院查封的成品砖时,5人遭到他们的殴打,后经通辽市公安局委托鉴定机构鉴定,1人轻伤。”魏金山气愤地说:“我方立即报警,警察将打人者刑事拘留,并收集了保安砖厂使用、售卖的这批成品砖的证据。”
 
        据记者了解,6月4日,被打者与赵某某签订了《协议书》,由赵某某赔偿被打者人民币50万元;被打者请求司法机关对打人者从轻、减轻或者免于刑事处罚。

       法院解除查封 
 
        “2012年8月27日,扎鲁特旗法院做出的(2011)扎鲁民初字第1276号《解除保全裁定书》,解除我保全的保安砖厂34万元左右的标的物。这些砖后来都被赵某某给卖掉了。”魏金山气愤地说:“11月2日,我向扎旗法院提出复议,申请撤销该裁定书。11月5日,扎旗法院通知魏金山召开听证会。后赵某某故意缺席,听证会至今未开。”
 
        “在这之前发生了两件事儿,一是2012年7月3日,赵某某与魏某某因为工资问题,重新签订合同,魏某某承包了保安砖厂的全部生产经营,承包期限至2013年12月30日;二是2012年8月15日,通辽中院下达了(2012)通民终字第588号《民事判决书》,李某某败诉。”魏金山称。
 
        扎鲁特旗法院两次判决,均被中院撤销

       记者调查得知,打人事件平息后,赵某某以魏金山保全错误为由将魏金山诉至扎旗法院。民二庭庭长青格乐图主审后,下达(2014)扎鲁民初字第1222号《民事判决书》支持了赵某某的诉请,魏金山上诉至通辽中院。此后,通辽中院做出(2015)通民终字第1370号《民事裁定书》以基本事实不清为由,裁定撤消了(2014)扎法民初字第1222号判决。案件被发回重审。

\
(2014)扎鲁民初字第1222号《民事判决书》
 
        2016年8月29日,扎旗法院审判监督庭庭长海山主审该案。后作出(2016)内0526民初字2255号《民事判决书》。该判决书与(2014)民初字第1222号判决如出一辙。魏金山又上诉至通辽中院。通辽中院遂作出(2017)内05民终685号《民事判决书》,以(原审)程序违法为由,撤消了(2016)内0526民初字2255号判决,案件被发回重审。
 
        “扎旗法院这两份《民事判决书》都存在对基本事实认定不清的问题,而且法院在审理时,均存在审判程序严重违法的问题。青格乐图、海山二人及审委会刻意将赵某某与魏某某二人的砖厂承包合同及解除承包合同的内容歪曲,在判决书中改动基本事实,硬是从整体承包的合同书中分出南北窑来,混淆视听,硬是说魏某某承包的是北窑,而北窑是塌陷的,根本不能使用,这有赵某某和魏某某签字的现场照片为证。”魏金山激动地说:“审理中,法官未能做到公平公正,对我魏金山一方的证据、证人、证言以各种借口不予采纳;对赵某某提出的证据不进行审查,就断章取义地予以采信。比如,2012年3月7日,扎旗法院通知赵某某正常生产后,赵某某于3月16日将砖厂整体承包给魏某某生产经营,而青格乐图、海山二人却硬说砖厂没生产!” 
 
        扎鲁特旗法院:这不是你想来就能来的地方

       为了核实魏金山的投诉,2017年11月14日,记者来到了扎旗法院。

       记者向负责外宣的一位年轻女性出示证件后,提出了请她联系相关领导核实相关情况的请求。她高声对记者说:“看看领导想不想见你吧,这不是你想来就能来的地方!”

        记者问其姓名,遭到了断然拒绝。

       无奈之下,记者给该院杨院长发了长篇短信。其内容如下(篇幅所限,有删减):

       尊敬的扎旗人民法院杨院长您好,日前我社接到魏金山的情况反映称:其在与“赵某某诉魏金山扎鲁特旗法院保全财产查封停业损失要求赔偿60万元”一案中,遭遇青格乐图、海山两位法官徇私枉法,导致案件事实认定不清,程序违法,两次审判结果与事实背道而驰。

       魏金山认为,扎旗法院这两份判决书事实认定不清,(审判)程序严重违法:一、青格乐图、海山二人及审委会刻意将赵长江外包合同的内容歪曲,背离事实认定赵某某发生停业损失,导致魏金山败诉;二、对魏金山提供的证据、证人、证言不予采纳,而对赵某某提出的证据在不做全面综合审查的情况下,断章取义的采纳,否定魏金山一方出具的具有一级法律效力的书面证据,实在有违司法审判公平公正的原则;三、扎旗法院于查封期间以文件的形式通知保安砖厂正常生产,但是在该案审理期间,在相应证据确凿的情况下,青格乐图、海山二位法官仍错误地认定该砖厂没有生产。就投诉人所反映的问题,我社现正式反馈给您,并希望与两位主审法官当面沟通,我现在就在扎旗,谢谢对我工作的配合,盼复!

       此后,该院政治处主任回复道:“该案还在审理中,现在还不是最终结果。”
 
        发稿前,魏金山打来电话称:“法律是维护民众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屏障,而我为什么不能得到公正?就是因为有些法官在公然践踏法律!但我坚信他们只能践踏法律一时,不能永远遮住正义的光辉!”

       对于本案的走向,本社将保持关注!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