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科书式耍赖受害者:法律是底气 - 鹰眼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鹰眼 >

教科书式耍赖受害者:法律是底气

文/张维 王倩 陈瑜思 李铁柱 张雅
 
  “法律是一个硬性的、可以查到白纸黑字的东西,是可以去比较、去衡量的。而道德这个东西,可以高,可以低。我去找黄淑芬,拿着法院判决,我说判决下来了,她没有办法拿法律当挡箭牌,不能找其他借口了。这就是我最大的底气。” “教科书式耍赖”事件受害者赵勇说。
 
\
(赵勇的变化)
 
  2017年12月1日上午,“教科书式耍赖”事件受害人亲属赵勇发布微博称:“九点三十七分我爸抢救无效离开了。今天我没爸爸了。”此前,赵勇因曝光父亲遭遇肇事司机“教科书式耍赖”而备受外界关注,也因为父亲治病而债台高筑。然而,从法院、检察院、媒体相继介入该事件开始直到受害人遗憾离世,肇事方的赔偿款仍未全部到位。
 
        车祸
 
  “773天,我遭遇了教科书式的老赖。”11月22日,微博名为“@认真的赵先森”的唐山市丰润区居民赵勇发布了一条视频,并配文:“久等了!请看什么是教科书式的耍赖!”该视频的主要内容为赵勇父亲遭遇车祸成为植物人后的生活巨变,赵勇以此声讨肇事司机黄淑芬拖欠受害者85万元赔偿。
 
  赵勇的父亲赵香斌是一位自行车骑行爱好者。退休后,赵香斌一直计划骑车去西藏旅游。为了加强锻炼,赵香斌每天早上6时会沿着连接唐山市区的唐丰路骑车一路向南,到达市区的一个广场后再赶回家吃午饭。
 
  2015年10月6日10时,赵香斌由东向西过马路时被黄淑芬驾驶的汽车撞倒。当天,黄淑芬带着母亲去烧香。
 
  接到父亲被撞伤的电话后,赵勇赶到医院,看到躺在担架上的父亲被抬下来,鼻子、耳朵都在流血,一侧的胳膊在动,嘴里说着胡话。20分钟后,赵勇发现父亲说不出话了,“人就蔫了”。自此,赵香斌再未清醒过。
 
  赵香斌在丰润区人民医院被诊断为特重型颅脑损伤。因为该医院医疗条件有限,十天后,赵香斌转到唐山市人民医院,被诊断为急性特重型颅脑损伤。
 
  为了寻求更好的治疗,两个月后,赵勇又把父亲先后转去北京协和医院和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复兴医院,复兴医院诊断赵香斌为重型闭合型颅脑损伤。
 
  2016年1月19日,赵勇带着父亲回到唐山市人民医院住院,做颅骨修补术。
 
  “从协和医院出来后,赵香斌进入后遗症期,”唐山市人民医院神经外科主任石文建说,“当时治疗作用已经不大,在做一般力所能及的康复治疗。”
 
  2016年12月14日,唐山华北法医鉴定所鉴定赵香斌为一级伤残,“无认知能力,无自主活动,呈植物生存状态”。
 
        索赔
 
  2017年1月, 赵勇拿到鉴定书后向法院起诉了黄淑芬,并提出357万余元的赔偿请求。
 
  黄淑芬的女儿、肇事车辆车主刘明月为肇事车辆购买的商业险可赔付30万元。但由于赵香斌仍在治疗,治疗费用尚不确定,无法确定赔偿金额,保险公司暂不赔付,所有的治疗费用均需要赵家垫付。
 
  赵勇刚参加工作,没有积蓄;而赵香斌的治疗费用很高,仅第一次在唐山市人民医院治疗期间就花费了20多万元。在住院治疗191天后,医疗费用已接近72万元。2016年4月,赵勇请求保险公司先行赔付,保险公司于2016年5月24日向赵香斌赔付到位了30.8万元。
 
  2016年9月18日,赵勇以31万元的价格卖掉了一家人住了近30年的一套房子。
 
  2015年11月18日,唐山市公安交通警察支队第九交警大队认定黄淑芬和赵香斌共同违反了《道路交通安全法》的相关规定,认定黄淑芬负主要责任,赵香斌负次要责任。
 
  2017年6月8日,丰润区人民法院认为黄淑芬承担70%赔偿责任,赵香斌承担30%责任,判决黄淑芬赔偿赵香斌一共124万余元,除去已赔付的40万元商业保险和交强险、黄淑芬给付的7.6万元外,仍有近86万元需赔付。
 
  双方均服从判决,未上诉。只是,这笔赔偿款迟迟未执行。
 
  赵香斌在唐山市人民医院治疗的14个月里,赵勇和母亲在医院附近租了一间房子,两人轮流照顾赵香斌。赵香斌总不见醒,黄淑芬也未再露面,赵勇的前程被毁。赵母落下了心结,得了抑郁症:懒得刷牙,牙齿都烂了;也懒得洗脸洗澡,瘫在床上不起来,生活无法自理。赵勇说,唐山大地震时母亲失去了三个亲人,她很难再经受住打击了。
 
  法院判决后,赵勇多次给黄淑芬打电话索取赔偿款,但一无所获。2017年9月,赵勇向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无果。而事发两个月内,刘明月名下多了一套房和一辆车。赵勇怀疑对方故意转移财产以逃避赔偿。
 
  2017年10月7日,赵勇找到了黄淑芬和刘明月新入住的小区,双方第三次见面,他偷偷地录下了见面视频。
 
  这段视频和此前两人的大量通话录音后来被赵勇放到网上,并被形容为“教科书般耍赖”——录音里,黄淑芬多次提到,“我没钱,我咋给你呢!”“我就是人品有问题,你在这说有啥用”“我是收入不低,我得还贷款”“判也中,反正判几年,最起码我这钱也不用还了”“我买房买车,没钱了,别给我打电话了,咱们啊,法庭上见吧”“我不出国,也不坐飞机,也不高消费,你说的那个什么老赖,我不给你(钱),你不也得受着嘛”。
 
        追责
 
  2017年11月25日,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以“被执行人黄淑芬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为由,决定对黄淑芬司法拘留15日,冻结黄淑芬的佣金及查封其名下相关资产。一周后的12月1月,赵香斌不幸离世。
 
  12月8日,接受赵勇尸检委托的唐山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出具法医病理鉴定书,鉴定意见显示:“死者赵香斌系因交通伤致特重型颅脑损伤后长期处于植物生存状态并发多器官功能衰竭死亡。”次日晚间,赵勇在其微博上贴出鉴定书照片,感慨道:“法网恢恢!”“老爸九泉有知!”
 
  12月10日,赵勇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尸检结果显示父亲之死与交通事故有因果关系,“我们肯定要追究肇事者黄淑芬的刑事责任。但是,由我们起诉还是由警方直接立案,我们还要和交警沟通”。而根据相关程序,若黄淑芬一方对尸检结果有异议,可提出复议申请重新检验鉴定。
 
  一天后,赵勇从交警处得知,黄淑芬已请律师提交鉴定异议书,要求唐山市人民检察院法医再次鉴定。赵勇表示,到目前为止,黄淑芬的家人从来没有人找过他,只是被曝光后对方打过一次电话,通过法院表示愿意给赵家20多万元,剩下的赔偿款分期偿还。“都这么长时间了,问题都没有解决,他们不是真诚的,所以我拒绝,”赵勇说。12月22日10时40分,赵勇在其个人微博发布消息称,“经与警方核实,黄淑芬因涉嫌交通肇事罪,唐山警方于12月9日对黄采取刑事拘留措施,今日经唐山市丰润区人民检察院批准,执行逮捕。”
 
  回望过去两年,赵勇觉得自己“没毁也没成就”。他在想:未来会有一个好结果,一个坏结果。好结果就是母亲逐渐好了,养了条狗,他挣钱还债,回归正常生活。不好的话,妈妈也没了,那他就什么都没有了。
 
资料来源于澎湃新闻、@认真的赵先生微博、《南方都市报》《北京青年报》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