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级学生打闹后 外婆冲到班上“教训”同学 - 文化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一年级学生打闹后 外婆冲到班上“教训”同学

        合肥方女士的儿子小磊

今年刚刚上小学一年级

一个月前,孩子和同班同学发生了打闹

被诊断出患上了焦虑症

到现在已经一个月没有去上学

孩子学校打闹后 患上分裂焦虑症

小磊是合肥市青年路小学一年级的学生,因为刚刚正式走进校园,加上平时都是孩子外婆接送,所以方女士对孩子格外关注,给孩子佩戴了儿童手表,方便随时联系。

在 11 月 1 号下午一点三十几分,方女士发现手表显示孩子在不规则晃动中,在狂跑。因为担心孩子的安全,小磊一放学到家,方女士就向他询问下午发生了什么,小磊的回答是,自己被人欺负了。

 

 

方女士

方女士:" 他说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打我,我书包还在身上背着,他们看到我,就直接把我拽到男厕所旁边去打。"

方女士说,小磊告诉他,欺负他的是同班同学,一对双胞胎男孩和一个女孩。打闹后,他试图跟老师汇报,但是班主任没有做出处理,告诉小磊说不要打小报告,然后让小磊回去。

方女士带着小磊去社区医院胳膊检查了一下胳膊,发现是肌肉拉伤,而且很严重,医生告诉方女士 24 小时之内尽量不要去动他,24 小时之后去泡浴。

发现儿子受伤后,方女士就给小磊的班主任打了电话,希望老师帮忙处理,同时她自己也联系上了对方孩子家长,建了一个微信群。并约定在星期一上学的时候,大家见个面道个歉。

到了周一,双方碰面后,孩子打架的事情也就暂时化解了。可是到了周二放学后,小磊告诉他,自己又被欺负了。

方女士告诉记者,第二天早上,也就是六号早上,他们其中一个双胞胎的孩子过来撞小磊的桌子,并朝他吐口水。小磊:" 我去跟老师说,老师说我撒谎。"

方女士说从那天开始,孩子就总是哭闹,还拒绝上学,为了缓解孩子的情绪,她先是带孩子到处游玩,但是并没有什么效果,无奈之下,她带孩子到合肥市第四人民医院看了门诊。

 

 

检查结果显示小磊患上了分裂焦虑症, 表现出明显的担心害怕,如果再发展的话,有点像抑郁。方女士说小磊晚上睡觉就大哭大叫,说有人来害他,要打他。

方女士告诉记者,自己的孩子成绩很优秀,街舞、钢琴、小主持这些课外辅导班也是样样学得好,现在停课一个多月,她心急如焚。

 

 

方女士表示想尽量转个班,陪读一段时间,然后回归正常的生活,但是学校一直没有给结果。

校方:孩子之间打闹 家长教室打人

方女士所说的情况属实吗?孩子一个多月没来上课,校方又是什么态度呢?为了进一步了解事情的真相,记者陪同方女士一起来到了位于徽州大道上的合肥市青年路小学。

 

 

因为小磊的班主任周老师孩子高烧请假,所以学校教导处的梁主任接待了我们。见到学校教导主任,再提及孩子目前的身体状况,方女士的情绪显得很激动,她认为,小磊出现问题,班主任有很大责任。

对于方女士的质疑,教导处主任梁为常表示,因为孩子发生打闹后,没有明显外伤,所以班主任没有立刻处理。

但事发当天晚上放学后,在方女士和对方家长建立私聊群时,对方孩子家长就已经把孩子们打闹的缘由解释清楚,并作出了道歉,事情之所以发展成现在这样,是因为周一双方约定碰面时,方女士的母亲,也就是小磊的外婆,在学校做出的过激行为。

梁为常:" 到班里指责那个女孩子,打他家孙子,这时候老师在班里面觉得不太合适,就把外婆请出去了。然后老师是准备上课的,他的外婆又第二次进去教室,正好讲台上面有一把尺子,我也不知道他外婆怎么认识那个打他家小孩的男孩子,拿着尺子,照着同学的头就打下去了。全班同学都看到了,都吓得不轻。"

面对这种说法,方女士回应道," 打人或者没打人我不知道,因为我不在现场,她说她就这样一挥,她自己都不知道她有没有打人。"

女孩母亲:这个时候难道不是你提出来跟我们和解一下吗?你一直连一个道歉都没有。

方女士:我说了我不在现场,首先你没看见,我没看见。

女孩母亲:王老师看见了,所有的孩子都看见了。

校方表示,因为小磊的外婆年纪比较大了,这件事校方就一直在和小磊的妈妈方女士沟通,但是方女士一直是采取回避的态度。针对这个说法,记者也向班里其他学生家长进行了求证,都表示孩子回家说了有打人。

教导处主任梁为常说,家长进教室打人后,有家长向教育局投诉,称学校存在安全漏洞,校方一方面要处理投诉,另一方面又安排老师和领导到被打的孩子家里进行安抚。

专家:孩子打闹家长少介入

校方表示,小磊的外婆跑进教室打孩子这件事,给班级造成了恶劣影响,学校约谈了小磊的母亲,希望她能积极的处理好这件事,面向班里同学道个歉,消除孩子们的心理阴影。

方女士在家长群道歉:始作俑者是我们四个孩子家长,我作为这起事件其一家长,深表歉意!

 

 

教导处主任梁为常说,这样的道歉,没有正面回应家长进教室打人的错误,班级里其他同学的家长都难以接受。

班里某学生家长:" 他母亲真的非常非常不讲理,开学才两个月,跟很多孩子家长都吵过了。"

梁为常说,打人事情发生几天后,小磊的母亲就向班主任提供了孩子的病例,并请了假,截止到现在,小磊已经一个多月没来学校了,对于他的现状,校方很关心,一想看望一下小磊,二想给他补补功课,但是小磊的母亲始终拒绝接受帮助。

方女士表示也希望孩子能上学,但是希望能给孩子换个班级,这个诉求校方拒绝了。

教导处主任梁为常:"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们并不觉得现在的环境对孩子有什么不利。要是觉得教学条件或者老师有什么问题,可以提出来,我们可以改进。"

经过记者和方女士的沟通,最终她同意,先按照学校的方案,想办法让孩子早点回归校园。

原本一场同学间的小小打闹,最终却演变成了家长进教室打孩子,甚至造成了孩子的极度焦虑。那么,在这件事情的发展过程中,老师的处理方式是否像小磊的母亲所说的那样,存在非常大的问题呢?

 

 

合肥学院教育系心理学教授赵红

合肥学院教育系心理学教授赵红认为,同学之间的嬉戏打闹,是他们沟通和交流一种方式,是他们社会化的一个进程,是成长道路上必不可少的阶段。处理孩子间打闹,老师可能一时疏忽,但家长的过度介入,反而不利。

"这种介入本身也是遏制孩子成长,甚至给他一个消极的暗示:我是无能的,我解决不了自己的问题。给孩子很强烈的挫败感。"

赵红表示,如果孩子在打闹中受伤了,家长只要仔细做好照顾工作就足够了。

赵红教授认为应该尽快让小磊到学校上学,如果家长积极做工作,老师同学积极互动,小磊的抵触情绪应该很快就可以恢复。

希望小磊可以尽快恢复

回到学校上课

也希望家长的行为

没有给其他小朋友带来影响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