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为救重伤丈夫贩毒45公斤,看守所中写下7本日记 - 文化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女子为救重伤丈夫贩毒45公斤,看守所中写下7本日记

        据现代快报5月21日报道,广东女子朱小小是4个孩子的妈妈,2014年,她因贩毒45公斤被镇江丹阳警方抓获。2016年12月,朱小小一审被判死刑;今年4月,她收到了二审判决书——她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是什么促使朱小小走上不归路?两次判决为何不同,背后有哪些故事?近日,现代快报记者走进镇江市看守所,对话管教民警和朱小小。

今年35岁的朱小小出生于广东省惠来县,2004年,她和当地男子朱欢结婚,育有4名子女。

 

 

婚后,朱小小连遭打击。2005年底,她婆婆突发脑溢血,半身不遂,后于2008年去世。2011年,她公公患上癌症。2014年5月,她和丈夫开的小型网吧在一次整顿中关闭,家中最重要的经济来源断了。

2014年7月21日,朱欢遭遇车祸,颅内出血严重。

朱小小表示,她曾与丈夫立下白头到老的誓言,“当医生给我下病危通知书的那一刻,就是我的世界末日。”

医生告诉朱小小,处于昏迷状态的朱欢有可能成为植物人,就算是醒过来,智力只相当于一个4岁的孩子,问她是否放弃。“我哀求医生,一定要救他,家里不能没有他,我也不能没有他。”

那个时候,朱小小家里只有2千块钱现金,此前为了给公公治病,家中已经负债累累。

朱小小为给丈夫治病,到处借钱。2014年9月,走投无路时,朱小小想起他们村住过的一个人——陈建,他经常在村口赌钱,据说很有钱、出手很大方。

朱小小找陈建借钱,但被拒绝了。“我就顺便问他有什么赚钱的机会带我赚点钱,给我丈夫治病,当时他说等有再联系我。”朱小小没想到陈建带她走上了贩毒的道路。

2014年9月至12月,朱小小贩卖、运输甲基苯丙胺(冰毒)45000.95克。

2014年12月6日,朱小小在广东脑科医院病房被丹阳警方抓获,当时她的丈夫刚做完手术3天。12月9日,朱小小被送入镇江市看守所。

 

 

贩毒获利的8.7万元基本用于家人治病和家庭基本生活开支——刚进看守所,朱小小认为自己贩毒也是身不由己,抗拒管教。

“朱小小性格内向,不愿意和管教交流。”对于这个始终保持沉默的女毒贩,看守所五大队管教女警蔡辰玥想出了一个点子,“我们就提供条件,让她写下来,总要有个渠道发泄负面情绪,之后才能慢慢接受正面引导!”

这一写就是3年半。

民警对这些内容逐一审查,不仅发现了朱小小对于贩毒行为的悔悟,也感受到了她对生命的眷恋。

 

 

 

 

看守所五大队副大队长魏玮时常抽空找朱小小谈心。在加强教育引导的同时,看守所还在生活上给予朱小小必要的帮助,因其家庭极度贫困,所里为其免费提供了生活必需品。

2016年12月9日,朱小小因贩卖、运输毒品罪,一审被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

“从法院回所后,朱小小完全瘫掉了,我们几个人把她‘架’回监区。”看守所副所长兼五大队大队长陈文霞说。

针对朱小小的状况,看守所所长姚明多次到五大队,会同管教女警们共同研究和制定心理辅导方案,4次与朱小小谈心交流,并安排心理咨询师开展专项心理疏导5次。

“如今,我的丈夫瘫痪在床,而我却身陷囹圄……当我得知年仅10岁的大女儿既要照顾生病的父亲,还要承担起所有家务时,我愧疚心痛得无法呼吸。” 朱小小在日记中写道。

朱小小情绪慢慢好转后,蔡辰玥鼓励她继续把日记写下去。在日记里,她回忆起自己的童年,与朱欢的相识、相知、相爱,走上贩毒道路的悔与恨……

朱小小向民警提出了一个“特殊要求”——等自己服法后,一定要把这些绝笔信转交给自己的孩子。

一审宣判后,朱小小提起了上诉。2017年8月,上诉状递上去半年多了,结果还没有出来,这时,她的生日要到了。

“我觉得这可能是朱小小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个生日了,贩毒可恨,但也可怜,我就向领导提出来帮她办一个‘生日会’吧。”蔡辰玥说,这个建议立即得到了领导的批准。

 

 

(以上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这天我生日,万万没有想到,看守所的领导和管教为我买来了生日蛋糕、生日礼物,送上生日祝福!……感谢的泪水滑过我的脸庞,但我的心是暖的!从小到大,我没有过过一个生日,可在这特殊的环境中,我这特殊身份的人,反而过了这样一个特殊的生日,管教们给我带来胜似亲人的温暖!我还有什么理由不振作起来。” 朱小小在日记中写道。

2018年4月9日下午,朱小小收到了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的终审判决书,得知她被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为啥改判?法院经审理查明,朱小小确系家庭成员身患重病以及4个未成年子女需要抚养等原因走上犯罪道路,其犯罪所得基本用于家人治病及家庭基本生活开支,并非用于个人享受挥霍,朱小小被公安机关扣押的4张银行卡案发被查扣时已基本无存款。

“毒品犯罪的死刑适用,数量是基础,情节更重要。”法院认为,朱小小所涉毒品虽然数量巨大,但鉴于其并非毒枭或职业毒贩,在本案毒品交易的发起和达成上的作用小于陈建,且此前并非涉毒人员亦无前科劣迹,归案后能够认罪悔罪;她不属于罪行极其严重,对其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

收到终审判决,朱小小哭了很长时间。几天后,她写了一份2000多字的《悔过书》,通过看守所内部广播,对全所在押人员以身说法。次日,有7名在押人员主动向警方交待自己的罪行、检举揭发他人罪行。

5月9日,朱小小被押出镇江市看守所,赴监狱服刑。(文中人物除警方外均为化名)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