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情侣宾馆过夜,遇隔壁客房有人烧炭自杀,双双中毒身亡 - 聚焦维权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聚焦维权 >

学生情侣宾馆过夜,遇隔壁客房有人烧炭自杀,双双中毒身亡

        一对学生情侣,入住商务宾馆过夜。恰遇隔壁客房有人烧炭自杀,致一氧化碳蔓延,双双中毒丧生。事发后,死者家属放弃追究自杀者的侵权责任,而基于合同向宾馆索赔,法院将如何判决?

烧炭自杀牵连情侣:23岁的顾明,已经是银川市某大学的大三学生。顾明的家乡在宁夏海原县,父亲顾兆怀是三级肢体残疾,享受国家低保政策。由于家境贫困,入学以来,作为特困生的顾明一直通过助学金和勤工俭学来维持日常的学习和生活。

 

 

( 网络图 图文无关)

当别的同学在课外打游戏、看小说、谈恋爱时,顾明坚持到图书馆自习,或者帮助整理图书,这是他勤工俭学的方式。在大二下学期时,勤奋、沉默的顾明吸引了同班同学沈楠的注意,这位文静、善良的女生经常出现在顾明面前,有时还主动与他说话。一天下午,屋外下起了倾盆大雨,顾明省吃俭用买的旧手机响了,是沈楠发来的短信:“我需要一把雨伞,越快越好。”接到信息,顾明立即跑出图书馆,一头冲进雨里,急忙在校园超市买了一把雨伞。当被浇成“落汤鸡”的顾明拿着雨伞出现时,沈楠感动不已。不期而遇的爱情,让这对校园情侣的感情持续升温。学校附近有一家瑞峰宾馆,价格便宜,两人偶尔在那里幽会。

2017年5月6日,顾明与沈楠在瑞峰宾馆登记入住,房间号为109室,并预先支付了住宿费。次日中午12时许,临近宾馆的退房时间,宾馆服务员见敲不开108、109房间门,并闻到一股焦糊味,意识到不妙的服务员大喊起来:“不得了啦,房间着火了。”老板吴雯丽闻声从服务台赶来,并当即报警。民警赶来后,立即指挥老板吴雯丽打开房门。

 

 

(网络图图文无关)

随着房门打开,两间客房内的场景令人惊悚:108房间的龙烨,109房间的顾明、沈楠躺在床上,三人均已失去生命体征。警方勘查现场发现,108房间内有打火机、助燃剂、房间铁盆内有烧炭的残留物,房间的屋门和通风道都用胶带封闭,但在通风道东侧留有3毫米的缝隙。法医的尸检结论表明:三名死者均未有外力所致的损伤,在三人的血液中均检验出碳氧血红蛋白。经侦查实验,108房间换气扇在原始现场状态,即胶带封闭留有空隙的情况下,产生的烟雾可以通过换气扇弥漫至相邻的106、109房间。而事发之时,106房间没有客人居住。正是这微小的缝隙,连累隔壁109房间的顾明、沈楠双双丧命。2017年5月13日,公安机关出具死亡证明(推断)书,载明顾明、沈楠及龙烨死亡原因均为一氧化碳中毒。涉案事故原因系108房间房客龙烨自杀所致。据瑞峰宾馆服务员反映,事发3天前,龙烨携带一个旅行包,凭身份证正常登记入住。入住期间,曾经出入宾馆数次,在入住的过程中,服务员每天去打扫房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举动。

受害亲属追责宾馆顾明的老家海原县位于宁夏西南部,与甘肃陇西、河西并称为“三西贫困区”。海原距离银川市有270多公里,接到学校的婉转通知,顾明的母亲陈桂英搀扶着右腿残疾的丈夫顾兆怀,第一次坐上银西高速列车。5月8日下午,两人到达银川市,在校方人员的陪同下赶到殡仪馆。万万没有想到,这次见面竟是与儿子天人永隔。“我的儿,怎么就遭了这么大的祸啊?”陈桂英伏在儿子冰冷的身体上,当场哭晕过去。此次事件,被西夏区有关部门定性为重大恶性事件,瑞峰宾馆也被暂时查封。老板吴雯丽四处喊冤,认为宾馆无法预知龙烨会自杀,“顾明、沈楠的死亡纯属意外。”在此后公安机关组织的多次调解中,瑞峰宾馆均表示没有义务承担责任。就地料理完顾明的后事,尚未从丧子之痛中走出来的顾兆怀、陈桂英,不得不面对向谁提出赔偿的问题。很显然,肇事者龙烨也是从农村来的大学生,无收入来源,无财产可供继承,虽然他已经成年,是否能够向其亲属索赔还得另说。那么,能不能直接向宾馆提出合同之诉呢?顾兆怀和陈桂英与之后赶过来的沈楠亲属商量,决定放弃向致害人龙烨的亲属追诉,直接向瑞峰宾馆提出索赔,由顾兆怀、陈桂英先行起诉。

 

 

(网络图图文无关)

喊冤宾馆如何担责:2017年5月19日,顾兆怀、陈桂英向银川市西夏区人民法院递交了民事诉讼状,诉称被告瑞峰宾馆违反安全保障义务,对顾明的死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要求被告赔偿因顾明死亡发生的各项损失68万余元,其中包括精神损害抚慰金10万元。接到法院送达的民事起诉状副本,瑞峰宾馆老板吴雯丽赶紧委托律师全权代理,她的心里明白:这次是顾明父母的起诉,如果自己败了,沈楠的亲属会跟着来的。

法庭上,原被告之间展开了激烈的交锋。原告顾兆怀、陈桂英诉称,顾明、沈楠在入住宾馆时支付了相应价款,与被告瑞峰宾馆已形成服务合同关系。被告有义务保证合同目的实现,提供住宿场所,且在合同履行期间负有保障其人身安全的义务。现由于被告的消防设施存在重大隐患,且在108房间客人龙烨实施违法行为,造成109房间人员死亡的事故中,未履行及时检查、发现、制止违法行为发生的义务,应当承担违约责任。

瑞峰宾馆辩称,瑞峰宾馆是2013年开张的个体旅馆。老板吴雯丽投入的资金还没有回本,就发生了龙烨自杀引发的事件,宾馆也因此蒙受较大损失。在这起事件中,宾馆的登记制度合法、安防设施齐全。在提供住宿服务的过程中,被告方已在合理范围内为顾客尽到安全保障义务,无过错、无违约情形出现,不应该承担赔偿责任。

法庭上,原告方律师对被告推脱责任的说辞提出质问:“顾明及其女友入住109房间长达20多个小时,为什么没有发现异常情况?分明是宾馆怠于履行安全保障义务。”

被告代理律师辩称:宾馆分为公共区域及客人房间内的私人区域,针对不同区域实施不同的履行义务方式,其中私人区域内宾馆工作人员未得到客人允许绝不能进入。108房间的烟雾蔓延至109房间导致事故发生,整个过程悄无声息,对于宾馆来说房间是客户的私有空间,被告不可能对没有异常的房间进行敲门询问、时时巡查,案发后瑞峰宾馆积极报警、保护现场、配合警方处理相关事宜,不存在怠于履行安全保障义务的行为,在服务的过程中也不存在过错和任何违约。顾明的死亡系被入住108客房的龙烨的自杀行为牵连。原告方现放弃对龙烨亲属的侵权之诉,却以住宿服务合同纠纷起诉宾馆,没有法律依据。另外,合同是赔偿预见性损失,精神损害赔偿属于侵权范畴,被告方不予认可。

亲爱的读者:龙烨的自杀行为,不仅导致顾明和沈楠一氧化碳中毒而丧生,也给瑞峰宾馆带来严重损失。在此事故中,龙烨系直接侵权人,先行起诉的顾兆怀和陈桂英,放弃对直接侵权人的追诉,以住宿合同的安全保障义务追究宾馆的责任,是否可行,宾馆又当如何担责呢?

 

 

(网络图图文无关)

答案:法院经审理后认为,顾明在瑞峰宾馆登记住宿,双方形成了服务合同关系,被告作为住宿服务提供者对顾明的人身安全负有一定的保障义务。致害人龙烨已死亡,且龙烨系学生,原告不主张起诉龙烨亲属,而直接以被告违反服务合同关系中的安全保障义务为由提起诉讼,符合合同法的规定,同时因被告的违约行为引起的人身损害,同时适用合同法和相关人身损害司法解释也是符合法律规定的。

但是,原告以服务合同纠纷为由提起诉讼,主张的主要理由却是被告违反服务提供者的安全保障义务,本案实质上属违反安全保障义务责任纠纷,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七条的规定。顾明在被告宾馆住宿期间人身遭受损害死亡,虽然该损害后果是因第三人龙烨的违法行为引发,但在此过程中被告宾馆的设施存在安全隐患,导致108房间的烟雾弥漫至109房间,致使顾明死亡,且被告作为住宿服务提供者,在宾馆房间未设置烟雾报警设施,未能及时发现安全隐患,对损害结果的发生也有一定的过错,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应在其责任范围内对顾明死亡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被侵权人顾明已死亡,二原告作为其近亲属有权请求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现直接侵权人龙烨亦已死亡,双方当事人没有提供证据证明龙烨有可供执行财产,原告也不主张追诉龙烨,由直接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在事实上已不可能,结合案件实际情况和被告的过错程度,由被告承担30%的赔偿责任。因死者顾明生前系在校学生,是农村户籍,其死亡赔偿金适用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应为19.7万元。对原告诉请的被抚养人顾兆怀的生活费3.9万元,考虑到顾兆怀身体残疾,确需抚养,予以支持。顾明死亡,致使两原告精神遭受损害,对精神损害抚慰金的主张,法院酌情支持1万元。

2017年11月8日,银川市西夏区人民法院判决瑞峰宾馆赔偿原告方各项经济损失9.1万余元。(文中当事人及宾馆均为化名)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