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店“导演”耍流氓,被女演员咬伤舌头! - 聚焦维权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聚焦维权 >

横店“导演”耍流氓,被女演员咬伤舌头!

        在横店漂的人,心里都有一个影视梦。

27 岁的刘某也是其中一个,多年前离开老家贵州,来到横店一家影视公司,尽管只是一个小职员,但在这个岗位上,可以接触和影视有关的各个行业和人。

特别当公司需要拍片时,会安排刘某去横店各个工作室选演员,这让刘某觉得自己很重要,为了让自己显得更牛,还会以 " 导演 " 身份自居。

当然,冒充的身份总会被揭穿,更夸张的是,他用 " 导演 " 身份打算猥亵女演员,没想到,自己舌头被咬掉了。

一个大角色

去年 11 月 24 日晚上,刘某根据公司交待的任务,为即将开拍的一部片子物色一名年轻漂亮的女演员,刘某在一个演员工作室,相中了 24 岁的四川姑娘李某。

当时,李某在拍戏还没收工,刘某只看了照片,就一直打电话催,希望李某早点回来面聊。

李某收工已经很晚了,她主动加了刘某微信,约定第二天晚上,去刘某的影视公司试戏。

联系过程中,李某一直尊称刘某为 " 导演 ",刘某也认可这个称呼。

11 月 25 日晚上,刘某约了几个朋友在外面吃饭,顺便邀请李某一起来。

吃完饭已经很晚了,但刘某说,他们的剧马上就要开机了,时间很紧,提议李某和他去工作室一同商讨剧本。

李某没有任何怀疑,同意了。

两人来到影视公司后,就一起看剧本、聊天、喝茶,一直到晚上 11 点左右。

当时,刘某看了看时间,说要去接个朋友,可以顺道送李某回家,而且告诉李某,根据晚上试戏的结果,她的角色应该可以定下来了。

李某当时想,自己来横店这么久,演的都是跑龙套的角色,现在能演个大角色,还是高兴的,看到导演这么热情,就开心地上了刘某的车。

" 导演 " 耍流氓

没想到,李某的明星梦还没开始,噩梦就先来了。

刘某开车来到横店一处偏僻的水库大坝边上时,谎称下车去接朋友,结果却强行进入李某所在的后排座位,以强行搂抱、摸胸、亲吻等方式,欲与李某发生关系。

惊恐万分的李某极力反抗,不停挣扎,在刘某强吻她后,直接用嘴巴死死咬住刘某舌头不放,咬出了不少血。

疼痛难忍的刘某只能放弃强奸的念头,不断地向李某求饶。趁刘某松手,李某赶紧下车脱身,并向警方报案。

很快,警方查明了刘某身份。李某这才知道,原来刘某不是真导演,而且根据警方透露,刘某还有盗窃前科。

刘某交代,当初去选女演员时并没歹意,但那天晚上吃饭时喝了点酒,越看越觉得李某实在漂亮,才有了冲动的行为。

昨天,我从东阳市人民检察院了解到,刘某因涉嫌强奸罪被提起公诉。

遇到色狼

咬舌头不一定是好办法

办案的检察官说,别看李某身材娇小,关键时候用咬舌头这一招,算是救了自己,没让色狼得逞。

那么,用咬舌头的方法对付色狼,是不是真的有效?

根据一些疼痛科医生介绍,咬舌头当然是痛的,但是不是要命的痛,不同的个体感觉不一样,不然也不会有人愿意给舌头打洞穿环。

所以,除了痛,或许心理上的恐惧,才是最大的因素。

2009 年,快报记者曾采访过杭州师范大学主攻犯罪心理学的李安教授,他认为,从心理学角度来看,色狼在实施强奸时,大致可以分为几个阶段——

在亲密动作之前,女性激烈反抗,男方对这种反抗是有心理预期的,所以此时,他的攻击性、承受力都较强。在亲密动作后,担心事情败露,此时男方攻击性也比较强。

而在亲密动作进行中,男方觉得,对方已经就范,事情已成功,此时他的预期是,我的暴力使用完了,现在是开始享受的时候了,所以这一阶段,男方很少有攻击性,精神也很放松。

这时,如果舌头突然被咬住,事情的突变,远超他的预期,而知识层次的欠缺,使他在这种剧变下,头脑一片空白,束手无策,不知该怎么办。表现出来的,可能就是乖乖地被女方牵着舌头走。

当然,咬舌头对付色狼,只对那些初次作案、激情犯罪、心理承受力比较弱的色狼有效,这类人遇到这种情况后的第一反应是赶快逃跑,而不是报复,但一旦遇到有预谋的惯犯,咬舌头可能会给女性带来更大的风险。

比如,2000 年 12 月 30 日晚上,都江堰市玉堂镇,一年轻女子回家途中,被一年轻男子盯上。男子捂住她嘴巴,将她拖到麦田里。女子拼命反抗,僵持近 20 分钟后,体力不济,失去反抗能力。男子见此,将舌头伸进她口中,结果被咬下两厘米长。但男子被激怒,张着血盆大口,将女子奸污。

" 横漂 " 中出名的也不少

27 名 " 横漂 " 成为省电影、

电视艺术家协会会员

 

 

横店这座影视城,每天有数十个剧组同时运转,它的影响力,早已超越了一个镇的范围,影视产业已成为横店主导产业,规模和品牌影响力,一年比一年厉害。

据东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数据统计,2017 年 1-7 月,入驻横店影视实验区的影视企业达到 906 家,艺人工作室 540 家,接待剧组 199 个,在 2016 年东阳纳税百强企业中,影视企业占 24 家,约占四分之一。

" 横漂 " 的这个词,随着影视城知名度的增加,变得越来越常见。

一些大型的影视剧,比如战争题材的,剧组会用到大量群众演员,电影《我是路人甲》说的就是群演的故事。

据东阳官方介绍,近几年,政府每年都会出钱办 1~2 次高规格培训活动,组织影视行业高层次人才组团赴专业院校培训,同时也会不定期举办 " 横漂 " 才艺大赛,像电影学院面试一样,挖掘一批优秀 " 横漂 "。

据东阳人社部门统计,截至目前,已有 27 名 " 横漂 " 成为省电影家协会和省电视艺术家协会会员。

不过,最有名的横漂,是一个叫张美娥的传奇大妈。

《西游 · 降魔篇》里,张大妈仅有的一句台词,抢足了罗志祥的风头,成为片子一大笑点和亮点,被称为 " 荒野四大美女 " 之首。

 

 

出名后的张大妈曾接受多家媒体采访,说起当年这个改变了她一辈子命运的剧组,她说 " 一辈子不会忘记 "。

据她回忆,她本来是个一天最多拿 200 块钱的 " 横漂 ",有一天接到一个老姐妹的电话,说有个剧组要找四个年龄大且丑的群演,一分钱报名费也不用交,问她要不要试试。

不去白不去,况且 " 比丑 " 这件事,几个大姐足够有底气。

于是,当无厘头的张美娥碰到无厘头的周星驰,就这样无厘头地出名了,据说她目前片酬已涨到几十万。

不过,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据金华警方通报,警方在横店剧组揪出了不少逃犯,被抓前,他们都在各剧组 " 卧底 " 当群演,光 2011 年,就抓到了三个。

2012 年,东阳横店警方还专门开展了一次专项排查行动,对横店影视城的所有群演进行身份核查登记。警方表示,因为有极大流动性,剧组很容易成为逃犯藏匿的场所。

(编辑 陈海静)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