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骑摩托返乡过年,谁知快到家时遭不幸身亡,其家人捐器官 - 各界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各界 >

他骑摩托返乡过年,谁知快到家时遭不幸身亡,其家人捐器官

        2 月 11 日上午,39 岁的铜仁思南籍民工胡安华,走完他生命的最后一程,并捐献器官救人。此前的 2 月 2 日,胡安华骑摩托车从广东返乡,却在离家门口仅 200 来公里的松桃县境内,因交通事故,倒地不起。

 

 

妻子:你没留下一句话就走了

" 你话都没留一句给我就走了 …… 你放心,孩子们我不会不管 …… 你在天之灵,一定要保佑我们啊 ……"11 日晨 7 时 40 分左右,在遵医附院重症监护室,胡安华的家人,向他作最后的告别时,妻子张著婵失声恸哭,令在场人洒泪。

胡安华的妻弟、一起在广东打工的工友张著飞,看着双目紧闭、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胡安华,凝视片刻,突然扭过头,泪如雨下。

是啊,他怎么也没想到,一起千里骑行返乡的姐夫,竟会倒在离家门口不过 200 来公里的贵州境内?

2 月 2 日,胡安华与张著飞,还有另一名凤冈籍工友,从广东中山经过上千公里的摩托车骑行,终于进入贵州省境内。

中午 13 时左右,3 人进入松桃镇大坪镇。张著飞开着手机导航,驾驶摩托车走在前面,胡安华则走在最后。

" 等了 10 多分钟,不见他赶上来,打电话,也无人接听。" 张著飞说,打第 3 个电话时,接电话的人,自称是当地派出所民警。

张著飞有一种不祥预感。果然,民警告诉他,胡安华遭遇了事故,人已送往医院 ……

 

 

家人:同意全部捐献 让他活在人间

" 返回去松桃途中,我们果然看到半路上有事故痕迹。" 张著飞说,等他赶到松桃县医院时,姐夫已经完全昏迷,毫无反应。

2 日下午,接到消息的胡安华妻子张著婵、叔父胡志权等人,匆匆赶到松桃县医院。" 怎么也想不到,眼看就要到家的人,却进了医院。" 张著婵哽咽了。

在当地交警大队,胡家人从事故处理民警那里,获知了事发经过:当时,胡安华在经过一处弯道坡路时,与对向行驶的一辆三轮摩托车相撞,虽然戴着头盔,但胡安华头部仍受伤严重。

在松桃县医院经过 6 天的治疗,胡安华的病情仍不见好转,且无康复可能。经与当地医院沟通,胡家人做出了捐献器官的决定。

" 经我们诊断,胡安华系特重型开放性颅脑外伤,急性脑疝晚期。" 遵医附院医生谌宏军说,转入遵医附院后,院方虽努力救治,但仍无法挽回他的生命。

" 捐出去了,还可救其他人。" 张著婵说,虽然老家讲究遗体完整火化下葬,但与捐器官救人相比,后者意义更大。

遵义市红十字会见证器官捐献的工作人员介绍,最初,家人同意捐出心脏、肝、肾等器官。家人的这种行为,让他们感觉到 " 伟大 "。

上午 10 时左右,经医生评估,胡安华除了双肾外,其他器官均达不到捐献要求。最终,胡安华捐出了双肾,并将为二人延续生命。

 

 

家庭: 父母双亡子女年幼 他是家中顶梁柱

胡安华是一位命苦的人。

张著婵说,1999 年,胡安华的母亲因癌症去世,落下一堆债务,那时她与胡安华尚未结婚。2002 年,两人成婚,并先后育有两女一子。最小的儿子才 8 岁,大女儿正在上初中。

" 他是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 张著婵说,婚后没两年,胡安华父亲也去世了,她只得在家照顾孩子,胡安华外出打工,养活一家人。

在广东做活的胡安华,每个月都要往家里寄钱。去年,胡安华就是为了节省往返的交通费用, 选择骑摩托车返乡。今年,胡安华再次骑车回家。

前几年,看着周边乡亲都建起了新房,胡安华与妻子商量,从信用社贷款数万元建房。" 路上休息时,他说日子虽然苦了点,但相信有一天会好起来的。" 张著飞说。

千里盼君归,盼来的却是丈夫的遗体,在家等候丈夫归来的张著婵,伤心欲绝," 现在账也没有还清,但不论如何,我不会丢下 3 个孩子不管。" 张著婵语气坚定,既是在鼓励自己,也是在给子女们信心与希望。

贵阳晚报全媒体记者 黄宝华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