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繁制造交通事故骗取理赔是否构成保险诈骗罪 - 法理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法理 >

频繁制造交通事故骗取理赔是否构成保险诈骗罪

基本案情

 

 

2014年1月份至2015年4月份期间,被告人姜某甲伙同周某某、于某某、王某甲、王某乙、皋某某、姜某乙等人,以陈某某、刘某某等人的名义购买奔驰、宝马、奥迪等高档二手车,并以陈某某、刘某某等人为投保人、被保险人和受益人购买保险。后被告人姜某甲指使周某某、姜某乙等人在盐城市开发区、射阳县等地无交通监控、车流量较少的市郊或乡村路段,故意制造多起交通事故,并通过以他人顶包报警、打包转让保险理赔等方式骗取保险金,共涉及6辆车、8起交通事故,涉案金额170余万元。

检察官说法

 

 

滨海县人民检察院认为被告人姜某甲、周某某等人构成保险诈骗罪,且为间接正犯。具体理由如下:

一、姜某甲、周某某等人为实际投保人,对于保险标的具有直接的保险利益关系,完全可以成为保险诈骗罪的主体。

根据保险法的规定,投保人是指对保险标的具有保险利益与保险人签订合同并向保险人交付保险费的人。本案合同标的实际归属者和合同权利义务的实际承受者均是本案车辆的实际所有人姜某甲和周某某,被告人姜某甲和周某某实质上符合“具有保险利益”、“交纳保险费”的要件,是实际上的投保人。

(一)被告人姜某甲、周某某是实际投保人,是保险合同权利义务的实际承受者。依民事公示公信原则,民事权利属于公示于外在的主体,但特殊情况下,同时存在权利的隐名主体,如未登记在册的财产共有人、隐名股东、隐名合伙人、隐名被代理人等,同样受法律保护。易言之,没有对外公示并不影响在一定情况下民事主体对于民事权利的享有。保险合同的投保人或被保险人同样可能同时存在形式上的显名主体和实质上的隐名主体。本案中,被告人姜某甲因负债累累,均以他人名义在保险公司投保,如其以陈某某名义购买苏JPG103奔驰C级轿车和保险,与于某某共同出资以刘某某名义购买苏J786K8奥迪Q7越野车及保险,虽然在权利外观上姜某甲并非投保人,但是因为本案中涉案车辆的保险实际由均由姜某甲出资购买,其为实际投保人,即实质上的隐名主体。

(二)被告人姜某甲、周某某对保险标的享有的实际保险利益。保险利益是指对保险标的具有的法律上承认的利益。财产保险的目的在于填补被保险人所遭受意外财产损失的损害,因此“损害是利益的反面”常作为判断保险利益归属的方法,即谁会因为保险事故的发生而受到损害谁就是保险利益的归属方。本案中姜某甲、周某某为保险标的实际所有者,与车辆有着切身的利害关系,一旦投保车辆发生意外事故,直接财产的损失承受者就是姜某甲、于某某,而陈某某、刘某某等显名投保人或被保险人,对保险车辆只具有形式上的保险利益,而非实质的保险利益。

综上,被告人姜某甲、周某某作为保险标的的实际投保人和保险受益人,对于保险标的具有直接的保险利益关系,完全可以成为保险诈骗罪的主体。

二、被告人姜某甲、周某某等人以他人名义从保险公司骗取保险金的行为,属于实际投保人(隐名被保险人)利用显名被保险人和显名投保人的名义实施的保险诈骗行为,构成保险诈骗罪的间接正犯。

刑法理论中,间接正犯是指行为人利用他人作为中介实施犯罪行为,其所利用的他人由于具有某些情节而不负刑事责任,间接正犯对于其通过他人所实施的犯罪行为完全承担刑事责任的情况。在间接正犯的情况下,行为人明知被利用者的行为不构成犯罪或者与之不存在共犯关系,因而具有单独犯罪的故意,即正犯的故意。一般而言,间接正犯利用他人犯罪的常见情形有:利用未达到刑事责任年龄或利用没有辨认控制能力的人实施犯罪;利用他人无罪过行为实施犯罪;利用他人合法行为实施犯罪;利用他人过失行为实施犯罪等。

本案中,由于具体的保险理赔操作中,保险公司只会受理名义上的被保险人(保险合同签订人)提出的理赔申请。因此,被告人姜某甲在将事故车辆和理赔业务出售给二手车行所有人钱某某后,想要实现谎报假案并虚假理赔骗取保险公司保险金的目的,必须借助于显名被保险人(名义投保人)陈某某、刘某某等人来实施,而作为名义上的被保险人和投保人,陈某某、刘某某等人并不知道被告人姜某甲和于某某故意制造交通事故的事实,亦不明知姜某甲和于某某等人诈骗保险公司保险金的意图,客观上也没有实际获取保险公司的理赔金,所以由于缺乏主观上的共同犯意,因而陈某某、刘某某等人与被告人姜某甲、周某某等人不构成保险诈骗犯罪的共犯,该刑事责任由被告人姜某甲、周某某等人承担。本案属于隐名被保险人(实际投保人)利用无犯罪故意的显名被保险人(名义投保人)实施的保险诈骗行为,故被告人姜某甲、周某某等人构成保险诈骗罪的间接正犯。

综上,承办人认为被告人姜某甲、周某某等人构成保险诈骗罪,且为间接正犯,其他五名被告人为共犯,均构成保险诈骗罪。

(滨海县院 吕雄伟 王华)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