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永清因煤矿被易主维权十余年 榆林公安终立案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杨永清因煤矿被易主维权十余年 榆林公安终立案

《法律与生活》杂志记者/田红卫

  生于1960年的杨永清,系陕西省榆林市府谷县庙沟门镇伙盘沟煤矿矿主,1988年,杨永清依法取得了府谷县庙沟门镇“伙盘沟煤矿”的合法投资经营权,当时挂靠在村办集体企业。2002年8月,府谷县庙沟门镇人民政府、安山村民委员会与杨永清解除了挂靠关系。2003年2月20日,陕西省工商局给杨永清颁发了《个人独资企业营业执照》,确定杨永清为伙盘沟煤矿的法定代表人。

  为了煤矿的经营和发展,杨永清先后投入资金1000多万元。因在2003年10月9日与府谷县工商局副局长苏智某的一次合作,并签订了《投资参股经营庙沟门镇伙盘沟煤矿协议书》。协议的甲方是杨永清,乙方是苏埃某(苏智某的父亲),但在合同下方签字的却是苏智某,协议约定由乙方投资300万元给付甲方后,伙盘沟煤矿的一切资产及相关权益由甲乙双方按份共有,即甲方占49%,乙方占51%的股份,乙方参股后,伙盘沟煤矿所生产的大炭、块炭、面煤按市场同等价格优先供给乙方或乙方开办的其他企业。该协议的签订便成了杨永清噩梦的开始,使得其煤矿一步步被他人侵占,直至被易主。

  杨永清从2005年起,因煤矿问题,在十余年间,向陕西省人大、政法、政协、公安及国家信访、高检、高法、公安部等部门实名举报和信访已超过百次,终被陕西省榆林市公安局于2017年7月23日以杨永清煤矿被诈骗立案。
 

\
 

  伙盘沟煤矿事件引多家媒体关注

  2012年7月10日,中国商报对伙盘沟煤矿股权事件以《陕西府谷“伙盘沟煤矿”的是是非非》为题做过详细报道,文中显示:2003年10月9日,府谷县工商局副局长苏智某为了其个人投资的焦化厂用煤不受限制,要求参股伙盘沟煤矿。杨永清应允了苏智某的要求,双方签订了《投资参股经营庙沟门镇伙盘沟煤矿协议书》。之后,2004年10月15日,在苏智某的提议下,杨永清将自己负责煤矿49%的股权交给赵海某承包经营,杨永清也在对方已经写好的承包经营《合同》上签了字。按照合同约定,赵海某以500万元的承包费对该煤矿承包经营20年。事后,杨永清认为,这些事情是苏智某提前预谋的,因为,2005年6月前,纪检部门清查国家公务员经商办企业时,为了应付上级纪检部门的清查,苏智某又让杨永清以其父亲苏埃某和赵海某的名义重新签订《股权转让协议》。被杨永清拒绝后,苏智某多次对他进行纠缠和威胁。2005年6月3日,苏智某伙同另外两名杨永清不认识的社会闲散人员将他强行拉至他处,强迫杨永清在其事先打印好的《投资参股经营庙沟门镇煤矿协议书》和《股权转让协议书》上签了字。这两份协议书的签字时间也被分别提前为2002年9月8日和2002年11月5日,参股金额也改为100万元;杨永清在煤矿49%的股权也被转让给了赵海某,转让价款写为105万元,上述两份协议没有任何交易兑现。赵海某在府谷县纪委的谈话笔录中承认2002年11月5日和2002年9月8日的协议是签订于2005年6月3日。为了达到目的,苏智某又强迫杨永清在其事先打印好的《关于股权转让说明》和《关于府谷县庙沟门镇伙盘沟煤矿转让协议说明》上签署了“属实”二字,但所有协议的签字和指印都是苏智某一手做的。

  2005年6月10日,在杨永清聘任的矿长刘喜某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苏智某利用强迫杨永清签的协议,将杨永清独资经营的煤矿变更为由苏智某的父苏埃某与赵海某二人出资的普通合伙企业,煤矿的名称也变更为“府谷县庙沟门镇伙盘沟恒基煤矿”。2009年2月,苏智某又将该煤矿卖给了苏宏某。苏宏某进驻煤矿后,将杨永清在煤矿从事生产十多年的3台装载机出售给了其他人员。

  按照杨永清的说法,因为有府谷县当地有关部门领导在煤矿参股,所以,现在煤矿的实际经营者开始对杨永清实行了部分措施。也就是由于这样的原因,杨永清与现在煤矿的经营者发生了多次冲突。杨永清认为,煤矿的经营者将同在煤矿工作的股东、副矿长杨永清的弟弟杨福某在该矿的股份抢走,将杨永清与煤矿签订的装载机使用合同撕毁。

  此后,杨永清踏上了上访之路。他直接上告府谷县公安局的领导。2009年8月20日,陕西省、榆林市、神木县三级检察院在接到控诉后,查明真相,将府谷县公安局副局长王金某、法制科长赵生某、派出所长杨志某以涉嫌非法拘禁罪刑事拘留。

  同时,杨永清就府谷县“伙盘沟煤矿”违法开采、偷税漏税等问题,多次向上级有关部门反映。

  该报道中还指出:2003年,苏智某受让了煤矿部分股权,参与煤矿经营,至于苏智某的父亲担任煤矿负责人,刘喜某说自己从未见到过苏智某的父亲。赵海某是承包了杨永清在该矿49%股份的20年经营权,并不是买断股权。

  《中国产经新闻》在2012年2月23日,也对府谷县伙盘沟煤矿股权事件以《府谷县伙盘沟煤矿:政府官员当上股东?》为题做了相关报道。

  《华商论坛》“榆林论坛”于2011年4月16日对此刊登了题为《府谷县公安局个别领导纵容煤老板非法开采国家资源》一文,文中指出:苏宏某非法开采、官商勾结、非法买卖炸药、公安局个别领导在矿参股,充当煤矿黑恶势力保护伞。

  对伙盘沟煤矿股权事件,人民日报社新闻战线也对陕西省省长及榆林市市长发过公函督促。

  公安机关以杨永清煤矿被诈骗立案

  2018年12月11日,杨永清向《法律与生活》记者反映,因伙盘沟煤矿被诈骗一事,向相关单位上访、实名举报已有上百次。并向记者出示了在2015年11月由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委托西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采矿权转让申请书》封面上“府谷县庙沟门伙盘沟煤矿”印文进行的司法鉴定,鉴定结果不是同一印章。依据鉴定结果,杨永清于2016年以赵海某涉嫌诈骗、伪造公司印章向榆林市公安局报案并受理,榆林市公安局在2017年7月23日以杨永清煤矿被诈骗立案。

  12月12日,《法律与生活》记者在榆林市公安局宣传处了解该煤矿诈骗案的进展情况,宣传处称刑警支队负责此案的办案人员不在榆林市,此案正在侦破,宣传处表示过后会与刑警支队沟通并督促办案人员公平公正、加进速度办理此案。

  就在前不久,杨永清向公安部实名举报了关于府谷县一些领导涉及伙盘沟煤矿涉黑涉恶事件,经榆林市公安局宣传处与刑警支队联系确认后,宣传处表示榆林市公安局已经收到了公安部关于涉黑涉恶的督办函,并表示会按照法律程序依法办案。

  杨永清说,因伙盘沟煤矿事件,从2005年维权至今,欠下了高额债务,现在都是贷款维权,被法院列入失信黑名单后,维权之路更是雪上加霜。十多年间没有睡过一个好觉,这十余年也是人生的最低谷。直到榆林公安以煤矿被诈骗立案后,杨永清说:“天快亮了”!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