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淮南:一民企3.7亿资金被“内鬼”掏空分光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安徽淮南:一民企3.7亿资金被“内鬼”掏空分光

  安徽省淮南市立泽漂珠加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立泽漂珠)控股股东段磊传,最近很是欣喜。好兆头接连不断,一扫数年郁积、压抑在心头的愁云惨雾。

  首先,11月1日,习总书记对非公企业家的讲话,其宗旨就是对民企的合法权益要给予坚决的依法保护。数日后,“两高”、公安部、司法部等职能部门都积极表态:不仅要全面保护民企的合法权益,而且对已经和正在受到不法侵犯的,各级公安、司法机关要依法“帮助其讨回公道”。所以,受到不法侵犯的段磊传兴冲冲地说:“党和国家的政策太好了,今年的冬季最温暖!我终于看到了希望!”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20多年前,大学毕业的段磊传,从父亲手里接过了立泽漂珠的帅印。由于段磊传勤于钻研,为人谦和,对产品质量精益求精,很快成为所在行业远近闻名的专家。立泽漂珠的生意越做越红火,是淮南潘集地区多年的纳税大户,安排多名工人就业,其产品漂珠和二氧化铁出口到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段磊传还热心公益,仗义疏财,捐资助教,怜孤恤寡,修桥补路,所以,曾被当地选为政协委员和工商联、商会等社团组织负责人,他本人和企业在当地享有较好的社会美誉度。
 

\
段磊传(右一)向北京律师于若辰(中)介绍银行对账单的有关信息

  但在2013年,段磊传因与某领导受贿案牵连被关押调查1.4年(后做无罪处理)。不幸的是,在此期间,立泽漂珠被会计李某(化姓)等数名管理人员与社会上的黑恶团伙里应外合,以仿冒段磊传签名、伪造公司公章等非法手段,将立泽漂珠3.7亿现金全部转移到他们自己及亲友名下(共计开设100多个账户)。

  段磊传获得自由以后,面对这意想不到的灭顶之灾,仿佛做了一场噩梦。他费尽周折,在好心人的帮助下,从部分银行调取了被李某等人侵占巨额资金的一笔笔对账单。这些白纸黑字、言之凿凿的对账单铁证如山,每笔账款被侵占的时间、开户行、姓名、金额等信息都一目了然。根据这些对账单,立泽漂珠已查出高达3.7亿元被不法之徒侵占、私分。还有的银行拒绝提供对账单。
 

\
(段磊传说,这些设备都已经废了)

  段磊传说:“侵占、私分我钱的这些人大部分我都不认识,彼此之间也没有任何业务往来。我明明被关在看守所里,银行里怎么会有我的签名和公章呢?”

  尤其令人震惊的是,记者与代理此案的北京律师于若辰在监控录像中清晰地看见:2016年12月2日,段磊传在公司走廊,先是被几名歹徒控制,之后被一名歹徒按住脖子,另外两名歹徒将其胳膊架起,劫持进室内。

  据段磊传的姐姐介绍,这些人采用暴力、胁迫等手段,逼迫段磊传写下“借条”,歹徒拿着所谓胁迫来的“借条”,就到法院进行了一系列的虚假诉讼,将段磊传的10余部高级轿车、两栋别墅等资产进行了所谓的“抵债”。他们还曾派人对段磊传非法拘禁,长时间限制自由,不让报案,使他们全家的经济遭受巨大损失,精神上受到了严重摧残和打击。

  “太可怕了,都不敢回想,夜里总是做噩梦!”说罢,段磊传的姐姐叹息一声,转过身去,又抹起了眼泪……

  近几年来,段磊先后到北京、合肥等地投诉、报案,历尽艰辛,也曾被某公安机关受案,但由于种种原因,都没有得到解决。

  据段磊传说,一次,在某公安局的会议室,警方将立泽漂珠的李会计传讯到公安局,询问完账目的有关情况之后,民警就走了。

  李会计对段磊传说:“你别再到处乱告了,没用的,我给你300万,你到偏远的地方买个房子活命去吧。”

  当场遭到了段的拒绝。

  2018年11月下旬,在初冬萧瑟的寒风中,记者走进立泽漂珠厂区时,只见段磊传的几个年长的亲戚在无偿地看护着企业。他们见到记者时,一脸的哀怨和忧郁。

  由于公司的巨额资金被掏空分光,立泽漂珠早已停产,漂浮桶等设备已是锈迹斑斑,任凭风吹雨蚀,使这个曾经从废煤灰里提炼漂珠、二氧化铁等变废为宝的环保型企业彻底停产,冷冷清清,一片破败、凄凉的景象。

  段磊传的家庭生活也陷入困难,全靠姐姐的资助度日,败诉的案子明明知道是虚假诉讼,但连上诉费都掏不起,任凭巧取豪夺,苦不堪言,神情恍惚,几近崩溃。

  2018年11月下旬,就在段磊传几乎绝望之际,他投给公安部纪检委的举报信被转到了安徽省某纪委,一位处长带领一名纪检干部,将段约到合肥,出示了工作证,对段进行了长达四个多小时询问,并作了详细的笔录。同时,段磊传将几本厚厚的银行对账单、伪造签名、假公章、监控录像等证据一并交给办案人员。

  数日后,此两名办案人员让段磊传将涉案的部分公职人员(有的已经退休)的名单专门提供出来,段磊传立即照办,并亲手送到办案人员手里,但要求异地办案,办案人员答应将此要求汇报给领导后再做决定。

  12月初,心急如火的段磊传主动打电话给办案单位,诉说了自己的焦急的心情和境况,该处长热情地安抚说:“你放心吧,我们一定尽快办理,你的心情我们非常理解,但我们纪委办案有一定的程序,我们把材料整理好以后,就专题向领导汇报,请再等等。”

  数日前,段磊传聘请了北京若辰律师事务所主任于若辰,全权代理段磊传的刑事报案、民事诉讼、调解等法律服务。

  虽然立泽漂珠受到了严重的不法侵犯,但段传磊还是宽容地对律师表态:“尽管他们把事情做绝了,但我想毕竟是本乡本土的,如果通过律师函催要、沟通等方式,能把侵占私分我的钱主动退回来,就按民事上的不当得利返还,我就不追究他们的责任,这样做,既节省司法资源,也使他们免受牢狱之苦,即使国法要追究,我也会出具谅解书的。但如果拒不退还,我就死告到底!现在国家的形势对我太有利了:首先,国家对民企依法保护;其次,全国正在扫黑除恶,对这伙歹徒是不会放过的。”

  记者还了解到,于若辰律师已经对一部分侵占、私分立泽漂珠款项涉案人正在发律师函,先按照民事不当得利要求其返还。

  但其结果会怎样呢?本刊对这起罕见的侵犯民企合法权益的典型案件将继续关注。

(《法律与生活》杂志社特派记者报道)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