质检报告不容置疑?深企诉上海木研所被判"非善意"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质检报告不容置疑?深企诉上海木研所被判"非善意"

本刊记者 程万军 薛京
 
       “质检报告造假,为销售假货打开了方便之门。”近日,吕进凯愤愤不平地告诉《法律与生活》记者,“这些假货基本都会流入上海市场,上海老百姓就成了受害者。”
 
       去年4月,吕进凯出任法定代表人的深圳市凯实贸易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凯实贸易”)委托上海木材工业研究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木研所”)对6批胶合板进行质量检验,检验结果显示,其中4批不合格,两批合格。“我跟踪了上海木研所检验的整个过程,发现其中有很多不规范的地方。而第三方质检机构通标公司(即SGS)的检验认定,这批产品均为不合格产品。”吕进凯告诉记者。
 
       一个月后,吕进凯以上海木研所出具的检验报告“将板芯质量不合格造假为合格”为由,将其告到了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然而,长宁区法院驳回了凯实贸易的诉讼请求,上海一中院也维持了原判。
 
\
(当事人吕进凯接受记者采访)

      “向大商所举报后,上海木研所进行了补检”
 
       2017年4月19日,吕进凯从期货市场买入32手共16000张胶合板,存储在浙江湖州南星家居科技有限公司仓库。

       “我要提货,需要仓库提供检测合格的符合国标的报告,但仓库提供不了。我就给大连商品交易所(以下简称“大商所”)写了进行出库检验的书面申请。”吕进凯说:“大商所迟迟没有回复,等了十多天都没给检验,我又急于卖货,就找了国际公认的检验、鉴定、测试和认证机构SGS进行检验,发现这些胶合板全部不合格。”
 
      这时,大商所才下发了检验通知,凯实贸易于是又委托大商所指定的上海木研所再次对这批胶合板进行质量检验,签署了《检验委托书》。
 
       2017年5月3日,上海木研所对6批板材进行初检后,认定其中3批为合格。
 
       上海木研所的检验结果和SGS不一样,这让吕进凯并不意外。“之前就曾有耳闻,知道会存在板材生产厂家、卖家以及检验机构一起往市场卖假货的现象,也有人对上海木研所有负面反映。所以我非常留心,害怕作假,对整个检验过程进行了全程追踪,并拍摄了大量照片。”
 
       “我事先认真学习了板材的检验检测规范,做到心中有数。”吕进凯表示,在跟踪检验过程中,他曾纠正过几次上海木研所检验人员的明显不符合规定的地方,“他们在测量板芯质量芯条侧缝时,没有按国标规定使用精度为0.05mm的塞尺,而是用了钢板直尺;甚至基本不动尺子,靠肉眼估摸报尺寸,大的缝隙报2毫米,小的报1毫米;其间还在讨论测量方法。进行检测的是位老员工了,但是感觉他不懂或是在糊弄,我当场指出问题后,他会修改一些数据。即使这样,SGS认为不合格的产品,他们却认为有3批经初检是合格的。”
 
       “我方及时向大商所举报,促使他们修改了初检结论并进行了补检。”吕进凯说。
 
       “违规的取样”
 
       “取样也是违规的。”吕进凯说。
 
       记者在查阅国家标准《GB/T 5849-2006细木工板》时发现,第13页第6.4.1项对“试样制取”提出了明确的要求。
 
       根据这一标准,取样时,在样板中截取板材的位置应避开样板边缘50mm,而上海木研所全部沿样板边缘取样,致使每张样板所取试样有4个边缘反映不了板芯质量的真实情况。“切割后留存的残板现在还放在浙江湖州仓库。法院只要到现场调取这些残板,就能发现问题所在。”吕进凯告诉记者。
 
\
(如图中红圈所示,在样板中截取板材的位置应避开样板边缘50mm)
 
       此外,按照规定,检验人员取样后,人和样品是不能分开的,检验人员应把样品封存好后直接带回实验室。“但实际情况是,上海木研所检验人员将样品交给了厂家,自己就先回上海了。然后厂家让仓库的人把样品封好后,通过顺丰快递再寄到上海。这中间的过程根本无人监管。”吕进凯哭笑不得地说。
 
       2017年5月15日,上海木研所出具了最终的检验报告,6批胶合板中第1批、第4批的检验结论为合格。
 
        明明知道这个检验报告有问题,吕进凯还是“在这两批被检验为合格的产品上签了字”。
 
       记者查阅《大连商品交易交割细则》后,发现第8页所载有关违约的处理条款中,第(四)条标明:由于品质检验争议导致双方无法完成交收确认的,复检结果与大连商品交易所交割质量标准相符的,继续交割。不符合的,处以卖方按交割结算价计算的合约价值20%的惩罚性违约金,并支付给买方,退还买方交割预付款,终止交割。
 
        “因此,这不代表我认可其检验结果,而是因为如果我不签,那是我违约了。”吕进凯无可奈何地说。
 
       两份结论不同的检验报告
 
       吕进凯进一步解释说:“按照规定,由大商所指定有资质的机构进行检验,从程序上是没有问题的。规定是以上海木研所的检验结果作为其裁定的惟一标准。也就是说,虽然上海木研所是出了假检验报告,但是也得以这个报告的结论来决定你该不该退货。”
 
       “上海木研所这种违规造假行为,使我企业不得不按合格产品购买了4000 张不合格胶合板,给我企业造成了巨大经济损失。”吕进凯告诉记者,“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检测法,谁出假报告,谁赔偿损失。”
 
       2017年5月20日,凯实贸易将上海木研所一纸诉状告到了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要求上海木研所赔偿因检验结果失实购买的不合格产品货款、仓储费等共计674108元。
 
       2018年1月17日,长宁区人民法院做出(2017)沪0105民初11851号民事判决书,驳回了凯实贸易的全部诉讼请求。主审的钱法官在判决书中表示,原告明知存在两份结论不同的检验结果,且SGS出具的检验结论在先,却未在合理期间内提出异议或要求复检,亦未采取其他措施核实及确定系争木材产品的质量是否符合标准,就径行提货,原告应对自己的行为承担商事风险。
 
       判决书指出,“现有证据反映,原告提起本案诉讼非善意”,“原告主张的被告在检验过程中存在‘取样违规、测量违规、过程作假、结论作假’的过错”,“不具有充分事实和法律依据”。
 
       “在法庭上,钱法官曾说过,根据照片可以司法鉴定拍照物取样尺寸大小是否违规,而我提供了两百多张上海木研所人员进行检验时的照片,法院怎么又说没有事实依据呢?而且,两批检验合格的胶合板还在仓库里存着,到底合不合格,只要法庭组织检验就知道了,也就能厘清前面的两份检验报告,哪个是真哪个是假了。”吕进凯对长宁区法官的判决非常不认同。
 
       最让吕进凯如鲠在喉的,是钱法官得出的“原告提起本案诉讼非善意”的结论。他告诉记者,他之所以会提货,是因为《大连商品交易交割细则》的规定。而之所以会出现两份检验报告,是因为之前大商所的检验通知迟迟没有下发,自己急于卖货就先找了第三方进行硷验。“法官没有弄清楚前因后果就得出这样的结论,实在让人不服气。”吕进凯说。
 
       “非善意的诉讼”?
 
       接到长宁区法院的判决一周后,吕进凯就向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了上诉书。
 
       “原判恰恰是为一些行业生产造假、检验造假打开了方便之门,提供了保护伞,扰乱了社会经济秩序,严重损害了消费者合法权益。”吕进凯在上诉书中表示,“据调查,2016 年12月南星家居科技(湖州)有限公司生产的胶合板,大多数销往上海市场,按照国家标准GB/T5849-2006抽检全部不合格。”
 
       吕进凯同时向上海一中院表达了“恳请法庭抽签确定有资质的检验机构并组织原被告双方现场监督检验,如果检验结果与原告举证有出入,原告愿承担一切责任”的愿望。
 
       中院开庭时,由于吕进凯当时在国外,就委托公司员工石某出庭。近日,石某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至今对开庭前的一个细节仍然印象深刻。
 
       “被告有两个人参加了庭审,一个是上海木研所的,还有一个是律师。开庭前,这两个人跟我说,不要以这个方式来赚钱,也赚不了大钱,这属于不当得利,划不来的。”

      “他们说的‘方式’,就是指知假买假,然后通过打官司获赔。”石某解释说。
 
       石某表示,面对诉讼,上海木研所不是反思自己的检验是否存在不到位不合规的地方,而是先入为主地反污企业的诉讼“非善意”,这种做法实在让人体会不到一点“善意”。
 
       重庆市计量质量检测研究院康晓虹在《委托检验合同纠纷的非诉处理方法和策略》一文中指出,检测机构的发展一是靠科技,二是靠诚实信用。如果因为一个委托检测合同纠纷,影响检测机构的信誉和权威,那么检测机构就会卷入一场输不起的“战争”。
 
       “委托检测合同纠纷的发生原因是多种多样的,有偶然的因素,但更多的是因为检测机构的管理出现了问题。”康晓虹在文中表示:“要真正彻底地解决问题,根本的出路在于防范委托检测合同纠纷的发生,只有这样才能让检测机构变被动为主动,进入管理的良性循环。”
 
       “采访请看判决书”
 
       2018年11月9日,记者来到上海木研所采访,该所质量监督检验站的副站长孙小苗接待了记者。记者出示了详细的采访提纲后,孙小苗表示,将以公函的形式回复记者的问题。

\
(记者来到上海木材工业研究所采访)
 
       记者回京后,于11月13日收到上海木研所的回函。回函表示,“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2017)沪0105民初11851号民事判决书和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8)沪01民终4679号民事判决书对贵单位要求采访的内容均有详细说明”。
 
       记者在近800字的采访提纲中,围绕“参与检验的员工是否存在取样违规、测量违规现象,是否存在把三批不合格产品的初检人为定义为合格,被举报后进行了修改”等,提出了五个大问题,每个大问题中,又设置了一些小问题,但在两份判决书中,记者并没有发现对所要采访内容的“详细说明”,甚至连“说明”都没有。
 
       2018年11月21日,记者联系了上海木研所质量监督检测站检测室主任金凯,表明身份后,再次按照采访提纲的内容,提出采访参与检验的相关工作人员的要求,金凯同样以“一切信息见判决书”回绝,并补充说“案子已经完结”。
 
       当记者再次重申希望联系参与检验的工作人员进行采访时,金凯说:“采访需要经过我们法人同意。”
 
       落后的标准和过期的证书
 
       《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第21条规定:“产品质量检验机构、认证机构必须依法按照有关标准,客观、公正地出具检验结果或者认证证明。”《检验检测机构资质认定管理办法》第7条也规定,检验检测机构资质认定工作应当遵循统一规范、客观公正、科学准确、公平公开的原则。
 
       国家的检测机构进行检测必须严格依据相关技术标准,包括地方标准、国家标准,在对某些产品的检测时,还会涉及到采用国际标准。
 
       毫无疑问,技术标准就是检验检测机构进行业务活动时必须依据的“法律”,否则,检验检测人员在其出具的检验检测数据、结果中,就可能存在失实的问题。
 
       随着时代的发展以及技术的革新,技术标准也会越来越高,每隔若干年就会进行更新,发布最新的版本。记者查阅相关文献后了解到,从上世纪末,国家就通过文献对细木工板进行了标准化规范。上海木研所对凯实企业的胶合板进行检验时,依据的是2006年发布的旧的版本,而最新一版的国家新标准细木工板【GB/T 5849-2016】,已于2017年5月1日正式实施,与此同时,旧标准被废止。
 
       不过,凯实贸易与上海木研所的《检验委托书》签订的时间是2017年4月19日,按原有的标准进行检验也无可厚非。但是,记者在2018年11月23日,新标准发布一年半后,登陆该所副站长孙小苗名片上所写的上海木研所网址www.swiri.net时发现,该所至今仍在延用旧的国家标准:细木工板【GB/T 5849-2006】。
 
\
(上海木研所至今仍在延用旧的国家标准)
 
       在其网站公示的检测资质证书中,排在首位的是《CNAS实验室认可证书》。同样,记者发现,该证书有效期是至2018年9月6日,目前已逾期两个半月。也就是说,这个证书是无效证书。
 
\  
(从图中可以看到,该证书有效期到2018年9月6日,现已过了有效期)
 
       “开始感觉法官挺公正,判决结果下来后发现完全是相反的”
 
       “出庭的上海木研所的领导对基本情况不熟悉,业务也不太懂,就是全盘予以否认。法官也就采信了。”吕进凯告诉记者,“我在一审法庭辩论时占了上风,最起码那些板材还都在仓库封存着呢,证据就在那里摆着。开始时感觉法官还能说几句公道话,但今年一月份一审判决结果下来后,发现完全是相反的。”
 
       2018年11月9日,记者来到上海市长宁区法院,希望能采访到一审主审的钱法官,该院法宣科科长章伟聪表示,钱法官因病住院无法接受采访。
 
       11月19日,记者致电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审理此案的陆文芳法官。陆法官表示,对记者所说的案子没有印象,她向记者寻问了案号后反问记者:“为什么会对这个案子感兴趣?”记者表示,之所以对该案进行采访报道,是希望质检部门并不像传说中的那样,成为假冒伪劣产品的保护伞。陆法官随即表示:“采访要通过宣传部门的批准,否则是不接受的。”记者又追问陆法官对这个案子的看法,她说:“裁判文书都是公开的,文书上是怎么写的,就按文书来。”
 
       2018年10月10月,凯实企业不服一审、二审判决,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但高院迟迟没有立案,记者近日多次给高院打电话询问立案情况,接线员告诉记者的电话总是无人接听或者打不通,当记者质疑该电话号码是否有误时,对方果断地说:“没有错!”就挂断了电话。
 
       上海木研所称:“没有错。”上海高院称:“没有错。”那么,错在哪里呢?

      正如康晓虹所强调的,当检测事故发生时,一定不能让委托检测合同纠纷变成公众对检测机构诚信的拷问,不能让委托检测合同纠纷变成影响检测机构权威的危机事件。
 
       对于此案的进展情况,本刊将保持关注。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