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公交车分析二:桥梁设计准则属于“强制性规范”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重庆公交车分析二:桥梁设计准则属于“强制性规范”

  重庆公交车事件分析二:桥梁设计准则属于“强制性规范”

 

\

  主干路、次干路、支路桥,桥面为混合行驶车道或专用机动车桥时,人行道或安全道缘石高出车行道的高度可取0.25~0.40m。若跨越急流、大河、深谷、重要道路、铁路、主要航道,或桥面常有积雪、结冰,其缘石高度宜采用较大值。外侧采用加强栏杆。

(5.0.8条款)

\

  重庆万州公交车坠车坠江事故过去第八天了,按照中国网络的惯例,一般情况下新闻都热不过三天。我和我的朋友现在还在关注,是因为前天我们发现了万州长江二桥人行道缘计高度不符合国家设计规范的问题。

  桥梁安全是个公共安全问题,我们不能设想万州长江二桥发生的问题继续发生在我们身边,也不能忘记类似万州长江二桥存在的质量问题可能在许多地方的桥梁上存在。与义反三,防范于未然是查处安全责任事故的意义之一。

  有意思的是,这两天有一些网友发表不同意见认为万州长江二桥的设计没有违规,理由是他们认为1993年的桥梁设计准则是一个任意性的规范,其中的5.0.8条款是可共选择的规定,只要达到0.25m以上,就是符合规范的。这个观点对当前万州长江二桥以及其他的安全责任事故的处理危害极大,所以需要认真的予以澄清。

  《城市桥梁设计准则》(CJJ11-93)由原中华人民共和国建设部批准, 施行日期是1993年10月1日 。批准文件如下:

  关于发布行业标准《城市桥梁设计准则》的通知

  建标〔1993〕320号

  根据原国家城建总局(81)城科字13号文的要求,由上海市政工程设计研究院主编的《城市桥梁设计准则》,业经审查,现批准为行业标准,编号CJJ11-93,自1993年10月1日起施行。

  本标准由建设部城镇道路桥梁标准技术归口单位北京市市政设计研究院负责归口管理,主编单位负责具体解释等工作,建设部标准定额研究所组织出版。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设部

  1993年5月3日

  显然,这个《城市桥梁设计准则》(CJJ11-93)由国家建设行政主管机关批准施行,属于行政规章层级,当然也属于法律范畴。

  根据我们国家法学界的通行观点,法律规范依据权利、义务的刚性程度,可分为强制性规范和任意性规范。其中所谓强制性规范是指必须依照法律适用、不能以个人意志予以变更和排除适用的规范。它是行为主体必须按行为指示作为或不作为的规则。它的特点是主体没有自行选择的余地。强制性规范表现为义务性规范和禁止性规范两种形式,或者说义务性规范和禁止性规范绝大部分都属于强制性规范。

  任意性规范是“强制性规范”的对称,指在法定范围内允许法律关系参与者自己确定相互的权利义务关系的法律规范。所谓任意性规范是允许主体变更、选择适用或者排除该规范的适用。分为补充任意性规范和解释任意性规范。它又称为指导性规则,是行为主体可以自己决定是否按规则指示作为或不作为的规则。它的特点是主体有一定自行选择的余地。

  《城市桥梁设计准则》(CJJ11-93)根据其表现当然属于强制性规范,设计者只有遵照执行的。虽然5.0.8条款的内容往细了分类可以归类为义务性规范,但仍然在强制性规范的范围之内。

  有的网友认为5.0.8条款在人行道缘石高度方面设立了一个0.25--0.4m的幅度,而且后面规定的“若跨越急流、大河、深谷、重要道路、铁路、主要航道,或桥面常有积雪、结冰,其缘石高度宜采用较大值。外侧采用加强栏杆。”中用了个“宜采用较大值”的要求不具有强制性。这个就有点扯了。

  汉语中宜与不宜还是意思很清楚的。汉语中“宜”字有4种意思,分别是:

  1.适合,适当:~人。~于。合~。权~。适~。相~。

  2.应该,应当:事不~迟。

  3.当然,无怪:~其无往而不利也。

  4.姓。

  汉语中,与“宜”相对而言的“不宜”,则是指不适合,不适宜。例如,“三级片少儿不宜”便是一个警示语。有人说“宜”是可以选择,那谁就试试把三级片放到儿童影院,警察一定不会置之不理的。

  照此以上对于“宜”字的4种释义,后两种可以排除。前两种中无论是适合,适当,还是应该,应当,都是对桥梁设计提供了一个执行标准,而对于该标准的法效判断,我认为应当具有强制效力。根据行政法中法律优先原则,当法律(广义)规定了某项行政范畴时,便赋予了行政主体相应的义务,行政主体应当主动、积极履行职责,并且,当履行标准含义模糊,例如出现“宜”、“较大”等带有倾向性的词汇时,应采取严格解释论、有利于公共利益的立场,除非法律明确给予行政主体明确的裁量权,否则就认为该条款具有强制性效力。因此,在此处,“宜”字应当理解为“应当”。同样,对于“较大值”的理解,应作有利于公共利益的解释,设计者应当尽最大可能接近上限值。退一万步讲,万州长江二桥人行道缘石“宜采用较大值”从未授权设计、施工选择0.3m的权力,0.3m仅仅比最低值0.25m高5厘米,这真的符合“宜采取较大值”的立法目的吗?15条人命的悲剧就在公交车毫不费力的跨过0.3m高的人行道后坠江而发生了。

  为此,我重申我的观点:本案中的万州长江二桥梁应适用的《城市桥梁设计准则》(CJJ11-93),应当是一种强制性的规范,它是当时科学与法律的结晶,决策者、设计者、施工者必须严格执行。

  《城市桥梁设计准则》(CJJ11-93),其中,第 5.0.8 条规定:

  50.8桥面横断面布置

  (1)桥梁人行道或安全道外侧,必须设置人行道栏杆,其高度可取1.0~1.2m。

  (2)快速路、主干路、次干路桥,不论有、无非机动车道,若两侧无人行道,则两侧应设安全道,其宽度为050~075m。

  (3)除快速路桥外,桥面上机动车道与非机动车道具有永久性分隔带的桥或专用非机动车桥,两旁人行道或安全道缘石可取高出车行道0.15~0.20m

  (4)主干路、次干路、支路桥,桥面为混合行驶车道或专用机动车桥时,人行道或安全道缘石高出车行道的高度可取0.25~0.40m。若跨越急流、大河、深谷、重要道路、铁路、主要航道,或桥面常有积雪、结冰,其缘石高度宜采用较大值。外侧采用加强栏杆。

  (5)快速路桥:若有非机动车道,则两侧人行道或安全道缘石高可取0.25~0.40m,外侧采用加强栏杆;若无非机动车道,则两侧人行道或安全道缘石高度宜用0.40m,并须在缘石处加设防护栏,安全道上防护栏与外侧栏杆之间净宽为0.75m。注:安全道—只作执勤、养护、维修人员行走专用,不开放作一般人行道用。

  违反上述准则造成严重的后果应该有人承担法律责任。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