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潍坊:新东方双语学校走不出去的怪圈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山东潍坊:新东方双语学校走不出去的怪圈

  本刊记者/张翼羽

  据高德地图显示,潍坊新东方双语学校(以下简称新东方学校,已关闭)位于山东省潍坊市奎文区东风东街4687号。如今,新东方学校周边范围已经成为潍坊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以下简称高新区)的金融服务区,学校的西、北围墙以外高楼林立,邮政、浙商、兴业等多家银行和金融机构已在正常办公营业。与之相比,在几年前曾办的风生水起、现在已经关闭的新东方学校显得陈旧和落寞。这期间,学校究竟经历些什么?为了厘清事情的脉络,记者赶赴潍坊市进行了实地采访。

\
新东方学校

  滕女士的办学梦

  据新东方学校的实际出资人和经营者滕女士回忆:2003年,新东方学校的前身潍坊新东方艺术学校因资不抵债无法维持,高新区的领导和当地信用社的领导找到了任山东北方纺织集团(北纺集团)负责人的她,希望她能够接手潍坊新东方艺术学校。本着“这是党和政府对自己的信任,也是回报社会的机会”,她便爽快地答应了。为此,她力排众议,于2006年4月26日,促成了北纺集团与潍坊新东方艺术学校的协议书签订(以下简称“4·26协议书”)。

\
\
“4·26协议书”

  协议签订当天,北纺集团向潍坊新东方艺术学校付款(存折)100万元,双方办理了学校的交接手续。怀着对办学的满腔热情和雄厚的经济实力,滕女士信心满满地投入到办学事业中,从选聘老师、添置设备、内部装修,再到改造校园环境、修建地下管网、新建幼儿园等,“我先后投入高达5000多万元,教学工作步入正轨”滕女士为了创办名优学校,还积极与各地开展联合办学。于此同时,北纺集团与2006年6月23日前又以九笔现金先后支付给潍坊新东方艺术学校102万元。

  为了尽快将潍坊新东方艺术学校的土地使用权和房产过户到北纺集团名下,2006年6月23日,潍坊新东方艺术学校、北纺集团、潍坊市奎文区农村信用合作社联合社(以下简称奎文合作社)签订了一份协议(以下简称“6·23协议书”);9月7日,北纺集团和潍坊新东方艺术学校签订补充协议一份(以下简称“9·7补充协议”)。

\
“6•23协议书”

\
  “9•7补充协议”

  这期间,在全校教职员工的共同努力下,新东方学校的学生多次在各类比赛中获奖,学校也多次受到各级领导的肯定和表扬。教学总部走廊墙壁上的各种奖牌奖状琳琅满目。

  就在一切都朝着美好方向发展的时候,新东方学校出现了一个重大的转折。

  漩涡中的北纺集团

  因为已经交齐全部过户税费,北纺集团和潍坊新东方艺术学校的交接过户手续却始终没有办理完。2006年11月3日,北纺集团一直诉状将潍坊新东方艺术学校起诉至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潍坊中院),请求潍坊新东方艺术学校继续履行“4·26协议书”确定的义务。

  随后,受理了北纺集团与潍坊新东方艺术学校土地使用权及房产转让合同纠纷的潍坊中院以“北纺集团虽然取得了《企业集团登记证》,但是没有领有营业执照,故北纺集团不具备民事行为能力,北纺集团以企业集团的名义与潍坊新东方艺术学校签订合同为无效合同,北纺集团无权请求潍坊新东方艺术学校继续履行合同”为由,判决驳回了北纺集团的诉求请求。

  北纺集团不服,于2007年12月2日上诉至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山东高院)。2008年7月7日,山东高院经在审理认为“原审判决北纺集团以企业集团的名义与潍坊新东方艺术学校签订合同为无效合同是正确的”同时表明,原审法院在审理过程中,已经向北纺集团释明,因合同无效,北纺集团可以变更诉讼请求。但北纺集团没有变更其诉讼请求,原审判决驳回其诉讼请求并无不当。故,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2008)鲁民一终字第145号民事判决。

  2009年6月15日,北纺集团向最高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最高法)申请再审。6月28日,北纺集团向山东高院递交申诉状,请求依法撤销其上述判决;追加北纺集团的母公司山东北方纺织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纺集团公司)为诉讼当事人;依法改判“4·26协议书”有效,并改判潍坊新东方艺术学校继续履行协议书中的义务。

  2009年11月11日,山东高院作出其上述判决适用法律错误,应予再审;本案由本院另行组成合议庭进行再审的民事裁定书。11月18日,最高法作出驳回北纺集团是再审申请的裁定。

  无奈之下,滕女士向高新区管委会求助,2012年5月17日,高新区管委会答复称:“……新东方学校,由于多种历史复杂原因,特别是由原来的潍坊新东方艺术学校变为新东方学校过程中,由于出售方与购买方的纠纷,致使新东方学校举办手续失效和新东方学校迟迟不能提供举办该校的一系列原始资料、有效资产证明等,一直未得到有关主管部门的批准。针对上述情况,潍坊市教育局与高新区管委会多次进行协调,由于各方诉求差距巨大,问题仍未解决。鉴于上述情况……将加大工作力度……尽快解决与原出售方的矛盾纠纷……”。

  由于事情却始终未能解决,为此,2014年,滕女士向全国人大反映情况。当时,案件的主审法官也向全国人大汇报了案情,法官表示由于当时案件积压较多造成错误。最高法随后书面告知山东高院,可以启动再审程序。

  2015年9月9日,山东高院经再审,认为北纺集团应属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五十二条中的“其他组织”的范围,其作为民事诉讼主体资格妥当,应予支持;北纺集团在其不具备民事权利能力与行为能力的前提下,与潍坊新东方艺术学校签订协议书的行为违反了《企业集团登记管理暂行规定》及《民法通则》第五十八条的规定,导致合同无效。故,维持了其(2008)鲁民一终字第145号民事判决。

  学校何去何从

  在案件辗转各级法院期间,潍坊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高新区法院)于2012年12月31日正式对外办公。随即,北纺集团公司作为“4·26协议书”实际支付全部价款的履行人向高新区法院提出起诉请求:依法确认北纺集团、潍坊新东方艺术学校之间已实际履行的土地使用权及房产转让合同为有效合同;判决潍坊新东方艺术学校继续履行“4·26协议书”,协助北纺集团办理土地、房产过户手续。

  2017年3月13日,高新区法院经审理认为,北纺集团公司所诉诉讼请求以及所依据的合同和证据均已经过实体审理,并已经由潍坊中院、山东高院生效民事判决确认该合同为无效合同,故裁定对北纺集团公司的起诉不予受理。

  对此,北纺集团公司上诉至潍坊中院。2017年4月19日,潍坊中院经审理认为,由该合同(即“4·26协议书”)的效力问题已经被生效民事判决认定为无效。在此情况下,北纺集团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故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2017年8月16日,北纺集团公司向山东高院申请再审。

  通过滕女士的代理律师,记者了解到,因为潍坊新东方艺术学校与其他多方错综复杂的法律关系和债务关系。2018年4月28日,高新区法院按照此前已经走完的拍卖程序,对拍卖标的物,即已经停止运行许久的新东方学校采取强制执行措施,在校门口拉起了警戒线,对学校范围内的所有建筑、物品、设施进行查封接收。

\

  而在强制执行前的2018年2月27日,北纺集团公司向高新区法院提交了《执行异议书》,请求终止对新东方学校资产处分的执行程序。理由是:1.处分的资产在执行过程中不仅未加以所有权区分,也没有将评估结果通知异议人,且没有通知异议人参加拍卖会,同样没有考虑异议人对特定标的是否有优先受偿权的情况下处分了异议人的财产,更未从拍卖所得返还异议人的实际投入,严重侵害了异议人的权益;2.异议人与潍坊新东方艺术学校合同纠纷仍在进行之中(纠纷共两案,一案正在申请山东高院再审,另一案在潍坊中院),在合同纠纷未解决、部分财产的归属不确定的情况下,贸然拍卖该标的物,侵害了异议人的权益。

  上述《执行异议书》中提到的“另一案在潍坊中院”指的是,在此之前,潍坊新东方艺术学校起诉了滕女士、张某某、谭某某、北纺集团至潍坊中院。潍坊中院经审理认为,潍坊新东方艺术学校与北纺集团土地使用权及房产转让合同纠纷一案,山东高院作出(2008)鲁民一终字第145号民事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因北纺集团提出申诉,山东高院经审查作出(2009)鲁民监字第85号民事裁定书,决定对该案再审,本案的审理需以上述案件的审理结果为依据。故于2011年9月13日,作出中止审理的裁定。2018年5月3日,潍坊中院向各方送达了将于2018年5月17日上午,恢复审理转让合同纠纷一案的开庭传票。

  面对北纺集团公司提出的异议,记者向高新区法院了解情况,得到了经办该案的工作人员不在的答复。

  而知情人反映,潍坊新东方艺术学校的校长宁某某现被刑事拘留,已经移送至山东省莱芜市人民检察院。在莱芜市人民检察院,记者得到“宁某某的案件确实在莱芜市人民检察院”的回复。

  如今,滕女士表示,自己只有一个愿望,再实现她的办学梦。

(责任编辑:亦小编)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