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家编织谎言:他与房东死亡交易的内幕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画家编织谎言:他与房东死亡交易的内幕

 何照新  

       位于北京市通州区宋庄的艺术区,会集了来自全国各地的艺术家。这里本应是一处高雅之地,在这里居住的艺术家也应是文明之人。然而,由四栋楼组成的一家美术馆负责人——滕矾却滋生了恶念,为了侵吞房主的房产,他做起了雇凶杀人的勾当。
 
\
(美术馆小院西侧)
 
       画家设局
 
       滕矾,画家,江苏扬州人,已过知天命之年。2015年年初,滕矾来京作画。看到北京市通州区宋庄艺术区充满浓厚的艺术氛围,他想把事业从扬州转至北京。作出决定后,他通过网络联系到拥有宋庄房产的付达,双方以“以租代买”的形式签订了一份合同,约定滕矾以2600万元的价格租赁付达在宋庄的四栋楼,租期50年。合同签订后,滕矾支付了9万元房款,约定剩下的房款在4个月内结清。此后,滕矾以各种理由推脱缴纳租金。
 
       2016年12月19日,即第一份合同签订近一年后,付达和滕矾又签订了一份合同。这份合同上注明:宋庄四栋楼的转租费为3200万元,租期自签订之日至2061年10月20日止。付款方式为先付定金9万元,余款在2017年6月6日结清。在合同规定的时间如果滕矾再以任何借口拖欠剩余租金,付达有权收回房屋,到时如不付款,之前所有投入(包括房屋装修、家具电器等)全归付达所有,滕矾不得以任何理由索要。
 
       杀人夺房
 
       2017年5月23日,画家“七人行”全国巡展首站(北京)在滕矾的美术馆举行,滕矾为此接受媒体专访。该报道介绍了滕矾的履历:1965年2月生,笔名晔公。江苏扬州市人,研究生学历。幼年师从海派著名画家吴学才,后师从著名画家喻继高、刘大为。作品被国内外多家美术机构收藏。为近代著名作家老舍的多部作品创作插图,近两年有十多本书籍出版发行。现为北京某画院副院长、荣宝斋画院刘大为工作室画家。
 
\
(滕矾作品)
 
       在外人看来,有画家、画院院长等光环萦绕,滕矾必定是一名具备良好素养的艺术家。然而,滕矾却有一段不光彩的历史——曾因诈骗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2年。画展结束后,时间一天一天地临近双方约定的支付日期。此刻,滕矾想的不是如何筹款,而是如何杀人。他要杀的人,正是房主付达和他的妻子周伉。几经思虑,滕矾想起自己在监狱服刑时认识的朋友王冲。
 
       2016年6月初,滕矾给王冲打电话,要对方来京给他带毒狗的药,还答应送他两幅画。因为滕矾催得比较急,第二天王冲便从老家宁波飞到北京。到了北京,滕矾说他遇到了害他坐牢的人,并问王冲能不能买到迷药。王冲在他的朋友圈里找到一家卖迷药、春药和“听话水”的卖家。支付1000多元后,两人驱车到河北邢台取药。
 
       王冲在公安机关的供述称,他和滕矾买回药品,说起滕矾还想买房东的另外一栋楼,但却不想花钱,让王冲找两个人过来帮忙,等房东夫妇过来,先用迷药把两人迷晕,然后将两人绑起来,逼着房东把合同签了,再把他们绑到外地挖坑埋了。滕矾和王冲约定,只要他找来两个人,就给王冲10万元定金。事成后,再给他们三人40万元,之后的每年给每人20万元。
 
       王冲听到滕矾给出如此丰厚的承诺,赶紧打电话从老家找来两个朋友陈峰和朱南。电话里,王充没有向两人说明是做什么事情,只说是让他们来北京挣钱。6月5日,陈峰和朱南到达北京。滕矾让王冲将实施杀房东夫妇的过程与他们细谈。陈峰、朱南不愿做杀人的事情。王冲看到对方迟疑,提议两人表面答应滕矾,等房东签字后再向滕矾提高杀人的价码。如果滕矾拿不出钱,他们就把合同带走,半路把人放了。
 
       王冲曾表示,滕矾说过房东欠了很多外债,他会让房东的妻子给房东的女儿写一封信,造成房东夫妇被讨债的假象。而且,滕矾还跟他们商量,如果房东两个人要是开大车来,就用房东的车把人绑走;如果房东开小车来,就开滕矾的车把人绑走。在策划此事过程中,朱南听滕矾一直在说,“我一定要让对方(付达)死,我咽不下这口气”。
 
       后来,滕矾等四人开始为杀人做准备。滕矾给王冲5万元定金,王冲分给陈峰、朱南每人1.25万元,自己留了2.5万元。四人为了实施计划,每人买了一套衣服、一双鞋,王冲还去药店买了速效救心丸和三双胶皮手套,滕矾则买了菜刀和水果刀。为了检验迷药的药效,王冲甚至让陈峰试喝迷药。后来,滕矾以取不出钱为由拒付剩下的定金,陈峰和朱南决定不干,于6月6日一早离开了北京。
 
       案发现场
 
       2017年6月6日,滕矾一早备好混有迷药的茶。付达和他的妻子周伉依约来到宋庄美术馆。周伉在公安机关回溯了他们来到美术馆后发生的事情:当天,付达夫妻找滕矾收取租金。他们想,若滕矾不付钱,就按照合同收房子。进门后,滕矾带他们到一层喝茶。滕矾告诉他们说,他的爱人出去找人借钱了,一会儿过来,并向他们介绍在另一边喝茶的男子(王冲)是他的老乡。聊天过程中,周伉去了趟洗手间,回来后她发现一层已经没人了。这时,周伉听到楼上发出丈夫付达的惨叫声。她感觉不对劲儿,立即给丈夫打电话,但是没有人接听。
 
      此时,滕矾从楼上下来,对周伉说,付达和他的朋友打了起来,让周伉上楼看看。周伉拿出手机准备报警。滕矾顺势抢过她的手机,拿出一把刀,用手搂着周伉的脖子把她推上了楼。
 
       周伉上楼后看到付达躺在地上,脖子上缠着胶带,脸色发紫。身为护士,周伉明白此时丈夫很危险,于是赶紧为丈夫做了人工呼吸。此时,站在一旁的王冲也为付达按压心脏。在此过程中,滕矾对王冲说,付达必须死,还用脚踹踢付达的头部。王冲说,别弄死付达,弄死了谁都跑不了,他还向滕矾说给他的钱都不要了。
 
       紧接着,滕矾用胶带将周伉的手腕和脚腕捆起来;然后,又把她的手腕和付达的手腕用胶带捆在一起。之后,滕矾和王冲离开。王冲离开前,将滕矾拿的刀藏在了付达身下,并向周伉暗示刀的所在。
 
       周伉见他们离开后,就用付达身下的那把刀将胶带划开,到阳台上喊人求救。此刻,滕矾和王冲听到声音后返回楼上。周伉对着两人大喊,她已经报警了,吓得滕矾二人匆匆离开。遗憾的是,待急救车赶到时,付达已经不行了。
 
        此后,警方陆续将滕矾、王冲、陈峰、朱南四人抓获。
 
       庭审纪实
 
       2018年9月7日,滕矾等四人涉嫌故意杀人案在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次庭审从上午10点一直持续到晚上8点多。
 
       进入法庭时,身着病号服的滕矾因患有直肠癌,人比办画展接受采访时瘦了一圈。
 
\
(四名被告人,右一为滕矾,右二为王冲)
 
       据公诉机关指控称:2017年6月,滕矾因买房房款支付问题对付达不满,欲将其杀死。2017年6月3日,滕矾与王冲去河北省邢台市购买迷药、听话水等药物。6月4日,二人预谋杀害付达,滕矾授意王冲寻找帮手,其遂联系陈峰和朱南来京与滕矾、王冲预谋杀人、试喝迷药、一起购买作案工具,后收取部分雇凶定金。6月6日清晨,陈峰和朱南因滕矾支付费用过少而离京。6月6日9时许,付达和妻子周伉按事先约定到北京市通州区宋庄镇某美术馆收取购房尾款3000余万元,滕矾、王冲骗付达喝下二人事先准备好的掺有迷药的茶水后,将付达骗上三楼。二人在卧室内与付达发生打斗,并用胶带缠绕付达的头面部及颈部,致其当场死亡。经鉴定,付达符合钝性外力作用于颈部(不排除闷堵口鼻)致机械性窒息死亡。
 
        检方认为,滕矾等四人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一人死亡,后果严重,应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四人的刑事责任。在共同犯罪中,滕矾、王冲起主要作用,系主犯;陈峰和朱南在共同犯罪中起辅助作用,系从犯,应当减轻处罚。
 
\
(庭审现场)
 
       对于检察院的指控,滕矾多次辩解称,买房时他在不知情受欺骗的情况下,买的是隐患重重的小产权房。而且,他先后将20幅左右的画分批给了付达,这其中有很多是贵重无价的画,已经按照和付达协商好的“以画抵钱”形式结清了房款。滕矾还称,他与付达签订3200万元合同是和付达一起吃饭后出现的,他对此一点儿印象都没有。他吃完饭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回的家,怀疑付达给他下了药。对于付达的死亡,滕矾在法庭上没有表现出一丝愧疚之情,反而认为是付达的过错导致事件的发生。
 
       作为滕矾的帮凶,王冲称他并不想杀人,只是想讹滕矾一笔钱。陈峰、朱南则称,他们坐过牢,清楚杀人偿命的代价,因而中途离开。
 
       最终,法院没有当庭宣判。
 
       法律眼:共同犯罪
 
       共同犯罪分为一般共犯和特殊共犯(即犯罪集团)两种。本案中,检察院指控,滕矾等四人为共同犯罪,属于一般共犯。《刑法》第二十五条规定: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共同犯罪与单独犯罪相比,具有显著特点。单独犯罪由我国刑法分则加以明文规定。因此,对于单独犯罪,可直接依照刑法分则的有关规定对犯罪分子定罪。而共同犯罪,除实行犯的行为是由刑法明文规定以外,其他共同犯罪人,如组织行为、教唆行为和帮助行为,都是由刑法总则规定。
 
       共同犯罪行为分为以下三种:
 
       一是实行行为。指直接实行刑法分则规定的行为。如果共同犯罪中只有一个实行犯,那么,该实行犯的实行行为无异于单独犯罪。而在具有两个以上实行犯的场合,并不一定要求其中每一个人的行为都独立地完全符合犯罪构成的要件,只要其行为结合在一起符合某一犯罪的构成要件即可。
 
       二是组织行为。指组织犯所实施的指挥、策划、领导犯罪的行为。这些行为不是刑法分则所规定的犯罪的实行行为,而是由刑法总则加以规定的。
 
       三是帮助行为。指为其他共同犯罪人实行犯罪创造便利条件,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辅助作用的行为。帮助行为不是刑法分则所规定的犯罪的实行行为。因此,只有把帮助行为和实行行为有机地结合起来,才能解决帮助犯的定罪问题。
 
       承办此案的检察官在法庭辩论阶段表示,因为陈峰、朱南的行为为滕矾和王冲提供了心理支持,两人并没有积极有效地阻止犯罪行为的发生,所以,陈峰、朱南与滕矾、王冲四人的行为是共同犯罪,须承担刑事责任。(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