循环经济试点无果,康庄三个沼气站去哪儿了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循环经济试点无果,康庄三个沼气站去哪儿了

本刊记者  佟威  薛京  
 
       “我搞生态农业十几年了,头一次遇到这么堵心的事。”9月18日,位于北京市延庆区康庄镇大营村的归原生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归原农场”)负责人王占利,告诉《法律与生活》记者。
 
       随王占利往他的农场深处走时,一座占地数百平米的废墟便赫然撞入眼前:碎石瓦砾,残垣断壁,几根长长的柱子兀立在蓝天下,如同一处巨大的伤口。
 
       命运多舛的大营沼气站
 
       “这里原来就是大营沼气站。”王占利踩着坑洼不平的路面小心翼翼地走到一截断墙前,摊开双手,颇为无奈地说。
 
\
(王占利站在大营沼气站的废墟前向记者反映情况)
 
       据王占利介绍,康庄镇在2006年就开始建设大营沼气站了,但第一次建好后,没能成功发酵出沼气,“是设计问题还是高度不够?或是气温太低,粪便发酵不了?具体什么原因我也不清楚。”
 
       2009年,大营沼气站再次开工建设。建成后,由大营村负责维护运行。当时的沼气管道每隔200米就建有一个小井,一两个月就得派人下到井下把水放掉,沼气才能通到农民家中。
 
       归原农场每个牛舍都装有自动刮粪装置,定时自动将牛粪和牛尿刮到回收坑道内,再传送到沼气站,发酵出来的沼气,供给周边500户农民使用。
 
       农民家中此前使用的是煤气,一年的费用达800多元,改用沼气后,一年还不到300元。产生的沼渣、沼液还可以还田,供应周边2000多亩农田使用有机肥,实现了养殖业向种植业的循环。
 
       “2009年,归原农场被北京市政府授予‘循环经济试点单位’称号,康庄镇政府于是请人编制了《农业循环经济项目资金申请报告》,建三个沼气站和污水处理站是其中的子项目。”王占利说,“2013年年初,北京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补助资金就已经到位,但现在,5年多了,三个沼气站只建了一个,还只是壳工程,徒有其表,从来没有投入使用过;第二个就是我这里,原有的拆了后就没再建起来;还有一个从根上就没动工。污水处理站也没建成,更谈不上使用。”
 
       “大营沼气站建在我的农场里,一直使用的是农场的电,但我一分钱都没有要,全部免费使用。但好景不长,由于新农村改造修路,小井被水泥路打上了,大约两年后,大营沼气站也被拆掉了。”王占利不无遗憾地说。
 
       “纸上谈兵”的三个沼气站
 
        对大营沼气站被拆的原因,康庄镇镇长张春元有不同的说法。
 
\
(记者来到康庄镇政府采访)
 
        9月27日,记者来到康庄镇政府采访时,张春元告诉记者,大营沼气站被拆的首要原因,“是王占利和大营村村民、干部的关系处的不好,该升温的时候放凉水,不好好供气,农民不能正常使用”。
 
        “此外,焦油含量在使用了一段时间后也变得比较高。”张春元告诉记者,“沼气设备中有一个过滤焦油的重要装置,这个装置也是技术难题,当时没有解决好,管道就堵了。后来经过集体研究,决定把大营沼气站拆掉,消除安全隐患。用来放水的小井后来也被打掉,是因为整个系统不能用了,为了路面更平整,减少安全隐患,才打掉的。”
 
       对于王占利所说的“三个沼气站,到现在一个都没有正常使用。就张老营建了一个沼气站,从来没有使用过,启动都没有启动,就建了一个外皮,是个徒有其表的壳工程”,张春元解释说,“张老营和小丰营的沼气站都建成了的。张老营沼气站是2013年开始建,2015年建成的。小丰营沼气站也是建成了的。”
 
       张春元指出,张老营的沼气站之所以建成三年都没有投入使用,是因为“技术问题”。
 
       他解释说,2013年开始动工建这两个沼气站时,“当时从技术上觉得可行,然而,到了建成之日,却发现这个技术已经落伍了,达不到使用的标准了”,从“技术上就不具备运行的条件”。
 
       “沼气的原材料,牛粪什么的,也得牛场提供,但王占利没有提供。”张春元补充说。
 
       至于小丰营的沼气站,张春元说“也建成了,使用了,后来也是因为技术原因停用了”。
 
        张春元表示,当年全北京市开展“三起来工程”,即亮起来,暖起来,循环起来。“亮起来”是指让村村都安上路灯,“暖起来”就是给家家都安上吊炕,“循环起来”,指的就是沼气站的建设。
 
        “北京当时建了很多沼气站。据了解,现在百分之九十都被实践证明,当时的技术是不成熟的,难以为继。”张春元说,“整体来讲,这是一个不成功的案例。怀柔密云大兴等也都存在这样的情况。”
 
       紧挨着的两个污水处理站
 
       在大营沼气站废墟附近,记者看到竟有两座紧邻的污水处理站,一座在每天24小时处理污水,另一座则一直被搁置。
 
       据王占利介绍,归原农场原本就拥有一套高品质的污水处理系统,排污设施运转正常,排出的废水通过环保部门多次检测验收,都是合格的。“但康庄镇有关领导以升级改造污水处理项目为名,2014年,将归原这套污水处理系统拆除后,又建了一个污水处理站,却一直没能正常运转。”
 
       因此,在2017年的环保检查中,归原农场因环保设施问题几次被环保督查部门批评,还被处罚了10万元。
 
       “我不能再等了。”王占利只得另请专家设计,自筹资金390余万元,在镇里建的污水处理站旁,又重新建设了一个污水处理站。新设备每天24小时运转,据王占利提供的一份有检测资质的单位于2018年8月出具的检测报告显示,经处理后的污水完全符合国家标准。
 
       “归原农场里的污水处理站工程,王占利要求这个工程由他来做。”张春元表示,“但这个项目属于发改委招投标的项目,我们是要负责的,怎么能交给他呢。因此,我听说镇里请来的建设单位在施工建设时,王占利常来制造麻烦,因此比预计的完工时间推迟了一年多至两年,建成后也一直没能投入使用。”
 
       据张春元介绍,建设单位将污水处理站建好后,答应免费运行一年,由环保部门监测出数据,一年以后交给王占利使用。“这得让农场的污水从这里经过,用来测试。同时,他还得提供电,但他都拒绝提供。所以,一直测试不了。”张春元强调,“一个设施是否达标必须由专业部门来说,我们拿眼睛看,没有科学依据。”
 
       专项资金去哪儿了
 
       “循环经济项目是归原于2009年获得了北京市循环经济试点单位后,才申请下来的项目。”王占利指出,“给了项目以后我不能直接申请,因为我是个体户,只能镇政府出面申请。有文件显示,2013年,北京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批复资金1689万元到位,然而,这些专项资金去哪儿了?”
 
       王占利强调,国家拨付的专项资金,应当充分发挥其作用,“我期盼有关部门能邀请专家指派干部,到康庄循环经济项目现场进行实地调研,查看实情,建好的三个沼气站到底有还是没有。”
 
       张春元是于2016年2月出任康庄镇镇长的。他告诉记者,前任主管镇长说,申报循环经济项目时,由于归原的名气比较大,所以就以归原的名义进行了申报。“项目批复下来后,是有可行性报告的,什么地方建什么,都是有具体计划的,这个资金不能都给归原。”
 
       王占利认为,康庄镇在循环经济项目建设操作上存在问题。对此张春元表示,“他总认为钱都应该投到他那里,否则就是挪用了。我们有审计报告,项目整体的运作过程、建设过程都是规范的,是经得起审查的。现在别说一千多万,就是挪用一万块,一审计就真相大白了。”
 
       “真相什么时候可以大白?”看着眼前的废墟,年近花甲的王占利自言自语。
 
       三个沼气站和一个污水处理站都没有投入使用,康庄镇的循环经济项目为什么循环不起来?王占利感觉自己陷入了一个罗生门的怪圈,他期待有关部门能告诉大家所有的真相。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