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遵化一起破坏耕地案引发争议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河北遵化一起破坏耕地案引发争议

  文/韩罡 王庆祥

  2018年9月12日上午8时,河北省遵化市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李贺东破坏耕地一案。

  公诉方:土地遭到严重破坏

  河北省遵化市人民检察院公诉称,依法查明,在2010年年底,被告人李贺东在遵化市平安城镇中滩村租用土地50余亩,在未办理任何审批手续的情况下,在该宗土地上盖建5个钢管骨架结构养殖大棚,在棚内挖坑养殖牛蛙。经唐山市国土资源局鉴定,五个钢管骨架结构养殖大棚,占地面积7.246亩,棚内坑深不等,棚内表层土体全部取走,地块耕层土壤遭到破坏,种植条件丧失,该7.246亩基本农田遭到严重毁坏。

  检察院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土地勘测定界技术报告书、唐山市国土资源局关于耕地破坏程度的鉴定意见等书证;

  2.证人证言;

  3.被告人李贺东的供述和辩解;

  4.现场勘验检查笔录;

  5.视听资料;

  6.被告人李贺东的户籍证明、到案说明等其他证据材料。

  检察院认为,被告人李贺东违反土地管理法规,非法占用耕地,改变被占用土地用途,数量较大,造成耕地大量毁坏,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条,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非法占用农用地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二条的规定,提起公诉,请依法判处。

  辩护方:不应立案、不应起诉、不应庭审的案件

  庭审时,内蒙古正勋律师事务所冯海涛律师和河北京遵律师事务所的马军戌律师作为被告人的代理人,对这起案件进行了辩护。

  内蒙古正勋律师事务所冯海涛律师认为,本案定性为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属于定性错误。该案从本质上不构成犯罪,不应当追究李贺东的刑事责任。

  我国刑法对此罪的规定是违反土地管理法规,非法占用耕地、林地等农用地,改变被占用土地用途,数量较大,造成耕地、林地等农用地大量毁坏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土地资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违反土地管理法规,非法占用耕地改作它用,数量较大,造成耕地大量毁坏的,依照刑法的规定,以非法占用耕地罪定罪处罚。

  其中,非法占用耕地“数量较大”,是指非法占用基本农田五亩以上或者非法占用基本农田以外的耕地十亩以上;非法占用耕地“造成耕地大量毁坏”,是指行为人非法占用耕地建窑、建坟、建房、挖沙、采石、采矿、取上、堆放固体废弃物或者进行其他非农业建设,造成基本农田五亩以上或者基本农田以外的耕地十亩以上种植条件严重毁坏或者严重污染。

  具体到本案:被告人李贺东是否改变了土地使用用途?李贺东承包了100亩左右的土地后将涉案土地进行了简单的大棚建设,用于种植蓝莓、松树苗。取走部分表层土,堆放在周围当墙来用,构建了种植蓝莓的农业大棚。从根本上说:以上行为并没有改变土地的使用用途,仍是农业用地。这与国家的土地政策、土地法规并不违背。

  事实上,在全国一些地区存在将大量耕地变更为蔬菜大棚、苗木大棚的情况。在司法实践中,对设施农业与基本的农耕以及大农业(包含种植、养殖等)与基本农耕是否界定为改变土地使用用途的说法不一。没有一个文件或司法解释界定哪些属于非农业建设。而李贺东对该宗土地的使用目的仅仅是用于种植。

  对于李贺东是否造成耕地大量毁坏的问题,冯海涛律师表示,本案中李贺东将部分表层土取走,而被认定构成毁坏。首先,李贺东并没有将表层土取走并搬离该涉案土地,仅仅是堆放在一边当墙用。其次,界定是否毁坏应以是否丧失种植条件为前提,即造成耕地无法恢复种植条件、或短时间无法恢复种植条件。根据本案实际情况,只要李贺东将堆放在一边的表层土回填所挖的棚内,土地就能及时恢复生产,达到耕种的目的,不存在鉴定意见中记载的严重毁坏或不同程度毁坏的事实。

  冯海涛律师还表示,李贺东涉嫌非法占用农用地亩数以及损害程度的鉴定结论存在鉴定单位没有鉴定资质、鉴定程序违法、鉴定人员没有鉴定资质等违法情况存在。三份鉴定结论均不能作为定案以及量刑证据使用。

  在内蒙古正勋律师事务所冯海涛律师看来,本案的审理违背刑法规定的任务,是一起不应当立案、不应当审查起诉、更不应当进行开庭审理的所谓的刑事案件。

  判决结果如何,本刊继续追踪

  通过控辩双方在法庭上的辩论,本刊记者对这起案件进行了简单梳理。

  遵化市人民检察院在起诉书提到,利用大棚养殖牛蛙一事的涉案大棚已经在2011年修建京秦高速一期时被占用了,和本案鉴定的7.246亩土地没有关联。并且所涉土地也在2017年1月5日本案立案前超过刑事追诉期限。

  当事人种植蓝莓的大棚是否属于破坏耕地?所谓的耕地鉴定机关出具的鉴定书是否具有法律效力?成为本次庭审的争议焦点。

  辩护律师在辩护词中也提到,当地电视台以滚动形式播出放弃补偿就可以免于追究法律责任的消息。其实,这是一个简单的老百姓要不要补偿的问题。

  这起由遵化市人民检察院起诉的破坏耕地案件,最终的审理结果会如何?老百姓应不该应该得到相应的补偿款?本刊也将继续跟踪报道。

(责任编辑:亦小编)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