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枪的枪击案:天津穆广义案遭刑侦专家质疑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没有枪的枪击案:天津穆广义案遭刑侦专家质疑

本刊记者  佟威   薛京
 
        2015年10月13日7时58分,李之哲驾驶一辆黑色宝马轿车在天津中盛路上自北向南行驶,与此前停在中盛路围挡旁的一辆车头向北的黑色三厢轿车交错时,一声沉闷的枪声骤然响起,宝马车左前方随之腾起一片白色烟雾,黑色三厢轿车迅速驶离。
 
        白色烟雾即射击残留物,是涉枪案件的关键物证。“在射击过程中,嫌疑人穆广义穿着的黑色T恤的右前胸部及三厢轿车车门,是最易留下射击残留物的部位,但上述部位均未检出射击残留物。”2017年7月17日,在由副研究员马其昌,痕迹检验高级工程师吕宝华,公安部刑侦局特聘刑侦专家、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研究生导师张继宗等业内顶尖专家出具的《专家意见书》中,记者看到这样的表述。
 
        “枪也下落不明,重要物证缺失。”2018年9月24日,北京翰辰律师事务所律师张翰宁告诉《法律与生活》记者,天津市西青区人民法院在2017年9月30日做出的《刑事判决书(2016)津0111刑初429号》(以下简称《判决书》)上,“仅根据李之哲的口供,就认定穆广义是嫌犯。”

        缺失的物证:枪与射击残留物
 
        “凡两个物体接触,会产生转移现象。既会带走一些东西,亦会留下一些东西。”法证之父艾德蒙·罗卡的这一“黄金定律”,正是现代刑事鉴识科学的基石。
 
        射击者扣动扳机,撞针撞击子弹,火药迅速燃烧,在枪膛内形成一股高压气体,推动子弹离开枪口,与此同时,未燃尽的火药颗粒、枪油、金属屑、烟灰等射击残留物从枪口高速喷出后,“转移”到目的物、障碍物,以及射击者身上。
 
        而在穆广义的右手虎口、棕色鸭舌帽、灰色上衣、比亚迪驾驶座粘取物中,侦查机关仅检出了含铅元素颗粒。马其昌等专家指出,“射击残留物是多种元素构成的混合物,射击过程中仅遗留铅颗粒,而没有其他成分是不合理的。”
 
        在穆广义的左手虎口,侦查机关检出了硫、砷、氯、钾、铅元素。马其昌等专家认为,硫、砷、氯、钾等元素在某些地区是天然存在的,在烟花爆竹中也会存在,甚至在抽烟过程中也会产生,并非涉枪案中的特异性元素。
 
        副研究员马其昌自1979年公安部一二六所(现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工作以来,办案2000余件,多次参与大案要案的鉴定工作,鉴定枪案数百起,有着较高的痕迹、枪弹检验专业水平及丰富的鉴定工作经验。他认为,“仅依据现有材料,无法证实穆广义左手虎口检出的硫、砷、氯、钾、铅元素是在射击过程中产生的”。
 
        尤其让专家们深感遗憾的是,侦查机关将李之哲受损的宝马车经由价格鉴定后,就归还了本人,受损部位随即被修复,致使无法根据被损坏车辆的几处着弹点进行弹道鉴定和枪支鉴定。
 
         “枪”作为重要的作案工具,其在审理“穆广义涉嫌杀人案”中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然而,这把“枪”至今下落不明。
 
         “本案缺失枪支鉴定和弹道鉴定报告,且进行相关鉴定的条件在侦查阶段被人为破坏,丧失了查明客观、真实案情的契机。”张翰宁痛心地说。
 
        15年前的枪击案
 
        李之哲的枪伤构成重伤二级,案发18天后,他在医院接受警方问询时,并没有指认是穆广义作的案。(见本刊7月4日发布的《28个推理仅一直接证据,天津西青“穆广义涉嫌杀人案”惹议》的报道)
 
        由于做手术时喉管被切开,李之哲当时仍无法发声,但他向警方表示可以用笔在白纸上写字进行回答。他写道:“打枪的人我没有看清楚,也不知道是谁。”
 
        经过警察的再三问询,李之哲才说出了自己的怀疑目标。“我怀疑是王稳庄镇的万某和穆广义干的,因为在2013年的时候,我和万某和穆广义因为修路工程的事发生了纠纷,我方工人将对方的人打伤了,这两个人非常恨我,曾扬言要打我。我没有其他怀疑对象,也没有得罪过其他人。”
 
        其实,李之哲和“万某和穆广义”之间的纠纷,可以追溯至15年前,也是一起枪击案。
 
        2003年1月17日,穆广义在天津大港皇冠迪厅蹦迪时,无意间碰到了韩某的女友,韩某当时借着酒劲和李某等人一拥而上,把穆广义打倒在地不能动弹后,扬长而去。
 
        两天后,即1月19日,李某在大港皇冠迪厅外被人用猎枪击中了左腿。李某当时并没有报案,在天津骨科医院住了几天后,就出院到一个朋友家休养。
 
        韩某和李某一直扬言要报复,但直到2014年也没有采取行动。李某于2017年8月13日在公安机关手写的一份《证明书》上说,原因“就是不知打枪的人是谁”。
 
        2014年,这件时隔11年的久已尘封的往事,被再次提起。
 
       据李某《证明书》中的描述——2014年大港刘岗庄村的张某找到他,说其姐夫李之哲跟穆广义、万某他们有仇,想让他给做个证,就说11年前击中他左腿的那一枪是钩子(万某的绰号)老黑(穆广义的绰号)打的,“想把他们弄进去,给我出气”。
 
        旧事重提,李某早已没有了当初的怨气,只想息事宁人,就拒绝了张某的提议。
 
        被收买的证人
 
       据李某表示,张某并没有就此罢休,三番五次找到他许诺说,时任天津市西青区王稳庄镇二侯庄村村支书的李之哲已经答应,“只要能把事情跟公安说了,就给我安排一些工程干,让你挣个一两百万”。
 
       李某动了心,就跟张某去见了李之哲。李之哲开诚布公地告诉他:“你腿上那一枪就是穆广义、万某打的。”当李某坦承“只记得跟我们打架的人是长头发”后,李之哲说:“事情都已过了十多年了,人都会有变化嘛,现在他是短发。”
 
       根据李某在《证明书》的表述,由于当初并没有看到开枪者,李某对李之哲的说法心里没底,就表示“过过再说吧”,于是借口“丈母娘住院了,回东北去筹钱”,想要离开。
 
       李之哲身边的人马上拦住他说,“我先借给你钱,给你丈母娘看病。”李某立刻明白了对方答应借钱背后的意图,但他仍然没有认同李之哲所说。
 
       2014年10月21日,李某的孩子过满月,亲朋好友前来道贺,李之哲不请自到,给了李某一万元钱。李某正犹豫接不接这笔钱,李之哲拍拍他的肩膀说,“咱们是兄弟,不要就驳了我的面子。”李某想了想,收下了这个大红包。
 
       据万某在一份《刑事控告书》所说,李之哲的这一万元钱,为收买李某做了铺垫。
 
       李某在《证明书》中表示,此后,李之哲身边的人告诉他,姚某那天在现场看见了向他开枪的人,可以为他做个证人,“可事后我打听到姚某那天并不在现场”。
 
      而后张某把李某拉到李之哲的公司,一番商讨后,“最终花了6万元收买李某,指使他作伪证陷害我和穆广义,让李某指证当年是我和穆广义打伤了他。”万某说,李某经不住金钱的诱惑,“于2014年在的带领下来到市刑侦二支队,按照李之哲的意思做了伪证。”
 
       2014年11月7日,万某因故意伤害罪被大津市滨海新区公安局拘留,不久穆广义也因此被刑拘。
 
       西青检察院给办案单位下达了《纠违通知书》
 
        2016年,天津西青检察院因此案给办案单位下达了《纠正违法通知书(津西青检公诉纠违【2017】1号)》(以下简称《纠违通知书》)。
 
\
(天津西青检察院给办案单位下达的《纠违通知书》)
 
       查阅《纠违通知书》,记者看到了这样的表述,“经本院审查发现,该案在侦查过程中存在诸多违法行为”。然后分别列举了天津市滨海新区大港分局、天津市公安局津南分局和天津公安刑事侦查局的违法情形共五处。
 
       其中,西青检察院在大港分局三处违法情形中的第2点指出,“本案证据卷五册P149-152辨认人程某分别对犯罪嫌疑人万某及穆广义的辨认笔录中,见证人姓名、住址、单位均为空,笔录末尾也没有见证人签名”。
 
       西青检察院在天津公安刑事侦查局违法情形中指出,“本案证据卷九册P67-75犯罪嫌疑人张某分别对犯罪嫌疑人万某及穆广义的辨认笔录中,见证人姓名、住址、单位均为空,笔录末尾也没有见证人签名”。
 
       西青检察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四十八条证据必须经过查证属实,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以及《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二百五十三条对辨认经过和结果,应当制作辨认笔录,由侦查人员、辨认人、见证人签名之规定,本院认为,该辨认笔录违反法律规定,属于侦查活动程序违法”。
 
       在《纠违通知书》的最后,西青检察院得出结论:根据《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五百六十九条之规定,特通知你局予以纠正,并将纠正情况告知我院。
 
       与此同时,当初做了伪证的李某一直惶惶不可终日。2017年8月13日,李某主动到公安局自首,手写了《证明书》,说明了事情的原委后,他表示,“经过再三考虑,我向公安大港刑警队积极及时地成(澄)清事实......请公安同志和陷身于此事的人谅解。”
 
        等待二审开庭
 
       西青检察院的《纠违通知书》和李某的《证明书》,终于使万某、穆广义在2003年1月19日的枪击案中重获清白,这个案件被划上了句号。
 
       然而,在穆广义的妻子王卫利看来,一切才刚刚开始——穆广义因涉嫌枪击李之哲,一审被判处10年有期徒刑,上诉到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后,目前在狱中等待二审开庭。
 
       2018年9月28日是穆广义涉嫌杀人案二审审限到期的日子。“我辗转找到了一中院主审的李草原法官,想了解具体的开庭时间,法官说我只能告诉你三个可能性:发回,维持原判,延期。”9月24日,王卫利告诉记者。
 
       9月25日,记者致电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李草原法官,李草原告诉记者,接受记者采访必须要通过该院法宣科。于是,记者又致电法宣科的孙玲,孙玲表示,“没有结案的案件,法官不能接受采访。”
 
       “当你扣动扳机,就会留下很多证据。”张翰宁表示,“然而,侦查机关并没有找到关键性物证枪支,也不能证明穆广义手上和车中有射击残留物。我们期待一中院尽快开庭审理,早日还原真相。”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