廊坊广阳区肖家务村乱象调查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廊坊广阳区肖家务村乱象调查

  《法律与生活》杂志社记者 邓秋军

  河北省廊坊市广阳区万庄镇肖家务村,是个有大约1000户、4000人左右的大村庄,与北京相距数十公里,是名副其实的环京区域。

  村民反映,近十年来,该村大约有6000亩土地被强行征走。这些土地被征绝大多数没有合法批文,没走合法程序,大多都是以“以租代征”或“强行买断”的方式从农民手里拿走。伴随征地而来的,则是村官村霸与地方政府及开发商联手,采取暴力手段胁迫村民就范。多年来,村民一直没有中止上访告状,可始终没有讨到说法。

  令人惊讶的是,这些被征用土地大部分被圈占后撂荒,少则撂荒两三年,多则撂荒十年,杂草丛生,似乎都视而不见。

  在接到村民的投诉后,2018年7月25日至8月4日,记者先后两次走进肖家务村,深刻感受到了村民有地不能种的无奈和有冤无处申的恼恨。

  良田强征后撂荒多年

  记者粗略观察,发现肖家务村至少有四五块大面积的土地属于囤积荒芜。

  提到肖家务村的占地,就不得不提及悦榕温泉养生城项目。

  村民纷纷介绍,该工程项目堪称“大手笔”,征占了肖家务村和李孙洼村的耕地面积达2000余亩。至今一直圈占未建。

\
\
廊坊悦榕温泉养生城项目工程

  蹊跷的建设项目——高高的围墙圈起一大块平地,大门上书:中国建筑第三工程局,下面一行小字是:承建悦榕温泉养生城1号院项目工程。知情村民介绍说,悦榕温泉养生城项目是由廊坊市上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上城公司”)开发,“地是2013年占的,在2014年就说要动工,但是到现在都没动静。”一村民告诉记者。

  相关资料显示:悦榕温泉养生城1号院项目工程估价为3.78亿元;建设周期为2014年至2016年1月;用地面积为91477平方米,合计为137.21亩。按照资料显示,1号院早就应该拔地而起。

  让人匪夷所思的是,1号院工程压根还没动工,2号院的工程就已经于今年悄然无声地“上马”。

  河北省招标网显示,2号院项目主要建设19栋酒店,建设周期为2018年6月30日至2021年5月31日,用地面积33129平方米,合计49.49亩。

  占用土地却不见出让信息——当地村民说上城公司实际上圈占了2000亩土地。

  《土地法》规定,征用土地为基本农田以外耕地的超过25公顷的,须经国务院批准。如果是上城公司占用这2000余亩,约为133公顷的土地,那么早就达到了国务院批准的标准。

  那么,按照公布的建设规划,1号院和2号院共计占地不到200亩,那剩余的近1800亩土地哪儿去了?干什么用了?到底在谁手里呢?

  记者向广阳区国土资源局和万庄镇政府求证上城公司圈占2000余亩土地撂荒一事,未获回应。

  征地却不走合规征地程序——村民说,当初征地时,给我们的协议,甲方一栏都是空白,拿出来让我们签字,签完字就都收走了,合同一份都没给我们留。村民从未见到任何征地批文和公告,村里也没有就此召开过村民代表大会征求意见,更无举行听证会一说。“如果有村民不同意征地,就有打手进村入户恐吓骚扰!”

  以租代征故技重施

\
肖家务村被圈占多年撂荒的耕地 部分变成了垃圾场

  在肖家务村区域内的安康大街,还有上城公司所占的1000多亩土地撂荒。

  有知情村民反映,这块地是上城公司于2009年向村民征收的,一亩地一年支付千余元租金,至今已经占地近10年。国家明令禁止以租代征,如此做法是否有悖禁令?万庄镇政府和广阳区国土局对记者的采访避而不答。

  记者查询相关资料发现,2009年,由上城公司入股的上城体育发展公司(现更名为三河山海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和法人代表为万庄镇镇长的万金投资公司签订土地租赁合同,由万金投资公司向村民租地,提供给上城公司修建艺林文化公园。上城体育公司拿地后擅自施工,违法占地1494亩,其中基本农田1018亩,90亩基本农田被毁。事件发生后,河北省纪检监察机关对广阳区政府和万庄镇的主要领导和分管领导进行了党纪政纪处理,河北省政府还对广阳区政府进行通报批评,并一度暂停了廊坊市新修编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和广阳区征地、供地、农地转用等审批事项。

  引起记者注意的是,国土资源部当年在督办该案时,就认定如此租赁土地的形式就是“以租代征”。

  毫无疑问,1000多亩土地的租用也同样是“以租代征”。

  《土地法》规定,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闲置、荒芜耕地;连续二年未使用的,经原批准机关批准,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无偿收回用地单位的土地使用权;该幅土地原为农民集体所有的,应当交由原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恢复耕种。

  耕地被征村民依然拿粮补

\

  廊坊市国土资源局官网显示,该局分别于2011年7月4日和2013年5月17日发布了两次关于万庄镇肖家村征地告知书,以及万庄镇肖家务村征收土地和补偿安置方案公告,占地面积分别是0.8667公顷和3.9171公顷,合计4.78公顷,大约是70余亩地。2011年征收土地补偿标准为105万/公顷,合一亩地补偿7万元。2013年征收补偿标准为120万/公顷,合一亩地补偿8万元。可是肖家务村村民说,这些年我们拿到的土地补偿平均为3万元/亩。

  由此看来,近10年来,肖家务村具有合法手续通过合法途径被征收的土地仅占全部被征走的土地的十分之一多点而已。

  奇怪的是,耕地已被征走多年,村民却还按承包面积拿着粮补。

  2016年,财政部、农业部《关于全面推开农业“三项补贴”改革工作的通知》中规定,抛荒地和非农业征(占)用的耕地不给予粮食补贴。令人蹊跷的是,在肖家务村,已经被征走的数千亩土地,至今土地原承包人家家户户每年都还能获得粮食补贴。

  记者为此采访了广阳区财政局,询问肖家务村发放粮食补贴的面积和金额,后来武副局长核查后,给出了数字答复:肖家务村2016年至2017年具体发放情况如下:

  2016年全年农业支持保护补贴面积5575.214亩,补贴金额539011.69元。

  2017年全年农业支持保护补贴面积5584.081亩,补贴金额524445.73元。

  村民说,村里大部分耕地都被征走了,现在只有零星土地在耕种而已。

  “村民还能拿到粮食补贴,说明土地的耕地性质没有改变。如果改变性质,那么就是政府有人在耕地数据上造假,套取国家粮食补贴。”北京华堂律师事务所马军律师称,虚报骗取国家粮食补贴属于诈骗,是刑事犯罪。

  村官变村霸 欺压村民攫取暴利

  村委会是联系村民和镇政府的桥梁。村民数千亩土地被占,自然少不了村委会的“穿针引线”。

  李海林是肖家务村村支书。多位村民反映说,李海林在当村支书之前,家里有一辆破旧的桑塔纳,靠开黑车谋生,但在当上村支书多年后,成了全村首富。

  提到这位村支书,村民无不痛斥其所作所为。

  违法豪宅价超千万——村民说,李海林投资上千万在村里修建起别墅,内部装修奢华。记者在村头看到了这幢鹤立鸡群一般的别墅楼。据村民介绍,其别墅是让9队村民常立丰来顶替他的名字,占用的8队村民田树中的3亩耕地建起来的,属于基本农田。群众举报,李海林还将部分宅基地卖给区、镇政府部门的一些领导干部,让村民顶名,在该村建房。

  不法手段欺压百姓——李海林上任后勾结社会闲散人员,大肆租、卖村中土地,先后对村中不愿交出土地的村民张品祥、周桂林等人实施非法扣押、恐吓;并且,他还在征地中大做手脚,2009年,在将村西用于修建高尔夫球场的地块租出时,将实际丈量的891亩土地在下账时改为700亩,蚕食近200亩土地。群众多次到公安局、检察院、信访局、区政府、区纪检委举报,可是始终没有结果。

  翻修工程透支公款——李海林将村中本不需要翻修的公路和队部房屋等基建工程承包给熟知的社会闲杂人员董宗奎、鲁志刚等人重新翻修,大肆透支村委会公款。

  纪检部门安插亲属——村民反映,李海林的儿子李军初中未毕业,后来买来电大文凭,摇身一变,现已是广阳区纪委的工作人员。记者一再向广阳区纪委求证,可始终未获回应。

  政府监管形同虚设

  记者就肖家务村涉嫌非法征地、村霸横行、违建别墅的问题采访了广阳区纪委、万庄镇政府和广阳区国土局等三个部门,但没有一家单位安排接受采访或就记者采访提纲做出书面回复。

  村民反映说,广阳区纪委在2017年7月立案,至今已经一年过去了,还是没有给举报村民一个答复和处理结果。

  在广阳区国土局,记者问稽查科张科长李海林占用基本农田3亩建别墅,是否构成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告诉记者,非法占用基本农田五亩以上或者非法占用基本农田以外的耕地十亩以上才能构成非法占用农用地罪,而李海林的违建别墅还达不到定罪标准,所以区公安分局在立案调查后,已把案子转到区国土局,由国土局立案调查。张科长说,我上午已经到肖家务村去调查了一趟了。记者请张科长核查结果出来后给个回复;同时,也将涉及肖家务村非法征地的采访提纲交给了该局纪检组长宋书峰,请他安排局里及时回复。可时至今日,广阳区国土局无人回复,记者打电话也无人接听。

  最后,记者给广阳区区委宣传部冯刚副部长打电话,请他敦促万庄镇政府、财政局、国土局尽快回复,冯副部长答应照办。可截至记者发稿时为止,依然没有得到几个采访部门的回应。

  今年年初,中共中央、国务院下发了《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

  《通知》指出,把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和基层“拍蝇”结合起来,深挖黑恶势力“保护伞”。纪检监察机关和政法各机关建立问题线索快速移送反馈机制,对每起涉黑涉恶违法犯罪案件及时深挖其背后的腐败问题,防止就案办案、就事论事。各级纪检监察机关要将党员干部涉黑涉恶问题作为执纪审查重点,对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发现的“保护伞”问题线索优先处置,发现一起、查处一起,不管涉及谁,都要一查到底、绝不姑息。加大督办力度,把打击“保护伞”与侦办涉黑涉恶案件结合起来,做到同步侦办,尤其要抓住涉黑涉恶和腐败长期、深度交织的案件以及脱贫攻坚领域涉黑涉恶腐败案件重点督办。

  肖家务村群众忧心忡忡地说,我们多次举报村支书李海林的经济问题、涉黑问题,有事实有证据,广阳区有关部门应该尽快给我们一个调查结论吧?村霸告不倒,反过来就会打击报复举报人。我们为自身安全担心。

  这条路到底有多远,还需要走多久?让我们拭目以待。

(责任编辑:亦小编)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