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刑21年 重刑犯出狱后生活实录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服刑21年 重刑犯出狱后生活实录

关捷 张荆  
 
  辽宁一名两次被判无期徒刑的重刑犯在狱中服刑21年后出狱。面对母亲去世、父亲患病在床的困境,他找不到工作,想到再次犯罪。走投无路时,一位伟大的、非血缘关系的“母亲”接纳了他,使他从此走向新生。
 
\
(婚车里的马宏军和梁军)
 
       伤人致死入狱成“刺儿头”
 
  1989年3月23日傍晚,读高中的马宏军走在放学回家的路上,心情有些郁闷,因为他相处了一年多的女朋友离开了他。那个大他三岁的高年级女生梁军善良、漂亮。马宏军是孝子,妈妈不同意他过早恋爱,他要听妈妈的话,可他内心很难受。
 
  马宏军正往家走时,路边的树林里突然传来呼叫声,一名低年级小女生跑过来向他求救,说有两名男生拉着另一名女生往树林里去了。
 
  马宏军飞快地跑进树林,追上了那两名男生。他们冲过来要打他。学过散打的马宏军打倒一人,另外一人跑了。马宏军嘱咐那名女生赶快回家,自己也扬长而去。第二天,马宏军得知,那名被他打倒的男生死了。
 
  1990年,马宏军被法院判处无期徒刑。在监狱服刑期间,他自暴自弃,常与人发生争执,又一次失手将一人打死,再次被判处无期徒刑。此时,他26岁。见自己出狱无望,他不仅谩骂管教民警,还殴打其他服刑人员,因此被调狱三次。面对这个辽宁省监狱史上调狱最多的“刺儿头”,后来负责马宏军管教工作的民警刘建军决定融化这块坚冰。
 
  一天,刘建军命人将马宏军带到办公室。马宏军一进门就脱掉上衣,往地上一坐,怒喝:“你不就是要收拾我吗,来吧!”刘建军看了看他,摇摇头,走到他身边,把他从地上扶了起来,倒了一杯水给他,说:“宏军,我看了你的档案,你是个仗义的人,只是一时性起,无意中犯了罪。既然事已经出了,就应该好好改造。我会帮你的。”这是马宏军出事以后听到的最温暖的话。
 
  一次,马宏军得了重病,刘建军自掏腰包给他买好吃的,到监室去看望他,给他喂水喂饭。马宏军病好之后,刘建军安排他负责带领服刑人员学习、工作及管理纪律等事宜。马宏军看到了自己的价值,从此不再闹事,开始一步步地向新生的方向走去。终于,马宏军累计减刑9年,在服刑21年后出狱。
 
       迷途知返期盼重生
 
  2010年,40岁的马宏军出狱后归心似箭地回到了沈阳。回到家后,他看到的是罹患癌症、无钱治病的妈妈。马宏军四处借钱给妈妈治病,却无人愿意借给他。最终,他的母亲离世。
 
  马宏军的父亲身体也不好。在马宏军服刑的21年里,其父母靠微薄的工资把另两个孩子带大。为了能有钱去监狱看望大儿子,马宏军的父母利用业余时间扫街、卖豆腐。现在家里一贫如洗,孪生的弟弟、妹妹也在努力工作,可仍然改变不了现状。不久,爸爸也病倒了,家里还欠了7万元外债。马宏军开始反思自己这半生做的蠢事,并暗暗下定决心,如果人生可以重来,一定要做一番事业,做一个懂法守法的人。
 
  为了改变自己和家庭的困境,马宏军在最短时间内考了驾照并做了驾校的司机。可是,司机收入太低,还债的希望渺茫。于是,他又去开服装厂,但运行了一段时间后赔了钱。在接下来的两三年里,马宏军处处碰壁,找不到工作,办不上低保,生活艰难。
 
  2013年,马宏军曾经服刑监狱的两位民警裴向华和刘建军出差到沈阳,特意来看望马宏军。马宏军向他们说出了自己的苦恼,赌气地说:“不行,我再惹点儿事回监狱算了。”两位民警立刻说:“宏军,千万不能这样想。我们相信你一定能站起来,干出一番事业。我们等你的好消息。”就这样,马宏军灰下去的心再度亮了起来,他决定开一家炖肉馆。
 
       偶遇高中时代的恋人
 
  2014年3月的一天,马宏军的炖肉馆开业。他雇了“二人转”演员在门口演唱助兴,气氛十分热闹。没想到,马宏军高中时代的恋人梁军就住在炖肉馆对面的一栋楼里。在饭店开业庆典上,他们相遇了。
 
  21年不见,马宏军和梁军有说不完的话。通过谈话,马宏军知道梁军的丈夫已经病故,只剩下她带着孩子艰难生活。重逢三个月后,两颗曾经离远的心又合在了一起。
 
  梁军的爸爸是一名军人,妈妈是演员,她有着极好的修养。马宏军21年没有家庭生活,梁军就像姐姐、母亲一样,无微不至地照顾他。梁军工资不多,但她省吃俭用,将钱都花在马宏军身上了。
 
  2016年秋季的一天,天气已转凉。中午时分,马宏军正在睡午觉。当他觉得越睡越凉时,忽然感觉身上多了一层被子。他睁开眼一看,梁军那双美丽的大眼睛正深情地看着他。他把被子往脸上一蒙,无声地流下了眼泪。梁军也不说话,只是默默地坐在床沿上为他捶腿。
 
  一天,梁军拿出一份保单,对马宏军说:“我用第一个月的退休金给你办了医保。”马宏军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那份医保单。梁军接着说:“我的公租房申请批下来了,我们有了自己的房子,我们就在这个新房子里结婚。而且,我把女儿的户口迁了出去,把你的户口迁了进来,这所房子就是我们俩的,你放心住!”马宏军的眼睛瞪得更大了,不相信刚刚听到的,“我也有房子了?这个世界上也有我住的地方了?”梁军说:“有我的,就有你的。”
 
       陷绝境幸遇帮教人
 
  此后的日子里,炖肉馆赔钱关门了,马宏军依然到处找工作,依然没有人要他。尽管他会开车,尽管他可以当保安,尽管他有管理能力,但他有犯罪记录。马宏军的情绪低落到了极点。作为一个男人,他哪能靠女人的那一点儿养老金活着呢。
 
  马宏军再度陷入绝境。
 
  2018年3月初的一天,马宏军的妹妹对他说:“哥,我们去找傅广荣吧,听说她正在领一些刑满释放人员创业,在做全国的殡葬服务产业。”马宏军说:“别听他们说得好听,他们能要我这种人吗?”妹妹急了,说:“哥,你不能谁也不相信。我们这个社会还是有很多好人的。”
 
  2018年 3月23日,拗不过妹妹,马宏军很不情愿地来到了沈阳阳光儿童村。
 
  阳光儿童村村长、66岁的傅广荣热情地接待了他。听了他的讲述后,傅广荣说:“孩子,你根本就不是坏人,你只是遇到了特殊情况。妈妈现在就答应你,你来吧!到我这里来先学习后工作。以后,你要挺起腰板做人,自食其力。”马宏军傻了,他好久没有听到这样温暖的话了。
 
  “‘你根本不是坏人’,这是说我吗?”愣了许久,缓过神来的马宏军擦了擦眼睛说:“我自己的妈妈没了,以后我就把您当妈了!”傅广荣说:“好啊,我认你这个儿子。你多大了?孩子多大了?”马宏军答道:“50岁了,还没结婚呢,哪来的孩子?我与女友相处五年了。我们小时候就是好朋友,感情很深。她天天照顾我,开导我。可是,就因为没有钱,我们一直结不上婚。我爸爸77岁了,现在是肺癌晚期。他怕是看不到我结婚了……”
 
  傅广荣看到马宏军刚亮起来的目光又灰暗下去了,便说:“既然你认我这个妈,当妈的就要管你的婚姻大事。这样吧,两个月后的5月19日,你就办婚礼。妈妈发动社会各界帮你。正好,我还有三个‘儿子’也要结婚。他们和你的情况差不多,也是刚出狱不久。妈妈给你们办个集体婚礼。”
 
  幸福的马宏军赶紧给梁军打电话,让她来商讨结婚事宜。
 
  很快,梁军来到了阳光儿童村,傅广荣观察了一会儿,说:“儿子,这是个好女人,妈给你娶回家。”
 
  马宏军和梁军一路欢笑地来到了马父住院的病房,马宏军对父亲说:“爸,我见到傅广荣了。她不但给我安排了工作,还要给我办婚礼,就在5月19日。”父亲说:“我猜到了,我就说能行。儿子,爸一定等到你结婚那天,爸能挺住疼痛……”说罢,老人流出了眼泪……
 
  可是,新的问题又来了,本来马宏军和梁军的女儿丽丽(化名)相处得很好,但她听说妈妈要与马宏军结婚,马上给马宏军打了电话说:“舅,我不是不同意你们结婚,主要是我以后入党,将来孩子入团、出国,都要受影响呀!”丽丽的话像一盆冷水泼了过来。为此,马宏军连续喝了几天闷酒。梁军劝也劝不动,只好给傅广荣打了电话。
 
  傅广荣听明白情况后,给丽丽打电话说:“孩子,你听奶奶的。奶奶是律师,这事我知道,你将来入党,你有了孩子后,他(她)的入团、出国都不会受任何影响,放心吧。奶奶问你,马舅舅人怎么样?”丽丽说:“马舅舅对我可好了。平时我求他办什么事,他从来都说一不二的。”傅广荣说:“宝贝,那还不快去祝福他们!”很快,梁军接到了女儿的电话:“妈,告诉我舅,你们好好过日子,我要孝顺你们!”
 
  听闻女儿这番话,梁军激动不已,迅速告知马宏军,两人沉浸在幸福的憧憬中,期盼婚礼早日到来。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