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怀来: “阴阳”协议引发土地纠纷,谁来负责?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河北怀来: “阴阳”协议引发土地纠纷,谁来负责?

  2018年6月初,河北省怀来县存瑞镇黄山嘴村柯汉春将一份反映材料邮寄到了《法律与生活》杂志社,反映自己当村干部十几年为村里建设垫付了五十万元左右的资金,但村里一直没有偿还。

  柯汉春在材料中称,同村村民阎利生伙同村干部孙守旺、孙立明、阎立军(村会计掌握着村里的公章,也是阎利生的弟弟)伪造时任村主任的柯汉春签字,伪造假协议,把原属于集体的土地据为己有,还打骂村民代表。而镇领导让柯汉春在提前拟好的辞职书上签字辞去村书记、村主任职务。而后,怀来纪委在没有通知本人的情况下,开除了他的党籍。

  针对上述情况,《法律与生活》杂志社新闻观察员于2018年6月22日,赶赴河北省怀来县存瑞镇黄山嘴村进行核实调查。

\

  调查中发现,2002年8月12日,怀来县存瑞镇头二营批发站通过竞标形式以12万元的价格将原黄山嘴供销社转让给一个名叫赵利平的人所有,并将土地使用证交给赵利平。

  黄山嘴供销社西侧,紧邻241省道公路边有一片空地,原属黄山嘴村委会所有。2003年11月29日,黄山嘴村村委会向赵利平 出示了一份《宅基地调地协议》,将供销社门口的部分空地调换给了阎利生——凭此协议,阎利生于2003年11月29日开始在此地上多次卸砂石,甚至堵了供销社门前的路,影响了村民和供销社正常出入和供销社正常经营半年之久,让供销社损失惨重。据赵利平讲,损失至少七八十万元。

  经赵利平多次找政府,2004年3月18日,经县政府、镇政府协调,在多名群众证明下,由存瑞镇综合办主持,黄山嘴村委会和供销社赵利平协商达成协议,黄山嘴村委会以一万元的价格将权属黄山嘴村委的供销社西空闲地长期有偿转让给赵利平, 2004年3月25日,村委会与赵利平签订了《调解协议书》,规定“调解协议生效后,赵利平在此地施工,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干预”。按理说,签订此协议后此空闲地应该再无争议,归赵利平所有。

\

  2016年9月,为落实美丽乡村整体规划,经存瑞镇政府和黄山嘴村委研究决定在赵利平供销社西空闲地上,盖三间楼房,地下一层,地上两层,占地面积197.6平方米,由赵利平自筹90万按规划盖房,房屋产权归赵利平所有,村里办完手续后交赵利平保存。然而,戏剧性的事情出现了,阎利生手持一份他本人于2004年4月6日和村委会签订的《协议书》多次阻扰赵利平施工。《协议书》约定赵利平不得在该地块进行建设,否则由村委会收回并无偿交付阎利生。该协议的签名中有时任村主任的柯汉春的签名,但是柯汉春却否认自己签过名,称从来没有见过此协议并怀疑协议为伪造。2017年8月,柯汉春主持工作的黄山嘴村委会委托北京华夏物证鉴定中心对阎利生的这份《协议书》进行鉴定,但阎利生对样本材料真实性不予认可并大吵大闹,用凳子砸在鉴定中心茶几上,鉴定中心被迫终止了鉴定工作。

  2017年8月至12月间,黄山嘴村委会分别向怀来县人民法院起诉和向张家口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要求确认阎利生持有的《协议书》无效,两级法院都驳回了诉讼请求。

  至此不难看出,怀来县存瑞镇黄山嘴村委会2004年3月18日和赵利平的调解协议书以一万元的价格将供销社门前空地长期有偿转让给赵利平使用,还在稍晚的3月25日的调节协议书说明中特别注明赵利平在此地施工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干涉。偏偏又在2004年的4月6日与阎利生的协议中约定赵利平不得在此地块搞建设。暂且不说阎利生这份合同的可信度,短短的18天时间,黄山嘴村委会签订了三份内容截然相反的协议,足可看出当时村委班子的混乱。

  由于阎利生手中的这份有争议的协议书,不仅把原本属于全村百姓生活及出入供销社的路变成了阎利生的个人财产,而且让赵利平投资上百万的楼房至今都没有封顶,水泥,红砖等建材经自然风化亦不能使用,没有封顶的楼房在雨水中浸泡,赵利平又是损失惨重。

\
\
\

  在与存瑞镇马副书记的交谈中了解到,该纠纷是因同一块地黄山嘴村委会和两个人签了协议引起的,对于到北京华夏物证鉴定中心鉴定也是找了私人关系,并没有法院授权,对于柯汉春所说马副书记让其在拟好的辞职书上签字一事,是由于阎利生的不断上访和打闹严重影响村里的正常工作秩序,也是在和柯汉春商量后,柯汉春自愿在辞职书上签字,辞去了黄山嘴村书记,村主任的职务。怀来县纪委在调查柯汉春后也把党籍开除了,但柯汉春自己一直说并没有人通知,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开除的党籍。

  在此次事件中,县政府、镇政府等职能部门多次调解都未果,两份协议存在本质矛盾,留下隐患,成为阎利生,赵利平信访案件的根本原因。在黄山嘴村委班子中,会计(阎利生的弟弟阎立军)掌握着村委会的公章和出纳,不禁让人怀疑阎利生与村委会签两份协议的可信度。据柯汉春讲,赵利平通过村委会给阎利生的一万元现金,阎利生只拿了5800元,其余四千元在同阎利生的协议中签字的四名村干部每人一千元,柯汉春认为自己的签名是假冒的所以也没有要这钱,这是原村书记,村主任柯汉春信访的又一原因。黄山嘴土地纠纷案是新农村发展建设的典型案例,在新农村发展建设同时,更应该注重老百姓个人权益的保护和维护,为老百姓办事要做到公开、公正、廉洁、透明,坚决杜绝徇私舞弊的严重行为。

  事态进展如何本刊将持续关注,希望各级政府职能部门查清事实,解决纠纷,早日让此事件得到妥善解决。(新闻观察员/赵立更)

(责任编辑:亦小编)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