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翼而飞的祖坟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不翼而飞的祖坟

田 为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祖坟具有特殊意义:不仅供后人寄托哀思,而且也象征着家族未来的运势。祭拜祖先也因此成为家家户户每年必不可少的仪式。
 
        在民间,掘人坟墓是有损阴德的事,挖人祖坟则更甚,两家甚至会因此结仇。2018年4月3日上午,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法院审理的一起民事案件就与祖坟被挖有关。
 
        莫名被平的坟头
 
        张强(化名)家祖祖辈辈都生活在房山区某村。祖父母去世后,他同家人将祖父母埋在了村东坡上。
 
        2012年,村里的荒地大多被划作公墓用地。村委会规定,本村村民提出申请并得到允许后,可以随意择地安葬亲人。2013年年初,经由村委会同意,张强兄妹几人将祖父母的坟迁到了村北坡的公墓用地中。
 
        他们特意在选址处做了水泥地面,将装有祖父母遗骨的骨灰盒葬入墓中。由于没有立碑,他们在砖头上写了祖父母的名字,将砖头放进了水泥池里面、骨灰盒外面。
 
        2013年秋,张强等人前往北坡祭拜时,发现祖父母的坟头莫名地变得平整。他们怀疑是人为所致,但由于没有找到“肇事者”,只能自行恢复了坟头,继续祭奠。
 
        2014年春,张强的父亲去世。依照老家的习俗,他们将父亲葬在了祖父母墓的后方。
 
        奇怪的是,祖父母的坟头再次变得平整,找寻平坟之人一事也依然没有结果。为了不打扰先人,张强兄妹没有再建坟头,就这样在没有坟头的墓前祭奠了4年。
 
        张强家的祖坟同张华(化名)家的祖坟离得很近。说起来,两家还有点儿沾亲带故:张强父亲的姥姥是张华叔伯家的四堂姑。按照辈分排下来,张强的奶奶是张华的表姐,张强则叫张华表舅姥爷。
 
        因为亲戚关系主要源于奶奶那一辈,距离张强这辈人隔得有点儿远,所以张强表示现在两家关系平平。
 
        2017年3月25日晚上,已经不太亲的表舅姥爷张华来到了张强家中。令张强没想到的是,张华要求他们把张强父亲的坟迁走,停止祭拜,并告诉他们,早于2013年,他便雇人把张强祖父母墓穴中的骨灰盒挖走了,葬在了别处。
 
        得知祖坟被挖,张强家人十分震惊。他们表示要同张华彻底断绝亲戚关系,并于3月27日上午向当地派出所报了案,并向村委会报告了此事。当天下午,公安人员进行了现场勘验,确认张强祖父母坟墓里的骨灰盒和遗骨不见了。
 
       蹊跷的受伤
 
       之所以挖坟后择处另葬,张华对此的说法是,2013年的一天,他在为自家老坟地打扫卫生时,发现大概20米处起了一堆新土。
 
       目测土堆宽约二三十公分,长约五六十公分,“一看就不是埋人的圆坟头”。他就没太在意,以为是谁家刚死了猫狗,随便埋在了那里。
 
       随后,他慢慢感觉到家里有些不顺。先是家里人经常发生口角,儿媳妇和儿子闹起了离婚,家里不再和睦。后来,常有人平白无故地找上门来,说被自家的狗咬了。他的身体也渐渐地有些不好,手脚都受了伤。至此,张华怀疑这一切的起因是祖坟旁那堆新坟坏了家里的风水。
 
       过了一段时间,“实在忍不了了”,张华选了一个晚上,找了两个人帮忙,把那堆新土下的东西挖开取出,将坟头平好。
 
       告诉帮手需要做什么之后,张华就没在旁边待着。他自称因为胆小,一个人在距新土10米左右找了个地方,一边烧纸钱,一边念叨着:“我也不知道你是什么,甭管是猫是狗,我把你挪到西边的公墓去。”
 
       帮手挖出来一个箱子,因为隔得有点儿远,张华没有细看,就让两人在村子西边的公墓随便找个地方将箱子重新埋葬。西边的公墓用地距离张华家祖坟超过四五十米远,他留在原地烧纸,没有跟两人一起过去,不知晓后来他们将箱子埋进了哪里。
 
       原本以为事情会这样平顺地过去,令张华没想到的是,2014年春,他正干活的时候,听到了下葬的哀乐声,这才得知自己的外甥,即张强的父亲去世了,被葬到了自家祖坟附近。
 
       他过去瞧了瞧,回家后没一会儿,就发现自己的手不知怎么碰破流血了。吃饭的时候,他突然觉得自己浑身没力气。张强父亲下葬后第三天,他的手更是莫名骨折了。
 
       张华认定外甥的坟再次破坏了自家风水。2014年夏季的一天,他找到张强家与其商量挪坟相关事宜。事后,见张强家迟迟没有动静,他先后为此事向派出所报了四次案,派出所均调解未果。
 
       如今,张强父亲的坟没有迁走,张华却因为5年前雇人挖新土的事被对方告上了法庭。
       
       激辩的庭审
 
       祖坟被挖,遗骨不知所踪,这让张强及家人精神上承受了极大的痛苦。由于行政处罚期限已过,他们无奈提起了民事诉讼赔偿,请求法院判决被告向原告赔礼道歉,赔偿原告祖坟重新安葬费、家属精神损失费共计15万元,并承担此次诉讼费用,还要求被告当庭郑重声明“绝对不会迁走我父亲的坟”。
 
       张华对此事的说法是,新土的位置在自家一两百年老祖坟的划地范围内,加之其又破坏了家里的风水,在以为是猫狗坟的情况下,他完全有权利将坟挪走。
 
       不知者无罪,作为晚辈,张强兄妹却将自己告上法庭,简直“没有亲情,不讲道德”。
 
       张华表示自己没想到那会是张强祖父母的坟,“不是出于我本心,如果我知道,一块砖我都不会动”。冒犯了表姐和表姐夫,他表示愿意道歉并赔偿,以“息事宁人”。但是,对方要求的赔偿金额过高,令他无法接受。
 
       张强兄妹则一致认为张华“把他们家那些不顺当的事都往我们家扯,这跟坟有什么关系?他就是封建迷信”。另外,“我爷爷奶奶的坟离张华家的祖坟至少五六十米,而且不是正面(对着),是侧面”。
 
       张强兄妹还对张华在庭上的辩解提出了诸多质疑:首先,“你说你不知道坟里埋的是什么”,那为何不在白天大大方方地刨土挖坟?为什么要烧纸?
 
       并且,造坟头的时候很多村民都在场,声势比较大,张华不可能不知道。退一万步说,就算张华挖坟之前真的不知道,但村里的习俗一向是将亲人的尸骨按照长幼顺序依次埋葬。“2014年看到我父亲下葬的地方,你为什么不自首?你那时候应该知道那是我们家祖坟了吧?”
 
       房山法院认为,坟墓在民法上属于构筑物,属于特殊的不动产,死者近亲属对其拥有相应的财产权益;坟墓在本质上也是家族的偶像物,是祖宗信仰和孝道文化的载体,其承载的价值应归纳为死者的安息权及后代对祖坟的监护权。
 
       尽管2018年4月13日被告找到了原告祖坟遗骨的掩埋地点,但其毁坏原告祖坟并将遗骨掩埋他处的行为,仍侵犯了原告特定财产权以及对其祖坟的监护权,同时也侵犯了死者的安息权。因此,法院判决被告赔偿原告重新安葬祖坟经济损失费1万元、精神抚慰金2万元。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