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定边:一场历时27年的土地确权拉锯战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陕西定边:一场历时27年的土地确权拉锯战

本刊记者  李 漠   薛 京
 
        面积约为700亩的寨子湾位于陕西省榆林市定边县杨井镇境内。

        为争夺此地,杨井镇山根底村的两个自然村——后涧与张庄自1992年起就进行了激烈争夺。27年来,两村采取了向政府申请确权、到法院提起诉讼等手段以求达到自己的目的。政府和法院共做出了20多个决定、判决,但后涧村的村民依然不服。
 
        “我们还要提起申诉。”2018年5月30日,后涧村的刘海锐老汉激动地告诉《法律与生活》记者:“1920年,寨子湾土地就由后涧刘姓的先人购得,自农村实行互助组起,这土地就逐步地归到了后涧,而且由我村几代人管理耕种至今。”
 
        “打了27年官司,政府做出了8个决定,前7个都是错的,县法院做出了6份判决,市法院做出了4个判决,省高院做出了1个判决。”张庄村村民王瑞俭同样激动地对记者说:“如果其中530亩地归张庄村民所有,我们就接受这结果!”
 
\
(诉争的土地)
 
\
(20多份处理决定书及判决书中的一部分)
 
        “从互助组起,寨子湾就逐步归到了后涧村”

       据刘海锐等人提供的投诉材料,寨子湾这块土地是后涧刘姓村民的祖上在1920年购得。当年即被张庄王姓家族占有。1936年土地改革时,该土地大部分还给了后涧刘姓农户,小部分划分给了后涧无地的张姓、杜姓农户。建国后农村先后实行了互助组、初级社、高级社以及人民公社,张、杜这些农户都成为后涧的成员,寨子湾这块土地也就全部归到了后涧村。
 
        “我们退一万步讲,即便寨子湾土地与张庄村有一丁点关系,那么在国家实行土地就近调整调配时也就划归了后涧。”刘海锐称,“国家曾本着有利生产、方便管理的原则,对农村土地实行统一调整和固定,将土地等生产资料就近划给了生产集体。”
 
        “因为寨子湾土地在后涧村的正南约5华里(即2.5km)处,而张庄村在后涧村北约5华里(即2.5km)处,在当时一刀切的政策下,怎么可能允许张庄村越过后涧村到相距约10华里(即5km)的地方去耕种?”后涧村民刘来奋激动地说:“张庄村说这寨子湾土地是他们的,怎么可能?”
 
        “尤其要说的是,在定边县农林局的组织下,包括我后涧村在内的各有关联的单位负责人参加了会议,并共同签订了‘65协议’,明确注明寨子湾是后涧的,但张庄没有到会,因为跟他们没关系!”刘海锐称。
 
        “‘65协议’证明寨子湾属于后涧村”

       “1965年,为解决定边县大河畔林场的用地问题,定边县政府将后涧大队的后涧、闹子塬、大河畔3个小队约4918亩土地划拨给林场。1965年7月26日,县农林局、杨井公社、大河畔林场与后涧大队及后涧、老资源(后称:闹子塬)、大河畔几个小队共同签订了《土地(林)权清理协议书》,为此,形成了‘65协议书’。”刘海锐手指“65协议”复印件对记者说:“这3个队的队长张礼、李长义、王治帮和后涧大队支书惠保义分别盖了章。而与划归林场土地无关的张庄等自然无需到场,也无权签字。” 
 
        “这‘65协议’清楚地注明是从寨子湾征的地!”刘来奋指点着“65协议”说。

       顺着刘来奋手指的方向,记者看到该“65协议”有这样的说明:东至园岇梁沟,西至寨子湾吃水沟,南至大河沟,北至小寨子庄北崾先划归林地(五年后全部造林)。

       “协议的前半部分清楚的说明了是后涧、闹子塬、大河畔3个生产队为大河畔林场提供土地,别无其它;协议的后半部分还明确了各生产队划归林场土地的名称及“四至”,十分清楚地说明了后涧生产队寨子湾这块地的范围。”刘来奋称,“同时协议又明确了所划归的土地未造林前仍由原所属生产队管理耕种使用。”
 
        “协议约定,‘未造林前仍允许生产队利用’,所以寨子湾的土地自然仍由后涧队管理耕种,而且耕种至今从未间断。上个世纪80年代初,农村实行生产责任制时,才将该土地分包到户,由后涧全体村民接续管理耕种。1999年实行二轮土地承包时,县政府按照国家政策给我们颁发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刘海锐激动地说:“这些事实都雄辩地证明寨子湾土地从建国初期起就归了后涧村,‘65协议’签订后至今一直由我后涧村民管理耕种,这是任何人永远无法否认的事实!”
 
        “我们能够耕种寨子湾土地要感谢当年任杨井公社书记的李进贤和当年驻村干部杨成厚!”后涧村村民杜朋宝称,“是他们把寨子湾从林场要回来交给我们后涧村的。”
 
         “维持”与“撤销”:二十七年,二十多个决定和判决  

       据记者调查,自1992年起,张庄村民小组因寨子湾土地权属争议向定边县政府申请确权,定边县政府曾多次做出处理决定,但多被法院生效的法律文书予以撤销。

        1994年1月31日,定边县政府做出定政发[1994]008号处理决定,即《定边县政府关于杨井乡张庄与后涧自然村土地争议的处理决定》。该决定认为:两村关于寨子湾争议土地属国有土地,由大河畔林场管理使用。张庄村村民小组就把定边县政府起诉到了定边县法院。1994年7月21日,定边县法院做出定行初字[1994]第04号《行政判决书》维持了定边县政府的处理决定。张庄村村民小组又上诉到了榆林市中级法院。
 
        1995年6月19日,榆林中院做出(1995)榆行终字第25号《行政判决书》,撤销了定边县政府做出的处理决定和定边县法院的判决,由定边县政府重新做出处理决定。

       定边县政府做出定政发(1997)62号处理决定。

       “定边县政府重新做出的决定与1994年所作决定一致,张庄村村民小组上诉到了榆林市中级法院。”刘海锐称。

       记者查阅了相关法律文书后得知,1998年8月9日,榆林中院做出(1998)榆行初字第1号《行政判决书》。该法院查明诉争土地原属王姓(王振邦)土地,土地改革时,政府将其中170亩土地分给后涧村民张礼,合作化时,王姓入张庄村,张姓入后涧村,多年来张庄、后涧两村均在该地耕种,并无纷争。该法院认为,1965年未经原告同意,将争议地规划设计在林场版图范围内,该规划设计行为并未付诸实施。该规划版图只能反映设想,不能反映土地权属转移以及林场管理事实。1990年定边县政府颁发了《林权证》,争议地不在《林权证》确定的范围内。定边县政府以《协议书》版图以及《林权证》为依据,不考虑土地实际管理现状,将争议地确认为国有土地,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应依法予以撤销。该法院判决:撤销定边县政府做出的定政发(1997)62号处理决定,由定边县政府重新做出处理决定。

       另据记者调查,张庄村村民小组不服定边县法院做出的(1999)定行初字第028号行政判决,向榆林中院起诉。1999年12月21日,榆林中院做出(1999)榆行终字第72号《行政判决书》,认定:争议地寨子湾土地原属王姓所有,合作化后分别属张庄和后涧两个村小组所有。1958年该地虽被规划在大河畔林场施业版图内,但在1965年大河畔林场地(林)权进一步清理落实中,仅由原后涧生产队在地(林)权清理协议中签字,即处分了张庄的土地所有权。1990年定边县人民政府为大河畔林场颁发的第36号国有林权证书,以其“四至”,并未包括现争议地。据此,定边县人民政府处理决定在对本案争议土地权属来源、演变及对土地的管理认定尚不清楚,即将争议地权属确为国有林地,由大河畔林场管理使用,明显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依法应予撤销。该法院判决:撤销定行初字第028号行政判决;撤销定政发(1997)62号处理决定;由定边县政府重新做出处理。

       “自1992年到2000年,定边县政府做出5次相同的处理决定,而这5次处理决定,均被榆林市中级法院等撤销。”刘海锐称,“2002年10月,定边县政府做出定政发[2002]62号文件决定:争议的700亩地,其中530亩由张庄村民小组管理使用,170亩由后涧村民小组管理使用,由县政府发给《土地使用权证书》。我们不服,又采取了依法维权的措施!2005年6月21日,榆林市政府做出榆政复字[2005]33号《行政复议决定书》认定:现争议地北至后涧崾先,其他三面环沟,面积约700亩。从合作化到包产到户,张庄生产队曾耕种管理争议地,后涧生产队也曾耕种管理过部分争议地……定边县政府将争议地是否包括在定边县政府给大河畔林场颁发的《国有林权证书》(林权证字第36号)之内的主要事实没有搞清楚,将争议地确权为国有土地缺乏事实依据,予以撤销。2010年1月21日,定边县国土资源局组织相关人员召开了权属争议案件调解会,但无果。”

       据记者调查,2013年7月29日,定边县政府对有权属争议的土地做出了定政发(2013)51号处理决定,将争议地东西划开,东边约170亩归后涧村民小组集体所有,西边的530亩给张庄村村民小组集体所有。后涧村民小组不服,又告到了法院。案件由靖边县法院审理,2014年10月,靖边县法院做出(2014)靖行初字第00007号《行政判决书》,撤销了定政发[2013]51号处理决定。法院认为,被告定边县政府在做出该具体行政行为时认定主要事实的证据不足,实体处理出现明显错误,依法应予撤销。张庄村村民小组不服,又向定边县政府提出确权申请。2015年3月,定边县政府做出定政发[2015]14号决定书,决定以争议地前梁两沟嘴中间沟为界,从沟脑取点N(0489848、4124502)向东到点A(0489888、4124505),经点B(0489893、4124568)到点C(0489848、4124714)后,顺风水向东到沟底,沿沟向北到大树嘴与杏树嘴中间沟到沟脑,沿着点D(0490078、4125366),经点E(0490067、4125405),到点F(0490136、4125617)将争议地东西划开,东边的争议地约为170亩所有权确定给杨井镇山根底村后涧村民小组集体所有,西边的争议地约为530亩确定给杨井镇山根底村张庄村民小组集体所有(以上坐标均为北京54坐标)。

        “我们后涧村民小组怎么能服气呢?我们就向榆林市政府申请行政复议,请求撤销定边县政府做出的定政发[2015]14号处理决定。”刘海锐称。
 
        记者查阅相关法律文书得知,2015年9月8日,榆林市政府做出榆政复字(2015)32号《行政复议决定书》。

       该决定书有这样的表述:2013年,定边县政府做出定政发[2013]5l号处理决定,对争议地进行确权。靖边县法院判决认为其中标示的C点坐标不在争议地内,导致处理的实体出现明显错误,应予纠正。后定边县政府重新核实了分割界线坐标点,改正了对争议地C点的确定,再次做出确权处理,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鉴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经研究决定:维持定政发[2015]14号决定。

       据记者调查,后涧村民小组不服榆政复字(2015)32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的决定,起诉到了榆林中院,请求法院判决撤销定政发[2015]14号决定和榆政复字[2015]32号《行政复议决定书》。2016年5月9日,榆林中院做出(2015)榆中行初字第00080号《行政判决书》,驳回了后涧村民小组的诉请。

       “榆林中院明明已经查明了定边县政府做出的处理决定程序违法,但在他们做出的(2015)榆中行初字第00080号《行政判决书》就变成了‘程序有瑕疵’!”刘海锐称,“这让我们不能接受!”

       据记者了解,后涧村民小组不服榆林中院的判决,上诉至陕西省高院。12月26日,陕西省做出(2016)陕行终447号《行政判决书》,驳回了上诉、维持了榆林中院判决。2018年4月,定边县政府做出了《关于依法注销杨井镇山根底村后涧村民小组白鹤飞等58户农户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的决定》注销了杨井镇山根底村后涧村民小组白鹤飞等58 户农户持有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

       “政府和法院怎么能这样?!为什么不正视客观历史?为什么不尊重‘65协议’?”后涧村村民刘海清称,“在这漫长的27年的维权之路上,我们早已心力憔悴,但我们不服县政府的处理决定和省高院的判决。”刘海锐坚称,“我们还要申诉到最高院!”
 
        村民矛盾升级
 
         采访中记者得知,后涧与张庄村民为了争夺寨子湾土地,在2018年5月21日上午9时许,发生了群殴事件。

       “为了抢夺这块地,几十号人打到了一起。报警后,警察在10点左右到达了现场,并制止了群殴。下午2点多,杨井镇的邵副镇长到现场进行协调。协调了将近1个小时也没有结果。直到晚上9点左右,警察才把双方村民劝离了现场。”刘来奋称。

       “其实,双方已经发生了多次冲突了。”刘海锐称,“早在1994年、1996年、2003年,我们后涧自然村的村民就曾与张庄部分村民发生过械斗,也造成了流血事件。” 
 
        杨井公社原书记:土改后寨子湾归后涧村,后归林场,72年,我找县委书记,最终又给村民耕种

        为了求证刘海锐等村民的说法,记者采访了李进贤,原杨井公社党委书记(1971年任杨井公社党委书记,之前任公社秘书,1978年任定边县林业局长,已退休)。
 
\
(李进贤向记者介绍情况)
 
        “涉案地寨子湾在当年是否属于后涧村所有?”记者问。

       “土地改革之后,寨子湾就一直归后涧村。1954年合作化以后,农民所有土地归生产大队或生产小队所有(集体所有制),后涧村所有土地同样归属集体所有。”李进贤答。

       “请介绍一下划为大河畔国有林场的经过?”记者说。

       “1959年定边县大河畔林场成立。1965年大河畔林场与后涧村、闹子塬村、大河畔村签订《地(林)权清理协议书》,其中包含后涧村所有的争议地块寨子湾。此后后涧村剩余少量耕地使用,农作物产量及低。耕地划为国有林场之后,村民种倒茬地不够用,所以村民生活困难。1972年,我见到村民口粮不够吃,所以找到当时的县委书记以及大河畔林场场长反映后涧村因为地不够种导致口粮不够吃的情况。经过努力,协商、汇报,最终林场的地又给村民种了。”李进贤介绍道。
 
        当年驻村干部:寨子湾的地跟张庄没关系

       采访完李进贤后,记者又采访了杨成厚(时任定边县海子梁公社团干部,后涧生产小队驻队干部,曾任榆林市水利局副局长,已退休)。
 
\
(杨成厚向记者介绍情况)
 
        “我是后涧生产小队的驻队干部,具体承办了后涧村民复耕大河畔林场国有用地的事宜。”杨成厚告诉记者。

       “省高院做的这个判决,您怎么看?”记者问。

       “我不知道这个事,后来才知道张庄来要地了,当时县政府是维持现状,维持‘65协议’。寨子湾的地跟张庄没关系,我是当时的经办人,寨子湾的地是我经手跟林场要回来的,直接给了后涧生产小队。1962年土地调整时,是按照1961年3月22日,中央工作会议通过的《农村人民公社工作条例(草案)》(简称“农业六十条”)相关规定进行的,所以当时一般的情况是,对各生产队附近有利的地就归谁了。张庄当时种的附近的地,就归了张庄了。后涧种的地,就归后涧了。”杨成厚答。
 
        定边县国土局:省高院的判决已生效
 
        为了求证刘海锐等后涧村民所反映的问题,记者于5月31日赶到了定边县国土局。

       办公室的王姓工作人员接待了记者。

       此后,记者来到了土地争议调处股。

       看过投诉材料,刘股长只告诉记者一个众所周知的现实:省高院的判决已经生效。记者问他“65协议”是否有效,他所答非所问:省高院已经判决了,以省高院的判决为准。“国土局先认定争议地归后涧,后又推翻,为什么?”记者问。

       “省高院判决已经生效了。”他依然重复这句话。

       定边县林业局:诉争土地是林场的

       1965年签署“65协议”时的农林局,后来分为农业局、林业局。为求证刘海锐等后涧村村民所反映的与该协议相关的内容,记者赶到了林业局。

       一位工作人员接待了记者。

       “诉争土地是否属于林场?”记者问。

       “是林场的。”记者得到了肯定答复。

       为了得到更全面更权威的答复,记者提出采访主管领导的要求。

       该同志告诉记者,陈副局长在政府开会。记者给陈打电话,无人接听。发短信表明身份说明意图,未得到回应。
 
        定边县农业局:县政府以省高院判决为准

       5月31日,记者来到了县农业局求证刘海锐等后涧村民所反映的问题。

       办公室王主任接待了记者,她告诉记者,根据省高院的判决,政府发文,把承包证全部作废了。

       此后,他把记者领到了农经站王站长那里。

       王站长告诉记者,不应该发证,收回了承包证,县政府以省高院判决为准。
 
        定边县政府:未对投诉直接回应

       为了求证刘海锐等后涧村村民所反映的问题,记者直奔定边县政府。

\
(记者来到定边县政府采访)

       办公室的姚副主任礼貌地接待记者。记者请他复印投诉材料,向相关领导汇报,做出回应。

       为了听到权威声音,记者拨打了张副县长的手机。电话拨通后,无人接听。记者只好发了短信,表明身份说明意图。

       此后,他回信让记者去找国土局的任小龙局长。

       记者去找任小龙之后,他安排了执法大队冯队长接受采访。冯未就投诉材料做深度回应,只是告诉记者,详细情况不清楚,此事已经过市政府复议,诉讼都用完了,两级政府三级法院都确界了。
 
        张庄村村民小组:我们接受这结果

       为了了解相关情况,6月21日,记者拨打了张庄村村民小组长王瑞俭的电话。

       他告诉记者:“从1992年开始,打了27年官司……后涧村告到了市政府,市政府维持了,又告到了中级法院,中级法院维持了,又上诉到了省高院,省高院驳回了上诉,维持了原判。”

       “政府和法院总共做出了多少个处理决定和判决?”记者问。

       “政府做出了8个决定,前7个都是错的,县法院做出了6份判决,市法院做出了4个判决,省高院做出了1个判决。”张庄村村民王瑞俭激动地对记者说。

       记者问王瑞俭是否服判息诉。

       他答:“170亩归后涧村,530亩地归张庄村民所有,我们接受这结果!”

       对寨子湾的争夺战进行了小半个世纪,那么,它能随着陕西省高院的判决而偃旗息鼓吗?

       对于寨子湾的未来,本刊将保持关注。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