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西班牙华商的1900万元存款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谁动了西班牙华商的1900万元存款

本刊记者/ 李云虹
 
        2018年4月16日, 西班牙华商胡鸣出现在北京,为“遗失”的1600万元巨款寻求法律帮助。
 
        银行经理的高回报理财项目

       胡鸣是一位名副其实的浙商,他经商的起点是浙江省青田县——我国著名的华侨县,当地几乎有一半人口在海外经商。胡鸣也不例外,他经商的国家是距离家乡万里之外的西班牙。

       胡鸣和妻子叶慧具有浙江商人身上不怕吃苦的精神。他们凭借坚韧的毅力以及聪慧的头脑,经多年打拼后累积了自己的财富。胡鸣坦言,他们有一个习惯,就是“从国外打拼后赚的钱,除了再投资外,会选择将钱带回国内”。为了便于生意往来,胡鸣加入了西班牙国籍。
 
        2010年,胡鸣回国探亲。在一次朋友聚会时,他向好哥们儿叶谭良谈起,自己从西班牙赚来的1000多万元钱存在当地一家银行,可惜一年的存款收益仅为28万元。一听这话,叶谭良立即告诉胡鸣,自己的弟弟叶谭方在农业银行青田支行个人金融部任经理,对理财颇有研究。在叶谭良的引荐下,胡鸣与叶谭方相识,并一起探讨如何理财。
 
        据胡鸣回忆,当时叶谭方说,自己在银行工作20多年了。如果将1000多万元资金放在他所在的银行理财,其收益绝对不止28万元。同时,他还详细介绍了关于银行理财的各种产品,并承诺“一年能达到15%的收益”。
 
        经过一番了解,胡鸣觉得自己跟叶谭良的关系非常好, 而且他的弟弟叶谭方又是这家银行的经理,理财的预期收益又远远高于银行的同期存款利息;于是,跟妻子叶慧商量后,他决定将自己的全部积蓄交给叶谭方打理。
 
        2010年四五月间,胡鸣用妻子叶慧的护照在这家银行办理了一张银行卡。胡鸣告诉记者,由于自己是西班牙国籍,用妻子的身份办理银行卡手续简单。因自己和妻子常年居住在国外,叶谭方告诉他说,购买理财产品,现金需要进进出出,银行卡和密码交给他操作更为方便。于是,办理完银行卡后,胡鸣便将银行卡交给了叶谭方,同时告诉了他银行卡密码。胡鸣告诉记者,自己并没有将护照的复印件交给叶谭方,只是口头委托叶谭方帮忙购买理财产
品。

       2010年5月至2011年6月期间, 胡鸣先后将1900多万元人民币汇入叶慧在这家银行开设的账户内。每一次叶谭方收到汇款或者购买理财产品后,都会给胡鸣打来电话,详细汇报账目。
 
        胡鸣说,自己每次回国都会打电话给叶谭方了解理财情况,每次叶谭方都称资金情况良好。
 
        2014年上半年的一天,叶谭方交给胡鸣一张其整理的《叶慧贷款资金情况表》的单子。胡鸣清楚地记得,在这张单子上,写有“现有贷款2890万元,汇入资金共计1928.8029 万元”。胡鸣向记者解释称,其意思是本金为1928.8029 万元, 经叶谭方理财后账户内金额为2890万元。这说明在三年时间内,胡鸣赚了900多万元。
 
        2014年年底, 胡鸣有了一个更好的投资项目。
   
        于是,他准备将这笔钱取出。可叶谭方却给胡鸣提供了一张新单子,并说如果产品全部赎回的话,金额可达3000多万元。但赎回期限还没有到,他向胡鸣建议2015年产品到期后再将钱取出。
 
        持续不断的资金涨幅让胡鸣对叶谭方深信不疑。于是,胡鸣听从了叶谭方的建议,决定等产品到期后再将钱取出。但他万万没有想到,2015年产品到期后,胡鸣多次催促叶谭方将钱取出均未果。后来,叶谭方突然人间蒸发了。

       骗局背后的资金流向

       联系不上叶谭方,胡鸣感觉情况不妙。于是,他赶紧到银行查询账户内的资金。结果,他发现叶慧卡内的余额仅为30多元。直到此时,胡鸣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了,他立即向当地警方报案。
 
        2015年11月24日22时,广东警方在对广东省惠来县出租房清查时,抓获了涉嫌诈骗的在逃人员叶谭方。2015年11月28日,浙江警方将叶谭方带回青田县。同年12月30日,叶谭方被批准逮捕。

       通过叶谭方的供述,胡鸣才了解到1900多万元资金的真正流向。
 
       叶谭方供述,2000年,他开始投资股票。2008年,他贷款100万元与朋友一起做黄金期货。在帮助胡鸣理财的这段时间,他的黄金账户始终处于亏损状态。于是,他决定铤而走险,将胡鸣的钱拿去做黄金期货、炒股票。在叶谭方看来,尽管自己没有明确告知胡鸣,但胡鸣心里应该清楚。“胡鸣知道银行的理财产品收益最高是7%~8%, 不可能达到15%。不投资高风险理财,他(胡鸣)没必要将钱从其他银行取出后再委托我去买银行的理财产品。”叶谭方称。
 
       实际上,早在胡鸣的钱到账后,叶谭方便将这些钱转到其他账户进行股票、期货等交易。由于前期投入的资金被套牢,叶谭方开始后期逐步补仓。

       结果,他越做亏损越多。到了2013年,胡鸣的1900多万元钱被叶谭方全部亏完。其编造的《叶慧贷款资金情况表》是为了骗胡鸣。
 
        叶谭方供述,2015年7月, 胡鸣说要把钱拿回去投资水电站。于是,他通过各种方式,以达到拖延时间的目的。到了约定时间,他再也拿不出那笔钱,便决定出逃。
 
        2016年9月22日,浙江省丽水市人民检察院向浙江省丽水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称叶谭方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骗取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大,其行为触犯《刑法》,应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庭审中,叶谭方辩称自己并没有诈骗的主观故意。胡鸣先后9次将1900余万元资金汇入其妻子叶慧的账户,并由自己理财,这是一种委托与被委托关系。客观上,自己没有实施诈骗行为,造成的资金亏损应由胡鸣承担。自己没有挥霍上述财产,正常理财造成亏损,不能推定自己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的故意。
 
        2016年11月25日,浙江省丽水市中级人民法院以诈骗罪判处叶谭方有期徒刑15年,同时,责令叶谭方退赔胡鸣1900余万元。关于叶谭方辩解其与胡鸣是一种委托关系,法院认为该辩解与查明的事实不符,未予采纳。
 
        目前,该判决已经生效。但叶谭方账户中仅有3万余元,他远没有能力退赔1900多万元损失。

        银行39人经手未发现问题
 
        尽管叶谭方受到了法律的惩处,但胡鸣认为,在1900 多万元资金的转移过程中,农业银行青田支行也存在问题。2017年1月18日,胡鸣一纸诉状,以妻子叶慧的名义将农业银行青田支行诉至浙江省青田县人民法院,要求其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叶慧称,在没有自己任何身份证明和任何书面授权的情况下,叶谭方仅凭自己的借记卡和密码便在农业银行青田支行通过柜面转账、取现和自助转账的方式将卡内1900多万元全部转移,且柜台转账和取款凭证上叶谭方均签写了叶慧的名字。因此,银行没有尽到审慎审查义务,仅凭叶谭方转账、签字便转走巨款;加之叶谭方在这家银行工作了20多年,银行存在故意审查不严的问题。
 
        庭审中,农业银行青田支行辩称,其一直合法办理相关业务,对叶慧的资金损失不承担任何责任。
 
        2017年12 月18日,法院对此案作出判决。法院认定, 叶谭方持有叶慧借记卡转账、取现的行为,属于叶谭方行使代理权的行为,其结果应当视为叶慧本人交易, 不属于款项被冒领、盗领的情形。银行在履行合同义务时并未构成违约,不承担赔偿责任。
 
        对此,叶慧不服,依法向浙江省丽水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2018年3月21日, 浙江省银行监督管理局在给叶慧等人的行政复议决定书中表示,叶慧借记卡账户自助转账支出12 笔,合计金额667 万元,未发现违反监管规定的行为。叶谭方凭借叶慧借记卡和密码从柜面转账业务12笔,共计1278.86万元。农业银行青田支行在办理该业务过程中,经办人员未按代理业务操作流程,未对代理人身份进行联网核查,未按规定留存叶谭方的基本信息,客户身份识别不到位,执行内控制度不到位。此外,叶谭方为叶
慧代理财期间,为农业银行青田支行员工,该支行对员工管理行为不到位,并已对上述违法行为进行行政处罚立案。
 
        叶慧的代理律师王殿学和张慧敏表示,从叶谭方柜面转款的凭证来看,农业银行青田支行需要有柜员、主管、审核三人签字。因每次人员都不同,共有39 人为叶谭方办理过转款。对于叶谭方是否有代理权,银行方应当进行详细审查、核实,但39名银行专员无一人审查出叶谭方无代理权限,并在答辩中故意回避叶谭方代为签字这一细节。“使用密码进行的交易均视为持卡人本人所为”这一格式条款严重侵犯持卡人的权利,违反了《合同法》《商业
银行法》等规定,应属无效条款。在司法实践中,此格式条款已被多家法院判决无效。
(本文当事人均为化名)
法律眼
 
“密码交易免责”的法律效力
 
法学专家 / 杨立新

        本案涉及的“使用密码进行交易视为本人所为”单方免责条款并非中国农业银行独有, 在其他银行的借记卡合同中均存在类似条款。
 
        对此,民法学专家杨立新表示,银行所制定“密码交易免责”条款是否有效,需要进行具体分析,“如果是在取款机上通过密码把钱提出来,没有问题。但如果是在柜台上交易或是涉及大额交易的行为,这一免责规定就是‘格式条款’。它减少了银行自己的责任,限制了权利人的权利”。杨立新认为,数额较大的交易,仅靠银行卡密码是不科学、不准确的。这不能维护消费者、储户的合法权益,可推定银行存在过失行为。
 
        法学专家赵秉志、陈卫东、赵旭东、刘少军也一致认为:“密码交易视为本人交易行为” 属于典型的提供格式条款一方免除其责任、加重客户责任的格式条款,其主要目的在于推卸银行的责任,理应依据《合同法》的有关规定认定为无效条款。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