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吃黑,卖卡人“挂”了诈骗集团的钱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黑吃黑,卖卡人“挂”了诈骗集团的钱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 宋杰一直在说“挂”点儿钱。他解释说:“卡是以我的名义办的, 我挂失后再补办新卡, 就可以把卡里的钱取出来了。”
 
        宋杰第一次“挂”钱就“挂”了30万元, 这个数额远超出了他的预想,“突然来这么多钱, 我也挺害怕,感觉要出事。”7天后,他带着新结识的女朋友来北京购物时, 被公安机关抓获。
 
        “我都不知道办了多少张卡了”
 
        宋杰说自己缺钱。他今年36岁,初中文化,没有结婚, 也没有找到正式工作。据他说, 自己曾在家开网店,但很快就关了。
 
        2013年,宋杰在网上找工作时突然看到一条收银行卡的信息。他觉得这是一个不费力气也能赚钱的机会,“我就和对方联系了。从这之后, 我就不断地去各家银行办卡,然后卖卡,卖出卡后挂失再办卡。我都不知道办了多少张卡了”。宋杰说,一张银行卡能卖100到200元,如果一次性卖得多,还能多收一些钱。

       宋杰说,他并不知道收卡人的身份, 对方告诉他收卡是为了逃税、避税或刷网店信誉。对此,宋杰并没在意。
 
        直到2013年年底, 宋杰在平安银行再次办理银行卡时,银行的工作人员报了警,才让他极为紧张。当他到了派出所后才知道,他曾经卖出的一张平安银行的卡被收卡人转卖到了台湾地区的诈骗集团手中。警方根据办卡人信息锁定了宋杰。他说:“派出所民警说你的卡交给诈骗集团了,我说我不知道卡去哪儿了,我把卡给卖了。”

      民警见宋杰确实不知道是谁取走了卡里诈骗来的钱, 便告诫他不要再随意卖卡然后让他回家了。
 
       这一次经历没有让宋杰陷入诈骗案件中,却也没能让宋杰停手,反而让他“悟”出了财路。
 
        一次, 宋杰将卖出去的银行卡挂失, 然后补办了一张新卡。得知卡里有20多元钱时, 他立刻将这张卡办理了销户手续。
 
       在卖卡过程中, 宋杰认识了朱平。此后, 朱平常从宋杰手里收银行卡。宋杰说,因为两人相熟了,朱平再从他手里收卡就不再支付卡钱了。

        “收卡他( 朱平)欠我不少钱呢。”宋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估计这钱也不是什么好来头儿”
 
        2016年, 宋杰通过朱平认识了张泉。此时, 张泉刚从监狱释放没多久。2013年时, 张泉因犯收买、非法提供信用卡信息罪被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与张泉同罪入刑的还有他的父亲。出狱后, 张泉没有生活来源, 他从父亲的旧手机里找到通讯录, 随意打电话,想找对方借点钱。由此, 张泉认识了朱平。然后,通过朱平,他又认识了宋杰。
 
        丰台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员侯继男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宋杰、朱平和张泉通过多年的卖卡经验发现,银行卡卖出后不定期会有钱汇入。于是, 在2016年年底时, 三人起了犯意。他们盯着已卖出的银行卡,有钱入账后,便以电话挂失的方式挂失该卡, 然后去银行补卡取钱。”
 
        宋杰说, 近两年, 银行对办理各种银行卡管理比较严, 越来越不好办新卡了。于是, 他想到了相识多年的杨雄。宋杰并没有将自己的“发财之道”告诉杨雄, 只是带着杨雄到北京,以杨雄的名义办理了一张银行卡, 并给了杨雄200元钱。

        之后,宋杰将自己和杨雄的卡一并交给了张泉。
 
        “我交卡时, 张泉说这卡7天就能用上。我等了十几天了, 这卡也没用。我问张泉,这卡还能不能用?”尽管宋杰嘴上抱怨,但他并没有停止每天通过电话银行查询卡内余额。

       2017年3 月6日,宋杰再次拨打电话银行查询时,发现自己名下的银行卡内分别入账了10万元和20万元。据宋杰说,此时这张卡已经被电话挂失,但是谁挂失的,他并不知道。于是,宋杰立刻到银行补办了此卡,并通过几家银行分次将这30万元取出。
 
        这一切, 宋杰并没有告诉朱平和张泉。他只是将10万元交给了母亲。

       “我和我妈说,我把银行卡卖了,这次给的钱数额大了点儿,我把钱给取了。”宋杰说,“我不知道这钱是诈骗来的, 但我估计这钱也不是什么好来头儿。好来的钱也不会往我卡里打。所以,我觉得取出来应该没事。”
 
        宋杰偷偷动了这30万元,朱平和张泉不知道,但诈骗集团很快就发现了。有人给张泉打电话,问宋杰卡里的30万元钱为什么没了。接电话时,张泉正和朱平开车赶往杨雄的住处,因为此时杨雄的卡里也进账了38400元。

       张泉和朱平先带着杨雄到银行办理了补卡手续,并将卡内剩余的钱取出。两人给了杨雄11000元。杨雄交代说, 他并不知道卡里为什么会有钱,他没有问宋杰的朋友,但他感觉这钱不是什么好来头儿, 可能是一些违法得来的钱。不过,杨雄还是收下了这11000元。他说:“因为是我办的卡,而且是我帮他( 宋杰)朋友取的钱,这是给我的好处费。”
 
        带着杨雄取完钱后,张泉和朱平找到宋杰,问他30万元的下落。宋杰不承认自己取了钱。
 
        “原本商定的是朱平不要钱,卡里的钱我和张泉一人一半。”宋杰接受采访时说,“我没有分给张泉钱。因为这卡也不是他给挂失的,这卡和他也没有关系,他俩老是追着我要钱,还多次威胁我,我就没给他们。”
 
        只是宋杰没想到,黑吃黑得来的30万元仅在自己手里待了7天,便东窗事发了。
 
        吃黑四人均获刑
 
       两起诈骗案中的被害人发现自己被骗后,立刻报了警。警方通过银行卡信息查到了宋杰和杨雄。
 
        丰台区人民检察院以盗窃罪将宋杰、张泉、朱平、杨雄四人公诉至丰台区人民法院。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人宋杰、张泉、朱平、杨雄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秘密手段盗窃他人财物,被告人宋杰、张泉盗窃他人财物数额巨大,被告人朱平、杨雄盗窃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均已构成盗窃罪,应予处罚。鉴于被告人张泉、朱平、杨雄到案后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认罪态度较好,已追缴被告人宋杰、杨雄部分违法所得,故对四名被告人均予以从轻处罚。
 
        2018年3月26日,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犯盗窃罪分别对被告人宋杰、张泉、朱平、杨雄判处有期徒刑七年、有期徒刑四年、有期徒刑二年、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
 
        宣判后,宋杰提出上诉,其他三名被告人均服判。
 
        庭后, 本案公诉人侯继男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本案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四名被告人明知这些卡是卖给诈骗集团的。四人卖卡的行为并不触犯刑法,构不成妨害信用卡管理罪。但通过此案,她提醒广大市民不要轻易用个人信息办信用卡。虽然办卡未必触犯刑事法律,但对个人信誉是有影响的,“可能当时你赚到卖卡的几百元钱,但你不知道这张卡流向了何方,可能卖给了诈骗集团, 也可能被用来偷税漏税。无论怎么样,都会助长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
( 文中被告人系化名)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