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回忆杀”:逃离盗窃险途!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高考“回忆杀”:逃离盗窃险途!

张桂茹
 
        她不是天津“泥人张”的传人,却酷爱泥人。

       她是一名律师,却喜欢用泥人讲故事。

       她是天津茹是律师事务所主任张桂茹,讲述“那些年,我们不懂法”——
 
        转眼,2018年高考结束了。看着一个个走出考场的考生,我突然想到了我高考那年发生的一件事。
 
        上高中时,我的学习状况一落千丈,对数理化、英语也失去了兴趣。我妈并不逼我考大学,各科老师也就放任我上课期间睡觉。

\
 
        由于我个子矮,一直坐在第一排。这一天,打铃上数学课,那位稀疏头发、眼皮下耷的胡老师夹着教案走了进来。我趴在桌上开始睡觉。

\
 
        “赛因……考赛因……”,胡老师讲课的声音很大,睡得迷迷糊糊的我抬头看到黑板上写着sin、cos。我突然感觉自己“穿越”了:数学老师怎么开始讲英语了?我参加工作好多年之后才明白:sin、cos是数学函数。 
 
        高考结束了,我身边的小伙伴有的上大学了、有的顶替父母上班了,只有我无事可做。妈妈到处求人给我找临时工作,最终找到了在丝绸厂做织布工的工作。
 
        在丝绸厂车间里,围着织布机转来转去的织布工多是女性。工作了一星期后,我与大家相熟起来。

\
 
        一天下班时,一名比我大两岁、为数不多的男织布在机器背后向我招手,看上去有点儿神秘。我走过去,他在机器上撕下一条丝绸被面,说:“把你书包拿过来,带回家。”我慌忙说道:“不不不,我还是个学生。”男工哈哈大笑着说:“没事!大家都拿。这些都是没织好的残次品,车间主任看见也不会管的。”的确,每天下班,工人们大包小包都塞得鼓鼓囊囊的。由于这家丝绸厂是国有企业,没人管。
 
\
 
        我突然明白过来,我不要丝绸被面,不过这样的日子,我要上学!于是,我辞去工作,敲开了成人教育学院的大门。
 
        后来,这家丝绸厂转为民营了,工人们还延续着拿被面的习惯。老板发现后,决定治理一下,抓一个典型,杀一儆百。于是,他盯上一个刘姓女工。
 
\
 
        刘姓女工是人人皆知的织布能手,大家都叫她刘姐。她的比邻是一位年轻的男织布工。男织布工手笨,总是织出跳丝的残次品被面,而且他总是把这些残次品塞在车间的各个角落。每天临近下班,刘姐便把这些被面包裹起来带走。
 
        终于,刘姐被老板抓了现行。随后,她被警察带走的消息传遍了整个丝绸厂。那些习惯顺手牵羊的工人都大骂老板黑心,小题大做。不过,从此再也没有人敢私拿被面了。
 
        最后,刘姐因为认罪态度好、积极退赃,被判有期徒刑一年,缓期一年执行。
 
        回想当年,如果我随波逐流,每天偷拿一条被面,打一年工基本上就成了盗窃犯了。其实,并不是民营老板小题大做,而是工人们顺手牵羊的行为确实触犯了法律。
 
        我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规定: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或者多次盗窃、入户盗窃、携带凶器盗窃、扒窃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