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总统”班农:回归新闻网站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影子总统”班农:回归新闻网站

陶短房  
 
  曾几何时,史蒂芬·班农被称作特朗普团队“核心中的核心”、特朗普“心腹中的心腹”,甚至有人一度影射他是“影子总统”,而特朗普不过是他的傀儡。然而,这位“影子总统”却在倏忽间被扫地出门,并在短暂的“依依惜别”后与特朗普分道扬镳。
 
\
(史蒂夫•班农)
 
        打开从政之门
 
  班农出生于1953年11月27日,父母是凯尔特天主教徒,且是铁杆工会成员和民主党支持者。他从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毕业后短暂进入海军服役,退役后先后获得乔治城大学外交学院国家安全研究硕士和哈佛商学院荣誉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回忆当年,班农说他在海军服役的7年是他的世界观、政治观转折的关键时期。当时,他作为海军军官参加了失败的、旨在救出被伊朗扣押的美国人质的“鹰爪行动”,这让他对“卡特绥靖主义”深恶痛绝,转而拥抱共和党和新保守主义。
 
  伊朗人质危机始于1979年11月4日,一直持续到1981年1月20日,长达444天。当时,时任总统卡特批准了一次以“蓝光”突击队员为首的营救行动,但由于气候原因而失败。
 
  退役后,班农入职国际领先的投资银行和证券公司高盛集团。最初,他任职于并购部,后来被派到洛杉矶担任新成立的娱乐拓展部副总经理。
 
  1990年,自认为羽翼丰满,班农脱离高盛,与几名同事合伙成立了一家投资银行;三年后,又一度应聘出任甲骨文公司地球科学研究项目Biosphere 2的代理主任。不过,这一项目听上去有些浮夸,主要研究人类“殖民太空”,似乎不太合班农的胃口,他很快便主动退出。
 
  班农对电影、媒体和娱乐业有着浓厚的兴趣,不论在高盛集团还是单干,他的投资重点都在这一领域,先后制作了18部题材和形式广泛、口碑不错的电影。这一兴趣和取向意外地打开了他的从政之门。
 
  2004年,班农投资拍摄了美国前总统罗纳德·里根的传记电影《面对恶魔》。这部影片的蓝本是出版商安德鲁·布莱特巴特和作家彼得·施韦泽的《里根的战争》。他通过投资电影结识了上述两人,又通过他们与共和党极端保守派、排外主义的“茶党运动”骨干莱尼·里芬斯塔尔成为密友。
 
  在这些人的影响下,2007年,班农推出了极富争议的一本书并亲自写了8页纸的纲要。这让他一举成为美国极端保守派的后起之秀。
 
        赢得特朗普青睐
 
  成名之后,班农与他人合伙发起了保守派智库“政府问责研究所”并担任行政主席。在美世家族基金会的支持下,他于2012年接管了保守派网站布莱特巴特新闻。
 
  2014年,当时“其貌不扬”的数据及消费者倾向研究机构英国剑桥分析公司(以下简称剑桥公司)在伦敦成立。正是这家公司让脸谱网陷入“数据门”中。剑桥公司的母公司是同样位于伦敦的战略通信实验室(SCL),背后的投资者仍是美世家族基金会。当时,班农出任剑桥公司董事会副主席——而很多知情人都说,他才是这家如今“名声大噪”机构的真正创始人。
 
  布莱特巴特新闻网是“班农王国”的核心。这个原本并非他创立的小众新闻网站自他接手后便不断“语出惊人”,被支持者称为“真正的美国声音”,而被反对者斥为“充满种族主义和反犹太、反全球化、反少数族裔色彩的所在”。不论褒贬,班农的确依靠这块“阵地”成为保守民粹主义的“闻人”和喉舌,并因此博得同样打算“剑走偏锋”、出奇制胜的特朗普的青睐。
 
  2016年8月17日,特朗普竞选团队成立,班农辞去其他一切职务出任团队负责人。上任伊始,他就将竞选团队主席保罗·马纳福特扫地出门,“影子总统”之称不胫而走。
 
  在班农的一手策划下,原本就形象另类的特朗普强化了自己“语出惊人”的特点,大打反全球化、反移民、反自由贸易等极右翼民粹派,获得了出人意料的成功。2016年11月13日,特朗普在大选中获胜,论功行赏,任命班农为总统首席战略家兼高级顾问。尽管民主党、犹太院外游说集团甚至许多共和党传统派都坚决反对,但特朗普却铁了心要重用这位功臣。
 
  2017年1月20日,特朗普就职当天便任命班农为总统的首席战略师。这是一个此前从未设立过的特殊职位,甚至班农在布莱特巴特新闻网时最得意的编辑朱莉娅·哈恩也被提升为他的助手兼总统特别助理,被人讥讽为“鸡犬升天”。
 
        “影子总统”被出局
 
  任职之初,特朗普对班农言听计从,至今争议不休的所谓“限穆令”是特朗普做出的第一个引发执政团队“内斗”的重大决策。这一决策的“总设计师”正是班农,而反对这一争议性决策的一干人等被扫地出门同样是班农的主意。
 
  2017年1月底,特朗普授意班农在国家安全委员会拥有发言权;而照规矩,总统战略顾问在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会议上“只能听不能说”。这一安排引发轩然大波,但最初特朗普执意坚持,班农也居之不疑。
 
  任职期间,班农对特朗普的一切决策都采取完全支持、奉承的态度,甚至直接对媒体称“你们都应该闭嘴,不要去妄议特朗普——他当选你们算准了吗?”当特朗普在“通俄门”等问题上遭到麻烦之初,班农也摆出一副“忠心护主”的架势。然而,“影子总统”的威势只维持了3个月左右便开始褪色。2017年4月初,时任美国国家安全顾问雷蒙德·麦克马斯特重组国家安全委员会,班农的发言权被悄然取消。在此之前,实际上他只享受过一次“会议特权”。
 
  2017年8月18日,“小道消息满天飞”数周后,班农从总统首席战略师位置上辞职。尽管他宣称是“主动辞职”,但许多消息来源证实,他是被当时新任白宫幕僚长约翰·凯利用“有他没我,有我没他”的“绝招”逼退的。
 
  就在辞职前两天,班农发表“美国和中国间的经济战就是一切”以及“美国无意对朝鲜使用武力”等一系列敏感而极富争议的言论。当时,一些人认为正是他这些“不宜公开”的言论被人曝光后激怒了特朗普,才导致其下台。
 
  从目前的形势不难看出,这些都是特朗普的“心里话”,且与后来被美国联邦调查局调查的特朗普私人律师迈克尔·科恩一样是“说走了嘴”;但特朗普对后者公然“护短”,对班农却不闻不问。这又是为什么?
 
  不外乎以下几点:第一,班农和特朗普并非在所有问题上都“合拍”,前者的反犹色彩和后者背后的犹太“金主”格格不入;第二,班农骤得大权后得意忘形,曾将自己在特朗普团队中的角色比拟为“英国都铎王朝时代的护国公克伦威尔”,而后者曾将国王查理一世送上死刑台,特朗普虽然嘴上不说,但素有“主角癖好”的他必然耿耿于怀;第三,班农自作主张将大量相熟的新闻媒体人和作家引入“西翼”,结果导致特朗普团队的大量“花絮”被曝光,让特朗普既尴尬又恼火;第四,他极端保守、偏激和好斗的形象为共和党主流派所不容,当特朗普需要向主流派妥协时,他成为弃子势在必行。
 
        被外界夸大的决策地位
 
  事实上,人们可能误解、夸大了班农在特朗普决策圈中的作用:“美国第一”也好,“经济民族主义”或“去全球化”也罢,说到底,这些并非班农灌输给特朗普的,而是特朗普自己的主张和对美国经济的见解,特朗普在这方面发出的公开言论比班农早得多。比如,在夏洛特维尔骚乱中,班农甚至并未真正“惹是生非”,弄出麻烦来的毋宁说是特朗普本人;至于阿富汗用兵问题上的“反差”,与其说是特朗普改变了班农的路线,还不如说他自己改变了主张——长期以来,将美军在阿富汗的军事行动称作“荒谬绝伦错误”的不是别人,正是特朗普自己。对此,他本人也直认不讳,甚至在2017年8月21日改变阿富汗战略时还罕见地“自我批评”,承认“我当初想错了”。
 
  不过,辞职之初,两人的互动依旧“含情脉脉”:班农誓言“永远忠实于特朗普”,而特朗普也公开感谢了班农“出色的工作”。然而,“友谊的小船”却因一本书的出版说翻就翻。
 
  2018年1月初,流行政治题材作家迈克尔·沃尔夫新书《火与怒:特朗普白宫内幕》被高调推出,书中的内容对特朗普极尽揶揄之能事,却说了不少班农的好话。
 
  对此,特朗普火冒三丈,先是试图阻止新书上架未遂,继而亲自发表声明抨击班农“丢掉饭碗的同时丢掉了理智”,指责他“在白宫工作期间到处在媒体放话,暗示自己很重要,这也是他做得最好的一件事”。
 
  特朗普之所以如此失态并非无的放矢——沃尔夫能写出这本书,是因为他在特朗普就职之初便混进了白宫的总统与高级幕僚办公处,甚至拥有一间办公室,而这件事的经办人正是班农。“沃尔夫事件”让班农和特朗普彻底撕破了脸,而此后班农在调查“通俄门”的“穆勒委员会”逼问下承认部分指控,则更让两人的关系陷入死局。
 
  如今,班农重新就任布莱特巴特新闻网的职务,并将主要精力用于在欧美各地与当地极右翼政党、领袖互动。正如一些分析家所指出的,“影子总统”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