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幻灭,不应成为残暴杀她的原罪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爱情幻灭,不应成为残暴杀她的原罪

马 震  赵 鹏  
 
        2018年3月1日,作为公诉人,我对一起涉嫌故意杀人案件的被告人周冲进行指控。这起案件是我办案以来屈指可数的被告人对被害人下手如此之狠的案件。面对一位19岁的花季少女,周冲为何痛下杀手?随着案情的深入,情杀案背后的层层疑团被剥了出来。
 
        刀刀致命,痴心男友刺死19岁女孩
 
        2017年的一场邂逅,改变了周冲的人生轨迹。我在看守所提讯周冲时,他向我讲述了他与女友牛媛相识相知的过程:2017年5月,不善言辞的周冲认识了19岁的牛媛。初见牛媛时,周冲便萌生了爱意。一周后,两人感情急剧升温,最终确立了恋爱关系。
 
        周冲小心地维护着这份来之不易的爱情。虽然工资不多,但他却给牛媛买了一部3000元的手机。牛媛遭遇经济难题,周冲二话没说就帮女友支付了一个月的房租。而让周冲无法接受的是,自己全心全意的付出,却没有换来女朋友的真心。两人热恋一个月后,周冲感觉牛媛对他冷淡起来。此后,两人隔阂不断、争吵不停,牛媛甚至以外出旅游、已经结婚等理由回避与周冲见面。
 
       相识4个月后,牛媛突然向周冲提出分手,并将周冲从微信里拉黑,也不再接听周冲的电话。周冲不能接受女友单方分手的事实,他开始找各种途径与牛媛取得联系,但都以失败告终。心灰意冷之下,周冲甚至用自残方式以求与牛媛见面。然而,牛媛对周冲未有丝毫动情。
 
        牛媛的冷漠彻底激怒了周冲,他决定给她点儿颜色看看,于是便从网上买了一把水果刀。2017年9月13日下午,周冲揣着刀来到牛媛的工作所在地找到她,执着地向牛媛质问分手理由,并一再提及自己有多爱她。看到偏执而愤怒的周冲,牛媛赶紧找来同事帮忙将周冲轰出办公室。
 
       此时,周冲情绪已经失控。他不听劝阻,再次冲到牛媛的办公室,嘶吼着让牛媛把之前自己用纸币折的一个“心”还给他。牛媛没有理睬他,而是选择了报警终结这场闹剧。
 
        见牛媛如此决绝,周冲掏出水果刀连刺自己胸部三刀,然后持刀将牛媛逼到办公桌旁并按倒在桌面上,连扎其颈部及胸腹部多刀。
 
         牛媛的同事见此情景,立即报警求助。然而,牛媛在医生赶到前已经死亡。周冲作案后没有逃离现场,后被出警民警抓获。
 
        棋逢对手,法律援助辩护律师的高水准
 
        2018年3月1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周冲故意杀人案,我作为本案公诉人出庭应诉。
 
         值得一提的是,周冲的法律援助辩护律师对案件的细致准备以及对案件细节的辩护,无不体现了一位尽职尽责律师的应有风范。与这样的律师对决,我有一种淋漓畅快之感。
 
        周冲在供述中称,他在网上购买了水果刀,还在案发前多次给被害人发信息以挽回感情。侦查期间,民警在扣押的被告人手机中找到了其在京东商城购买水果刀的网页信息以及其给被害人发送的短信息。民警分别对手机中的相应内容进行拍照,并将照片打印成A4纸附于卷宗中。
 
        法庭上,我将被告人周冲手机中相应内容的照片向法庭出示后,辩护人突然对证据形式提出了疑问,让我猝不及防。他认为手机截屏和短信照片打印件这种证据形式有问题。根据最佳证据原则,应当对手机进行鉴定,提取电子数据,而不是使用拍照再打印的方式。因此,他建议合议庭对公诉人出示的该证据不予确认。
 
       对此,我表示,在理论上同意辩护人所述观点。之所以说是理论上,是因为理论观点是理想模型下的观点,但实践中需要考虑一些具体因素。是拍照打印还是电子数据提取,这是两种证据提取方式。尽管后者优于前者,但成本也明显不同。拍照打印的成本不足一分钱,电子数据鉴定的成本要几千元。司法机关的办案经费是国家拨款,在依法正确打击犯罪、保障人权的基础上尽量给国家省钱是诉讼经济原则的体现,也与广大人民群众对司法机关的期待相符。对着手机屏幕拍摄所得到的照片属于书证照片,打印出来的彩色材料本质上还是书证。我们看到侦查人员让被告人在材料上签字确认,显然也是把它当作书证使用,并且严格按照法律关于书证应当由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辨认的要求完善了相应的工作。因此,公诉人出示的证据具有合法的形式,应当被确认。
 
        在庭审现场,周冲推翻了其到案后“因为牛媛的冷漠起了杀心,当场刺扎牛媛颈部数刀导致其死亡”的事实供述。周冲辩称牛媛一心求死,握着周冲拿刀的手扎向自己的脖子。该辩解被目击证人、牛媛的同事驳斥后,他又在法庭上提出了新的辩解,即刀是在牛媛与他争夺的过程中误刺入牛媛身体的。
 
         对此,我认为这一辩解完全不能成立。如果牛媛要夺周冲手中的刀,客观上需有控制周冲身体的能力,主观上肯定是出于保护自己的心态。从客观上分析,牛媛不具有控制周冲身体的能力,双方的性别、体力等都不在一个量级上。就算当时周冲已经身受刀伤,但正如之前法医的当庭证言,周冲身体受到的损伤不会影响其行动和对刀的控制。从主观上分析,牛媛在夺刀过程中显然应当以避免自己受伤为原则。如果其在与周冲夺刀时刀刃冲着自己,那么,合理的做法应当是把刀往外推,而不是往自己的方向拉。
 
        一心劝诫,当事人仍不承认故意杀人
 
        对于庭审中周冲拒不认罪的行为,我发表了公诉意见。
 
        我当庭对周冲说:“希望你能迷途知返,相信除了你之外,法庭上的每一个人心里都充满了遗憾。”这个遗憾应当有三层含义:一是对被害人牛媛而言,她以19岁的年龄离开人世。二是对本案的发生原因而言,尽管感情纠纷引发的命案时有发生,但人们并不会因此认为因情杀人是值得的。三是对周冲而言,如果说在开庭之初,在还没有看到本案的全部证据时,他出于侥幸心理不承认自己的犯罪行为的话,那么,在公诉人已经将全部证据摆在法庭上之后,他仍然拒不承认自己的罪行,显然让人感到遗憾。
 
         针对这样的事实,公诉人认为周冲的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最后,作为公诉人,我对周冲说:“周冲,你反复强调自己爱牛媛,你想承担责任,你有担当。然而,我相信在座的绝大多数人都不会这么认为。我觉得你没有你说的那么富有感情,甚至你根本就没有感情,并且连一点儿同情心都没有。即使如你辩解所言,牛媛因你而死,但是从开庭到现在,我们没有看到你表现出一丝一毫的愧疚感。今天,牛媛的双亲也在法庭上,你看得见他们的眼泪。但到现在为止,你对他们表达过一句歉意的话吗?由此我认为你根本不爱她,你也不爱任何人,你只爱你自己。
 
        我觉得上面这一点从案件发生的过程中也能看出来:你在扎被害人前先扎了自己,你说你是想自杀。好,一个想自杀的人扎了自己三刀,到医院之后连血都没流多少;反过来再看被害人,你一刀刺进她的要害部位,割断气管、刺破动脉,甚至连刀都不拔还要往旁边再切,一刀之后还有第二刀、第三刀、第四刀……刀刀冲着要害,每刀都刺进腔体。我每年都办十几件命案,像你这么下狠手的屈指可数。
 
        我在看守所提讯你之后,我的助理告诉我说你一心求死。一心求死可以理解,但将死之人难道不应该忏悔自己此生的过错?所以到现在为止,我仍然希望你能被认定自首情节,因为这至少说明你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这应当也是所有在座人的希望。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不仅是你忏悔罪行的前提,更是对死者的尊重。我说这么多,无非是希望你慎重发表辩解,希望这些话对你有所触动。
 
        听完我的这席话,周冲仍无触动,还是不承认自己是故意持刀杀害牛媛。他终将要为自己的罪行负责。(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