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告官赢了却陷赔偿僵局 八旬老人维权无果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民告官赢了却陷赔偿僵局 八旬老人维权无果

本刊记者 程万军  实习记者  佟威
 
        十五年前,时年68岁的韩涛在黑龙江哈尔滨阿城区投资重建了当时濒临倒闭的民合砖厂。八年前,在没有签订任何协议和补偿标准的情况下,阿城区政府公安局、开发区管委会、执法局等多个部门,先后有数百人到达民合砖厂,对砖厂内的设施设备、职工宿舍、厂房等进行强拆,致使民合砖厂彻底丧失了生产能力。

        “八年前,除了村里下发的一个通知,阿城区政府没有任何其他手续,更没有法院的拆迁裁定,就对我的砖厂进行野蛮强拆,而此前30多天,国务院办公厅刚刚下发了(2010)第15号文件‘程序不合法、补偿不到位,一律不得实施行政强制拆迁’的紧急通知。” 近日,已83岁高龄的韩涛无奈地对赶到哈尔滨采访的《法律与生活》记者说。
 
\
(韩涛与民合村签订的砖厂承包合同)
 
        合法投资遭遇违法强拆
 
        2003年6月,韩涛和儿子韩劲松被招商到在哈尔滨市阿城区阿什河街道民合村,承包了因负债而无法经营的民合砖厂(占地40000余平),并于当年投资一百多万元,将民合砖厂带入了正常经营轨道,年生产红砖1350万块。

       2010年6月10日,已经连续缴税三年、生产经营状况良好的民合砖厂,突然收到了一份来自民合村的通知,要求清除阿城区政府修建开发区路面所占地块上面的地上附着物,需要占用砖厂约7000平米土地。
 
        2010年6月22日,阿城区政府公安局、开发区管委会、医院等多个部门对砖厂内的设施设备、职工宿舍、厂房等进行了强拆。

       如今的民合砖厂已经破败不堪,砖窑上面的小树已经长到四五米高,地面上则长满了杂草,砖窑里依然堆放着不少红砖,砖厂中间被一条马路拦腰穿过,砖窑对面是修建以后但并未投产的黑龙江森工木业有限公司。
 
\
(被强拆后的民合砖厂)
 
        韩涛无奈地对记者说:“除了村里下发的一个通知,阿城区政府没有任何其他手续,更没有法院的拆迁裁定,就对我们的砖厂进行野蛮强拆。”

       当时在场的砖厂出纳员张小凤提起当时拆迁的场景至今心有余悸,对记者哭诉说:“早上八点多,砖厂来了几十辆车,至少得几百人,赵某带人进屋就把我抬到屋外,脚都没着地,我跑到窑里去拿录像机,想保存点资料,然后几十人扑上来,对我采取暴力手段,录像机也打碎了,这是我一辈子也没经历过的。”

       2018年5月25日下午,记者联系了时任阿城区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并主持工作的赵某(现任阿城区工信局局长),在电话中赵某对记者说:“当时好几百人都在场,不是我下的(强拆)命令,纪委已经查过好几次了,就这样!”然后挂断了记者电话。

       随后记者拨通了阿城区公安局梁副局长的电话,梁副局长对记者说:“当时公安局是都去了(出警)了,但是只是执行政府命令,具体是谁负责你(记者)去逐级找,去找政府还有当时的局长和政委,好了。”随后也匆匆挂断了记者的电话。

       阿城区政府在2014年9月22日给韩涛的信访答复意见中表示:为保证道路按期完工,区政府协调规划、国土、城管、信访和开发区等部门,对砖厂的办公室、仓库、门前宿舍房、水房、机台简易房、灰场宿舍房、迁移传送带、扒土机以及大棚等多项地上附着物进行拆除。

       砖厂被强拆后,韩涛老人和儿子韩劲松多次去找阿城区政府、开发区管委会、阿城区信访局等部门,希望能够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开发区管委会答复韩涛老人,希望他能去法院告民合村,跟民合村谈赔偿。

       韩涛对记者说:“民合村领导对我说,拆迁又不是民合村拆的,要告也应该告阿城区政府。但是我和我儿子找了阿城好多部门,他们都置之不理。”

       随后,韩劲松和妻子逐级上访,在黑龙江省政府门口被阿城区公安局采取措施,关进了阿城区拘留所。

       此后四年里,韩涛先后到阿城区人民法院和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多次提出诉讼请求,要求赔偿自己的拆迁损失,但都被法院以政府没做出拆迁决定为由,拒绝立案。

\
(83岁的韩涛老人)
 
        无奈之下,韩涛只能进京上访,希望能够找到一个说理的地方,当时驻京的黑龙江省信访局一位宋姓副局长将韩涛带回了黑龙江,并组织召开了协调会,希望韩涛的拆迁损失能够得到赔偿。韩涛说:“当时阿城区政府主抓拆迁的袁副区长当着省信访局领导的面,直接拍桌子对我们说:‘拆迁不违法,你们去法院告民合村!’随后将我们轰了出来。” 
 
        八年维权盼来出头日
 
        转机出现在2014年9月,中央第八巡视组在黑龙江省巡视,韩涛老人觉得这是他唯一的机会,就将自己的遭遇递交给了第八巡视组。在巡视组的督导下,阿城区政府给韩涛回复了信访意见书。

       2014年11月22日,韩涛拿着阿城区回复的信访意见书,来到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希望能将阿城区政府告上法庭。直到2015年3月12日,哈尔滨中院终于受理此案。

       虽然经历了漫长的超限期立案,韩涛心里终究还是有了着落。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他又一次对法院和阿城区政府产生了质疑。

       受理此案后,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理应直接审理或指定到异地法院审理,但是哈尔滨市中院却将案件指定给了阿城区人民法院进行审理。韩涛曾五次提出书面申请,要求异地管辖和审理此案,但哈尔滨市中院行政庭范法官依然坚持指定阿城区法院审理此案。
 
        2018年5月25日,记者采访了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哈尔滨中院答复称:依照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年9月1日起施行的《关于行政案件异地管辖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哈尔滨中院指定阿城法院管辖此案程序合法。
 
        韩涛无奈地说:“如果按照中院的说法,那异地管辖这一程序还有什么用,所谓的异地管辖在哈尔滨这就是个摆设!”

       2016年1月21日,在经历了十个多月的长时间审理后,阿城区人民法院做出了【(2015)阿行初字第11号】判决,以原告主体不适格和超过诉讼时效为由,驳回了韩涛老人的诉讼请求。
 
        随后,韩涛又上诉到了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希望能够得到公正的判决。

       2016年9月30日,哈尔滨中院做出【(2016)黑01行终228号】行政裁定,指令阿城区人民法院继续审理韩涛诉阿城区人民政府违法拆迁案。在多方压力下,阿城区法院做出了【(2017)黑0112行初2号】判决,确定了阿城区人民政府对民合砖厂的拆迁行为违法。

       哈尔滨中院被指“踢皮球” 赔偿陷僵局
 
        违法强拆判决做出后,韩涛立即向哈尔滨市中院提起行政赔偿诉讼。2017年6月12日,哈尔滨市中院做出【(2016)黑01行初318号】判决书:责令被告哈尔滨市阿城区人民政府在判决生效之日起60内就本案所涉补偿项目做出处理决定。

       但是在2017年8月10日,阿城区人民政府竟然出了一个征收补偿意见书称:区政府没有法律依据对非产权人做出征收决定或补偿决定,可通过协商的方式商定补偿费用。并决定给予韩涛父子561428元补偿。
 
        韩涛无法接受区政府的补偿额度,遂向哈尔滨中院提起上诉,2018年3月19日,哈尔滨中院做出【(2017)黑01行初182号】行政判决书:责令阿城区人民政府在90日内对韩涛父子承租的民合砖厂的停产停业损失、搬临迁补助费及利息给出处理意见,对韩涛父子的红砖损失做出行政赔偿决定。
 
\
(图为阿城区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办公楼)
 
         对于韩涛父子承包的民合砖厂被强拆的问题,阿城区政府没有相关领导愿意接受记者采访。5月25日,阿城区委宣传部工作人员向记者推荐了阿城区政府法律顾问梁国庆律师,并称梁律师可以代表政府接受记者采访。
 
        梁律师表示:违法强拆法院已经做出了判决,区政府愿意按照法院判决赔偿韩涛老爷子的损失,但是哈尔滨中院判决不专业,没有判定具体数额,而是让阿城区政府自己作出赔偿决定,是又将皮球踢到了阿城区政府。

       哈尔滨市中院则表示:根据《土地管理法》第四十七条的规定,征收土地应给予补偿。阿城区政府作为征收主体,负有补偿的法定职责。在征收过程中造成损失的,应当予以赔偿。行政机关对其职责范围内的事项应先行处理,履行其应尽的法定职责,法院不能用司法权代替行政权。宣判后,双方当事人均未上诉,说明双方当事人也是认可法院裁判结果的。

       对于哈尔滨中院的判决北京都城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桑圣元认为:“法院判决并没有问题,法院属于判决行政机关履行行政行为,应该由行政机关做出行政赔偿决定,给出数额,如果当事人不服,可以提出诉讼。”

       国务院办公厅2011年5月13日发出通知,要求各地区、各有关部门要认真贯彻《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和《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严格征地拆迁管理工作切实维护群众合法权益的紧急通知》等规定,坚决制止违法强制拆迁、暴力拆迁,各省(区、市)人民政府按照通知要求立即开展全面自查,于2011年6月20日前形成自查报告报国务院。而阿城区人民政府对国务院通知要求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是导致韩涛老人八年维权却毫无结果的主要原因。

       据了解,阿城区招商引资企业实际投产经营的不足半数,除佟二堡和航空学院等为数不多的企业经营状况较好外,大部分都停产或已烂尾,就连开发区管委会也呈现出一片萧条之气。韩涛老人的遭遇就是众多投资企业的一个缩影,“开门招商,关门打狗”的营商环境一直饱受全国诟病,东北的营商环境不禁再度引起了人们的深思。
 
        对于这起民告官赔偿僵局的最终结果,本刊将保持关注。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