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立新参与辩护的刑案为何入选十大无罪辩护案例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毛立新参与辩护的刑案为何入选十大无罪辩护案例

李秀平 吕佳臻 
 
  2018年5月19日,由律媒百人会等多家单位发起的“中律评杯”2017年度十大无罪辩护案例评选活动的结果在京揭晓。其中,由北京尚权律师事务所(以下简称尚权所)毛立新、巩志芳、张旭华、王耀刚、高文龙以及北京市东卫律师事务所顾永忠律师,上海锦天城(福州)律师事务所詹晚春,北京尚权(深圳)律师事务所蔡华、刘平、陈国庆律师参与辩护的福建缪新华等五人杀人分尸案,成功入选十大无罪辩护案例,并被业内人士高度评价为“具有教科书式的意义”。
 
\
(重获新生的缪家人与援助律师合影)
 
  可以说,缪新华等五人得以洗冤,毛立新律师功不可没,他是尚权所第一个接触该案的律师。当他判定缪案是“高度疑似冤案”后,便与尚权所的几位合伙人沟通并经专家组研究、论证,大家一致同意,将此案纳入“蒙冤者援助计划”,由尚权所的律师们无偿提供法律援助,代为申诉。
 
  今天,我们就将目光落在毛立新律师身上。通过对他的专访,勾勒出他的律师生涯;透过他的奋斗故事,寻找刑事辩护成功的密码。
 
\
(毛立新)
 
  在警察岗位上,他曾因屡破大要案立功受奖。在公安工作做得风生水起的时候,他却选择重返校园。获得刑事诉讼法博士学位之后,他成为一名高校教师。一个看似偶然的机会里,他与尚权所结缘,凭借深厚的理论学养开启了学者型律师的职业生涯。
 
  他的名字叫毛立新。作为一名刑辩律师,他将辩护人这个角色演绎得淋漓尽致,无论是无偿为蒙冤者提供法律援助,还是代理刘汉案这样的重大案件,他都像做学问一样把案件做到深入、透彻。
 
  2017年,毛立新多了一个新角色——尚权所主任。从一名兼职律师到今天的律所主任,他在这条道路上走了9年。
 
        结缘尚权,起步于法援
 
  “尚权所这种模式,挺适合我。”大约在2007年年底,博士毕业的毛立新在一次会议间隙与时任尚权所主任张青松短暂交流后,了解到这是一家专门做刑事业务的律所,这恰好与他曾经的工作经验和在学术领域的研究方向相契合,他便对张青松说了这句话。从此,毛立新的职业角色多了一个“律师”头衔。
 
  博士毕业前,毛立新已有11年在公安机关工作的经验。1993年,他从安徽大学法学院本科毕业后进入安徽省公安厅工作。11年后,面对大好仕途,毛立新却觉得这个领域已经无法满足自己对新事物的渴望。
 
  “我对当官兴趣不大,追求的东西是更多的人生体验。”毛立新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说。那时候,毛立新已经读完了在职法学硕士课程,对学术产生了一定兴趣。因缘际会,毛立新以排名第一的成绩考取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刑事诉讼法学博士。
 
  日后,公安工作经验、学者的功底帮助毛立新把刑事辩护带入一个与众不同的境地和高度。但在做律师初期,他像现在很多年轻律师一样面临案源的问题。那时候,毛立新代理的案件主要是法律援助案件,他将每起案件都做得既认真又规范。
 
  毛立新代理的第一起法律援助案件是一起抢劫案。这起案件由盗窃转为抢劫,被告人应该判3年以上有期徒刑。但通过毛立新的辩护,该案最终被认定为“抢劫未遂”,只对被告人判处1年有期徒刑。案件宣判后,被告人很快得以释放,但其日后的所作所为至今让毛立新觉得有些吃惊。
 
  当时,作为北京师范大学教师,毛立新在法律实践课中将该案作为案例向学生讲解。之后,毛立新从一名学生那里得知,该案的当事人又被抓起来了。原来,这名当事人在河南盗窃电动自行车,被人发现后逃跑,在逃跑过程中有一些抗拒抓捕行为。这样,他的行为就转化成了抢劫。最后,他被以抢劫罪判了5年有期徒刑。
 
  类似的法律援助案件,毛立新代理了很多。代理这类案件,一方面,在案源不足的情况下他仍可以研究个案;另一方面,通过这样的案例,他也可以锻炼学生的思考能力,让学生明白在法律实施过程中会有一些出乎他们想象的东西。
 
        高起点,介入大案要案
 
  在理论素养的滋润下,一旦入门,毛立新对法律在实践中的应用很快进入一个比较高的境地。换句话说,理论素养让毛立新这样的学者型律师天然具有做律师的高起点。
 
  毛立新曾代理过安徽省公安系统的案件,因为他原来在安徽省公安厅工作,黄山市某县公安局两名刑警被检察院控告故意伤害致人死亡,该公安局就让他出面做辩护人。
 
  案子的起因是两名刑警抓了一名盗窃犯罪嫌疑人。晚上审讯到八九点时,因计划第二天带这名嫌疑人辨认现场,他们便没有将其送回看守所。如果严格执行规定,他们应该把犯罪嫌疑人送回看守所。
 
  毛立新介绍,按照这两名刑警的说法和其他证人的印证,那天晚上,审讯到将近12点的时候,他们让嫌疑人趴在审讯椅上睡觉,他们在那里上网。到了凌晨,一名刑警发现嫌疑人的脸色不对劲,抢救之后,嫌疑人还是死了。
 
  检察院做了初步调查工作后,联系法医做法医鉴定。一开始,检察院以为是民警刑讯逼供导致嫌疑人死亡。经过鉴定,法医发现死者身上没有明显外伤,认定死者有潜在心脏病,由于疲劳等因素诱发潜在性心脏病导致猝死。
 
  这样一来,死因就成了问题。后来,法医认定为长时间固定体位导致的疲劳、寒冷和饥饿三种诱因诱发心脏病导致死亡。对此,刑警觉得很委屈。他们表示:第一,我们没有打他,他身上也确实没有外伤;第二,我们没有冻他,房间里有火炉,室温是正常的;第三,关于饿,我们让他吃饭,他不吃,我们也没办法;第四,长时间固定体位导致的疲劳问题,我们在9点、12点等时间几次打开手铐让他上厕所。
 
  案件一审时,毛立新和当地几位律师介入。一审以故意伤害致人死亡对两名刑警分别判处10年和10年6个月有期徒刑。两名刑警上诉。二审时,已经到了2013年。当时,新《刑事诉讼法》刚实施。二审开庭时,针对死因问题,毛立新等律师请法医专家作为专家辅助人出庭,专家辅助人肯定了这份法医报告,认为死因鉴定基本上准确。后来,二审法院对这个案子改判。罪名还是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但刑期改成了一个3年,另一个3年6个月。
 
  毛立新曾在公安机关工作了11年,现以律师身份代理这起案件,内心产生很多感受。“警察在遇到这类案件时也是非常需要律师帮助的,这起案件对当地公安有很大的教育作用,包括如何看待律师的问题。”毛立新说。
 
        为人辩冤白谤,功德无量
 
  “为人辩冤白谤是第一天理。”按照明代思想家吕坤的说法,毛立新觉得平反冤案可以说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从个案推动司法完善的角度看也非常有意义。
 
  许金龙案是一起很有影响力的被纠正的错案,毛立新是主动站出来代理这起案件的。他在网上看到该案的情况后,觉得这起案子肯定是冤假错案,而且只要努力,改判的可能性很大。于是,他便联系了帮助许金龙在网上发材料的同乡许先生。
 
  指控许金龙等人抢劫杀人的案件发生在23年前。1994年1月13日夜里,福建省莆田县(现为莆田市荔城区)忠门镇前范村66岁村民郑金瑞在家中被捆绑致死。莆田县公安局经侦查后认定许金龙、许玉森、张美来、蔡金森为犯罪嫌疑人并将他们抓获。
 
  1995年6月5日,该案一审宣判。莆田县中级人民法院以抢劫罪判处许金龙、许玉森、张美来三人死刑立即执行,蔡金森“因在案中所起危害较小且坦白交代”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许金龙、许玉森、张美来均称在侦查阶段遭到刑讯逼供,不服一审判决,向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福建高院)提起上诉。1999年4月4日,福建高院以“考虑到案子的具体情况,四人尚不属于死刑立即执行之犯罪分子”为由,改判许金龙、许玉森、张美来三人死刑缓期两年执行。虽然被改判死缓,但许金龙等人却坚称无罪,请求家人、律师帮助申诉。
 
  “我去了福建省莆田市七八次,向许金龙了解情况,去见他的家属,与福建高院进行沟通。最后,这起案子上午开庭,下午宣告无罪。”毛立新介绍说。
 
  此后,毛立新更加关注冤假错案的平反。随着毛立新代理案件影响力的扩大,不少当事人看了新闻报道后慕名而来。他代理案件的原则是“少而精、深而透”,一起案件代理完后,与之相关或者相类似的问题基本上就研究透了。这便是学者型律师的特点之一。
 
(名律面对面)

法律分析:一个借助逻辑发现漏洞的过程
  
  法律逻辑学是法学专业学生的必修课,是逻辑学在法学领域的具体应用。作为一种方法论,它需要与具体学科相结合,特别是在以推理为主的刑事辩护领域,这种结合显得尤为重要。因此,能阐明刑事辩护中的逻辑问题也是一种非常重要的能力。作为一位学者型律师,毛立新对这个问题有着深入的思考。
 
  记者:你曾提到刑事辩护中的逻辑问题。我采访过许多律师,你是我遇到的第一个讲刑事辩护逻辑问题的人。我以做过30年法治新闻老记者的眼光观察,逻辑问题在刑事辩护中相当重要。请你针对这个问题讲一下它的重要性。
 
  毛立新:2016年,在西安给陕西律师讲课的时候,我第一次讲到逻辑问题。逻辑对法律人来说非常重要,它是法律运用的一个基本问题。法律职业离不开推理,因为不管是事实认定还是法律运用都是一个推理过程。在刑事辩护过程中,我们做的工作是反驳,反驳对方的大前提、小前提、论据、结论,也反驳对方论证的逻辑,就是看对方的推理方式是否正确。
 
  逻辑之所以非常重要,是因为它能让你透彻地看到对方论证中存在的漏洞,因为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控方很容易玩逻辑上的把戏,特别是类比推理是他们经常使用的。他们知道是孤证,但是为了让这个证据真实可信,他们会用很多逻辑手法,最终得出自己出示的证据“合法、真实、可信”的结论。问题是,从逻辑上讲,控方无法得出自己想要的结论,只能得出“很可能是”的结论。
 
  如果我们能娴熟地运用逻辑推理,便会发现控方逻辑推理上的谬误很多。归谬法是我经常用的方法。在开庭的自由辩论阶段,我往往不谈证据问题,而是专心地听公诉人怎么说。这样,公诉人论证的过程我就听清楚了。有些案件,在证据问题上,构成要件是存在缺陷的。这个问题在逻辑上是绕不过去的,在论证过程中一定会出现漏洞。这时候,我们用归谬法指出对方的论证是荒唐的:“按照你的逻辑,我们还会得出另外一个结论。”
 
  逻辑在刑事辩护中的运用确实非常重要。但是,法学界却普遍不重视这种运用,甚至在法学教学中也没有得到重视。
 
  记者:会不会是很少有人能把这个问题讲得清楚、透彻?
 
  毛立新:对。这个问题很重要,尤其是从刑事辩护角度讲逻辑。研究法律逻辑的人很少,能把这个问题讲透很不容易。
 
  为什么说法律逻辑对于刑事辩护很重要,是因为通过形式逻辑就能看清楚对方隐藏在文字背后的逻辑错误。法律分析的过程是一个专业的思维过程,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透过表面看到事物的本质”。
 
  公诉人写的是起诉书、发表的是公诉词,背后一定是有推导过程的。如果你能把公诉人推理的过程还原,你就会知道自己的反驳点或者用力点在什么地方。
 
  具有逻辑分析能力,能提高自己的法律分析能力,能提高自己的认识能力,能让我们透过表面迅速认识问题的本质。在很多案件中,我都运用了逻辑分析。
 
  记者:你们的研究和思考,都是非常有意义和价值的东西。
 
  毛立新:我们通过实践获得或者通过研究得来的东西与仅从纸张上得来的东西肯定不一样。学术的积累或者专业的层次对律师来说还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你对刑事辩护这个领域的理论研究没有达到一定的高度和深度,可能永远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这就跟医生看病人是一个道理,一起案件到了一位高手那里,他可能看一个小时或者听半个小时就能做出专业判断,就能做出是不是构成犯罪的判断。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