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中心成烂尾楼 咸阳被骗商户六年索赔无果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老年中心成烂尾楼 咸阳被骗商户六年索赔无果

         荒草丛中的大土坑、建了5层便停工的烂尾楼。

        这就是记者看到的位于陕西咸阳世纪大道里仁路的咸阳市古都老年康复保健中心(以下简称“老年中心”)。

        “该老年中心由省老龄委和我市组织社会机构开发建设,是咸阳市政府的重点工程,建成后将是陕西省最大的老年中心,有很多媒体宣传报道过,还有很多领导出席了开工仪式,还有国土手续等,我们就掏钱购买了老年中心的商铺。可谁能料到,我们被骗了!”2018年4月26日,购房者张女士激动地对《法律与生活》记者说:“该项目用地是咸阳市政府划拨地,竟然成了开发商潘某骗人的平台。如今,她已经服刑四五年了,可我们这214户的5000多万元购房款却要不回来!”

       购房者韩女士称:“我们多次维权都没结果,如今已有多位老人含恨九泉,还有多个家庭为此妻离子散!”
 
\
(咸阳市古都老年康复保健中心)
 
        政府划拨地“成功”倒手
 
        相关资料显示,2009年,潘某成立了陕西今朝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今朝公司”)。2011年,潘认识了李某。李的咸阳亨威中医药研究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亨威公司”)名下有块30亩政府划拨地。因是划拨地不能转让,只能转让公司,经过洽谈,潘与李谈好以2600万元的价格全权接手李公司的股权。潘只凑了2100万元,给李打了个500万元欠条。而后,李将此债权转给了于某。他与于商量后让于在公司占股,抵消债务。于是,亨威公司的股份变成了今朝公司占80%,潘占18%,于占2%,潘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这30亩地只能用于慈善事业,如建养老院、学校、医院。潘接手后决定做一个老年中心项目。潘的公司请专业团队做了可行性报告,称项目需要3.5亿元资金。潘于是想出了包括预售亨威老年公寓项目的商铺在内的筹措资金的办法。
 
        “咸阳市政府将市值过亿元的30亩地无偿划拨给了无房地产开发资质的小公司亨威公司,这让人难以理解!”张女士向记者表达了她的疑惑。

       “今朝公司用2600万元换取了亨威公司绝大部分股权,实质上是变相取得了国有土地的使用权,如此一来,本不可转让交易的划拨土地就完成了易主。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潘某大搞商业开发,公开宣传售卖商铺,咸阳相关部门却无人阻止,甚至还有很多领导为她助阵!”张女士称,“正是因为有这些原因,我们这214户业主才上当受骗了!”
 
          “媒体热炒,领导站台,二百余人被骗,开发商被判刑”
 
        “为了卖商铺,2011年,潘某他们不断地在咸阳市、西安市主要的报刊、杂志、广播、电视、网络等新闻媒体上进行宣传,而且,很多领导参加了开工典礼,还有领导在典礼上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张女士称,“这使百姓对此项目深信不疑。”
 
        “出于对政府的信任,我们纷纷投资购买。”韩女士称。

       记者通过百度搜索得知,咸阳、西安的多家媒体均对保健中心进行了报道。如西安某媒体在2012年7月2日就以《咸阳开建老年康复保健中心 投资约3亿2014年建成》为题进行了报道。其主要内容为:
 
        全省规模最大的老年康复保健中心日前在咸阳开建,该项目总投资约3亿元,预计2014年建成。据了解,新开建的咸阳市古都老年康复保健中心为社会公益性项目,是集老年人康复托管、医疗保健、休闲养生于一体的综合性公寓。项目位于市区世纪大道中段,占地面积17325㎡,总投资约3亿元,主要包含康复综合楼、老年公寓楼以及游泳馆、书画馆、体育健身馆等功能区,预计2014年2月建成投入使用。

       陕西某网站以《咸阳市老年康复保健中心项目启动》为题进行了报道:计划投资2亿多元,全省规模最大的社会化养老公益项目——市老年康复保健中心启动建设。该项目地处世纪大道,为社会公益性项目,由省老龄委和我市组织社会机构开发建设,集老年人康复托管、医疗保健、休闲养生于一体,建设区域内大型、综合性、老年性公寓。项目计划建设面积约13万平方米,工期两年半,建成后,规模可达到1600多个床位,使入住的老年人能够享受到食宿、护理、医疗等丰富多彩的群体生活。  
 
        据购房者提供的资料,参加项目开工典礼的领导有全国老龄办某中心主任李某、陕西省某局副局长郭某、陕西省老龄办某处处长刘某某、咸阳市民政局副局长、咸阳市老龄办主任姚某某……

       “让我们掏出血汗钱购买商品的原因,还有他们在工地现场堂而皇之地展示了咸阳市国土局的30亩地的土地划拨批文,以及咸阳市规划局的有关公文,这让大家对亨威公司的开发资质深信不疑。”张女士称。

       “潘某他们在全省各地公开售卖楼盘长达7个多月。”韩女士称,“我们共有214人被骗5000多万元!”

       “项目开发期间因拖欠工人工资,2013年年初,在建的项目被有关单位叫停。”张女士称,“项目被政府叫停后,潘某未付广州置业陕西分公司工程款,广州置业陕西分公司就把潘某告上了法院。”

       “2014年4月9日,潘某被抓。”张女士称,“后来,她被判刑9年!”

       秦都区法院(2014)秦刑初字第00317号《刑事判决书》载明:秦都区检察院以咸秦检公诉刑诉(2014)1号起诉书指控被告单位亨威公司、被告人潘某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于2014年9月28日以简易程序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于10月9日转为普通程序审理……经审理查明:2012年至2013年,被告单位亨威公司在筹建老年公寓项目期间,被告人潘某作为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了筹集资金,明知该地系划拨地,未经国家相关部门批准,违规将原规划的10层公寓楼、6层康复综合楼分别设计成32层和29层,通过传单、网络等途径向群众公开宣传,以承诺1年至3年期限,年息10%—15%付息,吸引吴建萍等214人前来购买商铺、公寓,签订了217份商铺预定合同、房屋买卖合同、认购协议书,以收取预付款的方式吸收以上人员资金5198.93(4舍5入保留小数点后两位,以下同)万元,除已返还的部分外,现仍有5077.93万元无法返还。
 
\
(预定合同)
 
        对于上文“以承诺1年至3年期限,年息10%—15%付息,吸引吴建萍等214人前来购买商铺、公寓”的说法,购房者韩女士向记者做出了这样的说明:“潘某承诺,如满一年不能交房,会给业主合同价款的10%作为补偿。” 
 
        2014年12月30日,秦都区法院做出判决:被告人潘某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9年,并处罚金40万元;责令被告单位亨威公司、被告人潘某退赔214名被害人经济损失共计5077.93万元。
 
        “潘某在法庭上说我们商户交的购房款,全部用于了老年中心项目建设,秦都区法院也判决她们返还给我们5000多万元购房款,但到了执行的时候,我们这200多名购房者的利益,就几乎被忽略了:秦都区法院只给我们400多万元,仅仅只是我们购房总款的8.9%!我根本就没有去领这钱。”张女士称,“潘某她们拖欠广州置业公司陕西分公司(下称广州置业陕西分公司)工程款,广州置业陕西分公司把她们告了,法院就把老年中心的土地和地上物拍卖了!”

       “价值过亿元的老年中心,仅仅拍卖了2000多万元!”韩女士称。
 
\
(部分购房者)
 
        据记者调查,2014年7月2日,咸阳市中级法院就广州置业陕西分公司与咸阳亨威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做出(2013)咸民初字第00126号民事判决书,判令亨威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支付广州置业陕西分公司工程款2262.7万元(含材料款255.43万元);亨威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赔偿广州置业陕西分公司停窝工损失443万元。广州置业陕西分公司在亨威公司欠付的工程款2262.7万元范围内,对老年中心综合楼建筑工地工程享有优先受偿权;驳回广州置业陕西分公司其他诉讼请求。2016年9月4日,广州置业陕西分公司向咸阳中院申请执行。咸阳中院立案执行后,于2014年9月16日做出(2014)咸中执字第00051-1号《执行裁定书》,裁定冻结、划拨被执行人亨威公司银行存款2750.13万元及利息或查封、评估、拍卖、变卖被执行人名下的位于咸阳市秦都区世纪大道里仁路土地使用权及地上附着物(土地使用权证号:咸国用(2007)第140号、面积17381平方米)。

       2016年1月21日,竞买人孙永年以2603.31万元竞得该土地使用权及地上附着物。2016年10月12日,咸阳中院做出(2014)咸中执字第00051-2号《执行裁定书》,裁定:解除被执行人亨威公司名下位于咸阳市秦都区世纪大道里仁路土地使用权及地上附着物的查封(土地使用权证号:咸国用(2007)第140号、面积17381平方米)。将位于咸阳市秦都区世纪大道里仁路土地使用权(土地使用权证号:咸国用(2007)第140号、面积17381平方米)转移登记在孙永年名下。土地使用权自本裁定送达买受人孙永年时起转移。买受人孙永年可持本裁定到国土资源管理部门及房产管理部门办理相关产权过户登记手续。

       “我们这些购房者对于拍卖一无所知!而秦都法院早已将亨威公司的此宗土地和建筑予以查封了,但咸阳中院在拍卖此宗土地和地面建筑物时,既没有告知查封者,更没有通知对此宗土地的首封法院——秦都法院,这不是把法律当儿戏吗?!”购房者杨先生气愤地告诉记者,“拍卖的时候,中院不但不告知我们购房者,而且采取超低评估、漏拍项目等手段,将价值上亿的土地只卖了800来万元。广州置业陕西分公司的工程款中院判决时为2260多万元,而中院在评估拍卖时仅为1700多万元,其中相差500多万元,明显的低评估、低拍卖,有意漏评漏拍。漏拍的项目有:两栋楼的基础工程800多万(另案)、深水井、变电压系统、围墙、三栋二层临舍,以及给政府缴纳的配套费等。很明显是给广州置业陕西分公司量体裁衣。”
 
       “我们的利益就这样被侵害了!”韩女士称。
 
        维权在路上

      据张女士、韩女士、杨先生等购房者反映,自2013年年初当她们知道老年中心施工现场被查封后,就有人开始向公安机关报案。刚开始当地公安机关不受理。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有部分人相约去咸阳市政府上访,后来,咸阳公安才受理,但迟迟不见有关部门的进一步行动。期间她们多次到政府相关部门上访,希望政府部门介入解决此问题,但没有任何结果。
 
        “到后来大家听到秦都区法院宣判后,就群情激动。”张女士称,“我们维权去过很多部门,都没有结果。”

       购房者在他们题为《咸阳市政府划拨土地变商家欺骗百姓平台214户5000余万投资款杳无音讯血泪维权》(下称:《214户维权》)材料中发出了如下的质疑:

       咸阳市政府将价值过亿元的30亩地无偿划拨给无房地产开发资质的亨威公司,程序是否合法、合规?土地划拨后撂荒4年之久,政府为什么不监管,不收回?潘某为什么能用2600万元买李某的亨威公司股权,变相取得划拨土地的使用权?亨威公司及潘某姣为什么在5证不全的情况下能在全省各地公开售卖楼盘长达7个多月?为什么领导出席未取得《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的开工典礼?

       据记者了解,进行维权的还有某施工单位负责人赵先生等人。

       “我带领100多人干基础坑挖掘、两栋楼的施工桩等活。我垫资近800万元。我欠农民工工资300多万元。逢年过节,我家就满了!”赵先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叹着气说。
 
\
(赵先生向记者介绍情况)
 
       “他们暗箱操作了拍卖,后来我们这140名购房者得知情况后,就在2016年10月向咸阳中院提出了执行异议,咸阳中院驳回了我们的请求。我们又向陕西高院提出了复议申请。”杨先生称,“省高院支持了我们的部分请求。”
 
        2017年12月28日,陕西高院做出的(2017)陕执复117号《执行裁定书》载明:

       复议申请人杨先生等140人不服咸阳市中级法院(2016)陕04执异26号执行裁定,向本院申请复议。

       140名复议申请人复议称,拍卖评估价值过低。在(2013)咸民初字第00126号民事判决中,判决亨威公司应付广州置业陕西分公司工程款2262.7万元,但该建筑物只评估了1737.67万元,相差500万元。咸阳中院对秦都法院有效查封期限内的土地重复查封并进行拍卖,拍卖行为违法。咸阳中院未依法将土地使用权的评估报告送达利害关系人,且异议裁定超过法定审限,程序明显违法。咸阳中院异议裁定书认为申请人购房款的退赔已在秦都法院立了执行案件,对复议申请人主张的优先受偿权不予支持是错误的。申请人购房款的退赔并未在秦都法院立执行案件,咸阳中院依法应当就申请人主张的优先受偿权进行审查。咸阳中院未对复议申请人提出的广州置业陕西分公司与亨威公司的建筑施工合同无效、广州置业陕西分公司主体不适合的异议请求进行审查,遗漏了异议请求事项。综上,请求撤销咸阳中院(2016)陕04执异26号执行裁定。

       本院认为,咸阳中院做出的(2016)陕04执异26号执行裁定,查明的事实中涉及7项财产漏评一节,存在认定事实不清问题。对140个复议申请人是否享有优先受偿权问题,裁定中未予明确。咸阳中院(2016)陕04执异26号执行裁定,认定基本事实不清,处理欠当。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规定》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裁定如下:撤销咸阳中院(2016)陕04执异26号执行裁定;发回咸阳市中院重新审查。

      “省高院的裁定,让我们看到了希望。”杨先生称,“只要土地和地上物在,就有解决我们问题的办法!”
 
        路在何方?

       “我们这些业主用省吃俭用、一分一毫积蓄起来的血汗钱来投资,本想能过上好日子,谁能料到却是人去楼空!很多家庭因此受到巨大影响,已有6位老人想不通气绝身亡,有多个家庭妻离子散!”张女士称,“我们恳请咸阳市政府出面,牵头联合各方力量采取多种途径尽快重新启动老年中心项目,以实现政府公益项目惠民的本质目的。”

       “政府出面,引进有实力的开发商,盘活此项目。”韩女士称,“此项目一旦盘活,真正是为民做了一件大好事!”

       “目前的困局怎样破解呢?”面对记者提出的问题,某施工单位负责人赵先生说:“这不是问题:广州置业陕西分公司和我们的工程款,还有购房款,有人接盘就解决了;土地卖了,也可以。因为现在土地和楼房都在增值!”

       咸阳市国土局:未予回应

       带着购房者所反映的问题,记者于4月27日来到了咸阳市委宣传部。
 
        新闻科的刘主任接待了记者。看过投诉材料——《214户维权》,他告诉记者,没有咸阳市领导参与此事。他让记者到相关部门去核实相关情况。

       记者来到了咸阳市国土局。秘书科的杨同志接待了记者。记者请她联系相关人员,就投诉做出回应。她告诉记者,领导出差了。

       记者临离开前,请她转告相关领导,就投诉在5个工作日内做出回应。

       直至5月14日下午3点,记者未得到该局的任何回应。为了听到市国土局的声音,记者拨打了该局秘书科的电话。接电话的吴同志让记者给秘书科韩科长打电话。记者拨打了她提供的号码,但无人接听。记者再次联系上了吴同志,请她转告韩科长,在下班前给记者打电话。

       “30亩地为什么划拨给小微公司亨威公司?潘某用2600万元换取了亨威公司绝大部分股权完成了土地易主,市国土局是否知情?潘某她们公开售卖商铺长达7个月之久市国土局是否知情?”记者请吴同志一定将这些问题转告韩科长。

       但直至发稿,记者未得到咸阳市国土局的任何回应。

       秦都区法院:拍卖是中院搞的,这得问市中院执行局;市中院:未予回应
 
        为了核实购房者所反映的问题,4月27日,记者来到了咸阳市中级法院。宣教处的谢主任礼节性地接待了记者。

       安排下属为记者复印了相关材料后,谢主任说:到区法院去了解具体情况。

       记者赶到了秦都区法院。

       政治处的郑主任同样礼节性地接待了记者。

       记者请他就法院是如何保护购房者利益以及拍卖等问题联系相关人员,给记者做出回应。

       直至5月14日下午3点35分,记者未得到任何回应。记者拨打了郑主任的电话。他说他刚培训回来。

      关于土地拍卖的问题,他说是中院拍卖的。

       “执行由哪儿执行的?”记者问。

      “执行我们这儿也有,但土地拍卖在中院。”郑主任答。

       “投诉人反映土地拍卖暗箱操作,没公开!”记者说。

       “这个要到中院执行局了解情况,这得问市中院执行局。”郑主任说。

      记者拨打了市中院宣教处的电话。

       一位不肯透露姓氏的男同志告诉记者,谢主任不在办公室。

       “您跟中院执行局联系一下给记者回个电话。购房者反映法院暗箱操作了老年中心的土地拍卖,秦都区法院说土地拍卖是市中院搞的。我想听一听市中院的解释和说明。”记者说。

       “我问一下谢处。”他说。

      “无论如何在今天下班前给记者回个电话!”记者叮嘱道。

      直至发稿,记者也未接到来自咸阳中院的电话。

       摆在咸阳市相关部门领导面前的老年中心的“困局”,直接关乎214名购房者,甚至更多家庭的生活。“困局”何时得解?本社将保持关注。(《法律与生活》深度报道组)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