卸下“首席记者”的光环,他成功跻身一线大律师行列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卸下“首席记者”的光环,他成功跻身一线大律师行列

李云虹
 
  他曾经是京城记者圈内响当当的法治记者, 从业15载,撰写了《中央政法委自我改革之路:从神秘走向开放》《最高检、公安部在多地试点反酷刑》等脍炙人口的名篇佳作。如今,他跨界成为一名在律师界成长迅速的知名律师———在三年时间内拿下福建许金龙案、吉林省公安厅超额扣押2000多万元国家赔偿案、辽宁袁诚家财产返还案等,并成功跻身一线大律师行列。不管是做记者还是当律师,他始终秉承认真的态度。他就是北京京师(天津)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王殿学。
 
\
(王殿学)
 
  2017年3月28日清晨,初春的北京乍暖还寒。
 
  位于北京市朝阳区的京师律师事务所办公室内,刚从河南赶回北京的王殿学顾不上休息,便和助理们紧锣密鼓地研究接下来的工作。利用空隙,他不忘拿起电子阅读器查询相关法律规定。本刊记者看到,阅读器中密密麻麻地显示着很多法律法规,大到《宪法》《刑法》《刑事诉讼法》,小到部门规章以及司法解释,还不乏法律专业书籍。用王殿学自己的话说,这就是一个“移动法律图书馆”。
 
  王殿学告诉记者,当了律师,学习法律条文成为自己每天都要做的功课。可以说,随身携带的“移动法律图书馆”见证了他的律师成长全过程。
 
  王殿学主动摘掉《南方都市报》首席记者的桂冠选择当律师后,其头衔变成了“律师百人会”发起人、中央财经大学预防金融证券犯罪研究所研究员、北京京师(天津)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
 
        卸下“首席记者”的光环
 
  熟悉王殿学的人都知道,在转行做律师之前,他曾经是一名优秀的新闻记者。他先后在《法制日报》《新京报》《南方都市报》等多家媒体任职,从事法制新闻报道工作长达15年。
 
  “做记者时,我就是属于偏冷静型的记者。我认为,说道理是一种很好的方式。”王殿学告诉记者。
 
  1978 年出生的王殿学留给同行的普遍印象是“做事认真”。曾有一名法治记者这样评价他:“认真的人做什么都可以成功。”这句话一语中的地诠释了他跨界成功的原因所在。
 
  正如从事记者职业需要将自己修炼成为一名杂家那样,王殿学在从事法治新闻报道的那些年里,养成了不断学习和阅读的习惯。他告诉记者,自己每天不仅要浏览新闻,而且还会拿出固定时间进行深度阅读,如法律方面的图书。
 
  2008 年, 第29 届夏季奥运会在北京召开。彼时,王殿学决定参加号称“天下第一考”的司法考试。因为他不在报社的奥运会报道组,便“有了大块儿时间可以用来备考”。实际上,早在2002 年,王殿学就与司法考试有过一次“亲密接触”,但由于“复习不充分,很遗憾没有考过”。
 
  这次, 王殿学的备考时间充分, 且他异常刻苦努力。他自称,每天看书10小时以上,并在网上听课,甚至在乘坐地铁时也不忘用随身携带的MP4听录音。经过一番努力,他最终以423分的成绩通过了司法考试。
 
  啃下“天下最难考试”后第二年,王殿学的身影又出现在了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在职法学硕士班上。这种不断深造、不断累积知识的经历,为王殿学日后的转型打下了坚实的理论基础。
 
  2015年4月,是王殿学职业生涯的一个分水岭。当时,在一些资深媒体人因各种缘由纷纷选择转行的大浪之下,身为《南方都市报》首席记者,王殿学带着内心的纠结与焦虑做出一个重大抉择: 告别15年记者生涯,转型当律师。当年5月,王殿学以名誉合伙人身份出现在了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办公室内。
 
  回想那段岁月,王殿学坦言:“当时很纠结,思前想后,反复对比了半年的时间,才下定决心转型。我主要纠结做律师后的生活、工作模式, 包括思考模式,都需要有重大的变化。短时间内,我能不能适应?做律师的收入能不能维持正常的生活……当时,我的敬畏心理还是比较重的。”
 
  真正让王殿学打消顾虑的, 是来自家人的鼓励以及京师律师事务所的诚挚邀请。“当时,我受邀来京师律师事务所担任文化品牌总监,有底薪,带一个团队,做京师法治观察的微信公众号。”王殿学说。
 
        从0到1的转变
 
  崭新的律师职业,崭新的文化品牌总监岗位,让王殿学“心里有些底气。毕竟自己从事新闻报道十多年,经验很丰富”。
 
  微信公众号的操作方法跟传统媒体的操作方法有些类似。“早上,我来找选题。然后,召集团队成员开会,布置任务。待团队成员下午写完稿件后,我再细致地修改一遍。”王殿学说。这就是他上岗之初每天的工作。
 
  让王殿学始料未及的是, 机会很快叩响了他命运的大门———商人牟洋的国家赔偿案放在了他的案头。
 
  2004年, 吉林警方在侦查一起偷税案件期间,扣押身为商人的牟洋的2000余万元资金。随后,牟洋获罪并被判处罚金、没收非法所得等。待判决生效后,牟洋认为,吉林警方多扣押的2000 多万元应该返还给自己。不曾料到,他这一要,就要了十多年时间。
 
  拿到这起案件后,嗅觉敏锐的王殿学意识到“案件有戏”。他大胆地将这起案件接下来了。第一次代理案件,第一次出庭,第一次辩护,第一次写律师函……太多的第一次,让王殿学对这起案件记忆犹新。
 
  王殿学对于案件的仔细研究, 不亚于做一场新闻调查报道。但是,律师的专业写作毕竟与记者做报道不同。起初,王殿学对文书格式等问题颇不自信,“刚出来也有点儿担心, 毕竟以前当记者写报道,上面有总编把关”。好在他加入的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人多势众”, 横向合作机会比较多,“大家各司其职”,给了他很大帮助。
 
  2016 年7 月,牟洋与吉林省公安厅达成一致意见,由吉林省公安厅将侦查期间扣押的涉案2000 多万元返还给原持有人牟洋, 并向其支付相应的利息损失730万元。此案的最终结果,不仅赢得了当事人的满意,而且也引起媒体的广泛关注。可以说,这起案件为律师新手王殿学打响了第一炮。随后,一些冤案、积案当事人通过各种渠道找上了王殿学。
 
  在这些接踵而至的案件中, 让他难以忘怀的就是许金龙案。这起案件,在他看来,算是自己的“得意之作”。
 
  此案的成功,不仅让许金龙等四人在蒙冤22载后终获平反,此案因此被写入2018年全国两会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中。
 
  王殿学告诉记者,2015 年5 月, 他加入许金龙案的接力申诉中。当时,许金龙家属们那期盼、挣扎的眼神将他打动。此后,王殿学与其他律师一起同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进行多次沟通并争取阅卷。这是许金龙案申诉过程中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第一次同意律师阅卷。通过阅卷,王殿学等律师查阅到21 年前许金龙案的所有证据。从案卷中他们发现,侦查机关存在重要证据造假行为,并公开呼吁案件尽早进入再审阶段。
 
  而后,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许金龙案作出再审决定。最终,法院认为全案证据不能形成完整、排他的证明体系,原判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能认定原审四被告人有罪,依法应予纠正。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当庭宣判许金龙等人无罪。
 
        用智慧撼动案件
 
  如果说刑事案件的翻案让王殿学为公众所熟知,那么,瓷房子被拍卖叫停一案背后,则彰显了他的灵敏嗅觉。
 
  2017 年7 月的一天,一条新闻引起了王殿学的注意。阿里巴巴司法拍卖平台的信息显示,曾与巴黎卢浮宫等顶级博物馆一同被美国《赫芬顿邮报》评为“全球十五大独特设计博物馆”的天津地标建筑“瓷房子”,将在2017 年8 月8 日被拍卖,起拍价为1.4049亿元。
 
  出于捕捉新闻的敏锐性,也是出于一种职业习惯,王殿学迅速搜集相关信息并得知,瓷房子的主人张连志已经被连续拘留了42天。
 
  “作为天津乃至中国的地标性建筑之一,瓷房子面临被拍卖的命运,它的缔造者张连志也被拘留了。这个新闻背后绝对有可以挖掘的东西。”出于当记者的敏锐视角, 王殿学认为这个案子有做头儿。王殿学最初对这起案件的第六感,也在日后代理瓷房子被拍卖案件的过程中得到了印证。
 
  通过朋友介绍,王殿学和京师律师事务所的庞理鹏律师接下了这个案子,并组成了律师团代理这起案件。最终,瓷房子的拍卖被叫停。
 
  王殿学与其他律师办理案件的不同之处在于他会像医生一样将代理的案件进行细细解剖, 分析其内在的关联性并快速做出反应。基于此,在短短的三年时间内, 王殿学从一名律政新手迅速成长为一名高级合伙人。他的身影也出现在了张嘉伟案、张志超案、聂树斌国家赔偿案、辽宁商人王庆玉申请12.7亿元国家赔偿案、王立军收购玉米案、袁诚家国家赔偿案、求职少年李文星等案件中。这些案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法律援助类案件。在王殿学看来,拥有一颗公益之心对律师而言非常重要。
 
  正如资深媒体人宋识径所评价的那样:“王殿学具备一名好记者应该具备的所有潜质———专业背景、广阔人脉,更重要的是勤奋的精神。”这些潜质也让王殿学在律师执业舞台上有更大的建树。
 
  目前,王殿学律师正和他的团队成员们一起研究《刑法》第三章关于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罪。王殿学坦言,经过三年的案件代理工作,他发现企业家的产权保护问题是一个非常值得关注的领域。一旦企业家被抓,他们的企业财产得不到有效保护。对这一领域的深入研究,将是王殿学在未来一段时间内的主攻方向。
 
名律面对面
  
        记者:在转型过程中,您的最大转变是什么?
 
  王殿学:回顾我的转型之路,我认为有六大转变:一是自信心显著增加。律师们的斗志普遍比较昂扬,对我有很大影响;同时,我又保持了记者的敏锐与现实。二是思维方式的转变。由较为消极的批评性思维转向较为积极的建设性思维。三是工作方式的转变。由记者偏被动型工作方式转向律师主动型工作方式。四是由写到说的转变。当记者时主要是写,现在说的功夫明显增强了。五是从“菜鸟”律师到专业办案律师的转变。目前,我正在努力争取,能“进化”为办案能手。六是从个人到团队的转变。记者在很多时候是单打独斗,但律师必须得有团队,包括外围的支持团队等。
 
  记者:您认为做律师和做记者有哪些交集?
 
  王殿学:律师和记者职业有很大的交集。记者追求真相,律师追求公平正义,而真相与公平正义的交集非常大。做记者经常会有临时性事件,瞬间压力较大,比较容易焦虑;而律师工作会更忙碌,学习的欲望也更强烈,但律师可以对时间进行有效规划,可以安排一周之内的工作。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