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转理财款却要被收走房子?深圳一民诉案遭质疑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代转理财款却要被收走房子?深圳一民诉案遭质疑

        “为了高收益忽略了高风险,很多人因此误入了非法集资的圈套而损失惨重甚至血本无归,我和我曾经的朋友王某某都是受害者。可她为了转嫁损失,就由她本人及以珠海某科技公司的名义两次将代她转款进行理财投资的我,以及我的前夫程某起诉到了深圳市福田区法院。区法院两次都驳回了她们的诉请,但让我们始料不及的是二审法院——深圳市中级法院在没有新证据的情况下,竟然两次直接改判支持了她的诉请!”2018年4月17日,奚女士气愤地对《法律与生活》记者说:“最终,她的损失被转嫁到了我和我前夫的头上。我们恳请相关部门介入并彻查,以维护司法的公平和正义,还我们公道!”
 
\
(奚女士向记者反映情况)
 
        “代转理财款惹来官司”
 
        “要说清楚这两起官司,就要从5年前开始。”坐在记者对面的奚女士叹了口气说。

       “2013年1月,我和好友王某某、王小美(化名,下称:小美)在深圳市海燕酒店相聚聊天。王某某对我和小美参与的一家英国公司的投资理财项目非常感兴趣。恰好小美与这家公司的中国区域代理舒某某相熟,而王某某和小美并不十分熟悉,于是她就提出请我帮助她开户、转款进行投资理财。基于多年的好友关系,我就同意了。”奚女士称,“但令我没有想到的是,我的好心给我惹来了官司,带来了灾难!”
   
       在程某提供的小美的《证人证言》里,记者看到了这样的内容:2013年1月中旬,王某某、奚女士与我在海燕酒店29楼聊天,期间我和奚女士聊到我们近期做理财产品的情况,在旁边的王某某听到我们的利润回报后也感兴趣,表示也想投资做这个理财产品。我和奚女士都说投资此理财产品,虽有较高回报但存在风险。王某某还是决定投资这个理财产品。1月28日王某某汇款10万元给奚女士,奚女士转给了我,我转给了舒某某,由舒转到了公司……到2013年7月15日共代转王某某的理财金165.3万元,代转回给王某某其公司理财收益18.36(4舍5入,以下同)万元。   
   
       “王某某于2013年1月17日、3月11日、3月15日分3次向我转款10万、9.3万和5万元。我均按她的要求在当日悉数转给小美购买了理财产品。”奚女士称,“2013年5月6日,王某某说想提高收益自己办一个理财个人专户。在个人专户开立前,王某某获得理财收益共计7.2万元。5月8日,她将开户资料发给了我,我随后传给了小美,小美于5月21日上传了该资料。5月21日,舒某某电话通知王某某已为其开立了个人专户。我知这一情况就向王某某明确表示:‘以后所有投资理财资金不要转给我了,直接转给小美!’但她从5月20日至5月31日又陆续向我转款109万元,我都于收到款的当天转给了小美。我就质疑王某某,她以手中有我的帐号转入方便为由予以应答。她依然让我帮忙将钱款转给小美。现在看,王某某当时就有谋划了!”

       说罢,奚女士为记者提供了一份“王某某投资及收益一览表 ”。 

       “2013年7月15日,王某某又追加投资32万元,其中30万元由珠海某科技有限公司转来。王说是她自己的钱。”奚女士称,“没想到这其中的30万元,也成为王某某起诉我们的借口!”

       “2013年7月20日,英国这家公司在网站上通知冻结所有交易账号:都不能支取收益和本金,只能内部转账。全中国共有3万多人被该公司诈骗!”奚女士前夫称,“2015年1月23日,舒某某因为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大连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据2016年5月26日,大连市沙河口区人民法院做出的(2015)沙刑初字第787号《刑事判决书》,舒某某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

       “我和王某某都是受害者,我于2015年5月13日向深圳市公安局报案,深圳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二大队接受报案,并立案侦查。”奚女士称,“但王某某打起了歪主意,她要通过诉讼把她的理财损失转嫁给我和我前夫!”
 
        “二审法院在没有新证据的情况下两次改判”

       “就在公安机关进行刑事侦查时,王某某将我与她之间的代转资金的关系虚构为借贷关系,并以借贷纠纷为由,分别以本人和珠海某科技公司的名义向福田区法院提起了民事诉讼。”奚女士称,“令人不解的是,在这两起民事案件的二审中,深圳市中级法院都在没有新证据的情况下直接改判了!” 
 
        “我拿着二审《判决书》请教了知名的法律专家和学者,大家都认为二审判决存在严重问题!”程某气愤地说。
 
\
(程某向记者介绍情况)
 
       据记者了解,2015年7月30日,王某某以借贷纠纷为由将奚女士及其前夫程某告上了深圳市福田区法院。该法院受理后,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审理了这起案件。王某某称自2013年1月17日至2013年5月31日,她向被告出借资金,被告欠她本息合计101.35万元,故请求法院判令被告齐女士还借款本息、判令被告程某承担连带责任;被告奚女士辩称,原告所述借款事实不能成立:双方非借贷关系,是受其委托代为转款。程某辩称,原告诉讼主体身份不合法,本人与原告无任何经济往来,与被告早已离婚,财产进行了分割。且原告自己理财,应当自行承担相应后果,原告无证据要求他承担连带责任。两被告均请求法院驳回原告诉请。2015年8月7日,福田区人民法院做出(2015)深福法民一初字第3526号《民事判决书》认定:原告在本案中主张所涉款项为借款,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采信,对其要求被告偿还借款的诉请,依法予以驳回。区法院做出民事判决:驳回原告诉请。
 
        “一审败诉后,王某某不服判决,在没有任何新证据的情况下,上诉至深圳市中级法院。”奚女士称,“11月19日,市中级法院做出(2015)深中法民终字第3263号《民事判决书》,撤销了福田区法院做出的(2015)深福法民一初字第3526号《民事判决书》,并直接改判:由我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支付上诉人王某某110.92万元以及逾期付款利息。”

       “审判法官至少存在四点严重问题!”程某手指第3263号《民事判决书》说。

       “第一、2015年6月23日最高人民法院做出的《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规定:出借人向人民法院起诉时,应当提供借据、收据、欠条等债权凭证以及其他能够证明借贷法律关系存在的证据;第十七条规定:原告仅依据金融机构的转账凭证提起民间借贷诉讼,被告抗辩转账系偿还双方之前借款或其他债务,被告应当对其主张提供证据证明。被告提供相应证据证明其主张后,原告仍应就借贷关系的成立承担举证证明责任。而二审法官仅仅依据王某某提交的银行转账凭证这个孤证,就认定王某某与我前妻是借贷关系显然与最高法的规定相悖;

       第二、《民事诉讼法》第十三条规定:证据包括当事人陈述、电子数据、证人证言,而二审法官将上诉人开立理财专户发送的身份证及银行文件的电子邮件说成是复印件而否定其证据效力,又以证人与我前妻存在利害关系为由将证人证言排除在外,人为破坏了我方提供的完整的证据链条,显然二审法官的做法与上述法规相悖。试问,办案法官是不懂法,还是蓄意所为?

       第三、二审法官对我方提出的对在押的舒某某进行司法取证的合法请求不予理睬,使我方难以获得本案的关键证据。这与《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当事人及其代理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证据,或者人民法院认为审理案件需要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调查收集’的规定相违背。我们不知道审判法官为什么这么做? 

       第四、审判法官用高度盖然性证明标准进行判案,又违反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使用盖然性证明标准的5项基本原则:1、运用时不能违背法定的证据规则。2、反对法官的主观臆断。3、定案的依据必须达到确信的程度。4、不允许仅凭微弱的证据优势认定案件事实。5、要求最终认定的证据能够相互印证,形成一条完整的证据链,得出唯一的证明结论。而原告除银行转账凭证外,无其它任何证据,既没有借款合同也没有借条,还没有还款期限和利息约定等,而我方却有能够直接证明双方非借款纠纷的关键证人出具的证言,我方又提供了银行交易记录、原告身份证件、开户资料、QQ聊天记录等证据,我方还提供了与理财收益比完全吻合的原告收益证据,这都确凿充分地证明我前妻与王某某是代为转账理财的关系,而非借贷纠纷关系!”

       “王某某起诉我们的案子,还有30万元那一个!”奚女士沮丧地说。

       “2013年7月15日,王某某指定珠海某科技公司转给我30万,转账前并没告知我,只是转账后说是她自己的钱。她同样让我代她转账进行投资理财。2015年,王某某以这家公司的名义以民间借贷纠纷为由另案起诉我还给她30万元。福田区法院于2015年10月12日做出(2015)深福法民二初字第9674号《民事判决书》判决认定:原告主张其与被告之间存在借贷关系,事实依据不足,本院不予采纳;原告诉请被告向其偿还借款,本院不予支持。区法院做出判决:驳回原告全部诉请。”奚女士称,“2016年1月,珠海某科技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深圳市中级法院提起上诉。与上一个案件一样,同样是在原告没有新的证据的情况下,深圳市中级法院仅凭上诉人的银行转账凭证,就在2017年7月20日做出(2016)粤03民终2901号《民事判决书》,认定我们双方借贷关系成立,并做出了改判判决:撤销(2015)深福法民二初字第9674号民事判决;由我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5日内向上诉人返还借款30万元以及支付利息。”
 
       “在这个上诉案件的二审中,审判法官仅依据上诉人的银行汇款凭证这个孤证,就认定珠海某科技公司与我是借贷关系,完全否认一审认定的事实。严重违背了最高人民法院在2015年6月23日做出的《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的第二条、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程某称,“珠海某科技公司诉称,我前妻向珠海某科技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伍某某借款,而伍本人资金欠缺,遂以伍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原告公司出借。我们答辩称,我们和该公司的任何人包括伍某某都不认识。我前妻当庭要求上诉方举证我们双方有联系的证据,至今上诉方也拿不出任何证明。双方相互不认识,连借贷成立的基本条件都不存在,请问借贷关系是如何建立的?显然,二审法官违背了谁主张,谁举证的法律规定!”

       “我方经查询工商注册信息,珠海某科技公司成立于2013年4月9日,在2014年9月30日法定代表人和股东才变更为伍某某。那么,在2013年7月15日我前妻怎么能与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伍某某有什么借款纠纷?可见,二审法官连基本事实都没有查清。出现如此重大错误,为什么?”程某激动地说:“我方已于2017年向广东省高院提出再审申请,但至今无结果!”
 
        “申请执行人主体资格灭失,福田法院执行局恢复执行”

       “福田区法院的第3526号《民事判决书》以及深圳中院的3263号《民事判决书》生效后,2017年8月17日,福田区法院做出了《执行裁定书》,查封了我前夫名下的唯一房产。”奚女士称,“后在福田区法院执行局法官的主持下,我前夫和原告代理律师商谈执行调解事宜。我方在现场声明:‘我们从来不承认和原告方有任何形式上的债务关系,现执行法院要强行拍卖程某唯一住房,只能违心签订了《调解协议》。”

       “协议签订后,我们根据生效协议约定,在8月底支付了首笔判决款20万元人民币。福田区法院执行局根据原被告达成的和解协议,做出《执行终结程序裁定书》后既不通知我方,也不送达法律文书。”程某称,“2018年2月,福田区法院做出了(2018)粤0304执恢66号《执行通知书》。而在此之前的2017年10月,河南省永城市公安局已将王某某起诉及申请执行所用的涉嫌虚假身份的证件(身份证号:41232xxxxxxxxx0148)依法注销了!”
   
       查看程某交给记者的《河南省永城市公安局处理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记者看到该《意见书》有这样的内容:鉴于王某某2001年已经入香港籍,并定居香港……我局于2017年10月15日将其内地户口注销。

       “诉讼当事人及执行申请人王某某的法定诉讼主体资格已灭失,就该依法终结执行!”程某称,“我们向福田区法院执行局递交了执行中止终结申请书及相关证据,但无果,亦无任何办案人员回复。11月,我们又去最高人民法院第一巡回法庭递交信访申诉资料,得到明确答复是:‘如果诉讼主体不适格,是没有继续执行条件的,但依法律规定应去向生效判决法院提出申诉’。随后我们向深圳市中级法院递交了信访申诉。12月中旬,深圳市中级法院执行局某法官约谈了我们,该法官向我们说明:‘已了解你们的申诉请求,但经查询法院信息中显示,你们申诉的288号执行案件已是‘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状态,就没有再做处理的必要了。”
 
       “王某某的户籍已经被注销,你福田区法院凭什么又做出恢复执行的决定?”奚女士称,“恢复执行为什么也不告知我们,也不送达法律文书?这是在故意拖延被执行人知情时间,而直接进入拍卖房产环节吗?”
 
       “近日,福田区法院执行局通知我方,如果不支付余款,就要拍卖我的唯一房产。”程某称,“我们于2018年3月26日前往执行局了解情况,法官助理接待了我们。我们依法要求查询恢复执行申请人的身份证明及申请文件,并索要《执行终结程序裁定书》。得到的答复是:‘没有!’”

       “根据法律规定,执行案件中双方当事人达成和解协议,一方在协议到期后未完全执行条款,应由另一方向法院申请恢复执行,但我们在《调解协议》约定的付款期限内,完全是依法履行付款义务的,第二期付款期限未至,而执行申请人身份消失,导致不该继续履约。请问福田区法院执行局继续执行的法律基础是什么?”程某称,“《民事诉讼法》第108条第一款规定:民事诉讼原告资格条件有二:一是实质要件,即与所诉案件有直接利害关系;二是形式要件,即必须是可以成为诉讼主体的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两者缺一不可。第48条规定: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可以作为民事诉讼的当事人。《民事诉讼法关于案件执行程序的相关规定》的第232条规定:有下列情况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裁定中止执行:作为一方当事人的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终止,但未确定权利义务承受人的。可见,他们在申请执行人主体资格灭失的情况下恢复执行是违背上述规定的。”

       “我们要问,是什么人可以在案件没有诉讼主体的情况下,超越法律规定恢复执行呢?”奚女士称。 
 
       王某某:法院已经判得很清楚了 

       为了求证奚女士、程某所反映的问题,记者拨打了王某某的电话。  

      表明身份说明意图后,王某某告诉记者:20多年的关系了不想说什么了!是借款还是理财,法院已经判得很清楚了。
 
      福田区法院、深圳中院:未予回应
 
       为了核实奚女士、程某所反映的问题,2018年4月17日,记者来到了福田区法院和深圳中院。
 
\
(福田区法院)

       福田区法院研究室工作人员小吴、深圳中院公共关系处刘处长接待了记者。

       记者请小吴和刘处长转告相关领导联系相关人员,就投诉在5个工作日内做出回应。

       直至发稿,记者未得到来自福田区法院、深圳中院的任何回应。那么,奚女士、程某反映的问题是否属实呢?此案的最终结果又会如何?

       对此,本社将保持关注。(《法律与生活》深度报道组)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