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就是耍我们":鞍山千山农民工三年等不到血汗钱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他们就是耍我们":鞍山千山农民工三年等不到血汗钱

        “我们60多个农民工的120多万元血汗钱被拖欠3年多了,千山区的官员们多次承诺给彻底解决,可都言而无信!”2018年4月11日,农民工代表胡家胜气愤地对《法律与生活》记者说:“春节前,鞍山市千山区劳动监察大队队长周期通知四散在各地的所有农民工拿着本人身份证到千山区办理储蓄卡,然后回家等钱,政府会全额把钱打到卡里。我们信以为真,自行承担了往返的路费食宿费等,但办完卡后,只有部分人拿到了欠薪总额的7%。我们要问,你们这些官员怎么能这样对待我们农民工啊?!”
 
\
(胡家胜向记者反映情况)
 
        “千山区官员多次失信”

       据记者了解,胡家胜、徐畅、于长利等60多位农民工于2016年7月5日到鞍山市千山区为宝石公园房地产项目主体工程施工,至2016年9月末将主体工程完工。他们多次向大包工头刘怀家、开发商李奎阳讨要被拖欠的120多万元血汗钱无果。
 
        “我们只好向千山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劳动监察大队求助,滕大队长接待了我们,可还是没有结果。万般无奈,我们求助于中央媒体。媒体关注后,滕涛大队长代表区政府与我们农民工协商,最后滕队长代表千山区政府承诺农民工代表马上解决,120多万全部发放到工人手中。可后来,他们食言了!”胡家胜称,“我们又多次来到千山区找滕涛,还是没有结果。”
 
        在胡家胜、徐畅、于长利等人签名的投诉材料上,有这样的内容:春节前几天,我们再次求助中央媒体,媒体于2017年1月23日再次进行了关注,滕队长代表区政府答应媒体农民工会在2016年腊月二十八日之前拿到钱,他让农民工再等两天,可我们一直等到腊月二十八日下午。滕涛说:“今天有区长、公安局长、信访局长在这给做担保,今天只拿工资总额的7%做路费,余额于2017年3月15日前全额发放。”农民工不同意,此时公安局长说今天就发7%路费,余额2017年3月15日前结清。如果再有人不同意继续讨薪立马抓人,此时工人都害怕了。在无奈的情况下,有一部分工人拿了7%的工资回家过年,有一部分工人一分钱没拿走着回家过年。一直等到2017年3月15日,我们再次来到千山区,此时劳动监察大队长已由周队长代替了滕队长,周大队长接待的我们,周说现在是两会期间领导都在北京开会,开完两会后为我们解决农民工工资问题。两会结束后,我们农民工再次到千山区劳动局,周大队长说:“你们上访的事上级巡查组已经知晓并介入,让我们尽快处理此事,必须解决。”
 
        “周让我们回去等一等。我们一直等待始终杳无音信,我们再次来到千山区劳动局,周这次说:‘你们的事区里说的算我管不了了。’工人急了,政府咋说话不算数?对媒体、对农民工的承诺都无法兑现!”胡家胜称,“没有办法,我们再次求助中央媒体,媒体第三次关注后,周承诺近期一定把工人工资发放到位。”

       “周大队长给我打电话说马上解决,几天后,周让我通知所有工人拿着本人身份证到千山区大屯镇金泉村镇银行办理储蓄卡,然后到劳动局照相、签字按手印,然后回家等钱。周说工资款会全额打到卡里不用再来了。”张树海(项目经理)称,“至今我们这些农民工只有部分人拿到了7%路费钱,其余一分钱未给。”
 
        “农民工为了办卡,从全国各地赶到鞍山市千山区大屯镇金泉村镇银行,(最远的在广东广西),来回路费、食宿费等每人花费一两千元。可卡办完了,一直等到2017年年底,快过年了工资钱还是不给。”胡家胜称,“工人又找到了张树海。张树海多次给周打电话,但周就是不接电话,这伤了我们农民工的心!”

       “我多次给周打电话,他就是不接,此时我们已经没钱再去鞍山讨薪了!”张树海称,“我们是弱势群体,拿不到应得的血汗钱,我们怎么办?!我们农民工对鞍山市千山区政府彻底失去了信心!中央三令五申强调不能拖欠农民工工资,我们想问一下千山区武区长,我们的血汗钱就无人管了吗?请给我们一个说法!”
 
         劳动和社会保障局监察大队:农民工的举报材料与事实不符
 
        为了求证胡家胜等人所反映的问题,4月11日,记者与鞍山区委宣传部和千山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劳动监察大队取得联系。请他们联系相关人员在7个工作日内予以回应。

       此后,劳动监察大队将回复材料邮寄给了《法律与生活》杂志社。主要内容如下:

       宝石山运动综合体工程位于千山区甘泉镇靛池沟村,开发单位是鞍山千山华源置业有限公司,工程承包人是个体自然人刘怀家,双方就工程拨款问题存在争议。为尽快解决农民工欠薪问题,经区政府沟通协调,双方当面协商,由区政府委托鞍山创新工程造价咨询有限公司对刘怀家所完成工程进行造价评估,最终评估结果为完成工程造价497.367万元,而华源公司已向刘怀家施工队拨付工程款643.4017万元(含现金、房产等)。可见,欠薪的责任主体应为刘怀家。区劳动监察大队责令刘怀家限期支付农民工工资,其承诺2017年3月15日前解决欠薪问题,但对胡家胜等67人投诉的120.9295万元只承认30万元。因对欠薪金额存在争议,在多次协调未达成一致的情况下,区劳动监察大队本着依法依规处理欠薪问题的原则,引导胡家胜等67人进行民事诉讼程序并提供相应的法律援助。随后,农民工分4次来到区法院进行立案登记,区劳动监察大队依据(2016)1号文件农民工工资需实名制银行代发的要求,并考虑被欠薪农民工是外地户籍,本着减少农民工往返费用的出发点,在农民工办理起诉案件登记的同时,为农民工办理了工资代发银行卡。贵社记者所持有的农民工举报材料与事实不符,请贵社尊重事实,不要被片面之词所误导。
 
        “他们就是耍我们!”

       “区劳动监察大队责令刘怀家限期支付农民工工资,其承诺2017年3月15日前解决欠薪问题,但对胡家胜等67人投诉的120.9295万元只承认30万元。”就千山区劳动监察大队在回复里的上述说法,记者用电话向项目经理张树海、徐某进行了求证。他们否认了上述说法。
 
        徐某告诉记者,不存在任何争议,这120多万元只是人员工资,材料款没算在里面。我们有合同。

       “他们就是耍我们呢!”徐某称。

       张树海激动地说:有啥争议啊?这120多万元全是人员工资,滕大队长都核对100多遍了,没有任何问题。去年腊月二十八日下午,在千山区信访局开会。刘怀家在《协议书》上签字予以认可。他们承诺在2017年3月15日前给全部结清。工人让官员在《协议书》上签字,没人签。有官员说刘怀家签字就算数。结果他们失信了;周队长让办卡,说办完就把钱全部打到卡里,结果还是不给钱。
 
        随后,张树海将《协议书》拍了照发给了记者。
 
\
(《协议书》)
 
        群众的利益无小事,何况农民工的血汗钱关乎他们最基本的生活。对于胡家胜等人所反映的问题,本社将保持关注。(《法律与生活》深度报道组)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