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非法彩票网站80亿黑彩吸金术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起底非法彩票网站80亿黑彩吸金术

特约记者/胡壮
 
\
(“黑彩”让一些人倾家荡产)
 
  浙江丽水的小方盼望着复制一个致富传奇,谁料却掉入“黑彩”泥淖中。从小赢到大输再到疯狂扳本,“黑彩”网站的美女推荐人一步步将他引入一个无法回头的深渊——不到一个月时间,他输光了全部家当,他的妻子因此精神出现异常。
 
  资深彩民老刘和他的朋友也被同样的“黑彩”网站吞噬了760万元资金。他不仅品尝了朋友反目的苦果,而且因此引发连环官司。
 
  高校毕业生小刚被人以“小投资、大回报”的谎话引诱着玩“黑彩”,输光所有钱后又进行网络贷款,背负了上万元债务,他甚至想到了死……
 
  现实中,像他们这样的受害者不在少数。
 
  警方深入调查该案后发现:现实中,有8名飘忽不定的取款马仔(黑恶势力中的头面人物手下所豢养的爪牙和帮凶)行踪诡秘;网络上,有多名真假难辨、负责将受害者领入骗局的美女推荐人;在两座隐秘房子的角落,有硕大的、装满发霉巨款的保险箱,在天花板的隔层内还藏有大量金条……
 
  这些见不得光的巨额财富是如何在火爆的网络“黑彩”中累积起来的?其背后到底有着怎样的套路?特约记者深入调查,挖掘网络“黑彩”的火爆内幕,揭秘网络“黑彩”疯狂敛财的吸金术。
 
受害者:“黑彩”金字塔底层的财富提供者
 
        小方:踏入致富诱惑圈
 
\
(彩民小方生活稳定,但期望着寻一条发财之道)
 
  2016年7月5日,浙江省丽水市公安局莲都区分局来了一名年轻报案人。在警察面前,他显得没有多少力气,甚至有些精神恍惚。
 
  报案人名叫小方,26岁。提及一个月内家里的变故,小方的话里透着沮丧和绝望。“本来之前家里的情况不是特好,但基本上混得下去。现在变成这样,全家所有的存款都没了,我死的心都有了。”小方绝望地说。
 
  小方说,2015年,他向亲戚和朋友借了20多万元,跟妻子开了一家小型超市。两人起早贪黑,虽然一年下来挣的钱不多,但也算生活稳定。为了能早点儿把借的钱还清,小方想利用空闲时间再找一个投入少、来钱快的项目进行投资。
 
  在网络上,小方搜到一个致富创业网站—— 一个分享创业项目经验的论坛。论坛首页顶端有一条横幅,内容是“奇女子用这个方法赚钱,半年买了宝马”。这样的致富奇迹,一下子吸引了小方的注意。
 
  小方点击横幅打开网页,看到一篇标题为《3个月买房买车,90后的她是怎么做到的》的文章。文章作者说,这名励志女孩是自己的好朋友,名叫林丽。林丽无意间加了一个微信好友,而该好友成了她的“贵人”,并告诉她一个非常简单的赚钱项目。林丽从100元开始投资,现在每天靠业余时间操作几单,月收入能轻松过10万元。为了说明林丽的成就,作者又配了一张照片,上面是一名女子站在一辆豪车前。作者说,这是林丽最近刚购买的豪车。
 
  在这篇文章中,作者不断用林丽的致富经历鼓动人心,说林丽都可以,也许你的起点比她还高。只要学到这个成功秘诀,你也可以改变命运,踏入富豪行列。但是,整篇文章却只字未提让林丽迅速致富的项目到底是什么,只在末尾给出了林丽遇到的“贵人”的微信号。
 
  这名“90后”女孩的励志故事一步步点燃了小方的致富梦想。于是,他加了文末的微信号。那是一个名叫“跟单投资”的微信号。在微信聊天中,微信号的主人自称叫冰冰。她说,林丽只是她的一名客户。像林丽这样跟着他们团队挣大钱的人还有很多。为了证明团队的实力,冰冰先给小方发了一段视频。视频中,一名男子说:“现在我给你分享一个能月入10万元且能实现自动赚钱的暴利项目。我的原则是跟着我干,带着你赚;不跟我干,赚给你看。”
 
  视频中说话的男子,首先打开了自己的支付宝账户,显示最近一周的收入为101443.51元,并将页面设置为5秒刷新一次。在等待数字刷新过程中,该男子继续卖力地宣传这个赚钱项目的优势,“这个项目操作非常简单,不需要基础。(你)做得好,一天收入万元以上是小菜一碟;做得差一点儿,每天也有几百元收入。这个项目按月来算的话,每月都能有10万元以上(的收益)”。
 
  按照该男子的说法,这是一个投入少、回报可谓暴利的项目。但是,该男子从头至尾绝口不提项目的实质内容是什么。“这个项目至少投资100元钱,这点儿钱都不够和朋友吃一顿饭的。所以说,投资几乎是零。但是,回报收入却是几倍、几十倍甚至几百倍。往往成功都是在简单的尝试、有勇气的尝试后给你一个回报。”该男子说。就在这名男子说话的4分钟里,他的账户收入增加了3000多元,而且记录还在不断刷新。“账户里的数字确实在增加,你干和不干,对我来说无所谓,只是给你一个增加收入的渠道。”该男子说。
 
  看完这段视频,小方已是热血沸腾。于是,他告诉冰冰,自己不想错过这个挣钱的机会。这次,冰冰终于给他发来那个神秘项目的网址。“打开链接,出现一个界面,进去之后,有很多彩种给你选择。”小方说。
 
  这是一个叫“多乐”的彩票网站,冰冰教小方注册了账号,并把他拉入一个QQ群。她说,群里都是在“多乐”网站买彩票挣了钱的会员。群里的聊天非常热烈,还经常有人发一些中奖的截图。
 
  小方发现,QQ群里的人在“多乐”上玩的是一种叫“重庆时时彩”的彩票。看到别人都挣钱了,小方就向冰冰咨询怎么操作。冰冰热情地告诉小方,“重庆时时彩”是重庆福利彩票中心发行的正规彩种,10分钟开一次奖,而他们是经销商,开奖结果是直接与重庆福彩官网对接的。小方也确实把“多乐”网站和重庆福彩官网的开奖结果进行了对比,完全一致。“刚开始玩时,我也比较相信。”小方说。
 
  冰冰告诉小方,在“多乐”上买“时时彩”能挣大钱,是因为他们有专业的彩票数据分析师,预测开奖号码很准,跟着买就行,稳赚不赔。更关键的是,他们比官网的投入更低、赔率更高,单注最低投几分钱,最高可以赚到惊人的9000多倍。
 
  打消了所有疑虑之后,小方向刚开通的“多乐”账户充了100元钱,并根据冰冰给的预测号码进行投注。小方刚玩了几把,便赢了300多元钱。这让他第一次尝到了甜头。小方自信满满,想着能像之前视频里看到的那样,进账不断。他又追加了1000元钱,继续跟着买彩票。不过,这次的运气没那么好,追加的钱连同之前赢的钱,一下子都输掉了。
 
  小方说:“我就问她(冰冰),她跟我说,彩票的那些号码只是概率,你有可能赚,也可能亏。只要你有钱继续买下去,肯定还能赚。她一直跟我这么说。”
 
  小方有些泄气,告诉冰冰,他不打算玩了。冰冰则说:“输这点儿算不了什么,要想翻本赚大钱,还有个好方法,那就是倍投计划。”
 
  “她说,这个东西跟做生意一样,本钱要多,本钱多才能赚得多。”小方回忆道。
 
  所谓倍投,是指一种成倍的投注方式。说白了,就是买多份相同号码的彩票。冰冰说,两倍不中,就买五倍、十倍,只要中一次,所有的亏损都回来了。但她没有告诉小方,这样做的风险也会成倍增加。
 
  彼时,小方想的是只要翻本就收手。就这样,他又往账户内充了1.6万多元。其间,他也曾赢过几笔,但一转身,他又将赢的钱投了进去,最终都输了。输红了眼的小方只想翻本,在冰冰的鼓动下不断地加大投注倍数。“我一直跟自己讲,能把本钱拿回来,我就收手。但是,从开始输了之后,就一直输,没有赢过。” 小方说。
 
  小方投入的钱越来越多,8万元、12万元……直到最后,小方瞒着妻子,把家里所有的存款都搭了进去。小方说:“我记得很清楚的,最后一笔,我押上去5万元钱,输了就没了。”
 
  冰冰听说小方无钱可投后,立马变脸,将他拉黑,再也联系不上了。而小方在“多乐”网站的账号也无法登录。
 
  输了近23万元后,小方才意识到自己陷入一个彩票骗局。但此时,他已经输光了所有的积蓄。让人惋惜的是,小方的妻子得知这一真相后,无法接受现实,精神出现异常。
 
\
(倍投是“黑彩”团伙的吸金陷阱)
 
        老刘:商海沉浮的老彩民
 
  小方的报案是警方接到的第一起有关“多乐”彩票网的报案。半个月后,一名叫老刘的生意人也来报案。他举报的也是“多乐”彩票网,而他和朋友的被骗金额更加惊人,共输掉了760万元。
 
  老刘是做建材生意的,在丽水有几家店面,可谓是让人羡慕的成功商人。与小方不同的是,老刘算是老彩民,他常去彩票站购买彩票。
 
  2016年6月,老刘在一个QQ群里无意中看到有人说,网上买彩票返奖率更高。于是,老刘就和那人攀谈起来,并在对方的帮助下注册了“多乐”账号。
 
  老刘说:“自己刚好有闲钱,当时开了账户,投了3万元。”此后,在“多乐”网站购买“时时彩”过程中,老刘和小方的经历几乎相同,只不过他下注的金额更大。开始投入少的时候,老刘还能赢点儿。但是,越往后,他购买彩票的金额越大,输得就越多。
 
\
(资深彩民老刘被黑彩网站吞噬760万元)
 
  老刘不想玩了,但推荐人告诉他要坚持倍投,赢一次就能翻本。抱着这种想法,老刘从3万元起步,增至50万元,最后投入的金额累积到惊人的300万元。老刘也是几乎散尽家财。“最后,公司网站进不去,联系谁都联系不到。当时,我就有点儿慌了。直到那时,我才觉得应该是被骗了。”老刘回忆道。
 
  自己的300万元赔了,还不是让老刘最后悔的事情。真正让他焦头烂额的是因为这次买彩票,把他拖入一连串的债务纠纷中。在最开始买彩票时,老刘确实中过几万元。看到来钱这么容易,他就把这个发财机会告诉了五个铁哥们儿。五个人凑了460多万元给他,让他帮着在“多乐”开户买彩票。结果,这“众筹”的460万元也让他赔进去了。
 
  朋友们把亏钱的责任算到老刘头上,要他还钱。最后,五个朋友把老刘告上法庭,朋友瞬间变成冤家。在“多乐”彩票网上,老刘和朋友的损失合计760万元。这一数字,令警方颇感震惊。
 
        小刚:用网络贷款玩黑彩
 
  警方发现,在网络上,有关“多乐”彩票网骗局的举报线索越来越多。警方开始接触来自全国各地更多的报案人。
 
  1997年出生的小刚,在陕西某大学读大学三年级。他跟小方和老刘一样,也深陷“黑彩”泥潭之中。
 
  小刚在QQ群里被人以“小投资、大回报”的谎话引诱着玩“黑彩”。起初,他把自己的生活费1000元投进了“黑彩”网站,结果,一天之内全部输光。
 
  身无分文的小刚本打算收手,但“黑彩”营销人员却鼓动他加大投入翻本。在得知他没有钱后,其给小刚推荐了一个网络贷款的方式。最后,小刚不仅本没收回来,还背上了几万元债务。
 
  小刚说,自己不敢跟家里人说,还不上债时他曾想过自杀,但最后他还是想通了,开始靠打工赚钱还债。那时,他一天做几份兼职,坚持了一年才把债务还清。
 
  在一份案件材料中记者看到,年轻人是“黑彩”团伙招募的主要对象,其成员以90后为主,且大都是刚出校门的大学生。由于这些年轻人急于找工作,“黑彩”团伙通过高薪暴利把他们吸引过来后,诱使其一步步滑下深渊。
 
马仔&美女推荐人:“黑彩”金字塔中部的财富运转者
 
\
(“丽姐”是否隐藏在33人的集体合影中呢?)
 
        专案组追踪“取款幽灵”
 
  为了弄清事实,在接到“黑彩”受害者第一起报案后,当地警方随即展开调查。
 
  警方向重庆福彩中心发去公函,请求证实“多乐”彩票网站是否具有“重庆时时彩”的网络经销资质。很快,重庆福彩中心回复称,“重庆时时彩”是由中国福利彩票发行管理中心限重庆市所辖区域内发行,且从2015年2月初已经全面停止网络销售彩票。
 
  警方了解到,因互联网销售彩票乱象环生,早在2015年,国家八部委已联合发布公告叫停了互联网的彩票销售。
 
  由此不难看出,“多乐”彩票网站是一个非法彩票网站,即人们俗称的“黑彩”。丽水市公安局莲都区分局副局长王时豪称:“这是冒用国家名义的博彩网站,它是一种赌博行为。”
 
  报案人提供的截图显示,他们往账户上充钱,跳转到支付页面后,显示的收款方是一个第三方支付平台。
 
  经过调查,警方发现,这些彩金最终流入在第三方支付平台开户的一个企业账号内。然而,这个账号注册时提供的并不是真实的企业信息,但流入这个“幽灵”账号的金额巨大。在一个月时间里,涉案金额达到1000多万元。
 
  交易记录显示,彩金进入第三方支付平台的账户后,钱会在短时间内转账给一些个人的银行卡。更奇怪的是,这些银行卡卡主的身份没有重复。
 
  专案组成员吴永标告诉记者:“一般情况下,查到银行卡,我们就可以查到资金流向了。但在这起案件中,很多银行卡都是用他人身份证办的。”
 
  随着调查的深入,串联起来的数据让警方感到震惊。有人利用一些空壳公司,在不同的第三方支付平台开设了20多个账号。不到一年时间,这些账号的资金流水就超过20亿元。
 
  通过梳理20多个账号,警方初步掌握了对应名为“中国彩票”“福彩”“众赢”的网站,而类似的黑彩网站有20多个,很多还在运营中。
 
  丽水市公安局莲都区分局局长叶建利表示,这起案件的面非常广,涉及我国所有的省市区,且扩散速度非常快,呈几何级增长,社会危害非常大。
 
  警方在分析后发现,涉案银行卡达600多张之多,且开户银行遍布全国。专案组派了六组人,分赴全国各地银行,调取这些银行卡的交易记录。
 
  专案组发现,资金转到这些银行卡后,一天之内,卡上的钱就会被人从银行柜台或者取款机取走。经过几个星期的努力,在全国各地不同城市的多家银行,专案组搜集到很多取款视频。同一天,在贵州省贵阳市、湖北省钟祥市、辽宁省大连市等多个地方的银行,都有取款的记录。专案组经过分析后确定,这个犯罪团伙共有八个人在全国各地执行取款任务,但警方依然无法掌握他们的真实身份。
 
  八名马仔像游魂一样,取款地点从来不固定,行动轨迹也毫无规律可循。他们非常谨慎,且行踪诡秘,用的都是假身份证。警方只能在交易明细和取款视频上发现他们,很难在现实中跟他们发生交集。
 
       警方卧底接触美女推荐人
 
  在这个犯罪团伙中还有这样一群人,她们名曰“美女推荐人”。她们高调地在朋友圈秀豪车、奢侈品以及奢侈的生活方式。专案组决定一探她们的底细。
 
  引诱小方、老刘购彩的所谓美女推荐人,其实是这些“黑彩”网站的营销人员。警方以彩民的身份加了一批美女推荐人的QQ号码或者微信号。
 
  某日,一名美女推荐人在朋友圈发了一段话,内容是“昆明团建活动,我们丽姐的团队,棒棒的”。同时,还配有一张合影照片,上面共有33人,有男有女,看上去都是20多岁,拍摄地为云南省昆明市石林。
 
  警方分析,这些应该就是小方和老刘遇到的“美女推荐人”,也就是“黑彩”网站的营销团队。文字中所说的丽姐,应该是她们的领导。但警方无法判断丽姐是否在照片中。这张照片发布后不久,便被发布者删除。所幸,警方将照片保存了下来,并调取了那两天由武汉去昆明的航班乘客信息,最终找到了这个30多人的团队。
 
  在这个团队中,只有一位名叫“孙雅丽”的乘客。挖出了“黑彩”网站的营销团队,对于专案组来说,算是很大的突破。警方没有抓捕这伙人,而是继续暗中侦查,并派出卧底打入内部,打探黑彩网站运营的秘密。
 
  专案组发现,团队中的成员均是武汉一家名叫鑫欣海的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职员。专案组立即派出侦查员,对这家公司开展近距离侦查。
 
  专案组成员张晓东说:“我们发现它基本除了上班的人就没有(其他)人(出入),没有什么正规业务项目。”而在网络上,警方发现这家公司正在招聘工作人员。招聘的岗位是网络销售或者电子商务。职位要求是,18至26岁的年轻人,高中学历,工作内容是利用网络、QQ对公司网站进行推广。薪资方面,招聘广告里说,这是一份高薪工作,月收入少则5000元,多则几万元。
 
  专案组认为,这是摸清公司内部情况的一个机会。于是,专案组派出侦查员,以求职者身份应聘网络销售职位,并顺利入职鑫欣海公司。
 
  卧底警察在一本新员工培训笔记上看到详细的培训内容,如他们彩票的开奖时间,从10时到22时,每10分钟开一期;22时到凌晨2时,是5分钟开一期。全天一共120期。
 
  卧底警察还意外得到一份鑫欣海公司8月的工资表。从工资表上看,当时这家公司共有员工73人。这些员工根据吸引人购买彩票的销售业绩,被划分为钻石、黄金、白银、青铜和普通员工五个等级。在盈利这一栏,也就是吸引彩民下注的金额上,最多的一名员工盈利达380多万元,其当月工资提成超过了30万元,也就是说有彩民一个月亏损了380多万元。
 
  通过卧底,专案组最终确认了公司领导“丽姐”的身份,“丽姐”就是1993年出生的孙雅丽——黑彩网站营销团队的头儿。
 
  随着发掘的数据越来越多,这些黑彩网站的规模让专案组非常震惊:这个团伙操控的黑彩网站有50多个,初步统计涉案金额接近80亿元,“7•05”非法网络博彩专案升级为特大案件。
 
        “青盲行动”打响八个战区
 
  追踪8组取款马仔近两个月后,专案组摸清了他们的行动规律。专案组发现,这些取款马仔在取完钱后会在半天之内,换一家银行把钱再反存到另外的银行卡中。虽然马仔存钱使用的银行卡依然是盗用别人的身份证开的,且这些钱又经过网上银行的多次划转,企图隐藏最终的去向,但是,通过梳理庞大的交易数据,专案组最终还是锁定了犯罪嫌疑人——湖南省新化县男子刘雪龙。
 
  刘雪龙,1988年出生,长期在湖南省长沙市生活。此时,专案组仍不能确定他就是“7•05”非法网络博彩特大案件的幕后老板。但在这名年轻人身上,警方确实发现了很多让人不能理解的疑点。
 
  专案组成员张晓东告诉记者:“他名下有十几套房子,有四家公司,还有网吧和装修公司。这几家公司是不足以支撑他的这些房产和资金的。”
 
  对于武汉营销团队,刘雪龙有直接领导权,因为他不仅和孙雅丽联系密切,而且每个月都会固定往孙雅丽的账户上打钱。此外,通过对八名取款马仔身份的确认,警方发现他们的直接联系对象也是刘雪龙。
 
  经过近四个月的侦查,警方最终确认刘雪龙是“7•05”专案的一号人物。他操控着50多个黑彩网站、涉案金额接近80亿元的犯罪团伙,涉案人员分散在全国。像孙雅丽这样的营销团队,全国有7个。
 
  对丽水市莲都区警方来说,“7•05”专案的犯罪规模和办案难度堪称史无前例。丽水市公安局莲都区分局局长叶建利告诉记者:“我们非常有必要倾全局之力,把这个案件拿下来。不拿下来,确实对社会危害极大。”
 
  为了把这些害人的“黑彩”网站彻底摧毁并将犯罪嫌疑人抓捕归案,专案组精心设置了抓捕方案。他们甚至把抓捕方案伪装成一本小说,取名为“青盲”。“7•05”专案组的行动也有了一个别名“青盲行动”。
 
  丽水市公安局莲都区分局副局长王时豪透露,之所以将抓捕方案伪装成小说,一是便于携带,二是保密需要。至于“青盲”这个名字的由来,是因为当时专案组一名刑侦方面的主要成员刚看完这本小说,且一号人物由他负责侦控,刚好取得重大进展。作为对其的奖励,这本书的冠名权就由其决定。
 
  丽水市莲都区警方集结辖区内所有警力,奔赴全国十几座城市实施抓捕。2016年11月9日上午10时,8个战区在同一时间点开始抓捕行动。
 
  警方在犯罪嫌疑人刘雪龙位于湖南省长沙市的一个高档小区的家中,将其控制。面对警方,一开始,作为犯罪团伙一号人物的刘雪龙比较嚣张。在刘雪龙家的衣帽间里,警方发现一个保险箱,当场搜出200多万元现金。更让人惊讶的是,刘雪龙将大量黄金制品藏在了天花板吊顶的隔层里。
 
  真正让刘雪龙紧张的是警方发现安装在房间角落里的监控显示屏。这个监控设备除了监控刘雪龙家外,还监控另外两套房子。在刘雪龙的指认下,警方先后来到另外两套房子内。
 
  打开其中一套房子的房门后,警方看到,这套面积近100平方米的房子里几乎没有什么家具,在一间卧室的角落,摆放了一个近1.7米高的大保险箱。打开保险箱时,扑面而来的是一股发霉的味道,里面塞满了现金。
 
  经过清点,该套房子里的现金约达1400万元。而在另外一套房子里,警方也看到了一个保险箱。警方把钱拿出来,码放在房间里一张2米乘2米的床上,按照10万元一摞,最后竟然将这张床铺满了。仔细一数,这套房子里一共存有2300多万元现金。
 
  刘雪龙初步交代,警方查获的4000多万元现金都是马仔打给他的。
 
  在全国8个战区的统一收网行动中,警方最终直接查扣该犯罪团伙的非法所得现金高达4717万元,黄金7.5公斤,专案组只能申请运钞车将钱带回丽水。
 
  这个犯罪团伙巨额敛财后,购置了房产和豪车。不过,专案组的统一行动及时冻结了该团伙7000多万元资金,查封房产18套以及众多高档轿车,追回大量非法所得,取得实质性成果。
 
头号嫌犯:“黑彩”金字塔顶端的圈钱者
 
  近些年,因为买“黑彩”引发的悲剧时有耳闻。浙江省丽水市警方侦破的“7•05”大案,打掉的正是一个规模庞大的网络黑彩团伙。他们打着正规彩票的招牌,为会员画了“一夜暴富”的大饼,令很多人倾家荡产。害人的“黑彩”究竟有哪些敛财“套路”?
 
        “黑彩”业务员觅得“商机”
 
  2016年以前,刘雪龙是一个为生计四处漂泊的年轻人。一年后,他一夜暴富,成为资产数亿元的隐形富豪。他获得的这些见不得光的巨额财富都源于“黑彩“。
 
  刘雪龙的老家在湖南省娄底市新化县农村,因为家里经济条件不好以及学习成绩一般,上初中时他就辍学了。此后,15岁的他开始混社会。他去过长沙、广州、深圳,这些年一直漂在大城市,什么活都干过,但没留下积蓄。直到2016年应聘到一家“黑彩”网站当业务员,他发现这种生意来钱太轻松了。
 
  从事业务经理一段时间后,刘雪龙渐渐地摸清了“黑彩”的门道。而后,他打算单干。他找到在老家镇上搞电脑维修的同学阿洪,拉他入伙,自己办了一个“黑彩”网站。
 
  刘雪龙负责管理,阿洪负责技术。很快,他们的“黑彩”网站办了起来。为了吸引彩民,他又招募了孙雅丽等人,成立了“黑彩”营销公司。随后,他又招募了马仔、客服等人员,最终形成了一个近200人、操控50多个非法彩票网站的犯罪团伙。
 
  据专案组成员介绍,这一犯罪团伙经营的“黑彩”网站,注册会员超过20万人,会员遍布全国。20万名会员像印钞机一样,每天源源不断地把钱输送到“黑彩”网站。
 
  “黑彩”网站一般伪造销售一些正规的彩种,如“重庆时时彩”“江西时时彩”“上海时时乐”“福彩3D”等,且大部分是快开型的彩票。
 
        网络圈钱的三大套路
 
  “黑彩”网站所谓的美女推荐人,“黑彩”网站会宣称她们是国家正规彩票的代理,玩法及中奖规则完全依据正规彩票,就连开奖时间、中奖结果也与正规彩票一模一样。很多人就是因为这一点上钩的。但其实,这只是“黑彩”网站吸金第一个套路——解决信任问题。
 
  吸金的第二个套路叫“吃票”。阿洪说,在他们网站投注的人,虽然买的是国家正规的彩种,但他们并不会出真实的彩票,彩民的钱实际落入了“黑彩”网站的腰包。
 
  由于“黑彩”网站不需要向国家缴纳任何费用,仅20万名会员每天投注的钱,就是一笔稳赚不赔的黑色收入。
 
  阿洪说,利用高返奖的诱惑,他们的网站吸引了大批彩民投注。一旦有人上钩,不管是小赢还是小输,营销人员都会劝其“倍投”,成倍加大投入,挣大钱或者补亏空,这是“黑彩”网站锁定受害人所有资金、让其倾家荡产的第三个套路。
 
  当买彩票变成赌博,受害人就中了“黑彩”网站的圈套,但这还不算完。假使真的有人非常幸运中了大奖,或者有大量余额想提现,那等待他的将是终极套路——崩盘,也就是注销账号、关闭网站。
 
        “黑彩”团伙成员均获刑
 
  2017年年底,有关刘雪龙“黑彩”团伙的系列案件陆续在浙江省丽水市莲都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法院认为,刘雪龙个人出资,未经审批私自通过网络设立彩票网络销售平台,该平台由私人坐庄,套用国家合法彩票的玩法和开奖结果,从中非法牟利。法院对黑彩团伙的成员作出判决:“黑彩”网站营销团队的头目孙雅丽,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44万元;“黑彩”网站的“二把手”阿洪,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8年,并处罚金1000万元。
 
  对于“黑彩”网站的幕后大老板,也是巨额彩金的最大受益者刘雪龙,法院对其作出了严厉惩罚。被告人刘雪龙犯非法经营罪和诈骗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6年,并处罚金3.001亿元。刘雪龙靠着“黑彩”套路发家,最终,也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黑彩”毒瘤的巨大生命力靠什么滋养
 
背景:
 
  我国第一种福利彩票于1987年在天津印制。国家批准正式发行彩票,也是从那一年开始的。
 
  2000年,彩票店的出现让买彩票逐渐成为人们的日常行为。一年之后,在互联网上也开始有网站卖彩票。
 
  2010年,财政部发文最终确认互联网是彩票合法的销售渠道之一,与此同时规定在网上销售彩票必须取得财政部的批准。此后五年间,大量网站并没有取得网上销售彩票许可就加入到彩票市场的网络大战中。一时间,网络彩票销售乱象环生,局面有些失控。
 
  2015年4月,国家八部委下决心全面叫停了网络销售彩票。至今,这一销售模式未被重启。
 
\
(记者调查发现了一个名为博冠娱乐的“黑彩”网站)
 
  互联网彩票政策的不确定性在客观上给了“黑彩”网站一些生存的机会,那又是什么原因让它旺盛生长呢?为此,记者专访了中国政法大学的曲新久教授。
 
  记者:在中国彩票事业发展的几十年中,在彩票管理上,目前主要依据哪些法律?
 
  曲新久:我国对彩票的管理是非常严格的。彩票本质上是一个特许行业,其重要作用是献出爱心。目前,我国主要是就体彩、福彩的发行条件、机构管理以及程序制定了行政法规。2015年4月,公安部、财政部等八部委联合发布公告,严禁擅自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的行为。当时,八部委出台这样一个严厉措施的背景,是因为在2015年以前,互联网发展得非常快,同时出现了很多乱象,特别是有一些人利用互联网进行犯罪,如诈骗、私自销售彩票,甚至把境外资金引进来。对此,我国法律一律禁止。从原则上讲,日后恐怕不会大规模地开放互联网这种发行渠道。
 
  记者:什么是“黑彩”?它的规模和危害到底有多大?
 
  曲新久:“黑彩”是未经政府批准私下设立的彩票业。它是没有任何监管的,想让你赚钱你就会赚钱,想让你亏钱你就会亏钱。它不是一本万利的生意,不是投资,而只是消费。人们不能把它作为生活的来源,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上面。在这一点上,公众要树立正确的观念。
 
  事实上,“7•05”专案折射出很多问题。有关部门三令五申对于互联网彩票实施禁售规定,但令人尴尬的结果是“黑彩”网站却大行其道,参与的彩民有20万人之多。到底是什么催生“黑彩”毒瘤巨大的生命力,值得人们深思。
 
  记者:犯罪嫌疑人刘雪龙接受采访时说,他没想到“黑彩”网站能做这么大。正是漏洞多了,他和“黑彩”生意才有了机会。对于第三方支付平台,您怎么看?
 
  曲新久:像网络诈骗、赌博以及“黑彩”,第三方支付都是非常关键的一环。如果守住了这一环,就算打中了犯罪链条的七寸。
 
  第三方支付本身是金融活动,因为从《反洗钱法》的要求来讲,平台需要了解客户。当然,大客户必须充分了解,小客户要做到基本了解。一旦遇到问题,进行反查时,若平台在这个点上没有做到审查,那是有责任的。比如,你的客户没有当着你的面签字,那你就有责任。这样的话,处罚会很重。这样一来,会促使第三方以及银行对他们的客户进行了解和监管。
 
  最近几年,有关部门对第三方支付的监管越来越加强。比如,不允许第三方有资金池,第三方的信息验证和银行的这种关联极大地抑制了犯罪分子的犯罪活动。我们也要清楚地知道,仅靠事后打击远远不够。事发前,我们还有很多工作可以做,还有很大的空间可以提升。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