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德拍卖弘一大师墨宝“货不对板”?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嘉德拍卖弘一大师墨宝“货不对板”?

  记者/郑荣昌

  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德)因拍卖弘一大师的书法作品,与企业家田某发生诉讼。田某称“货不对板”,索赔三倍价款计2200万元。对此,一审法院不予支持,二审法院能否支持尚未定论,但专家发出警示:艺术品收藏很专业,人言莫轻信,购买需谨慎。

  根据合同法,嘉德率先起诉

  2016年5月15日,田某在嘉德举办的拍卖会上以560万元拍得弘一大师的书法作品《弘一格言集略四屏》。其中“恶莫大于无耻,过莫大于多言。虚空”“有真才者必不矜才,有实学者必不夸学。无所”两屏最为田某珍视,这也是涉案拍品。

\
出版物上的印章1
\
出版物上的印章2

  5月12日,田某来到拍品展示现场,看到涉案作品曾被17本社会出版物出版的图录,询问现场工作人员这些信息是否属实。得到“绝对属实”的答复后,田某要求对方提供这17本出版物供其核对涉案拍品。对方表示,因场地有限,需拍得以后方可进行出版物核对。

\
拍品图录上的出版物名称(书名)
\
拍品图录上的印章1
\
拍品图录上的印章2

  田某拍得后的6月12日,嘉德通知他进行出版物核对并交款提货。田某核对时,发现第6本出版物中,两屏的印章(钤印)均为“弘一”,涉案拍品上一屏是“避”,另一屏是“大明草堂”。对此,田某和嘉德工作人员都感到意外,田某拒绝交款提货,提出退还100万元保证金、撤销合同的解决方案。

  随后,双方围绕田某提出的解决方案发生争议。

  2016年9月,嘉德率先将田某起诉到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东城法院)。嘉德认为,涉案拍品与出版物上的图文不一致,是印刷技术导致的出版物瑕疵,田某理应交款提货,履行合同。

  田某聘请的四川悦顺律师事务所律师陈界融则认为,这是明显的“货不对板”,根据相关司法解释,田某有权拒绝提货,嘉德应该承担违约责任。

  2017年4月28日,东城法院作出田某必须交款提货的一审判决。

  但是,对于田某指出的嘉德承诺核对出版物的事实,判决书予以认定:拍卖正式开始前,田某曾要求核对17本出版物的原件,嘉德答复拍下后再核对。

  对于田某指出的货不对板的事实,判决书同样予以认定:嘉德认可17本出版物中有15本出版物与涉案拍品存在不一致的情况。但嘉德认为,这种情况属于出版物的细小瑕疵。法院还认为,嘉德关于瑕疵的说辞“过于牵强,且与常理不符”。但根据诉讼双方均认可的《拍卖规则》——其中规定了拍卖人不承担拍品瑕疵担保责任——法院作出上述判决。

  法院同时指出,嘉德作为专业拍卖公司“提供的不准确信息不但会使竞买人的信任落空,也极易造成竞买人及买受人的误解……”

  田某说,我对一审判决悲喜参半。悲的是,嘉德在我拍得前表示出版物与涉案拍品是对应关系,在我拍得后却以《拍卖规则》为挡箭牌拒绝承担货不对板的责任,且在诉讼中胜出。喜的是,法院没有否认基本事实,如拍得后核对的事实、嘉德提供不准确信息的事实,并对嘉德提出了批评。

  随着这起争议的传播,涉案拍品的价格发生雪崩。

  判决后,田某按照法院的判决交款提货,完成了合同义务。

  根据消法,田某发起反诉

  2017年5月,田某以嘉德有欺诈行为向东城法院起诉嘉德,请该院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55条的规定判令嘉德按三倍价款赔偿2200余万元。

  田某认为嘉德恶意明显,其在涉案拍品的图录中隐瞒涉案拍品与出版物第5、第6作品内容相同、印章完全不同的事实,以涉案作品冒充出版物中的作品,发布虚假信息,导致消费者做出违反本意的决定。退一步说,这也违反了《拍卖法》第18条规定,未尽瑕疵说明义务;违反了《文物艺术品拍卖规程》,未在拍卖前展示拍卖标的及有关资料。

  嘉德辩称,涉案拍品不是生活消费品,本案不适用《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田某认可的《拍卖规则》规定了出版物仅供参考,嘉德不对出版物的不准确或遗漏之处负责。促使田某参拍的根本性因素是拍品实物本身。嘉德没有欺诈,嘉德提供的拍卖图录与涉案拍品是一致的。

  2017年11月15日,东城法院作出一审判决,驳回田某的诉讼请求。

  法院认可涉案藏品属于精神文化生活消费品,但认为依据现有证据,尚无法排除出版物印刷问题导致上述“不一致”的合理怀疑,亦无法确定无疑地得出涉案拍品是内容相同、印章不同的另一作品之结论。即便得出这样的结论,也不能就此认定嘉德欺诈,因为嘉德并未保证涉案拍品为存世孤品,且在《拍卖规则》中规定其提供的出版物仅供竞买人参考。

  该院同时认为,“对嘉德的疏忽行为应予谴责”,因为根据《拍卖法》第42条规定,拍卖人应当对委托人提供的有关文件、资料进行核实,“嘉德未做全面细致核实,即在拍卖图录中引用,以致发生本案争议”。对于其他基本事实,法院对该此诉讼的认定与上次诉讼的判决基本一致。

  田某认为,本案各方都承认的货不对板的问题早已不是“不准确”“遗漏”“疏忽”或“瑕疵”的问题。艺术家在不同的创作阶段,即便创作同一内容的作品,其艺术价值也是不同的。对照出版物,涉案拍品无疑是另一作品,即便仍是弘一的作品,也是另一作品。

\
陈界融律师

  陈界融律师认为,既然在嘉德诉田某的判决认定嘉德关于“不一致是出版物印刷问题造成”的说辞“明显过于牵强,且与常理不符”,那么在田某诉嘉德的判决中为什么又认定“尚无法排除出版物印刷问题导致‘涉案作品与出版物不一致’的合理怀疑”?陈界融律师认为,嘉德的行为完全符合最高院《关于贯彻执行〈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第68条、《侵害消费者权益行为处罚办法》第5条等关于欺诈的规定,应当承担欺诈的法律责任。

  田某不服一审判决,已上诉至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专家看法

  人言莫轻信,收藏需谨慎

  针对本案涉及的问题,记者请采访北京师范大学刑事科学研究院暨法学院副教授印波先生。他认为,本案反映的问题,譬如,涉案拍品与拍卖方推荐的对应出版物图文不一致时,能不能认为拍卖方作了虚假宣传或欺诈,能不能认为“货不对板”,法院能不能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55条判决拍卖方支付三倍赔偿,等等,都是拍卖领域或消费领域普遍存在而又长期没有解决的问题。

  他认为,通过上诉请上级法院投入更多的司法资源来厘清这些问题、作出一个具有说服力的判例,很有必要。换言之,田某及其代理律师提出的抗辩理由有相当的说服力,需要司法部门更加认真地回应。

  好在,正如田某在原审判决后所言,通过一审法院的努力,本案基本事实已经查清。尤其难得的是,法院对嘉德一些错误的行为进行了“谴责”,还直斥嘉德的“涉案拍品与社会出版物中的图文不一致属于出版物的细小瑕疵”的说辞“明显过于牵强,且与常理不符”。所有这些,都为二审法院作出更接近正确的判决奠定了基础。

  确实,社会出版物作为一种权威认证资料和真伪评判依据,如同学术论文的引注次数,均是拍品品质的重要依据,影响着竞拍者对拍品真伪和价值的认识,决定了竞拍者“买还是不买”。提供虚假出版信息所造成的后果不能一会儿归于竞拍者,一会儿推给出版物。

  总之,艺术品拍卖行业的水很深,艺术品收藏很专业,人言莫轻信,购买需谨慎。

(责任编辑:亦小编)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