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竞买,无锡一企数亿资产疑遭法院贱卖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独家竞买,无锡一企数亿资产疑遭法院贱卖

        “我公司向银行贷款,无锡市惠山区政府下属单位——无锡惠山新农村建设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新农村公司’)提供了1亿元担保。贷款到期,我公司没能按期还贷,‘新农村公司’垫付了1亿元贷款本金后,就起诉至无锡市中级法院向我公司追偿。我们达成调解。因资金紧张,我公司未能履行《调解书》。经‘新农村公司’申请,无锡市中级法院将我公司名下房产及相应国有土地使用权进行了网络司法拍卖,但仅有南京三胞医疗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三胞公司”)参与竞买,拍卖标的物未经充分竞价便被该公司以评估价——低价拿下!”2017年8月6日,无锡兆真辐射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兆真公司”)法定代表人王某气愤地对《法律与生活》记者说:“本次拍卖,存在拍卖价被严重低估、违法对竞买人设置限制性条件、对竞买人资格审核存在暗箱操作等问题,给我公司造成了数以亿元计的损失!”
 
        “我公司向无锡市中级法院、江苏省高级法院提起执行异议、复议,请求撤销本次司法拍卖。”兆真公司副总经理侯伟激动地说:“但这两个法院竟未充分质证就驳回了我公司的申请!”

       贷款一次性付清房款埋祸端

       “为说清情况,那就从几年前开始吧。”王某叹了口气说。

       “2006年5月9日,我公司向无锡市惠山区购买了近百亩土地及6万平米左右的房产(土地性质为医卫慈善用地,房产为医卫科研用途)。按《收购协议》,我公司付款期限为2010年至2016年。”王某手指《收购协议》对记者说:“2013年12月,惠山区政府的相关领导找到我公司领导商谈,由区政府下属单位——‘新农村公司’提供1亿元担保,由我公司向无锡交通银行贷款2亿元,将本约定为7年付清的房产购买款一次性付清。我公司同意。”

       “2015年12月8日,贷款到期时,我公司未能还上贷款,‘新农村公司’垫付了1亿元贷款本金。两天后,‘新农村公司’起诉至无锡市中级法院向我公司追偿。11日,我们双方达成调解。”王某称:“后因我公司资金紧张,未能履行《调解书》,2017年1月,经‘新农村公司’申请,无锡市中级法院将我公司名下,坐落于无锡市堰新路219号的房产及相应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在淘宝网进行了网络司法拍卖。2017年2月13日,在仅有‘三胞公司’一家参与竞买,拍卖标的物未经充分竞价的情况下,这家公司以评估价低价拿下,给我方造成巨大损失!”
 
        “本次拍卖,存在拍卖价被严重低估、违法对竞买人设置限制性条件、对竞买人资格审核暗箱操作等问题,严重损害了我公司的合法利益。”侯伟激动地拍了拍桌上的一摞子材料说:“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我公司于2017年3月先后向无锡市中级法院、江苏省高级法院提起执行异议、复议,请求撤销本次司法拍卖,但两法院对我公司取证申请不予理睬,竟在未充分质证的情况下驳回了我公司的申请,这严重损害了我公司诉讼权力和实体权利!”

       “拍卖评估价被严重低估”
 
        “本案拍卖标的物涉及63475平方米医卫慈善用地的土地使用权,以及地上58642平方米的房产,评估单位是由无锡市中级法院委托的无锡市公信土地房地产评估咨询有限公司(下称‘公信评估公司’),估价期日为2016年9月3日,土地使用权评估价为2697.69万元,房产评估价为19396.76万元,土地房产两项合计22094.45万元。”王某手指“公信评估公司”做出的《评估报告》对记者说:“他们严重低估了我公司的资产价格!”

       “我们查询无锡市国土局网,发现在对我公司做出评估报告的那一年,即2016年,位于无锡市锡山区大成路北、鑫安南路西的面积为8743㎡的XDG-2015-18号地块的挂牌出让价为1284万元,单价达到了每平米1468.6元,而‘公信评估公司’给我们的估价单价仅为每平米425元!”侯伟气愤地说:“这块地同样是医卫慈善用地,位置没有我们的位置好,评估公司给我们的评估价格为什么比这块地的挂牌价格低这么多?!”

       “‘公信评估公司’作为专业的评估机构,竟然没有以同时期同类土地的挂牌记录作为参照,却参照同类地区工业用地地面价格来进行评估!”王某手指“公信评估公司”做出的《评估报告》高声说道:“在《评估报告》中他们这样表述:‘待估宗地同一供需圈内近期基本无医卫慈善用地出让……医卫慈善用地的出让地价基本可参照工业用地出让地价水平……’,于是就参照同类地区工业用地地面价格来进行评估,于是就有了每平米425元的超低评估价,这样一来,仅土地评估一块,与锡山区医卫慈善用地挂牌价相比就低评了6624万余元!”

       “我们需要郑重说明的是,上述我公司的房产、土地,在2006年的协议转让价约为2亿元。在地价飞涨的时隔10年后,上述土地、房产竟然才被评估了2.2亿余元!”侯伟激动地问:“这是为什么?!”

       2017年9月16日,兆真公司委托的全国前五大评估所之一的评估公司评估,兆真公司的土地房产价值评估为30,079.94万元。

       “严重受害的,还有无锡亿仁肿瘤医院。当年兆真公司购买房产后,将其租赁给了该医院,该医院随后投入了巨额资金建设医院。”王某说:“目前,他们也陷入了极其艰难的处境!”

       “不仅如此,无锡市中级法院的拍卖程序违法,相关竞买人的条件涉嫌量身定做。”王某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网络司法拍卖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四条第一项规定:竞买人应当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法律、行政法规和司法解释对买受人资格或者条件有特殊规定的,竞买人应当具备规定的资格或者条件。《招标拍卖挂牌出让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规定》(国土资源部令第39号,2007年修订)第十一条第一款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外的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除法律、法规另有规定外,均可申请参加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招标拍卖挂牌出让活动。该条第二款又规定:出让人在招标拍卖挂牌出让公告中不得设定影响公平、公正竞争的限制条件。由上述司法解释及法律规定可以看出,法律、行政法规和司法解释对买受人的资格或者条件的特殊规定,是设定限制条件的前提。然而,无锡市中级法院在拍卖公告中,却设置了‘竞买人必须是成立2年以上的法人主体且具有控股投资、管理和经营三级医院的资历和经验’等7个没有法律依据的限制性资格条件。”

       “这就导致拍卖标的物未充分竞价,只有‘三胞公司’报名,拍卖标的物未经充分竞价便被这家公司以起拍价低价拿下,给我方造成巨大损失。”侯伟说:“无锡市中级法院审核竞买人资格还存在双重标准。通过无锡中院报名审核的‘三胞公司’,实质上也不符合中院设置的前置性条件,比如‘三胞公司’名下并无医疗管理团队,但却通过了审核!”

       “本次拍卖的竞买人条件,还有为‘三胞公司’量身定制之嫌!据了解,‘三胞公司’为获取案涉拍卖资金,向某某银行申请了贷款。在申请报告中明确写明:‘经过前期与惠山区及相关单位的沟通,现有挂牌条件基本是‘三胞公司’沟通后的结果’。据此,我们认为本次拍卖的竞买人条件有量身定制之嫌。”侯伟说:“即使是量身定制,经过后续的异议和复议过程我们发现的线索和证据说明,‘三胞公司’根本未按照拍卖前置条件提交报名资料,‘三胞公司’也不具备资格!”

        “对执行异议、复议案的审理,问题多多”

        “无锡中院在审理我公司执行异议案中,超期办案、未依法举行听证即驳回我公司执行异议。”王某说:“此项违法行为已由省高院的《裁定书》认定。”

       “省高院在审理我公司执行复议案件中,对我公司诉讼代理人提交的严重损害当事人利益的关键证据置若罔闻,在裁定书中只字不提。对我公司调取证据,开庭质证的申请置之不理。”侯伟说:“我公司诉讼代理人多次要求省高院调取拍卖的报名材料、‘三胞公司’拍卖款的来源、拍卖款到账银行凭证等证据。只要调取这些证据,就可查清竞买人是否符合条件,拍卖是否有效,但该院仅调取了‘三胞公司’提供的医疗团队人员履历表(裁定书也认定这些人员并非‘三胞公司’工作人员)。在未充分质证的情况下,即驳回我公司复议申请。”

       “我公司认为此次拍卖涉嫌暗箱操作,法院审理执行异议、复议案件也存在严重问题,损害我方合法利益,已违反了司法拍卖的公开、公平的原则,是对刚刚兴起的网络司法拍卖规则的严重损害,也严重损害了司法公信力和人民法院的形象!”王某说:“我们恳请上级主管单位,对评估以及拍卖中存在的一系列违法、违纪问题进行纠正,以维护社会公平正义、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评估公司:未予回应

       就兆真公司的投诉,记者于2017年8月7日来到了“公信评估公司”进行求证。

       一位拒绝透露名字的周姓男士接待了记者。

       记者出示记者证后,说明了来意。

       他告诉记者,公司领导不在。记者请他将投诉材料转交领导,在3个工作日内予以回应。

       直至发稿,记者也未得到来自“公信评估公司”的回复。

       无锡市中级法院:未予回应
 
        2017年8月7日,记者来到了无锡中级法院试图找到相关人员,就兆真公司的投诉进行核实。

       在该院政治处领导的协调下,执行裁判庭的孙女士接待了记者。

       记者请她在3个工作日内就投诉材料做出书面答复。同时,记者拨打了无锡中级法院政治处朱处长的电话,请她联系孙同志在下午下班前回复。至今时间已过了半年,记者未得到任何回复。

       江苏省高级法院承办法官:未予回应

       就兆真公司所反映的问题,记者多次拨打了江苏省高级法院两位承办法官——李法官、唐法官的电话,均无人接听,又拨打书记员杜某的电话,还是无人接听。2017年8月26日,记者又拨打了两位法官的电话,依然照旧,记者转而拨打了杜某电话。令记者兴奋的是有人接听,而且是杜某。

       表明身份,说明意图,记者请他把记者的电话给两位法官,请他们给记者回电。

       同样,记者至今也未收到两位法官的电话。

       针对无锡中院2018年1月17日发出的要求医院在2018年1月31日前清场的(2016)苏02执331号之二《通知书》,案外人北京亿仁赛博研发中心有限公司已分别于2018年1月22日、2018年1月26日向无锡中院,江苏省高院提出案外人执行异议。目前本案已被江苏省高院立案。
 
\
(案外人北京亿仁研发中心在江苏省高院的立案通知)

       被强占的医院和得不到诊疗的肿瘤病人

       2018年2月8日,兆真公司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无锡中院不顾“法院不强制医院清场执行”的拍卖条件,不顾土地、房屋被违法拍卖案件已经再审、医院提出执行异议、承租人执行异议和起诉的多方司法救济,仍要求医院在2018年1月31日前清场。

       该负责人说,2018年2月6日,南京三胞集团有限公司(三胞公司的上级公司)利用无锡中院在我院内张贴《执行公告》之机,以保安公司之名,组织上百名社会人员,为其配备各种工具装备,暴力抢占我医院。同时,无锡中院强制执行清场,强令亿仁医院搬出现有房屋,致使一百多位住院肿瘤病人无法得到系统的诊疗,医院数百工作人员失业,医院承担的两项国家科技部支撑计划重点科技项目中断。

     该负责人表示,南京三胞集团有限公司强行占领医院后,在医院内乱搭乱建、违法限制病人、医生和工作人员的人身自由;围堵医院大门,阻止病人、医生和工作人员自由进入;强迫医护人员离开住处;侵占医院监控设备,妨碍医院病人抢救监控系统;夜间敲击女医生工作人员宿舍进行威胁、恐吓,严重侵害医院人员的人身安全。
 
\
(南京三胞集团有限公司在医院乱搭乱建,影响医院经营秩序)

        兆真公司一方所反映的问题是否属实?谁该对此予以彻查?如果属实,该如何纠错?

       对于该案的最终结局,本社将保持关注。(《法律与生活》深度报道组)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