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中院原院长落马前签发裁定书被指滥用司法权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长春中院原院长落马前签发裁定书被指滥用司法权

  2017年12月20日,吉林省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张德友被吉林省纪委“双规”。在“双规”前的12月8日,张德友依职权签发了(2017)吉01民监23号民事裁定书,对赵艳波申请的执行案提起再审。

  此再审裁定下达后,令赵艳波和代理人汪绍伟等人非常震惊,也令熟知此案的人感到困惑和不解。

\

汪绍伟抱着生效的法律文书
 

  因为此案经过6年诉讼、4年执行,已经接近尾声,申请人赵艳波与被执行人长春市华盛物流仓储有限责任公司已就790万债权及近300万迟延履行金没有异议,有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长民四终字第264号判决书为证,该判决维持了本市宽城区法院(2012)宽民重初字第1267号民事判决的内容,支持了申请人赵艳波的诉求。

  另有2017年3月23日,在长春市宽城区人民法院召开的听证会的上的“听证会记录”为证——

  法官问被申请人:“被执行人对迟延履行金是否有异议?”

  被申请人答:“没有,对法院判决迟延履行金的计算没有异议。”

  申请人赵艳波已通过代理人汪绍伟早在2014年元月10日就向该院执行局递交了全部执行手续。

  谁知,就在本该由长春市宽城区人民法院进行执行的关键阶段,此案竟被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原院长张德友签发再审。

  这样的处理案件方式明显违背了《民事诉讼法》“意思自治”的原则,民事权利属于私权,应当尊重“不告不理”原则,法院不能越权主动介入办案。

  为了约束院长任性、司法权滥用,最高人民法院在起草审监程序解释之时,对法院院长依职权再审做了限制性的规定。依照《民事诉讼法》第177条规定提起再审的条件是“当事人未申请再审,人民检察院未抗诉,并且在执行调解中存在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及第三方利益”。

  本案被申请人已经向省高院申请再审、检察院抗诉均被驳回,而且,当事人同意支付,法院不能依职权提起再审。

  本案,当事人已同意支付,而且,是债权债务,不损害国家利益。

  按照法理,要维持法院生效法律文书的既判力。本案为私权案件,不涉及国家、社会、第三方利益,被申请人在法律规定的再审期限内,未对本案中判决生效后的迟延履行金提出再审请求,并且在本案执行中也同意支付迟延履行金,因此,法院对此无权干涉,更无权提起再审。

  法院,本该定分止争的司法机关,但是,因为腐败分子的存在,导致司法权被滥用。

  受到不公正对待的申请人和代理人多次找到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监庭庭长芶惠宁,询问再审理由,得到的回答是:“我对此一无所知,你应该去问审监二庭主审法官赵欣。”

  结果,当事人找到赵欣,赵欣又让找芶惠宁庭长。

  2018年元月9日,申请方代理人汪绍伟收到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传票,定于本月16日开庭,才被告知是因为迟延履行金被提起再审,代理人以找不到申请人为由推迟了开庭。赵艳波和汪绍伟认为,本不该提起的再审,对方都同意支付了,又被提起了,此案前后打了了十年,把人都快折腾死了,这又从终点变成了起点,浪费司法资源,也劳民伤财。

  此再审裁定使申请方和代理人特别痛苦。

  在万般无奈之际,申请方的代理人汪绍伟于2018年2月9日来到《法律与生活》杂志社投诉,他老泪纵横地说:“别人都是怀抱着一堆年货,开开心心地回家乡过年。我则是抱着一堆判决书,痛苦不堪地进北京上访,真的是太难过了!”他希望媒体发挥舆论监督的职能,帮助他讨回公道并扬言要用极端手段维权。

  本刊派人接待了汪绍伟,一方面安抚他要相信法律,文明维权;另一方面详细察看了他带来的法律生效文书并请教了有关专家。法律专家认为,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原院长张德友签发的再审决定书,涉嫌程序违法。

《法律与生活》记者董阎礼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