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的投资:枣庄一企称遭员工暗算诈巨款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莫名的投资:枣庄一企称遭员工暗算诈巨款

        “彭铁是我枣庄升平置业有限公司(下称‘升平公司’)聘用的房地产开发项目的管理人员。该项目建设由施工方包工、包料,而他竟然弄了包括500多万元的材料费在内的一大堆与我公司无关的票据,到法院起诉我方返还给他投资款!更让我们震惊的是,他利用了在市中区某法庭当庭长的妻子梁某某的关系,致使枣庄市中级法院依据山东光明会计师事务所只统计票据数额而不审查票据的真伪及所涉物品的用处等,即认定了1479.67(4舍5入,以下同)万元与‘升平公司’的房地产项目有关的《审计报告》,判决我公司返还给他投资款!我们上诉到了二审法院,二审法院又跟着一审判决走,维持了原判,我们申诉到了最高院请求再审,最高院没有开庭即驳回了我们的请求。我们真的是走投无路啊!”2018年1月15日,“升平公司”法定代表人殷宪平告诉赶赴事发地采访的《法律与生活》记者。
 
        殷宪平气愤地手持题为《关于枣庄中院及山东省高院枉法裁判的举报》材料说:“几年来,彭铁利用庭长妻子梁某某的关系、通过当原告起诉我方的两个官司,侵吞、诈骗我公司2000多万元的财产,使我公司陷入了濒临倒闭的绝境!”
 
\
(殷宪平向记者反映情况)
 
        投资枣庄,亲属反目
 
        殷宪平的投诉材料显示,华星苑小区建设是枣庄市中区旧城改造的招商引资项目。通过亲属彭铁、杨乃泗、梁某等人的介绍,殷宪平在实地考察并与市中区政府、建设局领导多次交谈后决定接手枣庄的华星苑小区的开发,并最终达成了投资协议。为此,他于2005年在枣庄市工商局注册成立了“升平公司”,法定代表人是殷宪平。4月,“升平公司”通过招拍挂取得了土地,支付了土地出让金,办理领取了《土地使用证》。因为殷宪平家居外地,平时不能长驻枣庄,就在枣庄成立了负责项目开发的领导班子。
 
        “我是济宁人,平时在济宁的时间多。我只从济宁派了两名技术人员来枣庄,另外在枣庄当地聘用了彭铁、梁某、周某某、宋某某等人。梁某、彭铁等人与我有亲戚关系,而且社会活动能力强,主要负责有关部门的协调、拆迁、一些手续的办理等。”殷宪平告诉记者:“我当时认为这个安排比较得当,然而彭铁等主要负责人不能有效完成各项工作:我投入了2000多万元,项目却推进缓慢。到了2006年初,我召开会议对主要负责人提出了严厉批评,并提出要求:如上半年再不能正常推进,要么换负责人,要么就撤资暂停项目。谁知过了一段时间,主管会计周某某在税务局办理业务时发现‘升平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竟然被变更为彭铁!”
 
        “我们赶紧了解情况后才知道:在2006年4月,彭铁得知公司要派负责人时,就与妻子梁某某、梁某等商议,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改为彭铁。”殷宪平说:“此后,彭铁伪造了文件,私刻了公章,到工商局把公司法人变更成彭铁,意图侵占我公司的资产。”
 
       “你说彭铁与梁某某、梁某等商议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改为彭铁的依据是什么?”记者问。

        “杨乃泗等人了解这个事情。”殷宪平答。

       “是这样的。这话他们说过。他们一提出来我就拒绝参与了。”彭铁的亲属杨乃泗在接受采访时称:“我与殷宪平是亲属,我曾帮他看看合同什么的。”

       “彭铁背着我私自变更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后,还私刻公章,对外签订了多个非法合同,并私自售卖我公司的房产,给我公司造成了巨大的财产损失,这已经涉嫌犯罪,但考虑到亲属关系,我没有到公安局报案追究他的刑事责任,只是多次与他进行交涉,但都无果。迫于无奈,我决定起诉维权,他才在2007年7月将法定代表人更改回来,但从此他与我的矛盾加深了。2008年,他以项目的开发是他引荐过来的为由,强行阻止项目正常施工,并以强行封闭售楼大厅等手段,逼迫我接受给他总额近千万元的现金、房产等无理要求。”殷宪平无奈地说:“基于亲戚关系和彭铁在前期曾做过一些工作,加之多位家中长辈都劝我多拿点钱给他以便息事宁人,我只好做了妥协。于是,在双方家长的参与协商和监督下我们于2009年10月19日签订了一份《协议书》,作为双方经济纠纷的最后处理协议。在该协议中,我基本满足了他的要求,同意给他500万元,另给他两套住房两个车库,还有一间门市房,但前提条件是他要把几项手续办完。这在《协议书》里面都写清楚了。”
 
        记者看见该《协议书》有这样的内容:协议签订后5日内,“升平公司”付给彭铁150万元(承兑);彭铁负责办理(原地税局)华星苑小区4号楼南面的旧楼改造的规划许可证、建设许可证、售房许可证、房权证等一切合法手续,全部办理完毕后,付给彭铁250万元,如办理不成,不支付。由彭铁负责落实返还金(土地出让金)到位,如不到位,只支付35万元作为商定余款的100万元;垃圾站的协调换址,以不影响华星苑小区的环境和售楼为目的,办成送门市房1套优先选择,办不成则送由公司安排具体位置的门市房。彭铁要求送两套住宅,两间车库,在本小区次要位置选房和车库;本协议为彭铁与“升平公司”最后经济纠纷处理协议,签字生效以后不再有任何经济纠纷。
 
        “《协议书》签订后,我按协议约定先给了他150万元,余款等着彭铁完成一项我就再给他一项的钱。可他什么也不做,却三天两头地来纠缠我要钱,我只好又分两次给了他50万元,这两次彭铁都打了借条。为什么打借条呢?因为他答应的事情没有办。”殷宪平手指两张借据对记者说:“因彭铁未能完成旧楼改造相关手续的办理,到现在八九年了,翻新改造旧办公楼为商业经营楼房的计划至今还没有完成。”
 
        在记者的要求下,殷宪平带领记者来到了华星苑小区。

       殷宪平手指位于该小区东南角的一栋二层白楼说,就是这栋楼。“翻新改造项目搁置在这里,而彭铁不但继续无理纠缠,阻碍我方售房,还利用妻子梁某某的各种关系,通过打两个官司对我公司实施诈骗!”

       “枣庄中院认定‘合资合作’, 省高院予以纠正;枣庄中院又以相同证据予以重新认定”

       “彭铁与殷宪平和‘升平公司’共打了 (2012)枣民初字第25号和(2013)枣民五初字第42号两个官司。”升平公司的法律顾问张某告诉记者:“这两个官司过程基本上是一样的:都是彭铁在枣庄中院起诉殷宪平和‘升平公司’,枣庄中院判彭铁胜诉,殷宪平和‘升平公司’上诉到山东省高院,二审部分变更了一下,但最后仍判‘升平公司’败诉,申诉到最高院申请再审,最高院没有开庭即驳回诉请。”
 
        “2012年,彭铁到枣庄中院起诉我和‘升平公司’,枣庄中院不顾客观事实,毫无依据地认定彭铁为‘升平公司’的股东;将双方纠纷定性为‘合资合作’开发房地产合同纠纷,更是没有依据;认定旧楼改造的‘手续均已具备,协议第二条关于彭铁办理一切合法手续的约定条件已不存在’更是毫无根据,严重背离事实;认定手续‘具备’的证据没有一个形成于《协议书》签定之后,纯属张冠李戴。”殷宪平手指(2012)枣民初字第25号《民事判决书》对记者说:“至今彭铁没有办出相关手续,法院到建设部门一查就会清清楚楚,旧楼改造因欠缺相关手续而未完工;判决书只认定我答应再给彭铁增加140万元的口头承诺,却故意回避我为什么要答应,故意回避中间人为什么把我的100万元承兑汇票退还给我的事实。”
 
        查阅(2012)枣民初字第25号《民事判决书》,记者看见其有这样的判决内容:被告“升平公司”支付原告彭铁合资合作开发房地产合同约定利润分配款440万元以及欠款利息;被告“升平公司”开发的位于枣庄市市中区华星苑小区1号楼东第21号门市房屋1套、7号楼东一单元101室以及该房下车库1间、2号楼栋1单元102室以及该房下车库1间归原告彭铁所有。

       “更加令人震惊的是,法官廖某某居然5次以两份既未在庭审中出现,也未保存在卷宗里的录音当作判决证据!”殷宪平气愤地手指该判决书对记者说:“这录音证据能写进判决书里也太诡异了!请廖某某法官告诉我这录音证据在哪里啊?!你又是在哪里听到的这录音呢?!”

       “我从事建筑行业40年了,一直敬畏法律,以前从来没打过官司。收到这个《判决书》我非常气愤,当时就提起了上诉。山东省高院二审纠正了枣庄中院关于‘合资合作’的错误定性,认定了两份录音未经质证属于程序违法,但并未发回重审。”殷宪平手指(2013)鲁民一终字第157号《民事判决书》告诉记者:“二审在结果上仍坚持了一审的错误,支持了彭铁请求法院判令我公司给他440万元及3套房屋的请求,这给‘升平公司’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
 
        查阅(2013)鲁民一终字第157号《民事判决书》,记者看见该《判决书》有这样的内容:原审对本案定性有误,案由确定为合资、合作开发房地产合同纠纷依据不足。本案应为一般经济合同纠纷。
 
\
(山东省高院《民事判决书》)
 
        “我方真的是欲哭无泪,但灾难并未到此结束,而且,彭铁在2013年给我方制造了更大的灾难!”殷宪平沮丧地说:“因为彭铁用假公章签订了假合同私自售卖我公司的房子,致使交了购房款的人无法办理房权证等就去找彭铁,他也没法给人家交待;另外,彭铁在上一个官司上尝到了甜头,为了达到继续侵吞‘升平公司’资产的目的,就在2013年12月,虚构、伪造了证据,再次到枣庄中院起诉我和‘升平公司’,意图把他强占和私卖的价值近4000万元的几十套房子合法化。但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枣庄中院不仅受理了,而且立案的案由竟然又是‘合作开发房地产’!在此前山东省高院已经纠正了枣庄中院关于‘合作开发’的错误认定啊!还需说明的是,早在2009年10月19日,我们双方签订的《协议书》上就清楚地写着是我们‘最后经济纠纷处理协议,该协议签字生效后,以后不再有任何经济纠纷’。彭铁也没有证据证明双方有新的纠纷,枣庄中院凭什么以此案由立案再审呢?更为荒唐的是,枣庄中院不顾省高院的判决,再次用与上一个案件相同的证据判决认定了双方关系为‘合作合资开发’!”
 
        “会计事务所‘只计不审’就出报告,枣庄中院以此为据出判决,二审跟着一审走”

        “(2013)枣民五初字第42号案,不只立案存在问题,在判案的主要依据——《审计报告》的出炉过程中,枣庄中院还涉嫌程序违法和暗箱操作!”殷宪平气愤地说:“从结果来看,此次审计纯粹是他们设计好的连环圈套中的一环,即审计单位只统计数额不审查票据真伪以及所涉物品的真实用处即出《审计报告》,而法官就以此作为彭铁出资的证据进行判决!”
 
        “这次审计鉴定的启动目的不正当。法院《鉴定委托书》将鉴定目的表述为‘对申请人彭铁在项目合作开发的具体出资进行审计’,这就在事前先认定了双方存在合作开发关系,那么枣庄中院自行加法算数就可以了,为什么还要进行司法鉴定?司法鉴定是对法官解决不了的‘专门性问题’进行鉴别和判断的活动,本案哪里有什么‘专门性问题’呀?”张某称:“而且,枣庄中院选定山东光明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以后,他们均未通知被告。当时法院开庭时说还要对鉴定的资料组织一次专门的质证,结果一直没有进行,被告对鉴定过程不知情,后来就直接收到法院寄来的审计鉴定结果了。这剥夺了殷宪平和‘升平公司’的法定权利。二审时我们查看卷宗发现:彭铁提交《司法鉴定申请书》的日期为2014年8月6日,第二次开庭宣布进行司法鉴定的时间是2014年8月13日,但审判庭《对外委托工作移交单》上同意进行司法鉴定的日期却为2014年5月19日,枣庄中院技术室的《委托工作报告》也显示审判庭已于2014年5月28日移交了审计资料。我们因此有理由怀疑他们已经提前进行了暗箱操作!”

       “鉴定人员根本就不负责任,违法进行鉴定!彭铁的发票是不是真实的,干什么用了,这是要查清的最基本问题,但你知道鉴定人员在出庭作证时是怎么回答的吗?”殷宪平手指第三次《庭审笔录》对记者说:“他们竟然说:‘发票是否真实合法不在鉴定人员审计范围,是否真实存在、用途,审计机构不作具体审查’。那我就要问了,连票据的真实性你都不查,那还审计鉴定个啥?!鉴定人员支支吾吾地没法回答,看看当时的开庭录像就知道有多滑稽了!对于彭铁单方提交的票据,你审计鉴定人员只是进行加法算数,这不变成统计了吗?!这能叫司法鉴定吗?!”

       查阅鲁光明会专审字(2015)第14号《审计报告》,记者看见在该审计报告的第一段有这样的表述:我们接受贵院的委托,于2015年1月28日至10月28日,对由法院转交彭铁提供的有关项目合作开发的会计资料进行了审计。所有提供会计资料的真实性、合法性由彭铁负责。该审计报告做出了这样的结论:能够表明用于项目开发支出凭据141张,支出金额1479.67万元。
 
\
(山东光明会计师事务所做出的《审计报告》)

       “比如说材料款吧。华星苑小区建设是施工单位包工包料,‘升平公司’不供应材料,而《审计报告》却列举了556.69万元的建筑材料支出,其中奠基前就接近500万元,你想想这不可笑吗!材料都用到哪里去了?与华星苑工程有什么关系吗?!”殷宪平气愤地说:“再说借款,彭铁私刻公章,伪造了200多万元的借款,审计鉴定报告就认定了266.71万元的借款付息的内容。你彭铁有借来的资金为什么不入公司的账户?借来的资金干什么用了?我和我们公司的主管会计周某某一点都不知情,凭什么叫我们承担?这都是一目了然的。还有拆迁费用300多万元,都是我拿出的资金让彭铁去经办的,开庭时都提供证据了,而《审计报告》也算成是彭铁的出资。《审计报告》连白条子也统计出来300多万元算成了彭铁的出资,这种弄法,还有没有天理?!就这样,他们统计出了1479.67万元,这几乎全部都是不真实的。彭铁在2009年给我算账,报的是我欠他104万元本金,这本身已经十分虚高了,现在经审计部门一算,就变成了1479.67万元了,你说这不是笑话吗?2009年经亲戚调解,我们已经解决了所有的纠纷问题,签订了《协议书》,给了他两套住宅两个车库一间门市房,另外还同意给他500万元现金,如果我还欠他1479.67万元,他会同意签这个《协议书》吗?《协议书》里面已经写明了是‘最后的经济纠纷处理协议’,法官能不懂吗?我是按《协议书》履行的,因为他答应的事还没有办完,后来再冲我要钱,我提前给了他50万元,他打了两张借条。如果我欠他1479.67万元,他为什么会打借条?”
 
        “诉讼中,‘升平公司’提交了足以证明《审计报告》所依据的材料不真实的证据,也在庭审中揭穿了审计鉴定人员‘只计不审’的错误,但法官根本就没有采纳,直接采信了这个报告。”张某称:“而且,《审计报告》的结论是‘能够表明用于项目开发支出凭据141张,支出金额1479.67万元’,只是讲了关联性,并进行了金额汇总,不能证明彭铁出资或垫资。枣庄中院却直接依据这个报告认定了彭铁出资!”

       “另外,与上一个案子相同的事情又发生了:(2013)枣民五初字第42号《民事判决书》第3页第3段第6行载明,彭铁提交了2009年8月28日下午在薛城问天阁茶社的一段录音,用于证明彭铁与殷宪平合资合作开发并约定利润分成的事实,但我们在卷宗中却没有发现这个录音!”张某说:“还有,枣庄中院做出的(2013)枣民五初字第42号《民事判决书》最后竟然莫名其妙地依据《合伙企业法》进行判决,这让人难以置信!另外,我们认为法院判决还存在逻辑矛盾:如果认定合作开发关系,就应当共享利润,共担风险,不应判决返还出资。如果认定返还出资,根据司法解释,双方就是借贷关系。判决书无法自圆其说!”

       “我方不服枣庄中院的判决上诉至山东省高院。庭审时,法官对‘升平公司’提交的新证据仍然不予理睬。”张某说:“彭铁在二审《答辩状》中已经承认《审计报告》中的建筑材料票据是为了‘冲抵支出’,这在彭铁的《答辩状》的第17页第一段有明确记载。这在事实上就否定了《审计报告》的真实性,但二审法官仍继续采信《审计报告》。”
“更让我想不到的是,省高院的岳某某审判长在正式开庭时甚至多次粗暴地阻止我方的发言,不让我们说话,庭审只进行了1个多小时就草草地收兵了!”殷宪平指点着省高院做出的(2016)鲁民终1648号《民事判决书》告诉记者:“该判决不仅未对枣庄中院的错误进行纠正,甚至更加明目张胆地在判决书中撒谎说‘二审中,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怎么变成没有提交新证据了?看看开庭笔录和当时的录像,到底是谁在说谎?不是我们没有提交新的证据,是你们不看,也不让我们说话!”

       查阅(2016)鲁民终1648号《民事判决书》,记者看见其有这样的判决:“升平公司”于本判决书生效之日起10日内返还彭铁投资款780万元。
 
        山东省注册会计师资产评估师指导中心主任:他买东西再多不是用在我项目上的,你怎么能算是我的叫我掏钱呢,这个简单不简单?
 
        “早在一年半之前,我就陪着殷宪平向山东光明会计师事务所的上级监管单位——山东省财政厅进行实名举报。山东省注册会计师资产评估师指导中心受理了我们的举报。”1月16日,张某告诉记者:“但至今没有结果。”
此后,张某再次赶赴山东省财政厅。在21楼,张某找到了山东省注册会计师资产评估师指导中心的刘主任。记者旁听了他们的对话。

       “我们举报一年半,没结论,我们要个结果。”张某对刘主任说:“他们‘只计不审’。一审法院用这个结论当依据,二审跟着一审来。”

       此后,张某将《庭审笔录》中审计人员出庭时的说法——“发票是否真实合法不是鉴定人员审计范围,是否真实存在、用途审计机构不作具体审查”念给刘主任听。

       刘主任说:事务所这么认为,你法官呢?

       张某说:人家就这么说的,发票是否真实合法不在鉴定人员审计范围。

       刘主任说:他如果这句话……它不能作你俩财产纠纷的依据。知道吧,有这一句话在,你这个报告就一点用处没有。他光审发票,这个发票是不是用在项目上不知道。这个报告就不能用。因为他认定的这个东西,是不是给我用的?首先这个东西是包工包料的,材料列出来一堆水泥沙子来,这个东西肯定不是用在我这个项目上的,这个东西应该剔除。这个打官司(还不容易吗)?

       张某说:说了。

       刘主任说:说了,说了法院怎么着?

       张某说:人家不搭理哎,你内行一看,你说这不笑话呀,他审计人员在法庭上他竟然敢说这样的话。

       刘主任说:他的报告就这样,你法院你要采纳,你法院、你法官干什么吃的?他买了这个东西了,他买了东西买了再多不是用在我项目上的,你怎么能算是我的叫我掏钱呢,这个简单不简单?
 
        彭铁:拒绝接受采访

       为了核实殷宪平一方所反映的问题,记者拨通了彭铁的电话。当记者表明身份后,电话断了;为了听到他的声音,记者再次拨打电话。接通后,记者继续表明身份,说明意图,与彭铁约定当日下午2点面谈。

       几分钟后,彭铁打来电话毁约,拒绝接受采访。
 
        山东光明会计师事务所:我没有必要告诉你

       为了核实殷宪平一方所反映的问题,记者于1月15日赶到了山东光明会计师事务所。

\
(山东光明会计师事务所)
 
        敲开了董事长办公室的门,记者走近坐在办公桌后边的一位中年男士。
     
       说明来意,记者向他出示记者证。他拒绝看记者证。记者请他就殷宪平一方的投诉做出回应。

       “我们是合理合法做出这个报告的,肯定是按着程序走的。”他向记者表示。
 
       “能告诉我您贵姓吗?”记者问。

       “我没有必要告诉你!”说罢,他离座出去了。

      截稿前,殷宪平打来电话称:“依法治国,邪不压正,因此我坚信会有相关部门对枉法审判的法官进行查处的,我的问题会得到解决的!”
 
        对于枣庄此案的最终走向,本社将保持关注。(《法律与生活》深度报道组)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